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离爱出走 > 第十二章

离爱出走 第十二章

作者 : A.Z.
    12

    假日的学校也是有不少人,她拖着有点疼痛的脚,慢慢的要走去社办,就在这时,远远的她看见斜前方的二楼,有个熟悉的声音。不一会果然看见陶秉书跟一个看起来很眼熟的女孩走在一起。

    那女孩有着飘逸的长发、空灵的气质,莫非是……

    她吞了吞口水,决定偷偷爬上去尾随他们,他们一路走到金属工艺教室内,一路上有说有笑的,而且陶秉书一句毒舌的话都没有说。

    “学姐,说真的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实力……”

    “阿书,你不要妄自菲薄了,你的实力到哪里我很清楚。”

    “但是学姐,这么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我,我真的没有自信。”陶秉书边说边从包包拿出一份设计图稿。

    “这就是你的初步构想?Only.”

    在门外听到那设计稿名称的袁文莙一愣,原来那设计真的是给他前女友的,而且,他们真的分手了吗?为什么分手还要这么亲密的像要合作什么呢?

    “袁文莙!”后方,杨颖茵的声音传来,她这一喊,不只吓到了她,也让教室里头的人注意到了。

    “学姐。”她抹了把脸,她怎么完全忘了要去社办一定会经过这栋楼。

    陶秉书走出来瞪着这老是爱跟踪他的家伙,“你在这里干嘛?”

    “还不赶快去社办,你躲在这干嘛?”杨颖茵双手环胸的看着她。

    一下子被两个人前后夹攻,她连逃都没办法。

    接着,她注意到杨颖茵的脸色倏地的刷白了,“学姐……”杨颖茵看着陶秉书旁边的女孩,说着。

    萧允伶扫了杨颖茵一眼,“阿书,我们继续讨论。”

    “等等、学姐,我有话想跟你说。”杨颖茵一脸认真跟愧疚。

    最后,情况演变成袁文莙跟陶秉书待在金属工艺教室内,她们俩则移动到顶楼深谈。

    袁文莙总算有点恢复记忆了,刚刚那个女孩就是萧允伶学姐,大一的时候,人称冰美的学姐曾跟于辰修学长谈了轰轰烈烈的恋爱,当然,现在她已经成为过去式就是。

    她忽然又想到陶秉书的高中前女友,难道……他们升上大后分手的原因是于辰修?这错纵复杂的关系,真是快把她搞得一团乱,她都有冲动要来画个人物关系图了。

    “你的大脑除了只会想那些有的没的,还会什么?”陶秉书瞥了眼表情千变万化的她,无奈的说。

    “你怎么知……不对,我哪有啊。”她努力压下了慌乱,“那,你怎么会认识冰美学姐?”

    “很重要吗?”

    “当然啊。”

    “为什么?”

    “因为……因为……我要帮你过滤带回来的女朋友啊,这是室友的义务!”好吧,她承认这蠢话一说出口就后悔了。

    陶秉书突然想到什么的抬起头,“对了,你昨天输了比赛,那么,接下来的一个月你就是我的奴隶了吧。”

    “啊!惨了,完全忘了!”

    “既然你是奴隶,那么我叫你晚上来整理书柜应该也不用支付“打工费”了吼。”

    她一听立刻倒退了三步,“学长,你是恶魔吧,绝对是、一定是!说好了要请我吃饭的啊。”

    陶秉书完全忽略她的哀嚎,“我现在渴了,去帮我买饮料,钱在这。”

    袁文莙整张脸哀怨的像张苦瓜一样,走出教室,她才发现他根本没回答她的问题,那个,关于冰美跟他到底是什么关系、怎么认识的问题。

    也许,真的像她想的那样。

    走到楼梯口,她刚好遇见一脸严肃的杨颖茵自己一个人走下来,“你去哪?”

    “帮学长买饮料。”

    “我跟你去吧。”杨颖茵像是急欲抓住谁当浮板的表情。

    一路几乎无话,袁文莙相当不习惯,幸运的是杨颖茵还请她喝了饮料。

    今天的太阳特别大,从学校旁边的饮料店要走回去的路上,没过几分钟,冰块就开始迅速融化。

    “你有男朋友吗?”

    袁文莙吓了一跳,“当然没有,学姐。”

    “但是,你喜欢刚刚那家伙吧。”

    “!”

    杨颖茵咧嘴一笑,“以前的我可能很迟钝还注意不到爱情的变化,现在的我可是敏锐多了喔。因为,你看他的眼神,跟我看学长的眼神一样。”

    “学姐……”

    “你不觉得爱情这种东西很残忍吗?它就像个外表甜美,内在却会伤害人的毒品,任何一个人,只要接触了它都会受伤,然后也让我变成了那个,害别人受伤的加害者。”

    袁文莙觉得她有点语无伦次,但隐约可以猜到她们在顶楼谈了些什么,“学姐,我觉得啊,是你想太多了。对我来说,喜欢就是喜欢,谁也不能阻止我喜欢,就算对方不喜欢我,也是我的事,就算我因此受伤了,也怪不得谁,就算……他喜欢了别人,我也没办法讨厌那个别人,因为、那是可以让他变得快乐的人啊!”

    杨颖茵听完慢慢的笑了,“想不到你也满能说的嘛,不输大宝。”

    “我很认真耶。”

    “知道了,谢谢你,我好多了。”杨颖茵深吸一口气,跨大了步伐往前走,她决定了,不管会不会继续增加萧允伶的怨恨,她也要继续坚持自己的喜欢,像袁文莙说的那样。

    社办的短暂小聚会刚好在傍晚之前结束,袁文莙摸着饿到不行的肚子,慢慢走到楼下的读书社办。

    礼拜天的读书社只有陶秉书一个人,此时的他正在大书柜前整理着书籍。

    “学长,你一定是名字里有书这个字,所以才会这么爱书吧。”

    “有时间说蠢话还不快来帮忙。”一看到免费人力来了,陶秉书轻松的跳下梯子,开始指使着她东搬西搬的,并且顺便把整个书柜都移出来打扫一遍。

    看着她像个小俾女一样任劳任怨,然后肚子还不停咕咕叫,他就想笑。怎么会有人蠢到这么好使唤,而且还一点脾气都没有,如果这时他说要请她吃饭,她一定会露出无敌开朗的表情吧。

    “我记得附近好像开了一间拉面店可以无限加面……”他实验性的假装喃喃自语。

    果不其然她立刻擦了擦汗,满脸期待的看着他。

    “我有说要找你一起去吗?快点,我等你弄完要吃饭了。”

    “怎么这样啊……”她满脸无奈,看着就算摆出一副后母脸的他,还是讨厌不起来。

    她认命得乖乖整理完,力气流失到只想躺在地上再也不想动。

    忽然,他的脸从上方直直的看着她,这种仰视的角度让她有点紧张。

    “我要锁门了,你想被锁在里面?”

    “好啦。”她驼着背、拖着脚步慢慢走出去,心里想着等等去超商买个科学面再用关东煮汤来泡,这样应该可以解决一餐。

    走出学校后,一看见超商,她就迫不及待的要跑过去,下一秒,她外套的帽子就直接被人拉住。

    “你不只运动神经不好,连方向感都很差。”

    “咦?”

    “我很想看看猴子到底能续多少的拉面,算是帮动物频道做点研究,日行一善。”

    她欣喜的跳起来,“学长最棒了!”

    他将她预期中的反应看在眼底,愈来愈觉得眼前这个生物奇妙的不可思议,“你这猴子的基因里是少了愤怒这一项吗?”

    “愤怒?为什么啊?人活着不就是为了快乐吗?”

    “这种答案也只有你说的出来。”

    “我当然也是有生气的时候啊,比如说……看社会新闻的时候经常生气,身为人有可为、有所不为,每次看着看着就很想摔摇控器,后来我妈都不让我看了。”

    她话才刚说完,他的手就忽然搭在她的额头上,第一次感受到他温热的掌心,让她差点没石化。

    “没发烧啊,居然会讲出人话,看来你真的很饿。”

    “嗯、嗯……对啊,肚子很饿。”她立刻低下了头,加快脚步的往前走。

    只是一个简单的玩笑动作而已,却让她紧张到不知所措,甚至到了拉面店也不敢看他的脸拼命埋头苦吃。

    而他只是托着下巴的说,“你如果去参加饥饿三十,会不会死啊?一餐没吃就搞得像十餐没吃一样。”

    “无限加面当然要努力吃,才不会浪费老板的美意。”

    “我看老板下次只会把你变成黑名单。”

    “才不会。”斗嘴斗着,她还是不小心抬头起来跟他四目交接了。

    狡猾,他实在太狡猾了。

    为什么要连眼睛都像在笑的看着她呢?

    明明早上看见他和萧允伶在一起的时候,还难过得要命,现在,她却轻易的被食物给收买,轻易的很享受这种独处时光。

    如果,这种时光可以永远就好了。她一瞬间这么想着。

    ——学长,第六个理由,喜欢你捉摸不定的神秘,或许猜测你的想法,已经成了一种戒也戒不掉的习惯。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离爱出走最新章节 | 离爱出走全文阅读 | 离爱出走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