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离爱出走 > 第十四章

离爱出走 第十四章

作者 : A.Z.
    14

    “小、小姐,您还要再点餐吗?”旁边的服务生表情有点抽蓄的问。

    “对啊,再吃个五盒差不多吧。”

    “但您……已经吃了三十五盒了喔。”女服务生的名牌上前有职位显示主任,她已经连笑容都相当僵硬。

    “咦、可是……”袁文莙瘪瘪嘴,摸着还不怎么满足的肚子,用着比对方还要可怜的表情看着她。

    “我想说是谁吃到所有服务生都在窃窃私语,说来个踢馆大胃王,原来是你啊。”陶秉书此刻正悠悠的侧坐着,不大不小的声音让袁文莙刚好听见。

    “学长……”她无奈的耸下肩,趁机偷看了一眼他们那一桌只摆了大约十几盒的肉,看起来是两个人才吃了那么多。

    她又更仔细看了一眼萧允伶的盘子,干净的好像才吃了没几块就饱了一样,难怪能保持那么像模特儿的身材。

    瞬间,她自卑的无地自容。

    她就是饿了嘛,饿了整整一个月都没好好大口吃肉了嘛。

    “我记得贵店标榜吃到饱,似乎没有限制最多只能吃到多少吧,所以这是内容不实、欺骗消费者的意思?”周馥琦冷冷的说完,又喝了一口肉茶。明明面带着笑容,但那句句命中的言语,确实堵的主任说不出话。

    “马上为您准备,请稍等。”

    “不用了,我不想吃了,你吃饱了吗?走吧。”袁文莙低着头,没有再转头看陶秉书一眼,只想现在快快离开这里。

    一离开餐厅,周馥琦没好气的看了袁文莙一眼,她这个朋友,平常看起来大而化之,什么事都无所谓,但自尊心经常用在相当奇怪的地方。

    记得高三毕业旅行,她班上的女生嘲笑都几岁了还在穿幼稚的T恤,结果一回来就动了压岁钱跑去买了件不便宜的潮牌素T。

    后来才后悔毕旅回来后也没有机会在班上穿便服,根本白买。这件事可让她笑了很久。

    以袁文莙平常就在陶秉书面前很爱吃的个性,怎么会就今天莫名其妙突然觉得不好意思的想逃走呢?

    “莙,你怎么就没想好好问问陶秉书,他们到底什么关系?”

    “你以为我不想噢,我早就丢直球的问了好几次了,每次都被学长给东闪西闪的快变成打躲避球了啦。他……没有一次跟我正面聊过,关于学姐的事。”

    那么,愈是不回答,就代表了里面愈是有秘密。

    周馥琦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她只知道,这个高中以前完全对爱情没什么自觉,答应过跟两个人交往,但最后一个是把人家气到提分手,一个是气到连心都伤了。像她这样的爱情白痴,现在居然这么认真的喜欢一个人——她感觉,她离她的距离有点远了起来。

    “就当是还债吧。”

    “蛤?”

    “想想毕业典礼被气到流下男儿泪的那个谁?你想想,他以前做的事,就是你现在做的事。”

    “啊……那个谁我记得,但我忘了名字,对吼,我好像以前……也有那么一点点像学长一样过份欸,可是、那是因为我真的不喜欢他啊,是他自己说没关系,时间久了我一定会……”说到一半,袁文莙忽然说不下去。

    因为,她忽然发现,自己此时此刻讲的言语有多伤人,如果换成是陶秉书这样讲,她一定心痛到碎满地了。

    “我,真的是报应。”她的肩膀垂的更沮丧了。

    “就当是报应,报应完了,幸福也来了。”周馥琦淡淡的说。

    “琦,说真的你当英浪的总干事真的很适合欸,能言善道、又会说服人,而且还很有魅力……”

    “你是不是想试试看被车撞的感觉?”

    “欸嘿嘿嘿!”贼笑了一番,袁文莙立刻脚底抹油的逃走,周馥琦也难得不在乎流汗的也跟着奔跑起来。

    她们没有马上回家,袁文莙利用群组问到了夏邵轩家的地址,打算直接去探病。

    “我不去。”周馥琦直接了当的拒绝。

    “可是人家一个弱女子自己去男生家好怪喔。”袁文莙用着相当欠揍的表情说着。

    “找死?”

    “哎唷,一下下就好,至少他是为了当教练才让脚伤变严重的啊,不然你也可在门口等我啊。”

    “你真的很卢。”

    袁文莙知道自己成功了,偷偷贼笑在背后比了个胜利手势。

    令她们很意外的是,夏邵轩居然是一个人住在高级地段的公寓里,这边的房子随便小小一间都要租金两万以上。

    “是不是打篮球都这么赚钱啊?”袁文莙搭电梯的时候,忍不住说。刚刚她们才通过了管理员的审问以及夏邵轩的同意,之后又经过两道电子锁,彷佛要进去他家得过关斩将般。

    周馥琦没有回答,现在的她很不安,刚刚袁文莙那笨蛋已经告诉夏邵轩她也有来了。她不懂自己在不安什么,她猜可能是单纯的厌恶造成的效果。

    大约十八坪的公寓,相当豪华,袁文莙一进去就像个乡巴佬一样哇哇哇的到处参观,留下尴尬的周馥琦冷静的坐在客厅一角。

    夏邵轩拖着包着厚厚绷带的脚,一跛一跛的帮她们倒了杯茶,周馥琦看他这样愈看愈碍眼。

    “我们有手有脚,自己倒就可以了,而且我有说我渴吗?”

    夏邵轩完全不在意她依然说话不客气,老实说他现在高兴得要飞上天了,他作梦也想不到有一天她会出现在他家。

    果然,她就是喜欢他,只是害羞不敢说而已。

    他默默的点头认同自己的想法,嘴角高兴的都快裂到颧骨了。

    “啊、教练!我看你冰箱都没什么食物耶,好可怜喔,我现在就去帮你买一些回来补货唷,琦等我嘿。”袁文莙自己啪啦啪啦的说完后,连给周馥琦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立刻甩了门就消失了。

    “等……”这家伙,回去她就死定了!

    踏着雀跃的脚步离开的袁文莙,想着自己应该算好好的回报夏邵轩了,也不枉费他为了当她们的教练,导致脚伤更严重。

    心情特好的她,买了一袋的饼干零食,打算回家后好好看一下上礼拜下载好的搞笑电影。

    才一打开门,就看见陶秉书一个人不知道在厨房忙什么,她用力的嗅了嗅,赫然发现屋子里有寿喜烧的味道!

    中午那种少吃了一些的遗憾感窜上心头,她吞了吞口水的在饭桌旁东看西看,桌上摆着一个小火锅,汤底就是寿喜烧。

    “学长,你怎么把寿喜烧打包回来啦?”

    “我有说这是打包的吗?这可是店家看我们吃得实在太少、于心不忍,所以特地包了一大份让我带回来吃。”陶秉书转过身,端着满满一盘的肉跟一些配料。

    “什么?!这、这个世界也太不公平了吧。”想起自己只不过是多吃了一点点,店家就那种态度,可现在……

    “对了,你这么会吃,就解决掉吧,没办法,正常人想要跟上你那种胃是不可能的。”

    “不用了,我又不饿。”她瘪瘪嘴。

    陶秉书一愣,平常他怎么毒舌她,她明明都无所谓的,怎么今天那么反常。

    “那你手上那一堆饼干是什么?”

    “关、关你什么事,我有说现在要吃吗?”

    “可是你的口水分泌好像变多了,才讲几句话都喷到我了。”

    “哪有啦!”

    “反正你又吃不胖,吃一吃有差吗?”

    正要继续回嘴的她一愣,“我不胖?所以你觉得我不胖啊?”

    “什么啊,原来你是为了这种无聊的理由。”

    心情瞬间变好的她,立刻坐下来拿着碗筷准备开动,“你真的觉得我不胖?”

    “我怎么想的,很重要?”

    “当然啊,我想在你心里有好一点的形像嘛。”糟糕,她这句话会不会太直接了点?

    “你在我心里一直就是只猴子啊,跟这个一点关系都没有。”陶秉书笑了笑,涮了一大片肉放进她的碗里。

    她低头看着肉,又抬头看了看他,其实有点泄气。为什么这个人总是没发现她的喜欢呢?

    她表现的,不够明显吗?

    ——学长,第七个理由,当你的女朋友一定很幸福,她是多么幸运可以遇见一个,不在乎女孩子吃得多不多,只在乎她有没有吃饱的人。虽然,我永远不会是那个幸运者。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离爱出走最新章节 | 离爱出走全文阅读 | 离爱出走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