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天降恶夫 > 第八章

天降恶夫 第八章

作者 : 朱轻
    【第五章】

    苏晓婵又被气哭了,她也不想吃早饭了,跑回房间趴在床上哭了半日,最后索性赌气将沈思皓的铺盖收拾了,还给亲自抱到了书房。

    夜里她早早睡下,还将房门反锁,贴了纸纸条在门上,上书几个大字娘子要好好反省夫君别吵我。

    至于沈思皓看了这纸条是怎么想的,她一点儿也不想知道!

    从此,她乐得一个人住。如今她既清静又安全,还不用时时担心被他收拾!而且还可以天天霸占一间大屋,又霸占了一张大床,就连吃饭,她和沉思暗也是各吃各的,再无任何交集!

    而沈思皓看起来也是个不肯妥协的,他似乎也默认了这样分房而居的生活?

    看起来,他的医馆也不甚忙碌,虽然天天早出晚归的,但他的一日三餐都在府里用。

    只是,他虽在府中却从不主动找苏晓婵,苏晓婵也乐得清静。

    只是夫妻俩这一冷战,却苦坏了翠儿,见天的当和事佬,夹在老爷和夫人中间,既怕得罪了这一个,又怕那一个不待见!

    又过了几日,一向劳作惯了,却又在这家中当够了闲妻的苏晓婵终于觉得浑身的劲儿都无处使,想了想,她决定去厨房给自己做点儿好吃的。

    结果到了厨房她才知道,原来沈思皓也在,苏晓婵立即转身就走!

    可刚她回到了屋里,又觉得有点儿后悔了。

    说起来,这几天沈思皓也没再找过她,再加上正如之前沈思皓指责过她的那样,她已嫁作人妇多日,却一直不事夫君,就算沈思皓是个声名在外的大恶人,可除了洞房那天晚上确实让她痛得要死之外,他并没有做其他的伤害过她的事。

    而那天为了早饭而吵架,当时苏晓婵是在气头上才会口不择言的,后来仔细想想,其实他也是为她好,而且也并没有把她怎么样嘛!

    所以,刚才她这么一看到他就走了,是不是不太好?那要不要回去?可回去做什么呢,万一他觉得是她先求和的,那可怎么好!再说了,要是真跟他和好了,他又要与她行周公之礼可如何好,那可是真的很痛很痛!

    那难道以后她就这么要跟他冷战一辈子吗?

    想来想去,最终苏晓婵对自己说,那就再去一次厨房好了,若是他还在,就和他说上一句话,代表她没和他生气!

    于是,她又去了一趟厨房,可沈思皓却已经不在那儿了。苏晓婵有些失落,她回到了屋子里,有些闷闷不乐的。

    没过一会儿就到了晚饭时分。

    如今苏晓婵和沈思皓是各吃各的,所以每到用饭的时候,婢女翠儿就得拎着两个食盒,先去给夫人送饭,再给老爷送饭。但这一天,翠儿拎着食盒一进屋,苏晓婵就觉察出有些不同,不由得奇问道:“翠儿,你拿着什么?”

    翠儿将其中一个摆放在苏晓婵面前的桌子上道:“夫人,这些是您的膳食,那一个是老爷的,我待会子给他送去。”

    苏晓婵看着翠儿将清蒸淮山,清蒸豆腐,清蒸肉片和一盅清清淡淡的菊瓣菇片莼菜汤给一一放在自己面前,今天的菜这么清淡啊!

    苏晓婵又嗔了嗅味道,不太高兴地说道:“我有闻到花椒和剁辣的香气了,到底是什么?”

    翠儿忍笑,正色说道:“回夫人的话,那是老爷方才在厨下亲手做的剁椒鱼头,吩咐奴婢要趁热送去书房给他。”

    “剁椒鱼头?”苏晓婵的眼睛一亮,她不由自主地舔了舔嘴唇,说道:“快打开让我看看!”

    翠儿一脸的为难,“夫人,这不太好吧?”

    “我就看看,难道我还偷吃了他的不成?”苏晓婵不高兴地说道。

    翠儿只得领命,揭开了另外一个食盒。

    苏晓婵歪着头一看,只见食盒里放着个大盘子,大盘子里面放着一只被剖开的鱼头,鱼头上铺着切得碎碎的红辣椒,盘子边上码着豆腐,豆腐下半截浸在红汤里。

    红白对比醒目,让人看着就非常有食欲。

    可是,苏晓婵不由自主地舔了舔嘴唇,傲然说道:“快拿走,我不吃。”说着,她拿起了筷子,挟起了一块清蒸豆腐。

    “是,夫人,翠儿告退了。”翠儿忍笑收拾好了另外一个食盒,朝苏晓婵行了一礼,拎着食盒走了。

    翠儿一走,苏晓婵的魂儿也飞了。

    她嚼着嘴里清淡到,几乎没了滋味儿的豆腐,形如嚼蜡,剁椒鱼头?剁椒鱼头!好想吃,可是……

    苏晓婵看了一下自己面前形状寡淡素白的几道菜,本来还觉得饥肠辘辘的,这会儿一点儿胃口也没了!

    这时,翠儿突然匆匆地过来,朝她施了一礼,说道:“启禀夫人,老爷遣了翠儿过来,请夫人过去一同用饭!”

    “不……不要了。”苏晓婵艰难地拒绝掉。

    可是她真的好想吃剁椒鱼头,所以她好怕自己会答应翠儿的话,得赶紧趁着还能控制自己的时间先拒绝!

    翠儿打量着她的面色,小心翼翼地说道:“夫人就过去和老爷一块儿吃嘛!方才老爷做刹椒鱼头的时候,厨下还余了些汤汁,翠儿尝了些……真鲜真辣真好吃!蘸上米饭或者面条什么,真是让翠儿恨不得把舌头都吞了!”

    她越说,苏晓婵便越是狂吞口水。

    最终,翠儿说道:“哎呀,夫人,那个剁椒鱼那么大,想来老爷一个人也吃不完,扔了多可惜,一个胖鱼头得花二百钱呢!您还是依翠儿的劝,过去陪着老爷一块儿用饭罢,免得浪费!”

    苏晓婵再也受不了,一下子就站起身,欲盖弥彰地说道:“对啊,那个……本朝太祖皇帝建国时便说过,为妇本分,勤俭持家,所以……可不能浪费了!”

    翠儿拼命点头,“可不是,夫人,咱们快去吧,要是迟了,剁椒鱼头凉了就腥了!”说着她便在前头开了路。

    苏晓婵忐忑不安地跟着翠儿朝书房走去,她一边走,一边告诉自己,这可不是认输,这是……反正不可以浪费粮食!

    主仆俩走到沈思皓的书房,沈思皓正坐在桌前用饭。苏晓婵有些讪讪的,倒是翠儿说了句,“老爷,夫人到了。”

    沈思皓嗯了一声,虽没正眼瞧苏晓婵一眼,却也没有任何表情。

    苏晓婵坐在他的对面,视线一下子就被桌上放着的剁椒鱼头给吸引住了!

    原来,沈思皓已经将那对剖开的剁椒鱼头给分成了两半儿,放在两个盘子里,一个盘子放在他的跟前,见苏晓婵坐定,他便伸出手,将另外一个盛着剁椒鱼头的盘子朝着她的方向推了推。

    苏晓婵看了看沈思皓。

    沈思皓没有理会她,捧碗就自顾着吃自己的,苏晓婵这才拿过了碗,整个却显得有些拘谨。

    站在一旁的翠儿盯着自家老爷看,用眼神说道:老爷,我好不容易才把夫人请来,方才您许给我的二百钱打赏,待会儿可要给我呀!

    沈思皓颌首,翠儿顿时欢天喜地的退了出去。

    书房里只剩下了苏晓婵与沈思皓两个人。

    见苏晓婵似乎还要纠结,沈思皓挟了块薄透的鱼肉,蘸了点汤汁,然后动作一滞,那鱼肉上的红汤便慢慢凝结着,还沿着鱼肉慢慢地往下滑。

    哎呀,那块鱼肉要掉了!

    苏晓婵鬼使神差地张大了嘴,看着那汤汁,一脸的心疼!虽然还没吃,但这道菜肴红彤彤又浓郁的汤汁,莹白薄透的鱼肉,以及扑面而来的葱气,干红椒的呛香气,花椒的香气,太诱人了!

    沈思皓笑了笑,将那片鱼肉塞进了自己嘴里,细细品味了起来,“好吃!嗯,要是能配上一盅黄酒,许是更好!”他似是自言自语地说道。

    苏晓婵立时反驳,“吃辣的剁椒鱼头,需得配上冰藏过的桃花酒,若是在酒杯里放上一粒腌梅子,那味道才好!”

    沈思皓看也没看她,兀自又挟了块鱼肉塞进嘴里,还一边吃一边说道:“你都没吃过我亲手做的这道剁椒鱼头,哪里知道什么酒配它,总要自己试过才知道合不合适!”

    苏晓婵有些不服气,不过,他说得对,合不合适总要试过才知道。于是,她也挟了块鱼肉,小心翼翼地吃了。

    真的好好吃!泡椒是腌酸的红椒,看着红彤彤,实则微辣劲酸,再配上用恰到好处的花椒提鲜,又佐以小香葱调味,这鱼肉也太好吃了!

    “下回我调好浸了梅子,又冰藏过的桃花酒,再配这剁椒鱼肉……你试试,再找不出更配它的酒水了!”苏晓婵不服气地说道。

    沈思皓微微一笑,不置可否,他依旧不看她,却淡淡地说道:“下回不做剁椒鱼头了,上个月泡的剁椒,送了半坛子去给岳父,前几天做了一回……喊你来吃你不肯,我自个儿吃了,如今这是最后一点儿泡椒了……”

    苏晓婵听了,面上不由得有些讪讪的,还带出了几分懊恼之色,心中暗自后悔,要是她一早知道他的手艺这么好,至于错过那一顿,现在,看嘛,剁椒没有了!

    不曾想,她却听到了他那清泠泠的声音说道:“下回做白椒烤肉吃。”

    苏晓婵好奇地问道:“白椒?甚么是白椒?我只见过红椒青椒……还有一种黄色的辣椒,却从未见过白椒……”

    沈思皓道:“明天你就知道了。”

    苏晓婵便又有些期待起来,她小心地看了他一眼,见他的注意力全然不在自己身上,这才松了口气,开始细细品尝起这道剁椒鱼头。

    殊不知,沈思皓也松了一口气。还真没枉费他这段日子以来拜味仙楼大厨为师,一口气做废掉了十几份鱼头,才烹饪成功……

    都说女人想要抓住男人的心,就必须要先抓住他的胃,怎么到了他这儿,却全然相反呢?

    不过,她专心吃鱼的样子确实好可爱!

    这一天的晚饭,苏晓婵吃得很满足。

    但她也不是没有担心的,只是当她和和沈思皓吃完晚饭以后,沈思皓并没有像她想象中的那样,直接说他要搬回来住。他只是交代了一下翠儿,让她去准备,道牛乳桃胶,然后要盯着夫人在睡前饮下,还要漱口等等,便起身走了。

    苏晓婵这才放下了心,却又觉得有点儿不安。

    她娘亲去得早,爹对填房刘氏不太看的上,有时候气极了也顾不得下人或者孩子在场,该斥责斥责,该责罚责罚。

    但苏晓婵却记得,爹爹对她亲娘却是极好的。娘亲身子不好,常年卧病在床,爹爹恨不得一日三餐都亲手做好了喂她吃……

    所以夫妻间的恩爱,是不是就代表着有人在乎自己的一日三餐呢?

    想到这儿,苏晓婵不禁有些面红,呸!大恶人一个,谁要和他夫妻恩爱。

    呃,那明天还要不要和他一起吃饭,白椒烤肉?白椒到底是什么,好想知道!犹豫了大半天,苏晓婵还是决定试试白椒烤肉的滋味儿!

    接下来她又想,明天的晚饭他要做白椒烤肉,那她就空着手去吗?也不太好吧,要不要准备点酒水呢?

    白椒定然也是辣椒的一种,酸甜可口的果子酒与辣口的菜肴是再合适不过了!不若她准备点一壶葡萄酒?葡萄酒是以前她在娘家的时候自酿的,再准备几个酸橘子?将酸橘挤汁儿浇入葡萄酒,佐以蜂蜜调味,那味道可是一绝!

    这么一想,苏晓婵不禁开始期待起明天的晚餐来。

    但很快,她又告诫自己,明儿晚膳的葡萄酒可得少备一些,果子酒喝着味道酸甜,所以不知不觉就会喝多,一喝多就容易上头,一上头就怕,万一沈思皓又现出了恶人本性怎么办?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真是人大恶人吗?她嫁给他已经快一个月了,除去洞房那一夜确实难捱,以及他这人常年面上冷冰冰不爱说话之外,不见他有多恶!会不会是有人恶意中伤他,这大恶人之名究竟是怎么坐实的,苏晓婵万分好奇。

    苏晓婵心心念念地想着沈思皓的白椒烤肉,可一连等了好几天,却完全不见沈思皓有做这道奇怪菜肴的打算。她倒是有心想催促,却又拉不下脸来,几次明示暗示也不见他有所回应。她苏晓婵也是要脸面的人,不做就不做,难道还求着他了?

    于是,两人之间好不容易温热的气氛又变得冷冰冰的了。

    苏晓婵觉得,她也不能白吃了他做的那两道菜,所以从那日起,凡是她亲手做的菜肴,必会吩咐婢女翠儿给沈思皓送一份去。她也从每日躲在屋里用饭,改为在花厅里和沈思皓一块儿用饭。

    一起用饭又怎么了,反正她是不会理他的。

    就这样,虽说两人在一块儿用饭了,可还是各吃各的。

    虽说沈思皓隔三岔五的也会做些辣口菜,什么泡椒小葱酿肉丸,辣萝卜馅儿的糯米饼,而且都会赠与苏晓婵一份,但苏晓婵没吃上白椒烤肉,总觉得有些意难平。

    而沈思皓的厨艺是真的好,但凡做上一次菜肴,总能令苏晓婵多添一碗饭,有时还忍不住要添两碗。在这样的时刻,她总要故意磨磨蹭蹭的等他吃完了,走了以后,才吩咐翠儿悄悄地给她添饭。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了下去。

    苏晓婵隐隐觉得她和沈思皓之间的关系有点儿怪怪的,谈不上有多好,也并不是非要你死我活的。关键就是洞房夜沈思皓给她带来的痛苦实在是太不堪,以及他终日阴沉着的脸色也让她无法亲近。

    以至于每每与沈思皓单独相处的时候,她总是不由自主地要找个理由溜走。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天降恶夫最新章节 | 天降恶夫全文阅读 | 天降恶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