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离爱出走 > 第十九章

离爱出走 第十九章

作者 : A.Z.
    19

    期末考完的隔天,袁文莙早就打算好要来睡个一天一夜都不起来,为了考试,她已经连续整整半个月每天都只睡三个小时。如果说她的人生最认真的时候永远是期末考前的话,一点也不夸张。

    整整半个月,没课就是待在图书馆,直到关门时间后,回家又继续奋斗,似乎打算把所有混过去的课全都补回来似的。虽然,她拼成这样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她想把那陷在悲伤的自己给甩开。

    反正这次她应该又可以安全过关了,人保持长时间过度紧张,一但放松就会像个失去电力的机器人,再也不动不了。

    叩叩叩。

    隐约中,有阵急促的敲门声把她从美好的梦中敲醒,她翻个身继续睡。

    叩叩叩!

    随着那一下下愈来愈大力的敲门声,她终于再也受不了的用力打开门,“谁啊!”

    陶秉书悠悠的站在门外,无视她的张牙舞爪,默默瞥了眼手表的说,“一个人睡超过十小时智力就会开始退化,依照你已经睡超过二十四小时来说,我实在担心你那余额不足的智商变成负数,出去外头造成社会困扰就糟了。”

    睡太久造成她除了满肚子的起床气之外,大脑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学长,干嘛啦。”

    “我肚子饿了。”

    “所以咧?”

    “去买饭给我吃。”

    “蛤?为什么你不……”话才说到一半,看着他那张无辜的脸,她实在拒绝不了,她叹口气,“好啦我去买。”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打赌输了,当过一个月奴隶的关系,陶秉书从那之后还是不时的使唤她,而她也经常不由自主的听从了他的命令,默默的就去帮他跑腿。

    她昏沉沉的梳洗完,就乖乖的出门了,甚至不用问陶秉书,她都知道这个时间他若是肚子饿该去买什么。

    已经晚上十点多,除了买咸水鸡之外,她还记得去超商找了他最喜欢喝的饮料,买了大包小包要走回去的时候,她忽然停下了脚步。

    “我简直就是个工具人嘛。”前阵子吵的闹哄哄的某超商宣传影片,就在吵工具人这件事,现在的她,不就是一模一样吗?

    所以,他也只有这种时候才会想到她吗?

    “算了,工具人就工具人。”

    她相当泄气的回到家后,就看见陶秉书又放了电影来看。

    她发现他们的兴趣真是完全不同,一个爱看小说跟种种文艺电影,一个爱看漫画跟娱乐片,或许就是因为他们这么的不同,他才从没把她当成恋爱对象也说不定。

    “你提着食物在那里发什么呆?睡太久人都呆了。”陶秉书走过来接过两袋食物,温热的手不小心碰触到她,她这才回神。

    “学长,你明明就很闲,干嘛不自己去买?”

    “因为,每次叫你去买东西,你都一脸傻笑的很快乐,既然这样我当然要支持你的兴趣罗。”

    “我哪有傻笑。”

    陶秉书默默的拿出手机,给她看了一张她真的在憨笑的偷拍照,那时的她正准备要出门,虽然是偷拍还是拍得很清楚,可以看到她相当雀跃的要出门。

    “有图有真相。”

    “那张很丑欸,删掉啦。”

    “会吗?我还拿来当成你的来电图片呢。”

    算了,她已经放弃挣扎,干脆坐下来弄啃咸水鸡。“咦,是哈利波特!”这是她最喜欢的电影,而且还是她最喜欢的第三集。

    陶秉书完全没解释他为什么放了这部他之前说很幼稚的电影,而且很明显的电影才刚开始,就好像听见她回来,他才播放的一样。

    心情,仅仅因为这么小一件事,就好像背后开了很多小花一样,她满足的笑着。

    “对了,阿轩说想去台南玩,你问问你的好姐妹去不去。”

    “台南?”她的大脑立刻想到那里有一堆好吃的食物在跟她招手。

    “你怎么有办法事事都能联想到吃?说你是猪还真是污辱猪了。”

    “去台南不吃东西要干嘛?”

    他摇摇头,完全懒的回答她,“反正你问问看吧,就这礼拜天,因为接下来大加的社团都要在年前办个小活动,就没时间去了。”

    “咦?所以学长这个意思是……你也会去,然后我也会去?”她歪着头的问。

    “不然我怕你这个完全不会看场合的大电灯泡会被阿轩给掐死,不去怎么行?”

    她心中一喜,然后偷偷的在心里呢喃:对不起噢琦,这次我又要把你给卖了。

    这下子不管死拖活拖,她都一定要周馥琦答应旅行才行。

    为了怕他又反悔,她决定让个话题就到这里,她轻咳了一声不自然的转移着话题,“说到过年,学长你过年会回老家几天啊?”

    “我不回去。”气氛在他说出这句话的同时,瞬间变的有些冰冷。

    “不回去……为什么啊?”

    陶秉书叹口气,刚刚才说她不会看场合,她还真的马上演练了一次,该说她天真还是白目呢?

    “我跟我爸妈关系没那么好。”虽然他的双亲健全,可是他们的心却离的很远,从来就不像一家人一样亲密。

    “喔……”她搔搔头,完全不觉得自己问错问题,“那我也不回去了。”

    “……”

    “因为,我还没有在外头过过年,感觉很棒耶,我们可以自己乱煮东西,还可以玩牌到天亮!”她已经开始想象这个年要怎么过才好玩,也想到严渊会不会也不回家过,这样他们三个就可以一起玩了。

    “你……”她到底是有多少根筋,正常人会这样吗?“你没回家你爸妈不会怎样吗?”

    “嗯……我是大人了啊,偶尔也该做点大人的事嘛。”

    所以不回家过年就是大人?“你的逻辑果然一般人很难懂。不过我并不想过年还要跟你混在一起,我都快被传染笨蛋病了。”

    “什么?太过分了,我偏偏就是要,不然你拿我怎样?”她吐吐舌头,接着很快被电影的剧情给吸引,完全不再接续这个话题。

    她没看见的是,陶秉书有那么一秒,看她的眼神不再是像看着一只猴子,而是另一种复杂的眼神,连他自己也没察觉的,眼神。

    西华大的寒假来的很快,考试周刚结束三天,就很大气的给他们放起寒假。

    前一晚袁文莙花费了两小时,才终于说服周馥琦答应这台南一日游,想不到她跟陶秉书都双双被放了鸽子。

    周馥琦说老妈叫她今天就立刻回家,母命难违,她也不能不从。夏邵轩那边更扯,居然发烧了!

    两人站在陶秉书那台老旧的汽车前,表情都很无奈。

    陶秉书发现袁文莙表情失望的像是糖果被人抢走的小孩,一脸今天无法吃台南美食吃到爽很悲伤的样子。

    他一手按住她的头,“还不快点上车?”身高的差距,让他总是很轻松的把手压在她头上。

    “咦?我们还去吗?”

    “你不想去啊?好啊,回家睡觉。”他作势要走,她则马上拉住他的衣角。

    “去去去!台湾的经济就靠我们来促进了!”

    “但是,太吵的话我可是会把你丢下车的。”

    “好嘛好嘛。”她瘪瘪嘴的坐上副驾驶座,这是她第二次坐在这个位子,而且这一次可以坐一整天,这时她才突然意识到——这样今天的他们,算不算约会?

    脸悄悄的爬上了一点红,她立刻拿出宝特瓶灌了几口冰水,并且告诉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直到车子已经开上高速公路了,他发现旁边的人还真的很安静,这让他很不习惯,“怎么?跟我单独出来让你紧张到失去说话能力了?”!

    他怎么知道?

    她猛然转头看着那连开车都能帅到像拍电影的陶秉书,明明这就是一台老旧的车子,可是他就是有办法让任何不起眼的东西跟他摆在一起变得有质感。

    “我干嘛紧张啊。”

    “因为,这不是很像约会吗?”他说着,还转头看了她一眼,那轻松的笑容让她差点忘记要呼吸。

    “跟猴子出门,也算是约会吗?”她语无伦次的竟然说出平常应该是他会说的台词。

    “只能算是爱护动物。”

    “我就知道!学长,每天被你猴子猴子的叫,我都快没女人味了啦,大二都过一半,大学必做的事情我居然还没完成,都你害的。”

    “必做的事?”

    “当然就是修恋爱学分啊。”

    “别搞笑了,你还是别去吓人的好。”

    她又再一次被他的毒舌气的脸股的跟章鱼一样,前面她还在乱想的紧张感早就不见,专心斗嘴的同时,也早就把考前知道前女友的哀伤给甩得远远的。

    她发现,喜欢上他,让她变得更像小强一样,愈挫愈勇,每一次伤心的时候她都觉得无法再喜欢他下去,可是每每回神时,她又很自然的在跟他斗嘴。

    这种轮回,到底还会轮几次她不知道,也许会一百次、一千次,直到他也喜欢她为止也说不定。

    “已经到台南了吗?天啊我们要先去吃什么?牛肉汤?”

    “你有带钱包吗?”他懒洋洋的问。

    “当然嘛有,咦……咦咦?欸?!”她翻着包包,愈翻脸色愈铁青。

    其实,早在出门前,他就发现她居然把钱包丢在沙发上这件事,然后他故意不告诉她,还提议就算剩两个人也要来台南的最大乐趣,现在才要开始。

    “哇,有人忘了带钱包,怎么办呢?我只好自己孤单的喝牛肉汤了。”他发现,整她真的很有乐趣,这算是他上了大学后找到的新兴趣之一。

    “学长,你一定是故意的对不对?”她一脸怨怼的说。难怪他今天会这么反常愿意跟她一起单独出门,从一开始她就被耍了。

    在一间已经排了不少人的牛肉面店前停好车,他踏着愉快的脚步,除了点了牛肉汤之外,还加点许多卤菜。

    陶秉书坐定位后,瞥了眼看着他的食物流口水的袁文莙,“既然你没带钱包,这样让你看我吃也挺不好意思的……不如,等我吃完我们就回去吧。”

    “什么?!都来了耶。”

    “这么说,今天你都看我吃也没关系?”

    “我……”可恶可恶可恶!他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坏!

    “我是可以借你,你要吗?”

    一听到他要借她,她立刻抬起头,表情充满了希望,“真的吗?”

    “代价是当我奴隶一个月。”

    “又……好啦。”

    陶秉书嘴角微弯,轻轻将那碗还没动过的牛肉汤推到她面前,其实他本来打算再整她一下的,但又受不了她那像小狈一样的可怜眼神。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离爱出走最新章节 | 离爱出走全文阅读 | 离爱出走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