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赐婚记 > 第二章

赐婚记 第二章

作者 : 零叶
    【第二章】

    当天晚上,唐歌偷偷藏了个饼带回家给唐棣,接下来的三天皆是如此。

    牛二知道他们家的情况,还帮着打掩护。

    三天后,唐歌领着三十文钱回来了,她还欠李大娘三十文钱呢,这日子怎么过啊,唐歌很想拿着这三十文钱去赌坊里搏一把的。

    可万一要是输了,他们后面的几天都要喝西北风。

    唐棣看着她将那三十个铜钱倒腾来倒腾去,彷佛猜到了她的想法,最后道:“我帮你赢二十两,我们就收手,如何?”

    “说的就跟赌坊是你家开的似的,三十文钱赢二十两?洗洗睡吧。”说完唐歌就躺了回去。

    “你救了我,我无以为报,这二十两算是报答你的,以后,你找个小本营生做,只要不懒,我们都能活的下去。”

    “你不回去了吗?”

    “不回去了,这里很好。”没人知道他的身分就没人算计他。

    唐歌见他一副笃定的样子,心一横,两人饭都没吃,最后去了唐歌经常去的幸运赌坊。

    两人是分枇进去的,赌坊的打手看到了唐歌后,笑着道:“哟,有钱了?”

    “三十文。”唐歌说得一脸骄傲。

    两大手掀开帘子让她进去了。

    唐棣早一步先进去的。

    两人进去后,唐歌扫了一圈看到站在赌大小那边的唐棣,不动声色的靠了过去。

    第一把,唐棣让她压十文钱小,唐歌照做,果然,一二三点小。

    十文变成二十文,唐棣又让她连续压了三把小,每次都是十文,头两把都是赢的,最后一把输但这么下来,唐歌手里已经有六十文钱了。

    一晚上,唐棣让她从一开始的十文到二十文再到一百文最后到一两,三雨,五两的来。

    为了不引起注意,每次都是连续赢了几把后,必然让她输一把。

    就这么的,天快亮的时候,唐歌终于赢了二十两了。

    唐棣示意她可以走了,但唐歌已经赌红了眼。

    “不想血本无归就赶紧走。”说完唐棣率先出去了。

    唐歌看看桌上的人都在压,在看看自己揣着的二十两,还有那小祖宗已经走了,一咬牙一跺脚,走了。

    出门的时候,两打手问:“唐大郎,裤子还没输掉呢?”

    “呸,你才输呢,小爷今儿个赢了。”

    “哟,那怎么不继续了。”

    因了,明儿个再来。”说完大摇大摆的走了。

    等回到家后,唐棣已经躺下了。

    这段时间唐歌跟唐棣还睡一张床,主要是另一个屋子太破了,躺着都能看到屋顶的星星。

    明儿起来先给屋子修缮下,虽然小傻子不知道她是个女的,当睡在一起也不是个事。

    翻了个身,唐歌沉沉睡去。

    一觉睡到日上三竿,唐歌被外面卖大饼的吵醒了。

    她立刻坐起来,揣着铜钱就出去了,一口气买了十个大饼,回来后跟唐棣俩第一次吃了个饱饭。而后,唐歌出门溜达一圈,将欠李大娘的三十文钱还了后,又找来瓦匠给他们家屋子修缮了一下。

    邻居都问她是不是发财了,唐歌也不隠瞒,说昨晚上没忍住,去了赌坊,赢了几个钱。

    众人怒其不争。

    唐歌不管这些,将屋子修缮后,将唐棣赶到另一个屋子去睡。

    唐棣不情愿,当天晚上抱着被子站在唐歌的床前要求一起睡。

    “我会打呼放屁磨牙。”

    “我不嫌弃。”

    “我嫌弃,占了我半张床。”说完一脚将人踹开迳自躺下了。

    唐棣无奈,只能可怜兮兮的回到自己的房间了。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唐歌发现城门口的那些陌生面孔再也没见到了,而唐棣脸上的那条疤痕也去不掉了。

    除去修缮房屋,剩下的钱唐歌给来两人整了一套过冬的衣服,两条新棉被。

    而唐棣,在这里待了一个多月后,开始跟着牛二后面进山打猎了。

    这一个多月来,唐棣晒得黢黑黢黑的,跟一旁人家的小孩也没啥区别了。

    春来夏往,秋收冬藏,转眼又过去了五年。

    唐歌已经二十岁了,唐棣也十七岁了,唐歌还是那样,没怎么长,反倒是唐棣,就跟春天的小麦遇到了一场春雨似的,刷刷刷的长得老高,高到她现在都没办法摸他的头了。

    “哥,哥……”唐棣戴着个斗笠,穿着个短打手里的鱼腥草上挂着两条鱼就回来了。

    见唐歌正在跟一个四十多岁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说话的时候,脸顿时就拉下来了。

    那妇女看到唐棣,眼里闪着精光,她起身,“大郎啊,这事你们考虑考虑啊,那可不是一般人物啊。”

    说完扭身肥硕的身体就走了,在路过唐棣身边的时候,目光贪婪的在他精壮的胸口扫了一眼。

    “你回来了。”唐歌接过他手上的鱼,转身往厨房去了。

    唐棣立刻跟在她后面,问:“那老女人是不是又来说媒了?”

    唐歌嗯了一声,“这些年咱们也攒下来一点钱了,够你娶媳妇了。”

    “我不娶媳妇。”唐棣虎着脸道。

    “瞎说,哪有男子汉不娶媳妇的。”

    “你不是没娶吗?”

    唐歌被回的语塞,随即转头道:“你跟我一样吗?”

    “你有的我都有,哪里不一样?”唐棣较真的道。

    唐歌扶额,懒得搭理他。

    “你还在等那个李家姑娘?”唐棣问。

    他嘴里的李家姑娘就是卖烧饼的李大娘家的大姑娘,比唐歌大一岁,本来李大娘是想让她女儿嫁给唐歌的。

    唐歌以前是混蛋了点,但自从家里多了个弟弟后,唐歌跟以前不一样了。做点小买卖挣的钱也够开销了,再加上知根知底。最重要的是,家里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亲戚,以后也不用赡养老人什么的,只要小俩口过好日子就成了。

    在加上两家隔得又近,以后有点摩檫的她也能即时出面,种种考虑之下,唐歌就是最佳女婿人

    但唐歌哪里敢答应,结果一次无意之间发现李大娘的女儿跟别的男人在小树林里搂搂抱抱后计上心来,犹豫了下就跟李大娘说愿意娶她姑娘。

    李大娘高兴得不行,回去就跟女儿说了,结果那姑娘一听,死活不干。不为别的,就因为唐歌越长越秀气,那张脸比女人的还漂亮,要不是这么些年街坊领居看着她怎么混蛋长大的,一定会怀疑她的性别。

    结果倒是没怀疑她性别,直接怀疑上她的性取向了,也不知道哪个缺德的,嘴巴没个把门的,传来传去的就变成唐歌是个兔儿爷了。

    唐棣还为此跟人打了一架。

    这是其一,其二,就是那姑娘有心上人了。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兔儿爷,性取向很正常,也为了让李大娘打消撮合她跟她女儿的事情,唐歌不得不利用了下李家姑娘。

    结果李家姑娘见她娘心意已决,当天晚上带着她老娘的辛苦钱就跟着汉子私奔了。

    唐歌再被人说亲的时候,就说自己想等李家姑娘。可把李大娘给高兴坏了,同时又愁坏了,那死丫头一走就是两年,是死是活也不肯捎个信来,眼看着唐歌都十九了,还能等多久?

    每次有媒人上唐歌家,李大娘比唐家兄弟俩还紧张。

    综上所述,所以唐棣才有此一问。

    唐歌也不否认。

    唐棣的脸顿时就黑了,半晌才道:“做哥哥的都没成亲,哪里有我这个当弟弟的先娶媳妇儿。”唐歌还要在说什么,唐棣直接出去劈柴了,那哐哐哐的声音像是在发泄。

    唐歌失笑,傻小子,她是个女的要怎么娶媳妇儿。

    转眼又过了半个月。

    这天,石台县发生了一件大事。

    县太爷任期满了,要走了,调任来的新的县太爷据说是个地皮都能搜刮三层的厉害角色。

    一时间人心惶惶。

    唐歌在自家的铺子里一手托着下巴问唐棣要怎么办,新来的县太爷想要钱,第一批下手的肯定就是他们这些作小本生意的人家。

    唐歌的铺子是他们跟牛二家一起开的,牛二哥雨年前娶了个媳妇,媳妇是个能干的,最重要的是能做一手好菜。

    她将他们打来的猎物做成各种酱肉贩售。一个铺子分成两边,一边卖酱肉,一边卖兽皮。

    银子多的没有,但让他们两家人活得滋润的钱还是够的,唐歌说给唐棣存的娶媳妇的钱,就是这么存下来的。

    按照石台县所有商人的意思,大家一起凑一凑,给新来的县令僻个牌匾什么的,拍拍马屁,以后真要有什么事也能给点面子。

    唐歌问唐棣他们该出多少。

    “一文钱不出,作为父母官为民办事是应该的。”

    唐歌喷了一声,“县官不如现管,县太爷就是这石台县的土皇帝,不孝敬着谁敢得罪。”

    “这样的人不配为官。”唐棣冷着脸道。

    唐歌下意识伸手捂着他的嘴。

    当她手掌心感觉到那湿润的触感后,心里忽然一麻。当她蓦地松手抬头看唐棣的时候,发现他也正在看自己。

    唐歌脸莫名的一红,继而生硬的转移话题,“那我们就出十两,就这么说定了。”说完假装忙碌起来。

    唐棣在她转身后,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而后一双眼晴犹如深镡一般看着唐歌的背影。

    他觉得,他可能断袖了,他喜欢上唐歌了。

    一开始他也很讨厌唐歌,总觉得世界上怎么还有唐歌这样的男人,没一点可取之处,要钱没钱,要胆子没胆子,要担当也没担当。他要是个姑娘,是不会嫁给这样的人的。

    当然,他不可能是个姑娘,但他却还是喜欢了这样的男人。

    十天后,众人在新任县太爷上任的那天,给县太爷送了一个勤政爱民的牌匾。

    第二天,衙门里新来的捕头通知他们,他们送的牌匾县太爷十分满意,为了感谢大家的盛情招待,他要在醉云楼宴请诸位,让大家务必都参加。

    唐棣才不愿去,牛二不敢去,最后只能唐歌上。

    唐歌跟着一群人一起进去了,他来此的目的就是吃,醉雪楼筵席,他唐歌长这么大还没吃过呢。要是没有后来的插取,唐歌觉得自己会吃得更愉快。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的时候,新县令佟成挺着个跟怀胎八月似的肚子来给众人敬酒,一共三桌,唐歌他们这一桌是最后面的。

    当佟成腆着肚子给他们敬酒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唐歌,不为别的,在一群又老又丑或者又胖又瘦的人中,唐歌那面如冠玉的脸庞想让佟成想不注意都难。

    再一个,这个佟成,是个男女通吃的货,家里大小老婆好几个,外面还养了一两个靠男人吃饭的兔儿爷。

    生冷不忌,男女通吃。

    所以在看到唐歌的瞬间,佟成一颖心就活跃了。妈呀,居然还有长得这么水灵的男人,那皮肤,比他认识的最大牌歌姬还要好,那身段,那个模样……没有哪一处是佟成不满意的。

    满意,他太满意了,这比他接到通知来石台县当县令还要满意。

    石台县在上一任县令的治理管辖之下,老百姓的日子过得那教有滋有味,是个中等的实县,他来了,自然有很多很多的油水了。

    他不动声色的靠近唐歌,假装敬酒,最后看着唐歌道:“在坐的都是中年人,你一个年轻人很是扎眼,石台县有你们这些优秀的年轻人,我身上的担子要轻很多。”

    唐歌被夸得飘飘然,再加上喝了些酒,那脸上多了两朵红晕,这么一笑,简直比那花儿还要夺目。要不是碍于人多,佟成现在就想将这个年轻人压在身下。

    “县太爷您过奖了。”唐歌谦虚的道,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被县太爷夸,以前的县太爷老说他没出息什么的。

    “小兄弟叫什么?”

    唐歌还没说话,一旁的人就拍马屁的回答,“唐歌,爹娘给娶这名字,分明就是为了占人便宜的。”

    众人哈哈大笑,唐歌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那我就喊你小唐了。”佟成亲昵的道。

    听到小唐二字,唐歌看了眼佟成,这人看着就不好惹,笑面虎似的,尤其是被那一双眯眯眼目丁着看,唐歌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此刻在一听这称呼,只觉得胳膊上立刻起了一层鸡皮,恶心的。但碍于对方的身分,唐歌不得不应了一声,嬉笑着应对。

    铺子里的三个人,牛二嫂只管埋头做,牛二只管带着唐棣上山打猎根本不管店里的。也就她嘴皮子利索点,嘴巴甜也才能让周围的人都在他们家铺子里买吃的。

    所以唐歌还是有些圆滑的。

    于是,剩下的时间佟成打着亲民的旗号,坐在他们这一桌不走了,明着跟众人说话,实则没说两句就回头问:“小唐,你觉得如何?”

    唐歌心道我觉得个屁?老子要是有这本事你的鸟纱帽就是老子带着了。

    但面子上只能讨好的道:“大人荚名,作的决策肯定都是对的。”佟成更高兴了。

    一顿饭吃了两个时辰才意犹未尽,此刻都已经亥时整了,酒楼掌柜的自然也不敢赶人。

    出来的时候,佟成更是喊着唐歌非要跟他并排行走,两人的胳膊因为拥挤的缘故,时不时就要撞-下。

    众人也看明白了,县太爷对唐歌是刮目相看,一时间看向唐歌的眼神更加的不对劲了。

    唐歌是兔儿爷这个传言大家都知道,只是碍于乡里乡亲的,大家不会当着唐歌的面说,但私底下还是会说的。

    出了酒楼的大门,佟成道:“小唐,天这么晚了,我坐的是马车,送你回去吧。”

    唐歌哪里敢答应,谁知道这大肚子里装的是不是塌水,当下拒绝了。

    佟成还不死心,“顺路而已,你们给了本县这么大的面子,本县也要聊表心意,送你回去而已,走吧。”说着就拉住唐歌的手臂往一旁的马车拽。

    唐歌吓懵了,又不敢得罪县太爷不敢挣扎得太明显,眼看着要被佟成给拽走了,唐歌着急的道的道:“大人,真的不用了,小人自己回去就行了。”

    佟成不理会,就跟没听到似的,拉着唐歌的手更是捏紧了几分。这个男人已经撩拨了他一晚上了,今晚上不吃上嘴,他觉都睡不好了。

    忽然,一声清脆的哥打断了两人的拉扯。

    是唐棣来了。

    唐棣看到那死胖子拽着唐歌的胳膊,恨不能直接砍了他的手。但还是忍着了,当下上前,抬手道:“见过县太爷。”

    佟成打量着唐棣,没想到这小小的石台县居然有如此风度给予轩昂的人,要不是脸上有一道疤,就更气质过人了。

    “你是……”

    不等唐棣回答,唐歌立刻挣脱佟成的手,“他是小人的弟弟,来接我回去,今日谢大人招待,小的恭送大人。”说完双手举过头顶。

    佟成看着唐歌,目光轻浮,再看唐棣的时候就有些不善了,这个破坏自己好事的人,他自然喜欢不起来。

    随即又看着唐歌,对唐歌道:“以后有什么事,只管来县衙找我。”

    “谢大人。”唐歌只能敷衍。

    佟成最终还是一步三回头的走了,直到那马车轮子渐行渐远,唐歌才敢直起身子,只觉得双腿发软额头冒汗,快被吓死了。

    唐棣立刻伸手扶住她。

    唐歌看了唐棣一眼,两人谁都没说话。

    唐歌要自己走,唐棣不让,“你喝酒了,天黑,路不平,小心捽倒。”说完不由分说的抓着唐歌的手往前走。

    唐歌被拖着走在后面,看着唐棣早就超出她许多的身高沉默不语。

    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到家后,唐棣打来水给唐歌擦拭,唐歌躱开后拿着毛巾自己擦。

    唐棣站在一边,看着她檫完脸后又檫了擦脖子,最后在后脑杓的地方停顿了下来。

    “背擦不到吧,我帮你。”说着就要拿过唐歌手上的毛中。

    唐歌连忙躲开。

    唐棣的手一空,看着唐歌的眼神都变了。

    唐歌也察觉到自己刚才的动作有点太伤人了,她抬头看着唐棣边:“没事,天不热,随便擦擦就可以了,不早了,你快去睡吧。”

    唐棣没动,直到唐歌不自在的东看西瞟的就是不看他的时候,唐棣才起身离开,只是出门的时候将本就不结宝的门板摔得震天响。

    等屋子里只剩下唐歌的时候,唐歌将毛中往脸盆里一丢,一**坐在凳子上,一脚习惯性的就踩在凳子上了。

    小伙子最近情绪有点不对劲,尤其是长时间看着她的那时候,那个眼神让唐歌心慌。

    第二天唐歌去铺子的时候有点心不在焉,怕那个县太爷来找她。虽然不知道这县太爷要干嘛,但唐歌从小混到大,这县太爷一看就不是好鸟这点是毋庸置疑。

    唐歌就这么提心吊胆的等了好几天都没等到县太爷出什么幺蛾子,渐渐的也就放下了防备。

    日子还是要照样过,唐歌依旧在铺子里,唐棣跟牛二依旧去上山打猎。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赐婚记最新章节 | 赐婚记全文阅读 | 赐婚记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