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小王爷的买卖 > 第六章

小王爷的买卖 第六章

作者 : 萧宣
    “天水,帮我。”曲曜堂的语气尽是请求。

    “我不知道你打算怎么处置这位小泵娘。”天水慧黠的眼直视着曲曜堂。

    曲曜堂摆了摆手,“你说呢?”

    “我说她该死。”天水对李芊摊开手臂,眸里散发着慈爱,把她自地上拉起。

    “我不想死,姑娘饶命呀!”李芊低下头,簌簌发抖,牙齿打颤得厉害,双手垂在腿侧,长长的睫毛把她眼里的惊慌全给遮住了,“求求你,我是不得已的,求求你……”

    “你不用怕。”天水对她说,“来我身后。”

    李芊点点头,飞奔到天水身后,小手紧紧揪着天水的衣袖,躲在天水臂膀与衣袖构成的缝儿内偷瞧着曲曜堂。

    曲曜堂叹了一口气,“天水,你认为应该让她怎么死呢?”

    天水轻拍揪着她衣袖的小手,眼里有抹惊人的坚定,明白此时有一条人命攥在自己手里。“很容易,既然三人都否认,那就不用审了,直接把这位姑娘剥成三块,一人拿头,一人拿身,一人拿腿,表示三人都有份。”

    曲曜堂相信天水不会伤害无辜的人,她会说出这种狠话一定有她的用意,于是想都没想便答应了她,“好。”

    揪着天水衣袖的小手惊恐得狂抖起来,天水回头看了看她,优雅地对她抿唇笑了笑,又转过头来斜睨着曲曜堂,“那就别啰唆了,现下立刻执行,当着这三人的面。”

    曲曜堂挑眉,似乎已猜出天水的心思,“好,你说怎样就怎样,来人!把那姑娘给剥了!”

    “是!”几个侍卫大步走上前去,粗暴地把李芊自天水身后扛起。

    “不——”李芊被拉平在半空中,明晃晃的大刀亮在她头上,吓得她尖锐地哭泣起来,“小王爷!求你大发慈悲,饶了小女子,小王爷!哇呜呜……”

    跪在地上的三名荷官一脸惊恐地看着李芊的身体硬生生被拉平在地上,其中一名侍卫活像屠夫般举高大刀,准备执行小王爷的命令把李芊给大切三块。

    正当大刀举起的那一刻,有个早吓得魂飞魄散的荷官忽然不顾一切地扑向李芊,抱住李芊的身子。

    “小王爷!是我!呜呜……小的认罪就是了!求你饶恕妹子一命,你要剥就剥我,千万别伤害她,她是无辜的她是被我逼的!”荷官扑在李芊身上大哭,不忍心看着妹妹被人活宰,决定扛下所有的罪。

    一旁观看着的魏奴儿一双眼睛眨个不停。

    曲曜堂凝视了天水半晌,忍不住笑了起来,一脸佩服地道:“天水,你做得很好。”

    “谢谢。”天水笑了,那笑容清纯得宛如含苞的出水芙蓉,如此纤尘不染。

    这抹笑让曲曜堂为之着迷,同时也撼住了魏奴儿,她不知道有女人可以这么美,而那种美是从内在散发出来的,不知是羡慕还是着迷,魏奴儿的目光一盯上天水,就再也转不开了。

    “来人!把这对兄妹全给押下!”曲曜堂的长指往伏倒在李芊身上的男人一指。

    “是!”侍卫上前拿人。

    荷官求救的目光继而转向魏奴儿,“魏爷!救我……”

    魏奴儿身边的小厮忽然冲上前,一刀把男人给解决了,鲜红的血在他胸前渲染开来。他的动作是那么快,快到让人来不及阻止。

    “不!”鲜红的血溅得李芊满身,李芊崩溃地尖叫,几乎在瞬间昏厥过去。她拖着无力的身体,扑在荷官身上号眺大哭。

    “呜……哥!你别死呀!你快醒醒呀!你死了叫我以后怎么办啊?你答应过我的,只要你干完这件事,咱们爹娘的债就全还清了,你怎么可以自己先走了?呜呜呜……你快醒醒呀!”

    “魏奴儿,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杀我的人?”曲曜堂的大掌用力往桌面拍下去。

    “小王爷,我……这这这……无奈啊!”魏奴儿一脸无辜地把双臂吊在半空中,万般无奈地抖着双掌。

    她的小厮连忙双膝一滑,咚地一声在小王爷面前跪下,“小王爷,这一切都是小的自作主张,心里直想着要替小王爷清理门户,才忍不住动刀,不关咱魏爷的事,求小王爷开恩。”

    曲曜堂起身,狂怒地一脚把那小厮踹飞,接着把李芊自地上揪了起来。

    “呜呜呜……小王爷求你不要杀我,小王爷饶命啊!”李芊哭着跪地求饶。

    天水快步走上前,伸手按住曲曜堂的手臂,“别动她动粗,这姑娘刚失去亲人,你这样会吓坏她,不如把她送给我。李芊,你愿意做我的丫鬟吗?”

    “我愿意!我愿意!天水姑娘,李芊一千个、一万个愿意!我要当你的丫鬟,服侍你一辈子,我对你会忠心耿耿!真的!求你替我向小王爷求求情!求你……”李芊泪流满面地恳求着天水。

    “天水,你太妇人之仁了,我劝你好好考虑一下。”曲曜堂气愤难忍地反手握住天水的小手,“她和那家伙是兄妹,里应外合地吞了我的资产,甚至还有人在背后指使,待我将她逼了供、画了押,我再考虑要不要把她送给你。”

    “把人送我,我要你现下就下决定。”天水坚持不退让,更不许曲曜堂把李芊押走,“因为等到你愿意把人送给我时,她恐怕已不成人形了。”

    曲曜堂眯起黑瞳,眼底隐含着一抹冷鸷,“那也是她自找的。”

    倏地,魏奴儿的小厮又冷不防地冲上前来,亮出一把早已染血的剑,准备一剑刺穿李芊——

    “做什么!”曲曜堂眸底闪过一抹精锐,近乎粗野地把李芊给扯进怀里,接着一个转身,掌风一扫,迎面就给小厮一个痛击。

    小厮偷袭不成,反被一掌击中胸口,往后飞出去落在魏奴儿脚边。

    李芊惊恐万分地发着抖,要不是曲曜堂眼捷手快,或许她早就下地府陪哥哥去了,可是她不懂,小王爷为什么要救她?还把她护得这么紧,她以为小王爷恨不得她死。

    “来,快过来。”天水连忙一手挽住吓坏的李芊,把李芊带到一旁,尽量远离那像杀人杀上瘾的小厮。

    曲曜堂紧抿的薄唇僵硬地蠕动,狂怒的黑眸射入魏奴儿无辜的眼里,“大胆!”

    “我实在是百般无奈呀!”魏奴儿摆了摆手,又是一脸无辜到了极点。

    小厮把凶器扔在地上,跪在小王爷面前伏首认罪,“小的任凭小王爷处置。”

    这条忠狗……不用天水提点,曲曜堂自然看得出来,这一切都是魏奴儿在操弄,这条忠狗早就抱着必死的决心,要替自己性向不平凡的女主人解决所有问题,所有想出卖魏奴儿的人都不得有好下场。

    但曲曜堂却无法治他的罪,他不能再失去他仅存的证人。

    曲曜堂一脚把小厮远远踹开,嘴角带着邪佞却充满残酷的笑意,那双盛炽的黑眸却宛如一把熊熊火焰,仿佛随时可以把四周燃烧成灰烬。

    “来人!送客!”曲曜堂转身走向天水,长臂一伸,近乎粗野地把李芊扯出天水的怀中。

    “小王爷……”李芊跌进曲曜堂的臂弯里,抬起下巴凝视着英俊迷人的曲曜堂,心魂在瞬间就被他勾了去。

    李芊任由仿佛被抽光力气般的身子倒在曲曜堂身上,顺服地任由他带她离开,侍卫随护在旁。

    “等等!你抓她去哪?”天水情急地追上去。

    “找个安静的地方,跟她好好谈一谈。”曲曜堂咕哝着俯下身子去摸李芊的脑袋。

    天水看他的动作,心里极不舒服又隐隐为忧,像极某种难以解释的揪心情愫在根源处悄悄发酵着,她转头看看李芊,又转过头来看着曲曜堂。

    “我要她。”不好的预感浮现,天水一脸坚定地表示,半点都不肯退让。

    曲曜堂深沉地看着天水,他可以毫不在乎地杀了李芊,可是当他在天水眼中发现一丝对李芊残存的同情,他动容了,只因不忍看她停留在眼中的那抹情感转为失望,或做出任何一件可能违背她心意的事来残害她的心。

    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他倾家荡产的真正用意、频频被惊扰的体谅与怜惜、倾慕的心,全是因为情感在作祟,原来他的情感自第一次见到她时就开始萌芽,在这萌芽的过程中,并非一点一滴地累积,而是迅速的释放……

    “好,我答应你,我一定会把她送给你。放心,我不会对她动粗。”

    天水凑得这么近,近到曲曜堂都可以闻到来自她身上的醉人气息,他忍不住癌下身,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下。

    “可恶!”他竟然在这么多人面前吻她?真是毫无半点羞耻心!天水又惊又羞地把他推开,一点红由耳根染起,瞬间红遍了双颊。

    曲曜堂唇边扯出一抹邪魅的笑,腾出另一手把天水勾进怀里,“你先回房休憩。”

    离开案房,金黄金的阳光洒在廊道上,天水从睫缝中看见他强壮的手臂在阳光下泛着古铜色的光芒。

    他将她拥在强而有力的臂弯中,适当的力道给她一种似是龛溺、似是疼爱的感受,加上感觉到他温热的气息吹拂在秀发上,不禁有些飘飘然起来。

    圈住她身子的手臂收紧了些,抵触在她发上的唇也下滑至她唇边,再度吞噬了她嘴边的叹息,惊扰了她的心。

    “不要这样……”天水脸红地在他怀里挣扎着。

    “除非我放手,否则你永远别试图溜出我怀里。”沉稳的低沉嗓音略显粗哑地响在天水耳边。

    天水红着脸、嘟着嘴,心里生着闷气,气他的邪魅,更气自己不争气的迷情。

    小厮见大伙儿全走了,急忙爬到魏奴儿脚下,“魏爷不必太忧心,小的定会想办法替您把事情全给解决。”

    “多嘴!”魏奴儿使了一个眼色,“还不快走?”

    “是。”小厮急忙跟在他家女主子后头离开案房。

    走出案房,魏奴儿的目光忍不住停留在天水盈弱的背影上,怔怔地盯着天水的背影喃喃自语,“这女人真是不可思议……皇甫郎。”

    “小的在。”皇甫郎忙欠下身。

    “我要她。”魏奴儿目不转睛地望着天水的背影。

    “魏爷,您的意思是……”皇甫郎迟疑片刻才道破魏爷胆大包天的贪婪,“抢走小王爷的女人?”

    “抢就抢,难道我怕他不成?”魏奴儿冷笑一声,她必须弄垮曲曜堂,在洛阳才有立足的空间。她望着天水的背影奸笑着:“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总之,我要在我床上见到这个女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王爷的买卖最新章节 | 小王爷的买卖全文阅读 | 小王爷的买卖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