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卖萌可耻但好用 > 第二十六章

卖萌可耻但好用 第二十六章

作者 : 金吉
    “你想做什么?”瓦西里并不认为与他血脉同源的“兄弟姊妹”就会理所当然地与他结盟。首先,他只喜欢自己高高在上,虽然说如果恒舟愿意帮他,他也不会拒绝他的帮助,但瓦西里绝不可能与任何人分享自己的权力。

    其次,就如同当年他们五人当中,月神选择了人类,恒舟其实与月神是一样的。

    他消失了数千年,正是因为失去了曾经挚爱的、短命的人类。在瓦西里看来这两个软弱的可怜虫不可能与自己同一阵线。

    “我想给你个建议,上古大妖的血,能够让万物成精。我知道你不打算与任何人分享你的权力,而我的建议对你有利,也能达成我的目的。”

    瓦西里维持着高高在上的冷漠神情,等着他说下去。“妖驹吉量,拥有穿梭时空的能力,被封印在白藏城。被封印的大妖跟你有共同的敌人,而且只要能够释放牠,要结成盟友也不难,等到牠为你创造出大批精挖掘机下,我可以试着邀请牠跟我一起离开,如此一来,你可以继续当你的山大王。”

    “如果牠不离开呢?”

    一般来说,这是次要担心的事,但对瓦西里可不同,恒舟觉得很好笑。

    “总会离开的。金陵才多大?”东大陆最大的王国,也不过是世界的一部分。而这世界只是三千世界之一,渺小得如同天上某一颗星子之于浩瀚宇宙。

    “你们的对手毫无反击能力,这种一面倒的游戏很快就会玩腻,最多就百年吧!对我们来说也是眨眼间的事。”

    “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瓦西里还是不放心,“为何你会想帮我?我以为你站在人类那边。”

    恒舟双手抱胸,看向无边无际的夜之海,没有正面响应这个问题,“我需要那位大妖的能力。”当他知道三千世界的存在,又怎甘心只是在这个被他翻遍的世界继续等待?

    “就算牠不肯离开,你我连手,难道还会输给一匹马?”瓦西里面无表情地看箸恒舟,心里却怀疑他跟他连手?到时不会和那匹马一块儿对付他?但恒舟这家伙有一点他却是信的,营营苟苟之事,他懒得干。

    “我需要做什么?”这么问,算是答应了他的提议。

    “修炼千万年的上古大妖,一旦在极度痛苦或极度愤怒的情况下死亡,没有任何击杀者有能力背负随之而来的咒法与业力反噬,所以当年才选择以伏魔阵封印。而要启动伏魔阵,之所以需要数百名道士,是因为这个大阵需要大量的法力才能推动。”

    当年巫道难得同心协力把破蒙打个半死,可是倾尽了全大陆之力,尽避当时并非巫道的全盛时,恒舟还是觉得能赌一赌,“换作咱俩应该就够了。”反正试一试,也不吃磨。

    寻常闇血族畏惧日光,但对他俩来说,阳光只是特别惹人厌罢了。

    金陵虽然幅员辽阔,凭他们的能力,赶到白藏城时却仅仅是日正当中。瓦西里很清楚自己的模样特别显眼,因此从头到脚以帷帽盖得密密实实,恒舟就只戴了一顶斗笠,其实他现在已经不那么讨厌大太阳了,有时一时兴起还会找个人烟罕至的地方,晒晒自己白得没那么雄壮威武的**蛋。

    他们很有耐心地试了三天,期间瓦西里好几次想掐死他。

    “冷静……我昨天打听到一件重要消息!”恒舟举起双手,表示不想跟他打。他并不怕瓦西里,而是和他打起来所制造的骚动绝对非比寻常,虽然整个东大陆应该没有任何力量能让他们戒慎以对,但他不喜欢无谓的破坏。“听说要达到最强的共鸣,是朔月之夜的子时。”

    也就是说,还有大半个月。瓦西里看着他的眼神像在凌迟一个骗子—如果他的目光能化为刀子的话。

    你可以回家泡个澡,吃点大餐,听听曲儿……”

    “下个月初一,试最后一次,如果不成……”瓦西里眯起眼,“我希望永远都别看再看到你。”

    怎么这么多年过去,这家伙脾气越来越差了?恒舟只是耸耸肩,对他的警告不痛不痒。

    安平十九年八月一日的子夜,白藏城方圆百里内还清醒的人都不会忘记当天的异象,牲畜躁动不安,天空像要降下血雨般腥红,雷电在云层深处忽隐忽现,像上古巨龙在云间咆哮。

    该死的凡人,我要踏平这片大地——

    妖驹现世,天地颤栗。

    瓦西里没想到光是解开这个伏魔阵,就让他几乎脱力,他恶狠狠地瞪着恒舟,发现跟他相比,自己竟是狼狈许多。

    难道这些年来,他浪迹天涯,实力却更强了?瓦西里咬紧牙根,不露半点怯意地站直身子。

    “踏平了岂不是整天只能发呆?”恒舟从怀里拿出了又香又大的林檎在手上当球丢。

    妖驹吉量,身雪白而鬃如赤焰,目若流金,若不是充满恨意的妖气将方圆百里内的活物威压得瑟瑟颤抖,实在是美丽得令人赞叹。

    愤怒的大妖一回到大地,第一件事就是攻击所有人类——牠原想,能解开伏魔阵,想必这会儿聚集了很多道士。偏偏四下张望,却只见到两个人。

    两个……牠其实不算陌生的人。

    在牠还是小妖怪的时候,绝不想招惹的“人”。

    是你们解开了封印?愤怒被谨慎所取代。

    恒舟点点头,举起林檎,“想吃吗?”

    下一瞬,他手上硕红的林檎就不见了,连巨大的妖驹也消失在他们眼前。取而代之的,是身着滚赤边白袍,一头红发以金冠束起,把林檎啃得脸颊鼓鼓的貌美少年。

    “你们特地把封印打开,是为了请我吃这个?”他含糊不清地问。

    “……”虽然早就知道妖怪的外貌与真实年龄,甚至性别无关,全凭牠们自己的喜好,瓦西里那一瞬间还是觉得自己被愚弄了。

    如果是凡人,就算吃完林檎,吉量也不会跟他们客气,全部杀光。

    但在这两个自洪荒时代就拥有辗压众生实力的“前辈”面前,他只能暂且故弄玄虚。

    “我的兄弟,”恒舟指了指瓦西里,“想邀请你和他一起,让人间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他说得好像邀请吉量吃晚饭一样。

    吉量看了一眼脸色不善的瓦西里,又看向笑眯“一对桃花眼的恒粥。“那你呢?”虽然瓦西里是比较好看的那个,那张脸简直挑不出刺,但感觉太不舒服了。

    “我则打算邀请你,在你们攻略金陵之后,一起优游三千世界,到处吃喝玩乐。”

    这个主意真不错。

    “但是,”他想让人间水深火热,可是不喜欢一起水深火热的伙伴?,他比较喜欢约他吃喝玩乐的伙伴,但必须在让人间水深火热之后。“我想跟你一起让人间水深火热。”

    虽然某人一点都不需要朋友,但这种明目张胆的排挤让他很不爽。

    恒舟忍住笑意,“我可以在你们成就霸业的路途上,尽我的棉薄之力。”若那人仍在,他会守着这个脆弱的世界,应许一个太平盛世;但那人不愿回到人间,任这尘世天翻地覆又如何?

    “那还等什么?”吉量迫不及待要踏平整个人间,让凡人在他的怒火中哀号!

    “我认为踏平这个手段太过粗暴,往后岁月只能面对一片焦土未免凄凉,

    一步一步地成为这些蝼蚁的统治者,让他们跪下来舔你的……蹄子——我的兄弟比较喜欢这么做。而我觉得这个方向还不赖,到时你我会有享之不尽的美食,美酒……甚至美丽的雌性。”他想这位可能会比较喜欢美丽的母马?

    吉量没有放下他的防备,但是恒舟要求的合作却对他有利。

    他还是喜欢简单粗暴的方式。但就算有四条腿,他也不是他们的对手。但一步一步来,他也可以慢慢壮大自己的势力。

    “可以。所以我们是合作关系。第一步是什么?”

    是夜,白藏城知州事府邸,三人如入无人之境,甚至连一丝骚动都没有引起,恒舟忍着笑意,看着瓦西里嫌弃到脸颊颤动,连眼神都写满愤恨,将他掌控神智的能力运用在身形臃肿的知州事身上。

    瓦西里的能力是,当他施与凡人永生的恩惠,同时也成为被施与者至高无上的主人。

    他一向喜欢拥有力量的强者,结实坚韧的体魄非常吸引他,精神力坚忍不屈者他也欣赏,只要容貌不是太丑都能得到他的眷顾,样貌好看的当然更喜欢,特别迷人的往往也会受到他“特别的关爱”——过去数千年来,有那么几个凡人倒霉地受到这样的关爱,他特别喜欢彻底凌虐和玩弄这些美丽的强者,直到摧折了他们的肉体和精神,再赐与他们无上的恩典。当然在这么漫长的岁月里,有一两次因此让猎物跑了,那便勾起他追杀猎物世世代代的疯狂,紫剑令就是这么被铲平的。

    他从不喜欢在弱者、甚至是丑陋痴肥的人身上浪费他的恩赐。

    他的表情就像是被逼着吞臭鸡蛋一样愤怒而隐忍。

    这在恒舟眼里非常有趣。

    “主人!”长年坐享奴仆伺候,日子过得舒服又散慢的知州事,意志力薄弱,顷刻间已经跪伏在瓦西里脚前乞讨他的欢心。

    瓦西里厌憎地将手握白藏城军政大权的最高长官踢到一边去,“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贴上来!”

    “遵命!”知州事的脸几乎贴到地上,恨不能用最卑微的姿态乞讨主人欢心。

    瓦西里却觉看一眼都嫌厌憎,“用我给你的力量,把你府内上下,和白藏城内大大小小的管事都吸纳为自己人,不要声张,明面上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你们只需要知道,谁才是你们真正的主人。”

    知州事彷佛得到主人指派的任务是无上的光荣一般,狂喜得身子颤抖,“奴才愿为主人效劳!”

    吉量在一旁看着,脸色十分难看。

    “照这模式,你要掌控一个国家并不困难,为何拖到现在?”

    可以的话,瓦西里不想说实话。

    “我们一族是有天敌的。”恒舟并不像瓦西里喜欢端着高高在上、无所不能的姿态。“凡人无法轻易击杀闇血族,一来力量和速度追不上,二来闇血族恢复力惊人,但这些天敌不一样,过去两族的战场上,高阶的月獠族战士可以一口咬死一个闇血族,甚至连他们首领的狼嚎都能短暂地让我们的能力失效,而且他们对我们的存在特别敏感,可能远在数里外就能感应到。”最重要的是,瓦西里六十多年前在西大陆受到的重创恐怕还没痊愈,要知道一千年前他逃到西大陆时,在东大陆被大能们重创的身体,花了六百年才恢复。他说罢还笑着拍了拍吉量的头,“所以才需要你在白藏城张开结界,现在这里慢慢的会成为咱们的地盘,咱们就在这里监督能让砸门吃香喝辣的享乐军软组织的过程,破蒙就回家该干啥干啥去吧。”

    瓦西里瞪着他,“想支开我?!”

    恒舟一摊手,“要不,你留下来监督?但是你在藏浪山庄那儿好像有事还没完吧?”

    “用不着你操心。”瓦西里冷冷地道,又冲着地上还跪地不起的知州事道:“给我们准备落脚的地方。”

    “奴才立刻去办!”

    在月獠族的传说中,天神与狼神争夺女神的芳心,但是女神选择了狼神。怀恨在心的天神创造了五位使者追杀狼神的后代,这五名使者之中的两位便是恒舟和破蒙。

    女神为了保护狼神与他们的子嗣,打造了能够击杀五位使者的神兵利器。瓦西里很清楚这个传说不假,那个婊子当年还打造了能够杀死狼神的紫剑令,可说是他一手促成的。

    虽然上古神器令他忌惮,但瓦西里根本就看不起狼神的后代。

    狼神须落后,他的后代也失去了永恒的生命,月獠族的血缘因此一代代地稀释。而他不老不死,拥有压迫众生的力量,何必把短命的蝼蚁放在眼里?

    只要那些浑身长着毛的牲口不主动招惹他,他会大发慈悲地暂且饶过他瓦西里不会承认自己有弱点。

    传说的真相是,狼神与天神来自天外,数万年前来到这个仍处于蛮荒鸿蒙的世界。

    所以瓦西里当然看不起这世界比他更落后,更弱小的生命,包括什么巫士,什么道士,什么圣殿骑士和黑袍法师……呵!他在万年前辗压众生时这些人还不知道在哪里飘呢!

    但狼神不同。传说的最后,天神之所以需要留下五名使者,皆因在与狼神的斗争中受了致死的重伤,他以精血创造五名使者,并且把自己的能力分别给了五个“孩子”,让他们继承自己未完的斗争。

    且不说他们五位最后选择了不同的道路,最重要的是,就算不想承认,与他们同样来自天外的月獠族,确确实实是瓦西里心中的一根刺。

    更何况这根刺与他多么冤家路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卖萌可耻但好用最新章节 | 卖萌可耻但好用全文阅读 | 卖萌可耻但好用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