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药膳娇妻 > 第十六章 一波未平一波起

药膳娇妻 第十六章 一波未平一波起

作者 : 简璎
    妙膳坊生意兴隆,每日从开门做生意到打烊都坐无虚席,彭掌柜知晓安承嫣有展店的计画,一直笑呵呵的说照这样下去,展店之日不远矣,要她做好赚大钱的心理准备。

    安承嫣的目的虽不在赚钱,但有钱赚总是好事,她将穿越来大武朝当做老天的恩赐,怀着感恩的心,她想回报老天,想来想去,上天有好生之德,那么帮助穷苦之人肯定是老天乐见的,她将此当成目标。

    若是妙膳坊赚了钱,她计划开一间免费医馆,请几个坐堂大夫免费帮穷人看诊,而她自己也开始在妙膳坊看诊了,每隔三日在妙膳坊坐堂半日,完全不会给她带来负担,每次她坐堂时患者都大排长龙,有些还是从京城以外的地方慕名而来的,令她极有成就感,她随身携带的药灵袋也发挥了效用,每当遇到这时代的医药还无法治疗的绝症便由药灵袋出马,靠着药灵袋熬制的特殊药膳,往往能够立刻减轻患者的痛苦,让他们很快痊愈,而她神医的名声也不胫而走。

    “姑娘哪里不适?”安承嫣询问坐在对面的病患,那是个女子,似乎怕被人认出来,因此戴着帷帽,长面纱兜头罩下,把整个人笼在里面,大约遮蔽了大半个身形,如此一来,眼力再好的也认不出她来。

    姑娘家看诊会有某些难以启齿之处,做如此神秘的装扮,安承嫣也不奇怪,她看诊的地方在一楼的厢房,是特别隔出来的空间,粉墙洁白、窗明几净,还有一间宽敞的候诊室让等候的病患休息,候诊室和看诊室之间有一道门,十分隐密,外面绝听不到里面的动静,可以放心说话。

    “并无不适。”那女子说着,顺手摘下了帷帽。

    那艳丽的容颜令安承嫣心头一惊,她脸色骤地微微变色。“丽贵妃为何鬼鬼祟祟乔装来此?”

    战丽佟抬眸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皇上下令除太皇太后之外不许任何人召尊亲王妃入宫,即便只是谈心也不行,本宫只好亲自来了。”

    安承嫣一听她不是自称名字,而是换了本宫为自称,便知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她只想着在进宫时防着战丽佟,却没想到她会找上门来,她怕战丽佟有备而来,会不会带了什么法器想来镇住她,或者叫她现形?

    天知道她又不是白蛇或人形狐狸,她要如何现形?但她也不能说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她明明是来自现代的魂魄,占用了原主的躯体,此刻她很怕战丽佟有法宝——轻松地洒向她,她就会化为一缕轻烟的那种法宝,那么她就再也见不到封潜了,连声告别的话都没能对他说,对于她莫名其妙的消失,他会有多难接受,他永远不会知道她去了哪里,为何失踪……她的心猛地一痛。

    又来了,每当她想象她和封潜不得己要分开时,她的心都会拧痛,就像真的会发生似的,总要许久之后才能平复。

    “看你的样子,好像挺怕本宫的。”战丽佟狩猎般的看着安承嫣,一派悠然自得的样子,彷佛已胜券在握。

    安承嫣双眸微凝,命令自己镇定下来,不可自乱阵脚。“你肯定也不是要来让我把脉的,有什么事,说吧!”

    “尊亲王妃果然爽快。”战丽佟轻笑一声,盯着她。“那么,你是不是也能爽快的告诉本宫你的来历,莫叫本宫猜了又猜,伤透脑子,无端的浪费许多时间。”

    安承嫣一颤,强自镇定说道:“我乃是安尚书的嫡女,天下皆之,还需要我亲口告诉你吗?”

    “明人不说暗话。”战丽佟抿嘴笑着。“本宫知道你不是这里之人,你不该存在于大武朝,至于你是什么妖魔鬼怪,本宫还没弄清楚,所以由你来说吧。”

    安承嫣一听,惊魂未定,语气却毫不示弱地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若是不看诊就请你出去吧。后面要看诊的病患还很多,我没空与你在此练嘴皮子。”

    战丽佟眨也不眨的看着她,阴恻恻地说道:“就是你这一身医术露出了马脚,众所周知安尚书的嫡女安承嫣未曾学过医术,本宫也派了许多眼线去安尚书府里打听,从未有人听过大小姐会医术,这你要如何解释?”

    安承嫣此时已淡定了不少,她勾起唇角淡淡的笑了一下。“我便是会了,你要如何?”

    原来战丽佟只知道她来历可疑,但具体来自哪里,为何会和原主大不相同,战丽佟还不知道,只要她好好应付、抵死不认就行了,为了长长久久留在封潜身边,尽避她内心已是惊涛骇浪也必须挺过去。

    “并不是耍赖便行了,封潜知道你的来历很可疑吗?”战丽佟不依不饶地道:“他可能未曾怀疑过你,但你可疑之处不只一点两点,只要稍加留意便能发现,他是被你蒙蔽了才会让你蒙混过去,我想我该好好提醒他一下了,可不要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缠上还不自知。”

    提到封潜,安承嫣便动摇了,她的面上瞬间没了血色,逞强道:“不管你提醒他什么,他都不会相信你。”

    “看来你又怕了。”战丽佟嘴角勾起一抹满意的笑了。“眼下他被你迷惑了,自然不会相信,不过,为了勾起他的疑心,我还是会说,且看看他能相信你多久,不信他不会对你起疑。”

    安承嫣想到封潜说的,战丽佟曾向他表白爱慕之意,她冷冷地道:“你究竟为何要这么做?破坏了我们,你又能得到什么?你如今已是皇上的嫔妃,你还想得到封潜吗?你应该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身为皇上的嫔妃,如何还能拥有别的男人,存了这分心,你就不怕被杀头吗?”

    战丽佟不紧不慢的说道:“我确实想得到封潜,至于方法,我自然有,不劳你费心,而且我还会除掉你,因为你根本不该存在。就因为你,该死的你不死,一切才会在原地踏步。”

    眼下安承嫣还没死,她还不能亮出她的王牌,封潜的身边必须没有女人,她才能说出她知道的大秘密,那么,当封潜坐上九五之尊的位置时,她才能做那母仪天下的人,可不能白白便宜了安承嫣,她一定要先弄死安承嫣!

    安承嫣听够了她的谬论,蹙眉道:“你知道自己正在走火入魔吗?”

    “走火入魔?哈!是不是走火入魔,日后便会分晓。”战丽佟笑了起来。“我还知道一件事,有个人与你同一处来的,眼下我还不知道那人是谁,不过我会查出来的,那个人会替我除掉你!”

    安承嫣不由的目光收紧,眼里划过一抹波澜。

    战丽佟的意思是,有人和她一样,由现代穿来?那人会除掉她?

    不!不管战丽佟说什么,她的心智绝不能受她所扰,战丽佟就是来扰乱她的,她不能受她左右、被她影响。

    深吸了一口气,她不动声色地说道:“你处心积虑的要除掉我,即便如你所愿,我死了,可封潜也不会属于你。不说他根本就对你无意,最重要的是,他不会背着皇上与你不伦。”

    战丽佟瞪视着她,眼里有两道激光,她花容狰狞地说道:“那是现在,我自有让他成为我男人的方法,到时候他只会信任我一人,皇上会变成他的敌人,至于你——当然要消失!”

    安承嫣因为战丽佟那番诡异的话而心神不宁,虽然她一再命令自己不要相信战丽佟的话,却也忍不住去想,真的有人和她一样穿越而来吗?那人是谁?此刻又在哪里?

    对于心中的不安,她并没有告诉封潜。

    北漠和大武已有三十年不曾有过战事,而北漠现今遭了雪灾,雪深数尺,牛羊皆没了饲料,大量饿死,为了生计,北漠流民抢粮抢财物已抢到了大武边境,更有大量不堪饥荒的难民流窜到大武几个城池,如桑州、厉州、永州等地成为扰民的盗贼,为了财物,十分凶残,已死伤了无数百姓,甚至杀了一个县官,全然目无法纪。封潜正与封颐和几位大臣研拟对策,他日日进宫,早出晚归,总是肃着一张脸,而她也认为眼下应以国家大事为重,不想他分神,所以没有向他提起。

    她自己细细回想战丽佟的话,也发现了诸多不合理之处,战丽佟如何有能力离间封潜和皇上的关系,又如何能让封潜只相信她一人?事到如今,她还说想得到封潜,根本是天方夜谭,她无法探知战丽佟究竟握有什么,但她认为夸大其词的成分居多,若战丽佟真那么有能力,何必还要上门威吓她?直接用她的方法让封潜成为她的人不就好了?

    “王妃,颜侧妃来了。”银杏进来说道:“颜侧妃看起来病恹恹的,奴婢已经说了王妃在午睡补眠,她还是坚持要见王妃。”

    柳侧妃走了,柳尚书将她送离了京城,虽然有些流言蜚语,但也很快平息了。

    而她,如今她对颜侧妃采取的态度仍然是井水不犯河水,只要颜侧妃安分守己,她们可以相安无事,该给的月例一分不少,从未刁难,也免了她请安,颜侧妃提出的要求,只要不太过她都让大总管照做,她自认已是很心慈了,只盼颜侧妃好自为之,不要重蹈柳侧妃的覆撤。

    她泰然自若的出去暖阁接见了颜璟如,就见她面色青黄的坐在花梨木海棠椅里,容颜憔悴还有些消瘦,穿着打扮也极是普通,像是无心妆扮似的,看起来确实是病了,但光是看她也看不出是什么病症,药灵袋在更衣时让她给搁在床里了,因此也没法发挥“看”诊的作用。

    身为医师的本能,她开口问道:“颜侧妃这是怎么了?面色不佳,是哪里不适吗?”

    颜璟如点了点头,有气无力地道:“妾身身子不大好,想私下向王妃请益,事关私密,可否请王妃单独与妾身到花园里走走?”

    安承嫣明白了。

    原来是要向她问诊,会如此难以启齿多半是妇科问题,但因封潜没有碰过颜璟如,若她向外求诊,怕被封潜误会她不守妇道,所以才会找上她,因为她是最清楚封潜没有碰其他女人的人,应该是这样吧?

    她对忠心耿耿守在一旁的银杏吩咐道:“我与颜侧妃出去走走,不必跟来了。”

    银杏见她要出院子,火速回去寝房拿了披风来给她系上,颜璟如也让她的大丫鬟白桃在原地等,不必跟着。

    两人出飞觞楼,经过楼台亭榭,沿着青石路慢悠悠的往园子走去,安承嫣见颜璟如似乎很难开口便也不催她,让她自己想好了再开口。

    前世她有好些女病人患了妇科毛病,都不太好意思开口,有些踌躇了老半天最后还跑掉,鼓足了勇气后又回来挂号,因此她可以理解颜璟如的心情,要对一个不太熟的人讲自己的病情本来就难为情,加上她们这王妃、侧妃的关系还有点像上司与下属,自然更不好说了。

    两人不知不觉的来到了莲花湖畔,也不是不知不觉,是安承嫣顺应着颜璟如漫步的方向,跟随着她的脚步,自然而然的来到莲花湖畔。

    秋天都过了,这时自然没有半朵莲花盛开了,只有一艘小舟孤零零的靠在岸边,而湖里的水虽未结冰但已是极寒,沿着湖岸的树木叶子转为黄色,踩在枯叶上,颇有几分萧瑟之感。

    “王妃……”颜璟如终于停了下来,鼓起勇气似的抬眸看着安承嫣,轻蹙着眉心似有无限烦恼。

    安承嫣用前世一贯会让病人安心的口吻说道:“你说,我在听,并且保证从你那里听到的,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是吗?”颜璟如很遗憾似的看着她。“可惜了,我并没有要说什么。”

    安承嫣目光落在颜璟如深不可测的脸上,迅速的看了眼四周,静悄悄的没半个人,她不自觉的退了一步,心跳猛地加速了。“你要做什么?”

    “现在醒悟太晚了。”颜璟如眨也不眨的看着她,勾唇说道:“若是你不霸着王爷,让我夜夜独守空房,至今没能跟王爷圆房,我也不必出此下策。我好歹也是颜家的千金小姐,在名分上更是御封的侧妃,却遭如此冷落,叫我颜面扫地,情何以堪?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怪不得我!”

    安承嫣以为颜璟如会拿出匕首刺向她,因此一直保持着警戒,随时准备等她冲出来便要拔腿就跑,不料颜璟如却是转身自己跳进了湖里,她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本能大声喊叫,“救命!快来人!”

    奇怪的是,不只她喊叫,周围不知哪里另外有好几个人同时大叫,眼见颜璟如要沉下去了,她只好绣花鞋一脱,跳下去救人。

    幸好她泳技不错,前世还参加过万人泳渡,人是救到了,只不过冷得发抖,牙齿直打颤,当她将颜璟如拖上岸时已有几个丫鬟围在那里,见到她,她们同时喊道:“王妃!”

    安承嫣一看,原来是云梅、宝玉、阿贵、秋香、春桃几个扫园子的丫鬟,想必适才与她同时大叫的便是她们了。“你们……你们快去喊人来帮忙……”

    宝玉一马当先,“是!奴婢马上去!”

    安承嫣顾不得自己身子冷,她连忙给不醒人事的颜璟如做人工呼吸,落湖的时间没有太长,应该救得回来。

    翠安轩离莲花湖甚近,赵幸珠出来散心时,远远地便见到了湖岸边一团乱,陪在旁边的绣梅说道——

    “好像发生什么事了,奴婢过去看看。”

    赵幸珠淡淡地道:“一起去吧。”

    她不肯面对现实,已颓废了太久时日,好不容易才想振作起来给自己找找出路,但首先要把身子养好了,几个月来她都没有运动,体力极差,这副身子又极是虚弱,要养好还需一段时日。

    “几位姊姊,怎么回事啊?”绣梅问秋香等人。

    赵幸珠走得近了,见到一个女子在给另一个女子做人工心肺复苏术,她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脸色慢慢发白。

    “姑娘怎么了?是不是受凉了?”绣梅转头见她脸色白得吓人,连忙道:“好像是颜侧妃落湖了,王妃在给颜侧妃救治,咱们在这里也帮不上忙,不如回去吧。奴婢给姑娘备热水,泡个澡。”

    赵幸珠定了定神,颤声问道:“绣梅,王妃她叫……叫什么名字?”

    绣梅不假思索地道:“王妃闺名安承嫣,乃是安尚书府的大小姐。”

    安承嫣……承嫣……赵幸珠身形一晃。“王妃是不是……是不是善于药膳?”

    绣梅打从服侍赵幸珠以来,没见她说这么多话过,见她有兴致,连忙道:“姑娘也听说了咱们王妃擅长药膳治病是吧?不说别的,王爷的面容和敞王的内伤都是王妃以药膳治好的,如今开的妙膳坊生意兴隆,上门求诊的病人源源不绝,还得了皇上御封的天下第一神医封号哩,府里上下都与有荣焉。”

    “咳咳咳咳咳……”颜璟如吐了口水,醒了过来,惹得几个丫鬟又是惊呼了一声。

    安承嫣见她没事了,便松了手,坐在草地上喘息。

    幸好救回来了,不然这么美的莲花湖要成命案现场了,日后可没人敢在这里赏莲了。

    去叫人的宝玉回来了,后面跟着一串丫鬟、婆子、小厮,其中还有日晴与银杏和白桃,银杏手里拿着毯子,脸色急到不行,连忙给安承嫣披上,嘴里不断自责,“都是奴婢不好,奴婢应该跟着王妃出来的,都是奴婢不好……”

    “主子!”白桃也连忙将毯子给血色尽失的颜璟如披上,小声问道:“主子能走吗?还是奴婢去叫人抬轿子过来……”

    她身为颜璟如的贴身大丫鬟,自然知道主子今日的计划,可如今看起来情况和主子的计画有很大出入,这时候王妃应该要极为慌张才是,而主子也应该还在湖里才是。

    按照计划,主子清醒后会指控王妃推她落湖,要置她于死地,目的是要得到王爷的专宠,其实主子谙水性,不至于淹死却故意不自救,只要在湖里载浮载沉的等事先安排好的小厮经过,将她给救起,而那小厮自会将事情闹大,不只会闹得府里上下皆知,还会回去颜府禀告老爷,让老爷震怒,主子会假装昏迷不醒,再由她去求王爷给主子做主,主子必须昏迷一天一夜之后才能醒来,而没有人证的王妃自然是百口莫辩,承担所有指控……可现在……

    看看四周,哪来的那么多人?连那待在翠安轩的赵姑娘都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必抬轿子了。”安承嫣冷冷地说道。

    在安承嫣的示意下,一个五大三粗的婆子不由分说的背起了颜璟如,颜璟如昏昏沉沉的没法反抗,被背了起来,白桃想靠近说句话都不成。

    “全部人都到飞觞楼,一个都不许落下!”

    安承嫣冷然的声音传来,令众人都抖了下,只因她从来不曾用这种口气跟下人说话,她彷佛又回到初嫁入王府时那个高高在上、凛然不可侵犯的王妃了。

    安承嫣也是为了镇住所有人,这才演了一回原主性格。

    她是不谙这个时代的宅斗文化,也秉持着人不害我、我不害人的良善思想,可人家都欺到她头上来了,她也不是迟钝之人,想一想便明白了颜璟如要做什么,此时仁慈已是多余。

    一众人一路不敢吭声的回到了飞觞楼,安承嫣让程嬷嬷过来,将颜璟如安置在厢房里派人看着,并派人去请太医。那湖水冰透,她们两人肯定都受寒了,肺也浸润了寒气,她可以为自己治疗,可在这种情况下她实在不愿替颜璟如诊治,因此请了太医来。

    没想到,太医到的同时,封潜也回来了。

    他在宫里不巧听到尊亲王府派人请太医,召来前去宫里的管事一问,得知王妃和颜侧妃双双落湖,这等不寻常之事令他万分起疑,更何况其中一人是安承嫣,焉有不回来之理?

    安承嫣让太医先去厢房给颜璟如诊治,因颜璟如曾在湖里失去意识,喝了湖水,可能会引发高热,可封潜坚持让太医先给她诊治。

    “你不是也落湖了吗?你是王妃,身子比任何人都矜贵,自然你先诊治。”

    封潜脸色十分难看,安承嫣也不知他听到了什么,但她知道他此刻很不高兴,她还是顺着他的意比较好。

    杜太医在封潜的示意下坐了下来,先为安承嫣把脉。

    杜太医反复把脉了几次,神情十分谨慎,他的态度谨慎到令安承嫣以为自己得了绝症。

    她只是落湖,最坏情况是伤了肺,即便如此,好好调养也能在月内恢复,杜太医慎重其事的样子令她起了疑心,她不会是真得了不治之症吧?

    安承嫣深吸了口气,正想叫杜太医有话直说时,杜太医已起身了。

    杜太医朝封潜拱了拱手,笑道:“恭喜王爷,王妃是喜脉!”

    喜脉……安承嫣一时如在梦中。

    一旁的银杏却是已经又笑又跳了起来。“王妃怀上了!王妃怀上了!”

    封潜俊颜上的冰融了,他一个箭步向前牢牢的握住了安承嫣的手,冷峻硬朗的轮廓温柔了起来,激动道:“听到了吗?咱们要做爹娘了。”

    安承嫣的小日子只晚了几日,她压根没想到自己怀孕了,这么说来孩子目前还不满一个月大,她毫无所觉也是应该的。

    “我听到了。”安承嫣见他如此欢喜,自然也是欢喜无比,她轻抚自己小肮,想到里头多了条小生命,感到神奇无比。

    前世她压根认为自己嫁不掉,从未作过生孩子的奢侈美梦,此时万分后悔没在前世多恶补些妈妈常识,古人生产多有凶险,明日起她要多做些保胎丸来保胎了,她的孩子绝不能有半分差错。

    药灵袋,有劳你了。她相信以药灵袋的灵力,在未来的十个月保住她的胎,让她安安稳稳地生下孩子是轻而易举之事。

    药灵袋也响应了她——知道了。

    听到药灵袋懒洋洋的回复,安承嫣扬起了唇角,浅浅微笑。

    “杜太医,王妃有何要注意之事?”封潜向来清冷的眼中满是关切。

    杜太医微笑道:“王爷无须紧张,王妃身子康健,往后只需安心调理,留意饮食起居便是。时序入冬,时时天雪路滑,王妃出入尤其要小心再小心,最好身边时刻有人跟着,免出差错。”

    封潜明白杜太医的意思,杜太医身处宫中,后宫肮脏事见得多了,很明白一旦嫔妃怀孕之后会面临什么事,而他虽没有三宫六院,可府里尚有侧室,不得不防。

    “本王明白了。”封潜眸色微黯。

    如今,也该是打发颜璟如的时候了,正好藉由今日之事发挥,还尊亲王府一个清静和干净。

    安承嫣也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哑谜,只道:“王爷,既然我没事了,快让杜太医给颜侧妃看看吧。”

    所有相关的人都让她给扣留在飞觞楼里了,相信不必她出面,封潜知道如何处理,如今她有孕在身,也不想因为颜璟如而动肝火,胎教可是很重要的。

    “本王绝不轻饶算计你之人。”封潜冷峻的眉目微沉,这一瞬间已有了浓浓杀意。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药膳娇妻最新章节 | 药膳娇妻全文阅读 | 药膳娇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