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胁迫的欠债同居 > 第十二章

胁迫的欠债同居 第十二章

作者 : 桔子
    【第八章】

    应崇宁因为醉酒,第二天早上没能起床上班。

    应母早上起来时才被管家告知应崇宁昨晚喝醉的事情,很是担心,“他是遇到什么事了?酒量不是很好吗,都好多年没喝醉过了。”

    “你别想太多了,只是喝醉了而已,等他起来了你再问他看看。”应父老神在在的。田母将早餐端上桌后,便走到应母身边,低声道:“夫人,我想辞职。”

    “为什么?”应母瞬间诧异抬头,“不是做得好好的吗?”她已经很习惯田母的厨艺了。

    “我女儿现在也出来工作了,我经济压力不再有太大的么负担了。这么多年还好有老爷和夫人照顾,我也存了一点点钱,所以想买间小鲍寓再开个早餐店,以后专心陪着女儿,看她结婚生子。”田母笑得很诚恳。

    应母向来对家里的佣人不错,听田母这么说,也觉得不该勉强,但表面上还是挽留了一下,“可是你在我们家做了这么多年,一下子走了我真的有点舍不得。开早餐店很累,你年纪也不小了,干脆就留在这里,以后年纪到了再退休也能过得很不错。”

    “多谢夫人抬爱,不过我已经考虑得很清楚了。”田母说道。

    “这样啊……那好吧。”应母点点头,“那就看你的意思,管家,记得多给三个月的薪水,算是我的心意。”

    “好的,夫人。”管家应道。

    “给夫人添麻烦了。”田母很不好意思。

    “哪有,我很喜欢你做的菜,等你早餐店开了,一定要跟我说,指不定以后我还会去吃呢。”

    这只是场面话,田母的厨艺固然不错,但是以应家的身分地位,要多少的厨娘没有,何必去光顾外面早餐店?

    应崇宁睡到中午才勉强睁开眼睛,手撑着身子从床上坐起来,因为宿醉头疼欲裂。

    “少爷,你醒了?”管家恰好端了一杯蜂蜜水进来,“先润润嗓子,去洗个脸,厨房备了清粥,待会喝点,暖暖胃。”

    “你把田姨叫上来。”应崇宁吩咐道。

    管家诧异了一秒,随即应道:“好的,少爷请稍等。”

    过一会,田母就来到应崇宁的房间。

    “恬恬现在住在什么地方?田姨把地址给我,我想去看看她。”应崇宁直接开口道。田母听到这话,面有难色,迟疑着不愿开口。

    “怎么了?”应崇宁眯着眼睛抬起头,“田姨不愿意说吗?”

    “少爷,你和恬恬的事情,我都知道了。”田母小声说道:“是恬恬逾矩了,我已经说过她了,所以以后……”

    “你训了她?”应崇宁急忙打断田母的话,“你说了难听的话?田姨你不要误会,都是我强迫恬恬和我在一起的,她并没有做……”

    “少爷!”田母抬起头看,认真的看着应崇宁,“我很高兴你喜欢上恬恬,证明我的女儿确实是个好女孩,但是你们之间差距太大了,恬恬她……配不上你。”

    “谁说的?”应崇宁大声问道。

    “不是谁说的,这就是事实。”田母摇头,“恬恬她也不适应豪门的生活,少爷和田恬之间,不管是家世,眼界,都差距太大了,趁现在你们还没有走到那一步,不如……”

    “走到哪一步?”应崇宁阴沉着脸,“如果我说,我非她不可呢?”

    “少爷,你和我说没有用的。”田母惨澹的笑笑,“田恬是我的女儿,从私心上说,只要她愿意,我都是支持她的。但是少爷你有考虑过恬恬的感受吗?若是她真的和你在一起,老爷夫人会有什么反应,他们会怎么看?”

    应崇宁张了张嘴,说不出话。

    “他们会觉得是恬恬故意勾引了你,他们会反对你和恬恬的婚事,会对恬恬说难听的话,可是我不愿意……我的女儿受那样的委屈。”

    “我不会。”应崇宁认真的保证道:“我的婚事我作主,我不会受任何人的摆布,我喜欢田恬,我便不会让她受委屈。”

    应崇宁是有独立生存的能力的,他不是需要靠着豪门父母才能才社会上立足的无知富二代。他有把握,只要田恬能坚定的和他在一起,他就不会让田恬受委屈。

    田母见说了那么多,应崇宁的想法都没有任何改变,又想起昨晚电话里女儿明显的难过,心中百感交集,最后叹了口气,只好告诉应崇宁田恬的公寓地址,但是她还是不忘强调,“少爷,虽然我知道我说这话很自不量力,但是我还是希望,你不要勉强恬恬……”

    “田姨,正是因为我知道她有多好,所以才更不能放开她!”应崇宁坚定的说道。

    田恬浑浑噩噩的上了一天班,心中始终挂牵着应崇宁的清况。

    她知道应崇宁酒量很不错,已经好多年没有像昨晚那样喝得那么醉了,今天早上起来肯定很难受。

    但是她不能给应崇宁打电话,既然打算断了就要断得干干净净,不要藕断丝连。她也不敢给她妈打电话,怕她妈担心自己。

    于是只好心里惴惴不安的,手里握着手机转了无数次,还是没能拨一个电话出去。从捷运出来,去菜市场买菜,田恬心情低落的回了家。刚从电梯里出来,低着头在包里拿钥匙时,眼前突然多了一道阴影。

    她有点慌张的抬起头,瞬间,应崇宁那张俊逸的脸就放大在她的眼中。

    田恬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句话。

    “怎么现在才回家,加班了?”应崇宁开口,嗓音有点沙哑,眼眶下方淡淡的青色泄露了他的疲惫狼狈。指尖微动,他很想抬起手来触碰一下田恬柔嫩的脸颊,“才这么几天不见,你就瘦了这么多,肯定是没有好好吃饭,对吧?”

    田恬终于回过神来,后退一步,脸上挂上冷淡,“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我问了田姨,她告诉我的。”应崇宁站直了身子,视线落在田恬手中的钥匙上,“不请我进屋去坐坐吗?”

    田恬抿了抿唇,沉默着开了门,让应崇宁踏入她的小天地。

    应崇宁一进屋就看了看四周,鞋柜里只有女式拖鞋,所有的日用品也都是一人份,这个屋子,没有第二个人来过。

    很好,他很满意!

    “家里没有什么喝的,只有白开水,你要吗?”田恬放下包包,冷淡的问道。

    “要。”

    田恬倒了白开水回来,发现应崇宁已经很主动的在沙发坐下,那模样好像一点都不把自己当外人。田恬脚步一顿,还是把水放在应崇宁面前的茶几上,开口道:“喝了白开水就回去了。”

    “这么快就赶我走?”应崇宁皱眉。

    “我们现在应该要划清关系。”田恬说道:“不应该再有过多的牵扯。”

    “如果我说,我不要呢?”

    应崇宁无赖的样子让田恬气结,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本来就不是伶牙俐齿的性子,和应崇宁的相处中也都是她包容得比较多。之前能硬下心肠,也是因为两人没有见面。

    现在见了面,看到应崇宁这样憔悴的样子,心肠本来就软了几分,再加上他死皮赖脸不肯走,一点都不受她冷淡的态度影响,田恬就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可是一想起她妈昨晚说的话,田恬又硬起了心肠。

    不行,不能再这么牵扯不清下去了。

    “你之前说,我一直没有给你一个名分对吧?”应崇宁慢条斯理的喝了水,突然开口道。

    田恬愣住,不懂应崇宁的意思。

    “我今天仔细的想了一下,确实我和你就是很顺其自然的在一起了,而且在一起之后也一直很低调,生怕被别人发现。”应崇宁边说边点头,“所以我决定再追你一次。”

    “你说什么?”田恬睁大了眼睛,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我要再追你一次,我们要名正言顺的在一起,让你亲口同意做我的女朋友,然后我们要昭告天下,以后再也不玩地下恋情了。”应崇宁觉得这主意很好,他以后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宣誓主权,再也不用乱吃飞醋了。

    简直不能再更完美了!

    “你在开什么玩笑?”田恬瞬间的心跳加快之后又很快冷静下来,她甚至把应崇宁面前的杯子收起来,语气淡漠的开口,“你走!”

    “我不走!”应崇宁理直气壮。

    “你走!”田恬一跺脚,又说道:“我们现在也不是男女朋友,你凭什么赖在我家不走!”

    应崇宁无言,这话正中他的死穴。

    应崇宁真的说到做到。

    他前一晚才说要重新追求田恬,虽然结果是被田恬直接赶出她家,但是第二天一早,他就拎着丰盛的早餐出现在田恬家楼下。

    田恬看到应崇宁出现的那一刻有点发愣,随即反应过来,就想假装没看到一般快速走过。

    可惜她想装没看到,但是应崇宁不允许,主动凑上来了,跟在田恬身后,“我的车停在公寓附近,你在哪里上班?我送你去。”

    “不用麻烦了。”田恬拒绝。

    “不麻烦。”应崇宁把早餐硬塞进田恬手里,“你没吃早餐吧?”

    “我吃过了。”

    “哦,那再多吃一点,你尝尝这味道,你以前很喜欢这家的煎饺。”应崇宁说道。

    田恬突兀的停住脚步,接着转头,很认真的的看着应崇宁,“应崇宁,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

    “没错,但是我们要重新开始。”应崇宁的表情也很认真。

    田恬跺脚,觉得自己词穷,“可是我不想和你重新开始。”

    “那你看着我的眼睛,重新再和我说一次。”应崇宁注视着田恬的眼眸,沉声开口。

    田恬一抬头迎上应崇宁的视线就心虚,但是她又不想认输,于是一扭头就往捷运站方向走。

    应崇宁索性车也不开了,就跟在田恬身后,不把田恬送到公司门口不罢休。

    应家大少爷从来没挤过捷运,所以在看到这种阵仗的时候还真有点不适应。捷运一到站,应崇宁觉得自己像是加工厂被运送的沙丁鱼罐头,都不用他主动走,直接就被挤上去。

    拥挤的车厢,几乎连转身都很困难。应崇宁本身不喜欢和别人有肢体接触的,于是别人越挤他,他就往田恬身上挨得越近,以此让自己心里的不适稍微好一点。

    田恬也知道应崇宁最讨厌这种人潮拥挤的地方,所以对于应崇宁往自己身上贴的这种行为默许了。

    捷运缓缓启动,田恬微微呼出一口气,只要坚持三个站就好了。

    就在这时,她睁大眼睛,发觉自己臀部似乎有手在缓缓滑动,并不是因为人太拥挤所以不可避免的肢体接触,而是刻意的,有目的性的,甚至带了一点**的……

    她下意识的往应崇宁那边靠,但是这样拥挤的环境,根本没有多余可以移动的空间,田恬扭了扭身子,想要躲开那只手,却只是徒劳。

    “你做什么?”突然应崇宁一只手搂住田恬的腰,将她整个人护在怀里,另一只手重重捂住那个男人的手腕,力道之大,几乎要将那人手腕折断。

    捷运上的骚扰事件已经屡见不鲜,尤其是在这样的高峰时期,大部份女性都会因为胆怯,懦弱而不敢出声。可是应崇宁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放在心上的宝贝居然也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你做什么?”那人涨红脸,想要挣脱应崇宁的掌控。

    “你怎么不问问你自己做了什么?”应崇宁冷笑,“你就等着吧,弄不死你我就不姓应!”

    “算了啦。”田恬扯了扯应崇宁的衣袖,想息事宁人。

    “不能算了,不给这种人一个教训,他怕是学不乖。”应崇宁的表情很冷漠,无视捷运内的众多注视,硬是死死握着那个男人的手臂没让他逃。

    到了目的地,下了捷运,应崇宁直接找捷运内的驻站员警,要求严惩这个**。

    “我不就是摸了一下她的**,一个女人的**而已,是有多金贵?还要送进警局?”那个男人丝毫不知道自己即将要倒大霉了,还在那儿叫嚣。

    应崇宁都懒得和这种人渣说话,一通电话直接打给公司律师,要他亲自来处理。反正就一句话,能处理得多严重就多严重,钱不是问题!

    “你以后不准再坐捷运上班了!”解决了**的事,应崇宁拉着田恬的手,严厉的说道:“要不就我开车送你,要是我没时间你就搭计程车!”

    “可是……”田恬小声的反驳。

    虽然她还是觉得臀部上残留着恶心的触感,但是以后不坐捷运上班也是不可能的。一是经济条件不允许,二是捷运上班虽然拥挤但是不堵车,能够减少上班迟到的可能。

    “没有可是!你自己想想,今天要是我不在,以你的性子肯定不好意思大声叫出来,那你不是白白被欺负了?”应崇宁强硬的决定了田恬以后的上班方式。

    只要一想到在自己可能顾不到的地方田恬会受欺负,完全不能忍受!

    还是把人放到自己眼皮子底下才安心!

    “但是……”田恬还想抗争一下,“我们现在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你没有资格来管我。”

    “普通朋友?”应崇宁的声音冷飕飕的。

    田恬缩了缩肩膀,还是鼓起勇气说道:“你说要重新追求我的,那我们现在就是普通的朋友关系。”

    应崇宁气结,瞪着田恬不说话。

    “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我上班已经迟到了,我还没过试用期,迟到了不好。”田恬低下头去自顾自的说了一句话,拎着包包转身就走。

    应崇宁站在原地,第一次觉得田恬执拗起来,确实很让人头疼。

    但是没办法,自己的女人得自己心疼,她再执拗,他能怎么办?还不是只能宠着。

    “你走那么快做什么?反正都已经迟到了!”应崇宁大踏步追上田恬,一把将她搂进怀里,田恬挣扎了两下,无果,最终只能认命,任由应崇宁送自己到了公司,在应崇宁的注视下刷卡进电梯。

    虽然田恬试用期还没过,但是工作能力好,科长听解释迟到的原因之后,不仅没有责怪她,还安慰了她几句,才让田恬回自己的座位上工作。

    科长一走,隔壁桌的同事就凑了过来,“今天送你上班的是你男朋友?”

    田恬诧异的扭头,她进公司的时候时间已经很晚了,不应该会被同事看到应崇宁。

    “我去总机那拿快递的时候正好看到了,你男朋友看起来好帅,又高又瘦,脸蛋还堪比明星,他身上穿的西装是名牌的对吧?”

    说实话田恬自己都没观察得这么仔细,不由得佩服同事的眼力。

    “他不是我男朋友。”田恬笑着,摇头否认。

    “你就不要否认了,他都搂着你的腰了,那么亲密,怎么可能不是男朋友嘛。”同事轻轻推了田恬一把,“放心吧,我不会觊觎你的男人啦,有空介绍给大家认识一下就可以了。”

    田恬自己都还没理清她和应崇宁之间到底该怎么办,所以听到同事这话,只是笑了笑,“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胁迫的欠债同居最新章节 | 胁迫的欠债同居全文阅读 | 胁迫的欠债同居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