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天降恶夫 > 第十二章

天降恶夫 第十二章

作者 : 朱轻
    【第八章】

    这是苏晓婵第一次来到医馆,当她看到沈记医馆的门还没开,已有数十人在医馆门口排起了长队,而且多以衣衫褴褛,面有菜色之人居多时,忍不住震惊了。

    苏家开了间百年药铺,而且从老掌柜请辞以后,苏记药铺一直都是由她亲自打理帐簿。

    久而久之的,她也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光是从如今排在门口的这一众全是贫苦人家打扮来看,苏晓婵便知道,沈思皓今天是要作赔本儿生意了。

    她转过头,眼神复杂地看向他,却心想这可如何是好呢?他一向就不是个好相与的,这么多穷人来找他看病,万一他们付不起诊金,那他会不会把病人赶走呢?

    沈思皓看也没看这些人,他迳自上前拍开了医馆的门,然后引着苏晓婵进了医馆,身后有人叫嚷道:“哎,沈大夫先给我看看吧?这积食了好几天也忒难受。”

    苏晓婵随着沈思皓回头一看,是个身材肥胖,穿着绸缎长袍的中年男子,还不待沉思暗开口说话,那男子陡然得见苏晓婵,便是一惊,下意识地脱口而出,“好标致的小娘子。”

    见这人色眯眯的,说出来的话还那样轻挑,苏晓婵顿时变了脸色。她连沈思皓也不想理了,垮着脸儿拉着翠儿便跨进医馆。

    随即,身后传来了哎哟的惨叫声,苏晓婵回头一看,只见沈思皓正沉着脸,负着双手,跟在她身后也跨进了医馆,而方才那个肥胖的中年男子则倒在地上,正抱着腿儿杀猪似地喊着,哎哟,沈思皓杀人啦,救命啊之类的话。

    沈思皓把那人给踹了一脚?要不那人为什么抱着腿哭嚎,好似断了肢似的?

    苏晓婵怕惹麻烦,便有些紧张,她站定在原地,一时之间也不知是装作什么也没看到,还是出去解决一下这麻烦。

    这时,沈思皓冷冷地说道:“还不进去?”

    苏晓婵转念一想,也对,这里是沈思皓的医馆,而且沈思皓这会儿人就在这儿,有事也由他顶着,于是她便依了他的话,走进了医馆。

    身后传来沈思皓冷冰冰的声音,“所谓头痛医臀,腹痛医腿,尊驾的病,在下已经给医治好了,诊金免了,回去歇上几天就好。只是,切记三天之内不能动弹,否则腿断了,在下可是不认的。”

    苏晓婵一呆,忍不住扑哺一声笑了起来,什么啊,什么头痛医臀,腹痛医腿的,沈思皓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的。

    不过,那人的目光忒猥琐,不值得同情,于是,苏晓婵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医馆。

    医馆里已有老老少少统共十几个人,见沈思皓带了苏晓婵来,人人都有些激动,却也因为苏晓婵生得美貌,所以无人敢正视她,就个个都低着头,没人说话。

    沈思皓将这十几个人一一介绍给苏晓婵。

    最年长穿着绸缎长袍那个的是沈思皓聘来的掌柜,掌柜手下有两名伙计,他们三人掌握着医馆的帐簿和常备药的库存。另外两个穿青衫的精瘦中年人是沈思皓聘来的郎中,一是擅长妇儿科的傅大夫,一人擅长外疾的万大夫,他俩还各带了一个小徒弟。

    剩下五人,最大的看着不过十六七,最小的十一二,都是沈思皓收的学徒。

    沈思皓一一介绍完毕,众人便齐齐朝着苏晓婵行了一礼,口称见过夫人。

    苏晓婵有些面红,但还大大方方地朝着众人还了一礼,说道:“我托了你们东家和师傅的福才敢受你们的礼,沈记医馆要辛苦你们大家了。”

    众人一怔,齐齐称是。

    沈思皓也转头看向了她,眼里含着满满的欣赏。不过他很快就收拾好面上的表情,又变回了那个冷漠样,沉着脸对众人说道:“请病患进来。”

    众人应了一声。

    苏晓婵站在一旁,捋了捋袖子,今儿是她初来乍到的第一日,她得先站一旁看看大伙儿是怎么工作,才好帮忙。

    不料,沈思皓却将她拉到柜台的后头,柜台的后头是医馆用来置放常用药材和中成药的库房,不大,充斥着浓浓的药味儿。

    “知道医馆在哪儿就成了,你先回家,这里乱得紧,我让伙计驾马车送你回去,在家好生管着晓轩。”沈思皓说道。

    苏晓婵瞪大了眼睛,说道:“我,我才刚到你就让我回去?我可以帮忙的,以前我在家的时候,爹爹外出收药材去了,都是我……”

    “我知道。”他打断了她的话,“但是我的娘子由我养。”

    苏晓婵一噎,什么,这跟养家有什么关系,她才不要天天闲闲无事待在家里。

    这时,外头有人喊了一声,“病患进来了。”

    沈思皓低头看着她,微微一笑,和声说道:“乖,快些回家去。”他的声音忽而温柔,令苏晓婵不禁一呆,前天晚上他也是用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话的。

    然而一想到前天晚上两人的疯狂,苏晓婵莫名其妙就面红了。

    可是就这么回去她很不甘心,所以她鼓起勇气说道:“不要,我难得出门一趟,今儿就在这儿待着,多看看也好。”

    介于他的温柔,她的语气不禁也带上了一股孩子气,落在沈思皓耳里,像是她在对着他撒娇似的,他的嘴角微微上扬,说道:“也成,不过别让翠儿离了你,你们也不能离开医馆,要是不想待了就让伙计过来和我说一声。”

    苏晓婵大喜,笑得眼儿弯弯说道:“都听你的。”

    沈思皓拿了件粗布做的灰色长褂套上,又朝她一笑,这才走了出去。苏晓婵被他临走前的笑给惊了,一时间呆呆地站着,有些回不过神来,直到翠儿跑进来找她。

    “夫人,外头好多人,黑鸦鸦的一片,吓死我了。”翠儿拍着胸脯说道。

    苏晓婵听了,掀起了门帘子一看,顿时皱起了眉头。

    原来,不过须臾之间,宽敞的医馆便挤满了人。沈思皓,傅大夫和万大夫各摆了张案台,每一位大夫的身边都围绕着一大群人,和铜墙铁壁似的。

    病人七嘴八舌地讲着话,有的哭,有的说,有的骂骂咧咧,有的担忧的,有的唠唠叨叨的,很是嘈杂。医馆里满是各种奇怪的味道,有药味,郷下汉子久不洗澡的体味,脚臭味和久病之人身上散发出来的腥味,各种味道混在一起,熏得人想吐。

    原来每天来找沈思皓看病的人竟然有那么多,而且大部份是衣衫褴褛的穷人,苏晓婵略数了一下,近二三十个人。

    沈思皓的身边围着一群人,她只能偶尔听到他沉着认真的声音,虽依旧清冷如冰,但语速不快不慢,显见得极有耐心。

    苏晓婵有些疑惑,这个沈思皓还真是难以捉摸,他好像对谁都冷冷淡淡的,总不愿意给人好脸色看,大约只除了她爹爹苏老爷以外吧,其他的人,莫说是她继母刘氏,家中的婢女翠儿,哪怕是对着她这个妻子,他总是不冷不热的。

    可这会儿被这些臭哄哄又脏兮兮的病患围着,他的态度看起来却特别软和,沈思皓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夫人,要不咱们回家去吧,这儿怪臭的。”翠儿捂着鼻子说道。

    苏晓婵摇摇头。

    “夫人?”翠儿有些诧异,不由得又喊了一声,夫人这是怎么了?翠儿服侍了夫人好几个月,深知夫人是个爱洁净的,床单被褥隔上三五日便要换洗,日日都要沐浴包衣,连长发也是隔两日就要洗一次的。

    既是这样,为什么爱干净的夫人却不愿意离开这个脏脏臭臭的地方呢?

    苏晓婵开了口,“翠儿你看,你家老爷和傅大夫,万大夫被病人给围成了这样。毫无章法可言,乱轰轰的一团,瞧瞧那个高个子的人,他先是去了傅大夫那儿问了问,然后又去万大夫那儿挤,所以这人一多,没个章法可不行。待会儿咱们这样,先让所有的病人按照先前在门口排队的顺序站好队,然后咱们去问他们哪儿不舒服,再给他们发号牌,这么一来,大夫们能对症医治,岂不比现在这样乱轰轰的强?”

    说着,苏晓婵掀开了帘子,拉着翠儿去了柜台那儿,找伙计要了笔墨,还要了些牛皮糖纸出来。她教翠儿将牛皮糙纸小心地撕成小块的方形,先用笔在纸片上誊写了三份甲壹,乙壹,丙壹,甲贰,乙贰,丙贰,甲参,乙参,丙参等等。

    接下来,她又吩咐伙计拿着这些纸片儿,甲是给擅妇疾儿疾的傅大夫,乙是给清疮的万大夫,丙是给沈思皓。若是病人说不出自己哪儿有毛病的,统统发给丙号牌先给沈思皓看看。

    伙计点头表示听懂了。

    苏晓婵这才走到医馆中心,朝着伙计点点头,伙计立刻大声说道:“各位请静一静,我们夫人有话要说。”

    夫人?霎时间,嘈杂赛过街市的医馆顿时安静了下来,人人都转头看向站在柜台处的苏晓婵。苏晓婵的个子不算太高,所以她扶住翠儿,站在个长条凳上。

    众人转头一看,见沈记医馆的夫人居然生得那样貌美,不由得齐齐盯住了她。

    苏晓婵努力摒却心中的紧张,大声说道:“各位要看大夫,心里都着急,可这么乱轰轰的,你一言我一语的,吵得不得了,大夫也听不真切。所以我想请大伙儿都去外头排个队儿,就像先前还没进医馆那样。伙计先给大伙儿简单的问个诊儿,再发个号,大伙排队给大夫看。”

    也不知是谁小小声在人群中说了句,“可马上就要轮到我了呀。”

    苏晓婵道:“咱们今天先把规矩立起来,从明儿起,直接在外头分诊,以后咱们大夫给大伙儿诊病就会越来越快,误不了多少时间。”

    其实苏晓婵的心里也一直在打鼓,毕竟这事儿她也没事先和沈思皓说,所以也不知道沈思皓对这事儿是什么样的一个态度,她不由得朝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

    人群之中,她好像看到沈思皓对着她笑了笑?苏晓婵突然就有些面红。也不知是因为被太多人看着,她有些不好意思,还是因为隐约得到了某人的认可。

    一道清泠泠的声音响了起来,“就照夫人的话去做,伙计们,你们去搬几个长凳放在外头,暂时没轮上号的,让在外头坐着等,回头请人在外头搭个凉棚,若是下雨日晒的,也有个地方避一避。”

    苏晓婵一听,顿时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幸好沈思皓同意她的意见。

    病人之中,当然也些不服气的,但更多的人都极信服沈思皓的话,当下便有人带头退出了医馆,按着早上排队的顺序重新排队。

    沈思皓的几个徒弟和伙计们一块儿先去给病人问诊,问出两个病情紧急的,先让扶进医馆给沈思皓看看,其他的人很快就被分流给傅大夫和万大夫。

    而病人们在外头重新排队时,初有些混乱,但很快就变得井井有条了。医馆里变得安安静静。因为不吵不闹的,几位大夫问诊的速度明显加快了许多,而且人一少,医馆里的气味也没那么难闻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天降恶夫最新章节 | 天降恶夫全文阅读 | 天降恶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