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天降恶夫 > 第十六章

天降恶夫 第十六章

作者 : 朱轻
    【第十章】

    沈宅外头安安静静的,可当老江将马车催进了落轿厅,苏晓婵被翠儿扶下马车以后,她猛地看到了医馆里的所有的人。

    高掌柜,傅大夫,万大夫,还有伙计们和沈思皓的徒弟们。他们人人都带着气愤填膺的表情,手里还拿着木棒什么的,苏晓弹一呆。

    众人得见苏晓婵,皆大喜过望,一时间,众人纷纷说道:“太好了,夫人平安回来了。”

    “夫人莫怕,沈大夫虽不在,但刘家人想欺负您还得问问我们同不同意。”

    “夫人莫急,咱们已经使了人,骑了快马去县城。”

    “夫人,从明儿起您就别出府了,有什么事儿咱们顶着。”

    “多谢各位了。”苏晓婵心下感激,奈何却因为几乎一整天颗粒未进,方才又经历了惊魂一刻。此刻一放松,她满脸惨白,胃疼得无以复加,脚下连站也站不稳了。

    翠儿及时地扶住她,对众人说道:“好了,夫人身子不适,我先扶她进去休息了。你们在这儿看着点,莫叫苏家和刘府那边知道,上咱们这儿来闹事。”

    “翠儿姑娘放心吧,咱们在这儿看着。”

    苏晓婵被翠儿扶进后院,翠儿已经让人熬好了白米粥,苏晓婵与弟弟分食了以后,便被翠儿劝着回房歇息去了。

    待在熟悉的屋子里,躺在温暖又舒适的大床上,苏晓婵怔怔地看着床顶,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缓过神来。

    得知麻氏,刘氏与苏云妙合伙算计自己的时候,苏晓婵是很气愤的,而陷害苏云妙,让她替代自己被送到刘府去,其实也是她急中生智,稍有不慎,便会被麻氏或刘氏觉察。万一在这过程中,麻氏或刘氏撕破了脸,非要绑了她去见什么莫老爷的话,那可怎么办?

    如果沈思皓在,如果爹爹在,这些人还敢这样欺负她吗?想到这儿,苏晓婵的泪水忍不住又哗哗地淌了下来。

    也不知道爹爹和他怎么样了?

    一想到爹爹和沈思皓,苏晓婵脑子里灵光一闪。她突然意识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其实刘氏和麻氏一直都在偷偷摸摸的搞小心思,但之前爹爹和沈思皓在的时候,他们从来也没有让苏晓婵担心过这些。

    苏晓婵之所以在出嫁前能过上顺遂的生活,全赖爹爹的一力承担;而她在出嫁后,依旧可以过着看似平淡简单的生活,这其实也是因为沈思皓以一己之力扛起了这个家的缘故。

    他造就了一个温暖的家,将一切不好的事情全都隔离在外,又任由她在家里撒娇弄嗔,想通了这一点,苏晓婵的眼泪又开始哗哗地流。

    苏家。

    一大早,刘氏美滋滋地起床,正准备叫苏云妙出来用饭,却见她屋里空空如也,且仆妇来报,说小少爷也不见了,刘氏隐隐觉得有些不对。

    “快去找他们。”刘氏怒道。

    “找谁呢?”沈思皓与苏老爷突然出现,把刘氏吓了一跳。

    他们怎么忽然回来了?这可怎么办,若是他们知道苏晓婵,还有昨天为了作戏吓唬苏晓婵,现在满府都糊着白纸还置办了灵堂。

    刘氏眼珠子一转,开始演戏,“老爷你不是已经……哎哟,老爷啊,我对不起你,都是我娘家的那个嫂子,她……她说你死了啊。”

    刘氏一边干嚎,一边打量着这翁婿二人的神色,嫂子麻氏不是说,老爷和沈思皓至少也要待上大半个月才能回来吗,怎么这就回来了?

    苏老爷冷冷地盯着她,眉头越拧越紧,浑身怒气难掩,而刘氏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还觉得浑身发冷。

    “婵儿在哪儿,快让她出来见我。”苏老爷又问,他的声音很冷,因为已经有几拨人来向他示警,说他的长女苏晓婵出了事。他才与女婿骑了快马,整整两天两夜没敢歇脚,直奔青台县的家中。

    “她……”刘氏哆哆嗦嗦,不敢说话。

    这时,苏家门口突然喧哗了起来,刘氏如蒙大赦,便逃似地朝外头走去,还回过头来对苏老爷说:“我去外头看看是怎么了。”

    不料,刘氏还没走到门口,便有人愤怒的大吼道:“刘氏你在搞什么鬼?”伴着一声怒吼,一队娘子军气势汹汹的女子冲了进来。

    为首的便是麻氏,以及麻氏手里还捉着蓬头垢面,衣衫不整的年轻女子。

    刘氏震惊地呆在原地,“嫂子?”

    麻氏在盛怒之中,也没有注意到站在花园里的苏老爷与沈思皓。她怒气冲冲地将那蓬头垢面的女子往刘氏搡去,大骂道:“你们母女到底在玩什么?莫老板明明说的是要苏晓婵,你把苏云妙送过去作甚?”

    刘氏忙抱着那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女子,拨开乱发一看,可不正是苏云妙?

    “妙儿,娘的心肝宝贝,你这是怎么了?”刘氏急忙问道。

    苏云妙还没说话,麻氏便气得发抖,指着二人鼻子大骂,“说好了把苏晓婵给莫老爷做妾,你怎么又反悔了?说,你说,是不是你想自个儿当莫老爷的丈母娘,所以就把苏云妙送了去?呸!你倒是想要你的女儿攀高枝儿,可人家莫老爷看不上,人家要的就是苏晓婵,即便你让苏云妙爬了莫老板的床又如何,人家还不是把她给赶出来了。你说你这又是何必?昨儿不是才说好了,把苏晓婵送与莫老爷做妾,苏云妙赠给沈思皓做填房嘛。”

    麻氏气得一通乱骂,浑然不顾刘氏给她打眼色。

    苏云妙忽然看见了站在阴影里的继父,她从刘氏怀里挣脱,扑到他的脚边,大哭,“爹爹救我。”

    直到这时,麻氏才看清楚站在屋檐下的苏老爷与沈思皓,她暗道糟糕,转身要跑。沈思皓一把捉住她,“急什么?先把话说清楚,你把我娘子弄哪里去了?”

    麻氏害怕,急着逃跑,“侄女婿你松手,我什么都不知道,都是刘氏策划的,你问她去。”

    刘氏瞪着眼睛直摇头,指天划地的说道:“没有没有,我可没有,主意都是她出的,莫老爷也是她找来的。”

    麻氏怒了,指着她的鼻子,“你什么意思,当初可是你求我来着,现在怎么着,想一推百了,我告诉你,没门儿,我死也要拉着你垫背。”

    刘氏惧怕麻氏的蛮横,眼泪汪汪地扑到苏老爷的身前,抱住他的腿,楚楚可怜地叫喊道:“老爷。”

    沈思皓已经明白了,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刘氏母女和麻氏合起伙来欺负他的娘子。

    “我家娘子到底在哪里?”他手上用劲儿,麻氏吃痛嗷嗷叫了起来。

    那边苏老爷也暴怒起来,骂道:“毒妇,我好好的女儿,到底被你祸害成什么样儿了?”

    刘氏眼泪鼻涕糊了一脸,摇头哭道:“不知道,我什么不知道。”

    沈思皓嫌恶地将麻氏扔地上,又瞪了刘氏一眼,冷冷地对苏老爷道:“岳父,若是婵儿出了事,凭她是天王老子,小婿也饶她不得。”

    “老爷,真和我无关哪。”刘氏刚开口,苏老爷一巴掌撮了过去,骂道:“我容你不是让你留在我苏家作妖害人,害的还是我的命根子,我的掌上明珠!”

    这边苏家正乱成了一锅粥,那边沈宅的老江却奉了主母苏晓婵之命,前来苏家打探。见苏家大门敞开,乱乱纷纷,又见门口栓了两匹马,老江怀疑是不是自家老爷回来了,便进来看看。

    不料,他果然看到了沈思皓,连忙上前禀报。

    沈思皓听说昨夜苏晓婵就已经逃回了家中,不由得心下大定。可苏老爷比他还着急,当下便命家人将麻氏,刘氏与苏云妙看守起来,然后翁婿又骑马赶到了沈宅。

    话说苏晓婵在沈宅待着也是战战兢兢的,直到爹爹和沈思皓突然回来了。

    她呆了一呆,哭着朝两人跑了过去,“爹爹,夫君……”

    苏老爷见了女儿,便立时松了口气。他虽疼爱女儿,却也守着规矩,于是便旁边让了让。苏晓婵扑进了沈思皓的怀里,苏晓轩则跟大姊后头朝着苏老爷跑去,苏老爷弯下腰,抱起了儿子。

    “爹爹,你不在家的时候,娘亲,麻舅母,还有二姊,她们都欺负大姊。呜呜爹爹,轩儿好害怕。”苏晓轩搂着爹爹哭了起来。

    原来麻氏一直觊觎沈苏两家的财富,奈何苏老爷一直防着刘氏,所以刘氏虽千方百计从家用里扣出钱来送到刘家去,但麻氏却并不满足。

    而那个莫老爷,就是上回去找沈思皓看病,觊觎苏晓婵的美貌,最后被沈思皓教训了一顿的那个胖老爷。

    他根本就是个江湖骗子,没有本事却很会吹,哄得刘家人把他当成了座上宾。这莫老爷看上苏晓婵的美貌,又想报沈思皓戏弄之仇,便以刘家长子的前程为要胁,半哄半威胁麻氏夫妇,非要得苏晓婵不可。

    于是,麻氏趁着苏老爷去了县城,谎称他在那儿出了事,把沈思皓给引走了。然后她便来到苏家,蛊惑刘氏母女,一起设计陷害苏晓婵。

    本来麻氏的计划是万无一失的,但是苏晓婵给楚菲菲的那封信却是她没料到的。楚菲菲一接到信,便请了她的夫君帮忙去问问,她夫君是个热心肠的人,当即便派人去找,很顺利就找到了正在县城收购药材的苏老爷,而这时,沈思皓也正好赶到。

    翁婿俩一照面,便心知不妙,便在楚菲菲的夫君帮忙下,连夜骑了快马赶回来。谁知昨天夜里,半路上又遇到了骑着马前来报信儿的沈思皓的徒弟。沈苏二人得了信儿,急得和热锅上的蚂蚁似的,拼命往清台县赶。

    也幸好苏晓婵机敏,才躲过了这一劫。

    待苏老爷说完了他和女婿在县城的经历后,苏晓婵也说了自己在家中的遭遇,不过大部份都是苏晓轩在说。

    沈思皓一直盯着苏晓婵看,他的目光那样明亮,耀得苏晓婵都不敢正视他。倒是等弟弟讲完了以后,苏晓婵担忧地问道:“爹爹,你如何处置二娘?”

    苏老爷面沉如水,“你好好儿的跟着女婿过日子就成了,管那么多干嘛?对了,轩儿再跟着你俩住上几日,待我清理了门户再说。”

    苏晓婵只得应了一声是。

    用完饭,苏老爷便离开了,苏晓婵让翠儿照看弟弟,她则服侍着沈思皓沐浴包衣。

    为了赶路,沈思皓已有五六天不曾好好休息过,更谈不上沐浴包衣什么的。他身上的衣裳不知被汗水给捂湿了多少次,已经变得如同木板一样硬,而且他的头发也打成结儿。

    苏晓婵让他浸坐在满是热水的浴桶里,她则搬了个小板凳,坐在他的身后,小心的替他搓洗着打了结的头发。因无话可说,她便随便找了个话题,说道:“哎,刘家人坏死了,尤其是那个麻舅母。”

    沈思皓哑着嗓子说道:“放心,她三番四次的算计你,岳父不可能再饶了她。倒是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使李代桃僵这一计。”

    苏晓婵噘着嘴儿说道:“难道我就这么白白被人欺负?她们敢算计我,我就要让她们尝尝被人算计的滋味儿。”顿了一顿,她又好奇地问道:“昨儿晚上,她们都没能认出苏云妙来吗?包括那什么莫老爷也没认出她来?”

    沈思皓道:“我看苏云妙衣衫不整的样子,怕是已经被莫老头儿给轻薄了。”

    苏晓婵突然就有些吃味,说道:“你还看到了她衣衫不整的样子,我且问你,她衣衫不整的样子是个什么样子,你倒是给我说个清楚明白啊。”

    沈思皓一滞,莫名其妙的,他面上就带出了笑容。

    先前他和岳父一同回来的时候,她哭着喊他夫君,这会儿她还用这样酸溜溜的语气和他说话。

    只可惜,苏晓婵坐在他身后,看不见他面上的笑容,此刻见他这样沉默,她心中又是气恼又是嫉妒,便将手里的木梳一掷,气道:“不理你了,你自己去找个衣衫不整的来给你洗头,哼!”说着,她便赌气站起了身,准备离开净房。

    不料她刚起身,便有一只极强壮有力的胳膊给拦腰抱起。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天降恶夫最新章节 | 天降恶夫全文阅读 | 天降恶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