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药膳娇妻 > 第二章 中医穿越成王妃

药膳娇妻 第二章 中医穿越成王妃

作者 : 简璎
    封家军大败契丹族班师回京的这一路上,所有人的谈资都集中在他们家超品镇国大将军让皇上御赐了个王妃的事,皇上不但吃了熊心豹子胆赐婚,还一不做二不休让圣旨代娶,如今尊亲王妃人已直接住进了尊亲王府,换句话说,这件亲事是板上钉钉,不容有变了。

    “王爷—— ”

    一轮明月高挂,在过夜的营账前,双全足足踌躇了一盏茶的功夫,这才鼓起勇气进入营账之内,然而虽然做足了心理准备,可在见到主子像被冰过的严峻面孔之后,他还是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

    谁都知道皇上有多怕……呃,是多敬重他们家王爷,怎么忽然就敢来赐婚这招了呢?

    不过,不得不说,皇上这记阴招耍得好啊!若不是皇上将心一横,牺牲自我,甘冒承接他家王爷雷霆怒火的危险,他们家王爷不知哪个猴年马月才会讨媳妇儿,眼看他家王爷高龄二十有七,都快成为大武朝绝无仅有的大龄剩男了,亲事还没个着落,更可怕的是,身边还连个伺候的可心人都没有,都快被怀疑有断袖之癖了,幸好皇上英明神武做了这个决定,他忍不住要说声皇上干得好啊!

    “王爷……”

    封潜正眼都没看双全一眼,冷声说道:“谁让你进来了?”

    双全咽了下口水。“没人……小的自个儿进来了。”

    他还有个双生兄弟名叫福禄,每当这时候,他就要为自己掬一把同情泪,在内心吶喊着:爹娘啊!您两位当初怎么不把福禄卖给人牙子,偏生要卖我,让我在这里遭罪,可知道伺候爆脾气的主子有多糟心,那真不是寻常人能承受的,啊,不说了都是泪。

    “不管你要说什么,最好都闭上你的嘴,本王不乐意听。”封潜薄唇扬起一道冷冷的弧线,视线倒是停留在双全双手高捧的明黄色信封上。

    终于来了是吗?那小子终于来向他谢罪了?

    “王爷可能……还是……必须……要听一听……”双全又咽了下口水,艰难的说道:“就是……那个……皇上给王爷来『家书』了。”

    封潜黑眸轻瞇。“撕掉。”

    主子眉眼间的冷厉令双全的心猛地一跳,一时间觉得自己三魂掉了七魄,他立即跪了下来,结结巴巴地道:“皇、皇上的家书,小的、小的岂敢撕毁……”

    说是家书,其实就是圣旨啊!他哪来的胆量敢撕毁圣旨,要砍头的!

    “既是家书,何以不敢撕毁?”封潜大步过去,从双全手中夺走了信封,毫不迟疑的撕为两半,往半空中一丢。

    双全深吸了口气,硬着头皮说道:“可能是皇上贴心,猜想到王爷会撕了家书,所以还有一封,命令小的快速念出来,小的这便念了……”

    不等封潜回应,双全飞快从怀里又取出一封信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展开信纸,竹筒倒豆子似的念道:“皇叔安好!皇婶因故重伤昏迷,命在旦夕,朕为皇叔着想,已册封礼部尚书嫡女颜璟如及刑部尚书嫡女柳莹姒为侧妃,就待皇叔归来即可开枝散叶,想必皇叔定是感激在心,朕这就领情了,京城见!”

    念完,双全感觉到周围冷风飕飕,恨不得自个儿此时不在营账之中。

    封潜寒眉紧蹙,黑眸之中划过一抹暴戾之色。

    那小子是觉得他吃饱太闲,给他找事情做?

    什么为他着想?所以又册封了两名侧妃,且是朝廷两大重臣的嫡女,认定了他不会驳了两位尚书的面子。

    他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养了白眼狼了,他一直扶持的侄子就是这样暗算他的,往他身边塞女人,给他找不痛快。

    既然敢将女人往他身边塞,那么将来承受两位尚书的怨声载道那也是应该的,是开枝散叶还是闺中怨妇,是他说了算!

    “王爷,您在想什么?”双全觉得很不妙,皇上打的如意算盘恐怕不会那么如意,他们家王爷哪是乖乖听从安排的主?即便是皇上也很难拿捏他家王爷。

    封潜冷笑一声。“本王想什么,难道还要向你报告?”

    双全干笑两声。“是不用……小的就是……就是关心关心王爷罢了,随口问问……”

    封潜冷哼。“去告诉卫前锋,明日起,全力赶路!”

    双全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看来,主子是迫不及待想回京向皇上问……叙天伦啊!

    程嫣头痛欲裂,她觉得脑子不是自己的,身体也不是自己的,不知道自己在何方,一会儿像飘在太空里、一会儿又像潜在深海里、一会儿像被火烤、一会儿又像被冰封,她的五脏六腑都快炸开了,浑身的血液像被抽干了,又有大量陌生的记忆蜂涌而来,同时有个人一直在叫她走开,那人说要用这具身体,那不属于她的两段记忆交错着,一会儿是描花绣朵的美人,一会儿是炼丹制药的仙人,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平息下来,一道魂魄飘走了,而她的气息也趋于和缓……

    “王妃!”

    程嫣都不知道她睁开了眼睛,当她看着眼前的青衣姑娘时,她张了张嘴,很自动的喊出了一个名字,“日晴……”

    日晴喜极而泣。“是奴婢!是奴婢没错!您醒了,您终于醒了!”

    程嫣闭了闭眼,回想了下,逐渐掌握了目前的状况—— 她这是穿越了。

    穿越了还带着原主的记忆,这是好事吧?眼前这个叫日晴的姑娘是她的贴身丫鬟,而她昏迷已有一段时日了,昏迷的原因是让个下人砸伤了脑子。

    “奴婢去请太医来!”日晴笑着抹了泪,不由分说的冲出去,程嫣都来不及阻止。

    也罢,她刚醒来,自己静一会儿也好。

    她慢慢的环顾四周,这是一间极为雅致的寝房,橙色的鲛绡纱帐子用银钩挂起,琉璃屏风,枫叶刺绣的窗帘,窗子半开着通气,淡淡阳光照进房里,窗子下有张香妃榻,她身上盖的是挑金线刺绣鸳鸯戏水的大红被褥,房角黑漆小杌子上有盏犀角落地灯。

    幸好是穿越成了王妃,若是穿越成农女,她可不知要如何种田,而前世家境优渥没吃过苦的她,更是吃不了苦。

    老天爷还是待她不薄的,让她穿成了王妃,娘家是户部尚书府,想来过上锦衣玉食的日子不难,只有一个问题,她的夫君是个残颜男子……在原主的记忆里,尊亲王丑陋不堪,可究竟多丑,具体的记忆却没有。

    尊亲王能有多丑?会比前世的她丑吗?自小丑八怪、妖怪等等的绰号不是被叫假的,她相信尊亲王再丑,她也不会被吓到。

    可能是动了思绪,蓦然间她觉得有些热,想掀开一些被子,却发现掌心里握着个东西,一看,是个香囊模样的东西,她脱口道:“药灵袋!”

    一瞬间,程嫣浑身像通了电似的颤抖了有三十秒之久,她瞪视着药灵袋,有些无语。

    她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她的记忆里有这个东西,她也知道怎么用……

    要她一个现代中医师相信药灵袋的功能是有些难度的,可这是与她争这具身体的那人留下来的,她总不能丢了,就先留着吧。

    片刻之后,日晴领着提药箱的太医匆匆而来,太医为她把脉,眼中透着不可思议。

    程嫣明白太医在惊讶什么,原主肯定是距离死亡只有一步了,如今又活了过来,脉搏气息还很正常,这是医学奇迹啊,怎不叫太医惊异?

    许久之后,太医说道:“王妃能够醒来,实在万幸。”

    对于这无法解释的奇迹式康复,太医也只能这么说了。

    太医交代短时间之内还不能起来走动,开了养身的方子便告退了。

    程嫣知道自己已经完全好了,但太医的专业她不能不听,尤其在日晴面前她可是个病人呢,若她执意起来,日晴肯定会吓得不轻,所以她继续乖乖的躺着,卧床养伤。

    “日晴,王爷还没回京吧?”

    她知道自己是让皇上赐婚,嫁给了人在归京途中的尊亲王,就不知道在她昏迷的期间,尊亲王回来了没?

    “还没呢。”日晴端来一盆温水,细心的给主子擦手净面。

    程嫣松了口气,幸好还没回来,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要迎接她的夫君,希望他越晚回京越好,因为她除了跟自家兄弟和男病患之外,没跟男人相处的经验,一穿来就有丈夫,她实在不知道如何应付。

    “倒是……那个……”

    见日晴吞吞吐吐,程嫣笑道:“妳就说吧。”

    日晴一愣,不自觉的停下了手边的动作。

    她怎么觉得主子这笑容很是和善呢?过去品格高绝的主子虽然不曾苛待过她们,可对她们一向有点距离,严守着主仆分际,从来不假辞色,但刚刚那一笑……真的很亲切。

    “怎么了?”程嫣仍是噙着笑容。

    日晴有些懵。“您……刚才笑了。”

    程嫣吓了一跳,难道她以前不会笑?“我以前没笑过吗?”

    日晴半垂着头,像怕冒犯主子似的。“至少奴婢未曾见过。”

    程嫣一时间百感交集。

    原主是个冰山美人,所以没笑过是吧?原主身为京城第一美人,又是第一才女,自然是有扮高冷的资格。

    可她不同,前世的她若扮高冷,只会被人说丑人多作怪,她一向平易近人,也习惯了要平易近人,久而久之潜移默化成了她的个性,说好听是好相处,说穿了就是没个性,人人都可以拿捏,因为容貌自卑的她已习惯了迁就别人,她总是家里最没声音的那一个,最害怕全家人出门时,因为她的丑颜让家人被指指点点。

    “那以后妳会常常见到,先习惯着来吧。”说完,程嫣又展颜一笑。“把妳刚刚要说的说完吧。”

    虽然她有原主的记忆,但她没打算学原主,因为她也学不来,不如做自己,尽避会被发现性格有所不同,那又如何?一个人的性格是可以变的,她要说自己性格变了也没人可以质疑,毕竟她的外表就是原主,也没离开过这间寝房,能怀疑她什么?

    “就是……皇上在您昏迷时,给王爷册封了两位侧妃,分别是礼部跟刑部尚书家的嫡女……”

    程嫣瞪大了眼。

    所以,她现在是要和两个女人分享一个男人吗?老天鹅啊,她还真没想过这种事,她只想过自己会一辈子单身,没想到来到古代,要和别的女人分享一个男人。

    “她们现在在哪里?”程嫣眨也不眨的看着日晴。“不会跟我一样,也在府里吧?”

    日晴点了点头。“皇上下旨让两位侧妃住进府里,颜侧妃住在云集苑,柳侧妃住在芝兰苑。”

    程嫣发了一会儿呆,然后,她告诉自己要习惯,这是古代,男权至上的古代,三妻四妾是很平常的事,况且她的夫君还是个高贵的亲王,现在只有两个女人,搞不好以后还有第三个女人、第四个女人,无数的女人。她是有教养的大家闺秀,肯定受过传统《女诫》、《女则》那种精神枷锁的教养,不能表现得大惊小敝。

    想明白了,她心平气和地问道:“那么,她们两个还不知道我醒过来了吧?”

    日晴点头。“此事只有奴婢和适才的孟太医知晓,不过,孟太医回宫之后肯定会禀告皇上和太皇太后。”

    程嫣想了想。“那妳去把她们叫过来。”

    日晴顿时面露不安,主子这是要给两位侧妃下马威?

    程嫣微笑着出声,“一个屋檐下,总要见面认识认识。”

    她没有古代女人争宠的想法,面对素未谋面的夫君,要是他能把宠都给那两个侧妃最好,因为她还没准备好做人妻。

    日晴领命而去,程嫣自行坐了起来,也不知道自己现在什么德性。躺了那么久,应该是蓬头垢面,刚才应该先梳妆打扮才对,现在也来不及了……

    “启禀王妃,颜侧妃、柳侧妃到。”日晴在屏风外禀道。

    程嫣又坐得更端正了一些些。“进来吧。”

    日晴领着两个环佩叮当、香气袭人的美人进来了,程嫣瞬间看直了眼。

    一个高-,艳丽如仙,粉肌纤腰,一袭鹅黄色的长裙,腰间系着黄色腰带,罩着淡黄色轻纱薄衫,眉目间颇为高傲。

    一个略矮一些,上着粉色轻衫,下为同色百褶罗裙,外罩淡粉色烟纱,肌肤莹澈,秀媚天成。

    程嫣蓦地无地自容,非常懊悔自己把两人叫来。

    “妾身璟如见过王妃。”高-美人福身见礼。

    “妾身莹姒见过王妃。”粉衫美人同时福身见礼。

    程嫣暗暗深吸了口气,这才抬眸直视着两人,有两个绝色佳人在,将来她不受宠也是理所当然的吧,她要为这个感到高兴吗?怎么有种淡淡的哀伤……

    等等——

    她瞪视着柳莹姒,眸光停留在对方的腹部上。

    这柳侧妃……有了身孕?

    不是说尊亲王还没有回京吗?那柳侧妃是怎么怀孕的?

    话说回来,她的医术几时变得那么高明了?才一眼就能看出人家怀孕与否?

    她叹了口气。

    是药灵袋,是药灵袋在作怪……哦不,说作怪太亵渎药灵袋了,应该说是药灵袋在显灵才对。

    “王妃……”见主子默然不语,日晴轻声提醒,把人叫来了总要说些什么吧,主子这样瞪着人瞧是什么意思?

    “咳—— ”程嫣清了清喉咙,单刀直入地问道:“柳侧妃,妳可见过王爷了?”

    柳莹姒一愣。“妾身未曾见过王爷。”

    程嫣了然的点了点头,所以不是尊亲王的种了。

    先前日晴是怎么说的?说这两个侧妃都是尚书府里的嫡女是吧?原来养在深闺的嫡女也会乱搞,她真是开眼界了,还带球嫁进皇家,真是大胆啊,就不怕肚子大起来的时候尊亲王还没回京吗?真想知道若是如此,柳侧妃要怎么自圆其说?说她是自体受精吗?她突然有些想笑。

    因为自小没人与她做朋友,她很习惯自言自语,也很爱天马行空的自问自答,自得其乐是她的优点。

    “敢问王妃,为何这样问?”柳莹姒润了润唇,有些紧张的问道。

    程嫣拢了拢头发。“没什么,因为我没见过王爷,想问问妳们有没有见过,如此罢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她现在不会戳破柳侧妃,反正尊亲王也还没回京,兴许柳侧妃自己已有了打胎的法子,她就静观其变吧。

    “妾身听闻王爷的兵马已到驿马关了,最多再两个月便能回到京城。”颜璟如主动说道,因为她觉得打从一进来,王妃的关注就只放在柳侧妃身上,也不问她是否见过王爷,明显在刻意忽略她,她得替自己找回场子,不能被无视。

    “颜侧妃的消息真是灵通。”程嫣随意夸了一句。

    颜璟如有些得意。“这是妾身的本分。”

    只不过,她随即发现,王妃对她很是敷衍,因为她的注意力又回到柳侧妃身上了。

    不错,程嫣不由自主的又看向柳莹姒的肚子。

    如果现在初初怀孕,再过两个月也还不显怀,只要在这期间打掉胎儿便行,她觉得柳莹姒应该不会那么笨,想着和尊亲王圆房后再把孩子赖给他吧。

    遣退两人之后,程嫣垂头丧气的坐在床上,越想颜侧妃和柳侧妃的容貌,越是自惭形愧。

    世界上是有对比这回事的,而她们就是强烈的对比!

    “王妃,您怎么了?”日晴再度觉得不可思议,她从未在主子身上看到这般厌世的神态,主子光芒万丈,总是自信满满,即便大病初醒也断然不会这样。

    “没什么。”程嫣摇了摇头。

    她不是已经习惯长得丑了,怎么还会难受?

    接下来的半个月,程嫣照孟太医的吩咐每日按时喝药,有时起来在房里走一走,而颜侧妃和柳侧妃甚懂规矩,每日都过来请安,是她不想看到太美的她们,让她们不用过来了,她们才没来。

    又过了半个月,程嫣已经能在院子里走了,正值伏月,天气也越来越热了。

    这一日,她正在看书,一个鹅蛋脸清清秀秀的小丫鬟一拐一拐的进来,一见到她便跪了下去,后面跟着日晴。

    “奴婢该死,没能早日来伺候王妃!”

    程嫣十分诧异。“锦茵的腿是怎么回事?”

    她的记忆里,原主有两个贴身大丫鬟,一个日晴,一个便是眼前不由分说跪着的锦茵,都是她从娘家带来的,而锦茵在她醒后一直没出现,她也忘了问,反正她是现代人,本来就不习惯有人伺候,少个丫鬟并没差。

    “锦茵在那该死的张勇要对王妃下手时看见了,想跑过去阻止,结果跌断了腿,一直躺着休养,奴婢今日跟她提起王妃已醒来了,她一定要过来见王妃,奴婢便陪她过来了。”日晴笑着说道,经过这段时日的相处,如今她在主子面前已经可以自在的说说笑笑了。

    日晴说的这段记忆程嫣并没有,因为那时原主已昏过去了,这么说来,这个锦茵是个忠仆了。

    她连忙扶起锦茵。“妳快起来,腿都伤了,不要跪着,还有以后都不许妳们跪,谁跪我罚谁。”

    锦茵叫主子的举动弄得一愣,主子竟然亲自扶她?

    她已经听日晴说了,主子现在很不同,她原本还不相信,如今亲眼验证,真是很不同,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奴婢不打紧……”锦茵期期艾艾的说道。

    “什么不打紧,根本都没有好。”又是药灵袋作祟,她一眼看出了锦茵的腿只好了外表,里头的骨头没有长好。

    身为一个现代来的医师,她真的很不喜欢这种“医术”,可是药灵袋都认她为主了,她也只能认了。

    “是谁给妳看的?孟太医?”她觉得孟太医给她开的药方都挺不错的,不可能给锦茵看得这样草率。

    锦茵顿时啼笑皆非。“奴婢哪里配让孟太医给奴婢看诊,大总管找了城里木草堂的跌打大夫给奴婢看的。”

    “不合格啊,完全不合格……”程嫣叨念着,一边伸手过去给锦茵把脉,同时感叹她这两个丫鬟怎么都长得那么美啊,伺候她这个丑主子,委屈她们了。

    “王妃……”锦茵吓了一大跳。“您、您做什么?”

    日晴也同样看得目瞪口呆。“是啊,您做什么?”

    程嫣朝两人笑了笑。“没事,就给妳把把脉,不要紧张。”

    把脉?两人同时云里雾里的,都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了。

    程嫣把脉后思考了一会儿。

    虽然她知道用药灵袋是条快捷方式,可身为医师,尤其是来自现代的医师,她有她的自尊要维护,她想自己给锦茵开方子。

    “将白米洗净后放入人参,加入三碗水熬煮成粥,早膳食用,每日一碗。”

    她开的是保骨的药膳,连吃一个月一定有效。

    可是,日晴和锦茵却同时失声道:“人参!”

    程嫣因为她们的惊讶而惊讶了。“怎么?难道这里还没有人参吗?”

    人参是自古以来就有的中药材,大武朝不会没有吧?

    锦茵面有难色。“不是的,是奴婢怎么配每日吃人参啊……”

    程嫣笑了。“什么配不配,我说行就行,传我的命令,谁说不行的,让那人来找我。”

    锦茵动容道:“奴婢多谢王妃恩典!”

    主子,真的不一样了。

    半个月后,程嫣获得孟太医的认证,她完全康复了,可以自由走动,也可以出府。

    宫里的太监来传话,太皇太后、太后和皇上要她好好休养,等尊亲王回京时再一块儿进宫请安。

    程嫣这才后知后觉的想到,那位太皇太后好似就是她的婆母,顿时压力山大,心里暗暗祈祷尊亲王能晚一天回京是一天。

    身子康复了,程嫣终于得以沐浴,她老早就想沐浴了,是日晴一直拦着说是孟太医再三交代不得碰水、不得受寒,她才生生压抑住自己想洗澡的渴望。

    湢间与寝房相连,程嫣坐在大木桶里泡着花瓣浴,日晴在为她净发,她舒服得不想起来了。

    改日出门,她要去药铺配些药,她这副身子确实有些弱不禁风,她想泡药浴。

    前世,她除了给病人开药膳方子,也会搭配药浴方子,如此事半功倍,不必“吃苦”,病人接受度很高。

    一个时辰过去,她还不想起来,是日晴三催四请,答应隔日还可以再泡澡,她这才肯起来,让日晴哭笑不得,主子这身赖皮的功夫是打哪学来的?以前不会这样啊。

    程嫣在日晴的伺候下披上宽袍,她随意在腰间打了个结便在镜前坐下,准备让日晴绞干发后梳头。

    一坐下,她便在镜子里看到一张她从未见过的绝美容颜,镜中的少女比她前世见过的所有女明星都还美上十倍,脂粉未施,黛眉未画,却娇艳如出水芙蓉,整个人就像最好的宝石一般,流光溢彩,耀眼夺目。

    这是谁?她吓得弹起来。

    日晴也被她吓了一跳。“怎么了,王妃?”

    程嫣惊疑不定的看着镜子里的美人,而镜子里的美人也出现了惊疑神情,她很快发现那镜中的美丽少女竟是她!

    “这是……我吗?”程嫣眨也不眨的看着镜里的自己,忍不住拿衣袖擦了擦镜面,可镜里的美人并没有魔法般的出现一团烟雾之后消失,美人还在,而且美人也与她一样,同样做出了以袖擦镜的举动。

    日晴讶异到差点说不出话来。“您……您这是在做什么?”

    主子怎么会—— 怎么会用衣袖擦镜子?这太不可思议了。

    程嫣没有回答日晴,她缓缓坐了下来。

    她一直没将原主的容貌和她自身划上等号,虽然知道原主是京城第一美人,而她占据了原主的身子,可她全然没联想在一起,她没想到那个第一美人是她!

    她眨也不眨的瞪视着镜里的自己,抬手轻抚着自己脸颊,这小巧柔白的瓜子脸蛋是她的?这双盛满星光似的翦水双瞳是她的?这纤长黑浓的长睫是她的?这动人的卧蚕是她的?这水蜜桃般的两颊是她的?这秀挺的鼻子是她的?这水润的樱桃小口是她的?她真的拥有了这么精致的五官吗?这些……都是属于她的?

    “王妃,您到底是怎么了?”日晴着急不已。“要招孟太医来看看吗?”

    主子这些行为都好反常,魔怔了似的,她有点怕……

    “日晴,我好美。”程嫣双眼迷蒙,但语气满足。

    日晴松了口气,连忙道:“那是当然的,您自小便是美人胚子,如今更是京城第一美人,能不美吗?您别再摸自个儿脸蛋了,奴婢给您梳头……”

    日晴开始梳头了,程嫣仍是着迷的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全新的容颜,不由得想,现在如果有法子让她回到现代,但回到现代的她就像过去一样那么的丑,她会做何选择?

    她要留下来!

    是的,她要留下来,她宁可在各种不便的古代做美人,也不要回到便利的现代过丑女的生活。

    那她的家人呢?怎么办?她不会想见他们吗?

    说真的,她的丑也带给家人很大困扰,父母还怀疑过她是在医院抱错的,所以她不在比较好吧?

    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人会和恶魔做交易了,为了得到求之不得的事物,甘心出卖灵魂。

    而她,她不必和恶魔做交易,老天爷将她送来了这里,让她穿在一个绝世美人身上,让她拥有全新的人生,她傻了才要回去。

    她看着镜子笑了起来,浅浅的笑,露出两排洁白贝齿。

    哎,要命,笑起来更美了,简直颠倒众生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药膳娇妻最新章节 | 药膳娇妻全文阅读 | 药膳娇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