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离爱出走 > 第二十一章

离爱出走 第二十一章

作者 : A.Z.
    21

    傍晚,袁文莙把大背包放在旅馆后,就决定去仙台车站逛逛。

    已经打定主意要找一间拉面来吃的她,逛进一间百货公司,发现了一间人潮很多的拉面店。边排队的同时,她边看着一起排队的人们,有一家老小,也有情侣,各式各样的人,说着不同的话题,想着白慧心对她说的话,她才忽然发现——她似乎有点想家了。

    她排了半个多小时才终于吃到,地道的味道让她很享受,一下子就忘了今天发生的惊恐事件。

    “嗯,没手机还真不方便,想拍个照都不行了。”她咕哝的说着。

    饱餐后她继续往楼上逛,这时发现好几个穿着浴衣的女孩子纷纷的往上跑,走过了一群又一群,每个人都是往百货公司的顶楼走。

    她不好意思拦下来问,只好跟着一起上去。

    一上去就看见有好多男男女女都围在墙边,她好奇的找到了一个角落空位也挤上前去,还没开口问旁边的他们在等什么,前方的天空就忽然出现了烟火。

    黑色的夜幕瞬间被一朵朵犹如水彩般鲜艳的烟火给染色,各式各样的图案,各式各样的变化,在眼前绽放。

    她才知道,这些人全都是来这里看烟火的,这个百货公司的位置很刚好,比起近距离的观看,这种远远看更美的感觉,跟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很相似。

    距离太近会让人看不清楚爱情的形状,同时也很容易受伤,离的远远的,怎么看都是美的,也不会太难过。

    明明烙印在她的瞳孔上的是这么美的烟火,然而她的双眼却没有因为这些而变得有色彩,反而是更加灰暗。

    一个人身陷在旁边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中间,她是那样的突兀。

    她忽然觉得跟这些人挤在这看烟火很窒息,她慢慢退出来,往另一边走,这一边因为有遮蔽物挡住,就完全没有半个人。

    她安心的吐口气,耳边依然听的见烟火持续绽放的声音,可是少了那些你侬我侬的气氛,她忽然觉得放松很多。

    她的脑海忽然想起了,一部她很喜欢的漫画“恋爱情结”,男女主角的重要场景,都是在顶楼看烟火发生的。

    现在回想起来,她的境遇还跟女主角小泉有那么点像,同样都是喜欢着一个,永远不可能喜欢自己的人。第一次他们一起在顶楼看烟火,她告白被拒绝,第二次再在相同的场景里,却是两人在一起的重要瞬间。

    “可是怎么办呢?我没有小泉那么多的勇气,被拒绝一次我就已经很受伤了,我实在不知道,还有没有力气再承受一次。”

    不知不觉,她听着因为烟火结束,而慢慢散去的人潮声。因为不想跟着他们一起下去,她决定多逗留一下下。

    只不过,这个一下下她不小心一发个呆就过了二十分钟,因为没有手机可以看时间,又加上不用赶课不用赶任何的事,她的时间感变得很差。

    直到听见砰一声!她才回神。

    带着那股不祥的预感,她匆匆的绕回前面的大门那,用力拉了拉、推了推,铁制的大门完全不为所动。

    “不、不会吧!”她慌张的又拍又叫,“喂!有没有人啊!我还在上面耶!喂——开门啊!”用力的敲了十几分钟,手都又红又痛,却依然没有动静。

    此刻的内心慌张指数已经超越了今天她被带回警局的时候,“不要啊——!救救我啊!”

    一个小时后,她看着楼下渐渐都熄灭了的灯火就知道,很多店都开始打烊,连这间百货公司也打烊了。

    “骗人的吧……喂……我不想死啊呜呜呜……”她难过的哭了起来,啜泣了老半天,才想起自己还是不要浪费口水好了。

    身上没手机、没行李,只有钱包的她就这样被关在百货公司的顶楼,更可怕的是,就算到了明天她可能也还是出不去!

    她开始摸黑的四处搜寻这个上面还有什么可以引起人注意的东西,却是什么也找不到,最后还是只能泄气的靠在大门旁的墙边,缩了缩疲惫的身子,她愈来愈害怕。

    “到底为什么人家那么衰啦,我、我不想死,我还想再看学长一面再死……”她趴在腿上,已经放弃呼救的她,干脆继续回忆,也好让自己转移注意力不害怕。

    *

    结果袁文莙当然生不出一个满汉全席。

    好在她去找了严渊学长帮忙,得知他过年也不会回老家,又在她可怜的攻势下,严渊用网路找到一家可以紧急加订年菜的店。

    “蛤……订个几样菜加个汤就要三千喔!”她立刻垮下脸,她哪有那么多钱啦。

    “你可以用打工来还啊。”

    “要打工多久?”

    “以之前一天两个便当,然后一个礼拜三天的话,要两个半月。”严渊迅速的就计算完,然后换得了她更哀怨的一张脸。

    “两个半月,一个礼拜三天……呜,好啦我出啦。”

    “毕竟我也要吃,那就两个月就好了。”

    “真的?谢谢学长!”

    严渊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个,被人卖了还在帮人数钱的笨蛋学妹,聪明一点的人不都会说一人一千平分吗?她是生性太笨还是太大方?他都看不懂了。

    但是,又骗到了一个帮手帮忙两个月,他也乐得轻松,立刻在她反悔之前就动了动鼠标下订。

    除夕当天,照惯例的她当然就成了苦力,负责打扫所有的公共空间,一起住的那对情侣早在前一天就先回老家了,要严渊出来打扫根本不可能,陶秉书则是很认真的负责指挥她,算是很重要的工作。

    “那个窗帘要从旁边那里拆,连这点都不会,还想去学人家上什么新娘课程。”

    奴隶的身分加上她之前不小心说错的话,全都变成指使她很好的工具。

    “我一定会成为新娘学校的第一名的!”

    陶秉书摇摇头,先不说台湾有没有这种学校,她到底哪来的自信认为自己可以第一名?

    他无言的看着这个,从刚刚扫个地也可以被扫帚绊倒,拆个窗帘拆到就快要摔下来的家伙,果然,才刚想着她快摔下来,此刻她已经一个没踩稳往后倒——

    他轻松的从后面把她接住,他身上那种淡淡的衣服香气就这样包覆着她。

    “第一名,我看你是摔倒第一名吧。”他受不了的说着,轻轻松松的就帮她把窗帘拆下来。

    如果真的要等她一个人打扫完,可能到明天都还弄不好,他无奈的帮起忙,转头瞥了眼还呆愣在原地的她,“你要发呆到什么时候?又不是没摔倒过,怎么一脸像要去收惊的蠢样?”

    “我的脸最好有那么丑。”她吐吐舌头,慌张的搬着水桶去换水。

    老妈,今年没回去过年,真是太好了。她内心觉得自己很不孝的,想着。就让她任性这一次就好。

    从早忙到下午,她觉得大扫除实在跟赶报告有得拼,好不容易全部打扫完毕却不能休息,还得把那些订购的年菜全部拿出来加热。

    “停。”陶秉书把她挡在厨房外,“我可不想浪费了食物,你给我乖乖去等。”

    “学长你要加热?”

    他叹口气,面对她一天到晚脱口而出的废话,似乎愈来愈习惯了,“不要再耍笨了。”

    “我没有耍笨啊……我那么聪明。”转头去客厅休息时,她忍不住小生的反驳。

    严渊算的很准而且一点也不会不好意思的,在差不多准备开饭的时候姗姗的走出房间,他就这样往客厅的沙发一角坐下,算起来,他还是第一次坐在这客厅。他一直以为自己会完全不跟室友打交道的直到毕业,如果不是有这个真到让人没办法讨厌的学妹,今年的他应该又是买麦当劳当除夕餐了吧。

    咕咕咕……

    大声到完全无法忽略的肚子咕咕声,从她那小小的肚皮传出来,“嘿嘿,打扫一整天我快要饿死了。”她不好意思的搔搔头。

    严渊冷冷的转移了视线,虽然面无表情,可是那双眼睛却有了一点点笑意。

    袁文莙感觉自己就快饿死的时候,陶秉书才说,“可以开饭了。”这一句话犹如一道圣光,她几乎用不到一秒的速度就在餐桌上坐定位,而且还一手拿碗一手拿着筷子的保持着标准姿势。

    “要吃就吃了定格在那里等谁啊?”陶秉书翻了个白眼。

    “啊、对吼!”她在家习惯了,没人说开动之前是不能动筷子的。

    “两位学长,新年快快乐,今年也多多指教罗!”咧嘴一笑的说完,也不等他们反应,她已经以一种肉眼看不清的速度,迅速的吃着桌上的每一样菜,不到三分钟,她又去装了一碗饭继续狂吃。

    陶秉书很习惯的不在意,严渊也完全不受影响,尽量吃一些她比较少夹的菜。

    陶秉书喝了口热茶的说,“你不去参加个大胃王比赛真可惜,应该可以赢不少钱。”

    “我也很想啊,可是这里很少有那种比赛,又不是日本。”

    “你别告诉我,你副修日文的原因就是因为……”

    “你怎么知道!我就是想去那里参加各种大胃王比赛啊。”

    “……”这下子他跟严渊是彻底无语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离爱出走最新章节 | 离爱出走全文阅读 | 离爱出走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