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离爱出走 > 第四章

离爱出走 第四章

作者 : A.Z.
    04

    “哎唷!”

    袁文莙以夸张的姿势在爬出地铁的那一刻直接扑倒在地,旁边路过的人都吓了一跳。

    她慢慢爬起来拍了拍脸上跟身上的沙,一脸无奈。就在刚刚,她才发现从头到尾她根本搭错车了!

    原本要去京都住青年旅馆的她,却错把阪急电车搭成了阪神电车,她完全搞不懂这两个电车的名字为什么长那么像、但路线却差了十万八千里!

    而且她是莫名其妙搭到终点站“元町”,才彻底发觉自己搭错车了,出来补票不说,现在还摔了个跤,她都要怀疑是不是自己不告而别被学长诅咒了。

    手机没有网路的她,只能大概从车站给观光客看的手册猜着,自己现在应该是来到神户。

    “算了,青年旅馆嘛,一定到处都有的。”

    打定主意,她凭着糟糕的方向感乱走,原本想走到前一站的三宫的,却不小心走到神户港。

    一时之间,她被那红色的神户塔给怔住了脚步,“哇……怎么会有塔长的那么像……沙漏啊。”难道是因为大中午的关系,才让它看起来那么像沙漏吗?

    “唉,肚子好饿。”

    放眼望去眼前除了Shopping mall之外,其他什么都没有。

    拿出耳机,打开了手机内存的音乐,里头只有周杰伦的歌,而且不管她怎么听,她还是最喜欢前三张专辑以前的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当初是一口气买下这几张专辑的关系。当然之后的也是很喜欢,但就是少了那么点味道,她说不上来。

    “也许是少了回忆。”一样也喜欢听周杰伦的陶秉书,曾经这么说。

    “什么回忆啊?”

    “想想,你听着那几张最有感觉的专辑时,是为什么?算了,跟猴子讲那么多你也不会进化成人类。”

    那个时候她只顾着跟陶秉书拌嘴,却没有特别去思考他说的意义。

    此刻的“半岛铁盒”,让她想起了,曾经偷偷单恋过爸爸朋友的儿子。那阵子他们两家人感情很好,那位大了她十一岁的哥哥,是她的初恋。可是有一天,他不再那么常跟着父亲一起来家里玩,然后某天她发现他居然一个坐在公园,听着耳机的他眼眶有点红。

    他失恋了,他正在听的歌正是半岛铁盒,他说了很多关于那个女孩的事,几天后她偷偷听到,那位大哥哥因为太伤心所以申请国外的研究所去深造,而她也没有再看过他。

    她那一段连告白的机会都没有的单恋,就这样在那个国二的梅雨季结束了,那阵子,她常听着“晴天”就哭了,真像个傻瓜。

    而现在,很奇妙的当歌曲播“东风坡”,她想起的是陶秉书一个人坐在读书社的窗户边,认真的看着手上的小说的模样。

    “回忆根本无法填饱肚子,还是好饿喔。”她整个驼着背往回走,好不容易走到热闹的三宫附近的商店街,她立刻去到处觅食了一番。

    “请问、这附近有青年旅馆吗?不知道吗?好的谢谢。”补充完力气,她开始四处问人,结果一般的当地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青年旅馆。

    “你在找青年旅馆吗?”带着浓浓香港腔的中文从旁边传来。

    此刻站在袁文莙眼前的是位目测年过四十、留着一头黑发、戴着黑框眼镜的女人,她露出了善意的微笑。

    “对……”

    “我刚好也要去,你来不来?”

    “要要要!”袁文莙快步的跟上这个也背着大背包的女人旁边。

    女人不再跟她交谈,虽然她很擅长跟陌生人聊天,但也看得出来这女人并不喜欢与人太过亲近,也许真的是看她太无助了,才会破例帮她的也说不定。

    女人没有把她抓去卖,真的带着她来到就在三宫附近的青年旅馆,而且外观看起来相当不起眼。

    好在不是旺季,很幸运没预约的她还是得到了一间女性专用的房间,一个晚上两千八日币也在她的预算里。

    更幸运的是女人也跟她在同一个房间,这间六人房除了她们,还有四位从菲律宾来的大学生,很快她就跟大家打成一片。

    更欢乐的是菲律宾女孩们还不吝啬的邀请她一起共享晚餐,当她们在厨房忙进忙出了许久,总算准备了一桌菲律宾菜,香港女人也被邀请了,这份奇特的体验让她相当兴奋。

    她万万也没想到,住青年旅馆可以这么有趣,而且好像会来这里住的人,也都很热情。

    晚餐过后,她没有跟女孩们一起去神户港,反而是去超商买了几瓶啤酒走到屋顶上的天台。日本房子的天台跟台湾的很不一样,很明显就是从一开始建屋时,就已经好好规画设计过的天台,女儿墙的高度刚刚好,还摆放着两组桌椅,面对的夜景可以看到神户塔,在这种夜晚远距离的观看,它真的很美,跟她白天看到的沙漏完全不一样。

    天台只有她一个人,打开一瓶啤酒后,香港女人也在这时提着一袋啤酒上来,彼此看了一眼之后,忍不住噗哧的笑了出来。

    女人不在疏远的干脆坐到她旁边,举起啤酒的说,“敬神户塔。”

    “好!就敬神户塔。”

    “你是第几次一个人旅行?”女人手托着下巴的问。

    袁文莙很惊讶,她以为女人并不想跟人有交流。

    “第一次,你呢?”

    “我啊,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每年我都至少出国一次,最常来的就是日本,其次还有越南、泰国、菲律宾跟台湾。”

    “然后全部都一个人?”

    “当然,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才叫旅行啊。”她说着,爽快的笑了。“那你呢?为什么踏出了这一步?”

    袁文莙一听,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因为,我失恋了。虽然,这是我早就知道的事……”她低着头好一会,才敢看女人,她以为她这种肤浅的理由会被鄙视,可是没有。

    女人打开了第二瓶啤酒,“所以,是个什么样的男孩呢?”

    “是个……嘴巴很坏、懂得很多然后……其实心很善良的人,只是他每次都不承认就是了。”

    不承认。

    有时候她多希望陶秉书也喜欢她只是不承认,就像他每一次口是心非的时候一样。

    “走。”女人忽然站起来,不容她拒绝的拉着她往楼下走。

    “去、去去去哪里啊?”

    “当然是带你体验一下在地的夜生活罗。”女人嘴角一勾的说,跟白天沉默的背包客形象有一点点的出入。

    可是袁文莙却直觉得认为,她不会是个坏人。

    “先提醒你,今晚我带你去的地方,自己一个人千万不要跑去,会回不来的喔。”

    她愣愣的点点头,已经十点多的神户街头,不如白天热闹,女人直接拦了台计程车,然后给司机一张名片,司机就不再多问,直接开往目的地。

    那是一间藏在巷弄内的俱乐部,虽然藏在巷弄中,但大门很豪华,而且那一条巷弄都是各式各样的夜店,袁文莙感觉自己就像闯入了红灯区一样。

    进入那间装潢奢华,却不失时尚的店内,震耳欲聋的的电音曲迅速的轰炸她整个感官。

    接近深夜的时间,店内早已人潮满满,女人紧紧拉着她的手往里头挤,好不容易挤到吧台区,刚好看见酒保正华丽的在表演调酒。

    她听不见女人点了什么,酒保迅速送上一盘满满的Shot杯。

    “既然失恋,没喝个大醉就不算失恋。”女人说着已经自己喝掉一杯,然后挑衅的看着她。

    袁文莙很清楚自己的酒量到什么程度,她当然记得上一次不小心酒醉的惨状,可是……

    不管了!

    “没错!”她拿起杯子开始跟女人比赛的,一起一杯接一杯,彷佛这是一场谁先倒下就谁输的荣辱赛,无论那辣烫的酒精如何刺激着喉咙,两人都紧紧的盯着对方,拿酒的速度就像被设下了同步,就连酒保都快速的帮她们换着新酒盘。

    吵杂的俱乐部里,在她们这边的小小一角,开始有人把她们围起一个小圈圈,大家都想看看这女人跟女孩的对决会是谁赢。

    袁文莙一玩起来就无法退缩的个性,正用着意志力强逼着自己吞下每一杯,就算愈来愈想吐,就算拿着酒杯的手已经快不稳,她还是快速的喝着,直到吞下手中那一杯,一股彷佛狂风暴雨般的晕眩袭来,她再也站不稳的倒在地上,耳边还听得见一群人在欢呼,可是她再也无法移动身体。

    “结束了?小女孩,你还得再练练。”

    女人有点吃力的把她架起来,被人一移动就更加晕眩的袁文莙,终于受不了的要吐了。

    女人快速的把她带到厕所,让她在呕吐台里好好的吐。

    那种快要把五脏六腑都吐出来的感觉,让袁文莙痛苦的眼泪莫名的狂掉,“唔……学长,你这个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女人慢慢的轻抚着她的背,“吐完了,我们再喝!失恋啊,就是要这样吐完又喝、吐完又喝度过的,这样……下一次你的心,才会够坚强,才不会这么容易的,就痛了。”

    她一听吃吃的笑了,边趴在呕吐台上喘气边说,“你这什么怪逻辑啊,如果每次都要这样整自己,那、那谁还敢喜欢上谁……”

    女人一听,笑了,那被藏在半边头发中的笑容,有点苦涩,“难怪,难怪我都不敢再爱上谁了。”

    袁文莙用水狂冲了脸之后,明明还很晕,她却不想让今晚就这样结束,“喂阿姨,我们再喝!”

    “叫我阿姨?你死定了!”

    两人勾着彼此的肩膀再次回到吧台继续第二回合,袁文莙这一晚笑的很开怀,酒精就是这么让人失控的东西,它可以让平常忍着的悲伤都大哭出来,或者是尽情的大笑,笑到彷佛世上再也没有哀伤。

    在这晕晕眩炫之间,她的眼前就像看见了幻影,没错,就跟上一次她喝醉的时候一样,那一次的酒醉她做了一个很美很美的梦。

    梦里有学长对她公主抱,还照顾了她整晚,还说了一些……嗯,她已经有点想不起来但肯定很美的话。

    而此刻,学长也出现了,就在她眼前笑着骂她傻瓜,然后他们一起回家。

    ——学长,第二个理由,最喜欢你每次耍我完之后,得逞的笑容,或许就是为了那个笑容,我总是甘愿上你的当。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离爱出走最新章节 | 离爱出走全文阅读 | 离爱出走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