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猫女子捡到犬男子 > 第七章

猫女子捡到犬男子 第七章

作者 : 金目指
    【第四章】

    夜幕低垂,街上霓虹陆续熄灭的打烊时间,会在这时间推门进来的也只有蔡奈绪了。

    “小奈!你终于肯出现了!”苗祢音其实一直有跟蔡奈绪连络,告诉她自己的近况。

    “小祢!终于能见到你了!还好吗?发生这么大的事我不能陪在你身边,真是对不起。”蔡奈绪一直很担心好姊妹这一连串的遭遇会不会让她难过,好不容易有时间可以来替她打气。

    “奈绪姊请放心,我有好好陪在店长身边的。”林良平微笑着说。

    “良平,你真是太可靠了!”蔡奈绪提高音量说。

    “没有啦……”林良平嘴上虽然这样说,眼神却很得意。

    “那个传说中的谜之男呢?”蔡奈绪张大眼东张西望,她除了来见苗祢音外,最好奇的是想看看那个神秘男子长什么样,从头到脚写满了“好奇”两个字。

    “小奈,你太夸张了,完全就是凑热闹的乡民脸嘛!”苗祢音又好气又好笑。

    “那家伙在厨房。”林良平不以为意地说。

    “那家伙?良平,你该不会是在吃醋吧?”蔡奈绪印象中的林良平一直都很有礼貌,现在听到他这样叫那位谜之男,她能感觉到他话中满满的醋意。

    “店长有我一个人保护就够了,才不需要那家伙呢!”林良平像只主人走到哪就跟到哪的小狈。

    “好啦好啦,去准备一下。”苗祢音像是打发孩子般地说。

    “我带了不错的红酒,好久没跟大家聚一聚了。”蔡奈绪边说边把红酒交给苗祢音。

    “小奈,你真是太贴心了!”苗祢音开心地说。

    阿贵端着一盘烤牛肉出来,苗祢音看着那盘色香味俱全的肉流口水,蔡奈绪则是一直盯着阿贵,两人眼神同样充满惊喜。

    “你好……”阿贵被盯得很不自在。

    “你好,我是小祢的朋友,我叫蔡奈绪。”蔡奈绪边说边上下打量着阿贵。

    “小奈,你盯过头了啦!”苗祢音试图阻止好友。

    “挺帅的嘛!而且长得好可爱!”蔡奈绪小声地在她耳边说着,完全就是个少女。

    阿贵跟她的情况很复杂,这种情况下被这样说,苗祢音只能苦笑。

    “这是蔡小姐带来的红酒吗?”阿贵拿起桌上的红酒瓶。

    “是啊,说是很好的红酒……”苗祢音话没说完,阿贵突然转身跑回厨房。

    “怎么了吗?”蔡奈绪在想她带来的红酒是有什么问题?

    “我也不知道,他有时候怪怪的,不知道在想什么。”苗祢音歪了下头。

    “怪怪的?”蔡奈绪表情有点嫌弃。

    “不是那种奇怪啦!只是不太懂他在想什么。”苗祢音不希望好友误会阿贵是个怪人。

    “你说他失忆了?”蔡奈绪再次确认。

    “嗯,医生是这样说的,而且问他什么他都说不知道。”苗祢音边回忆边说。

    “真的有失忆这种事情吗?”蔡奈绪觉得不可思议。

    “奈绪姊,你也不相信对吧?”林良平拿着红酒杯过来,刚好听到蔡奈绪的话。

    “我原先也不相信,可是人就确实像在演连续剧一样在这边了。”苗祢音指着刚好端着另一盘菜过来的阿贵。

    “这应该跟蔡小姐带来的红酒很搭,大家吃吃看吧……怎么了吗?”阿贵说完发现所有人都盯着他看。

    “那个,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蔡奈绪凑近他问。

    “呃……嗯。”阿贵尴尬地点点头。

    “连名字都不记得?”蔡奈绪继续问。

    “是啊……”阿贵稍稍低下头,眼神流露一丝悲伤。

    “小奈,好了,先来吃饭。”苗祢音阻止她继续问下去,同样的问题她已经问过了。

    大家吃了阿贵做的菜,配上蔡奈绪带来的红酒,啧啧称奇如此美味合拍,尤其是第一次尝到阿贵料里的蔡奈绪,反应就跟其他人初尝这位大厨的菜一样,被舌尖的美味惊艳到。

    “好厉害!”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好吃到差点把舌头都吞下去了。

    “我们家的大厨很厉害吧?”苗祢音满意地笑着。

    “跟奈绪姊的红酒好搭喔!”林良平喝了口红酒眼睛瞪大了。

    “真的!而且你刚刚只看了一眼,为什么会知道这酒要配什么菜啊?”蔡奈绪想到刚刚阿贵看了一下红酒就忽然跑掉的举动。

    “我也不晓得,刚刚看到这瓶酒就觉得它应该是这味道,所以做了道可以搭配的菜。”阿贵也不清楚为什么,他只觉得自己直觉很准猜中了而已。

    “你真的不是厨师吗?”林良平眯着眼,一脸狐疑。

    “对对对!我也这么觉得!”蔡奈绪喜欢上阿贵的手艺了。

    “我也问过,但他好像没反应。”苗祢音接话。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懂这些,可是我对厨师这个词没什么感觉,我想应该不是。”阿贵解释。

    “医生说如果遇到跟他丧失的记忆有关的人事物,他自己会知道的,之前带他去我发现他的地方,他听到卡车的喇叭声就忽然头痛,但是大家一直说他很会做菜,你们看,他就没什么反应,所以他应该不是厨师。”苗祢音解释道。

    “那再带他去当初发现他的地方找找线索啊!”林良平像是急着摆脱掉阿贵那样地说。

    苗祢音摇摇头,“那次他听到喇叭声头痛得不得了还是想不起来,只是很痛苦,我觉得这样逼他也没用,医生也说要给他时间让他多接触各种事物,遇到跟自己有关的就会想起来了。”

    “我懂小祢为什么收留你了。”蔡奈绪眼里都是同情。

    林良平在一旁不说话,他虽然不想这来路不明的男人踏进他跟店长的世界,但他也懂店长这么做是在帮助人。再一次确认阿贵的情况后,他也觉得阿贵其实很可怜。

    “这么说你们住在一起啰?”蔡奈绪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一样,哪壶不开提哪壶,戳中了苗祢音最不想被提到的事。

    “那……那也是没办法,没地方让他住啊!而且我们也没有……没有睡一起!他要是死在路上我会很困扰的!反正我也没付他薪水,多个免费的大厨是我赚到耶!”苗祢音害羞起来就解释个不停。

    “店长脸很红喔,该不会害羞了?”林良平难得看到这样害羞的店长,想再多看一点,于是更加捉弄她。

    “才……才没有!有什么好害羞的啊?我可是老板,捡到一个厨艺这么好的白工是我幸运耶!哪像你一天到晚打破东西我还要付你薪水,请你才是让我赔钱呢!”苗祢音虽然嘴上说着刺耳难听的话,但红到耳朵去的整张脸一点都没有说服力。

    “我才没有一直打破东西,那都是Kuro弄的啦!而且店长不在的时候,都是我在喂Kuro,店长这么说好过分!”林良平又像平常一样开始要装哭撒娇了。

    “他们感情真好啊。”阿贵在一旁笑着说。

    “这两人一直都是这样。”蔡奈绪挥挥手。

    “谁跟这麻烦鬼感情好了?”苗祢音听到这话回头反驳。

    阿贵看着大家气氛和乐融融地开心吃饭聊天,觉得自己真的很幸运,不但得救,还被安置在这样美好的环境,想着不管有没有恢复记忆,至少这段记忆是绝对不能忘记的。

    一场欢快的飨宴过后,林良平跟阿贵收拾着桌上的杯盘狼藉。

    “我也差不多该回去了,有时间再来找你们。”蔡奈绪提起包包说。

    “奈绪姊,谢谢你的红酒,工作加油喔!随时欢迎你来。”林良平对着蔡奈绪说。

    “小奈要回去了啊?不要走嘛!”已经喝醉的苗祢音趴在桌上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拖着长长的尾音撒娇。

    “小祢,你还好吧?很少看你醉成这样。”本来已经走到门边的蔡奈绪又回到桌边拍拍她的肩。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店长醉成这样,居然会撒娇,跟平常毒舌的店长好不一样。”林良平眼里满满都是爱怜,这样可爱的店长,好想抱回家。

    “她心情好才会喝这么多,已经很久没看到她心情这么好了。”蔡奈绪是在场唯一见过喝醉的苗祢音的人,看到好姊妹心情好她也很欣慰。

    “里面都收拾好了,可以走了。”阿贵提着苗祢音的包包走出来并把灯关掉。

    “小祢就麻烦你了。”蔡奈绪对着阿贵说。

    “我警告你,你可不要趁店长喝醉对她做什么事,不然我饶不了你!”林良平多希望送店长回家的是自己,嘴上这么警告着阿贵,但换作是他恐怕难把持住对店长做出什么事。

    “能走吗?”阿贵扶起像摊烂泥的苗祢音,在她耳边轻声问道。

    “不能走……”苗祢音拖着尾音说。

    “别撒娇,振作点,自己使点力。”阿贵语气不像是要占女孩子便宜。看到这一幕的林良平也无话可说,看样子阿贵应该没问题。

    “啊啊啊!小祢,你振作点啦……不好意思!拜托你了。”蔡奈绪反而觉得自己姊妹这样是给别人添麻烦了。

    两人上了出租车后,苗祢音依旧像摊烂泥靠在阿贵身上,双手还环抱住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阿贵举手投降。

    “喂!别把我当抱枕啊!”阿贵低头看着紧紧抱住他的苗祢音有点不知所措。

    “先生,你女朋友真会撒娇。”前座的司机听到阿贵这样说,就笑笑的搭话。

    阿贵没有回话,只是看着胸前那张醉醺醺却幸福洋溢的脸,也发自内心地微笑了。他慢慢放下手,轻抚着苗祢音的头,像是在摸着小猫一样,掌心顺着她乌黑亮丽的秀发,让发丝穿过他的指间,如涓瀑流泄过石缝,疗愈着他。

    回到家里,阿贵扶着脚步踉跄的苗祢音,让她躺好休息,苗祢音一躺下又呻吟着不知道在念什么。

    “嗯,你说什么?”阿贵将耳朵贴近她唇边想听清楚。

    “嗯……水……”苗祢音唇间发出轻吟混着含糊的单字。

    “等等!”阿贵声音轻柔地说完便去倒了杯水。

    他细心地扶起苗祢音喂她喝水,醉到没办法自己拿杯子的苗祢音,似乎连喝水都有点困难,被水呛得咳了出来。

    “啊,别吐出来!”阿贵急忙拿着毛巾擦拭。

    衬衫领口湿了一片,阿贵想着这样会不舒服,就帮她把衬衫领口的扣子解开。

    “唔……水……”苗祢音都被水呛到了还是迷迷糊糊地喊着想喝水。

    “欸,怎么办……”他瞄了一眼那杯水叹了口气。

    他拿起那杯水喝了一口含在嘴里,然后扶起苗祢音,将自己唇贴上她的,将口中的液体送进她的嘴里,苗祢音就像婴儿一样一点一点吸吮着他口中传来的水分子……

    ……

    “啊……不要!”她皱起眉轻轻推开他。

    “抱歉……”这让阿贵恢复理智,反省自己在做什么,怎么可以趁人家喝醉欺负女孩子,但回过神来一看苗祢音早已躺回床上呼呼大睡,像没事一样。

    “对不起……我不会再对你这样做了。”阿贵微微扬起嘴角,轻抚着她的脸颊,温柔地说,即使这道歉她大概听不到。

    “好好睡吧,晚安。”他更想要好好珍惜苗祢音,温柔地在她额头上轻轻留下晚安吻。

    苗祢音从梦的底层渐渐浮上现实世界,越是远离轻飘飘的梦境,越是感到身体沉重,尤其脑袋像被大石砸过一样痛得想哭,她睁开眼坐起身,脖子承受不住头的重量一直低着,视线只能看到自己脚边,觉得头重得好想把它拿下来,可惜她只能无奈的顶着脖子上的重物,拖着脚步走向浴室,好不容易走到了门边,两手扶着墙,连开个灯这么简单的动作,都必须把头放在手臂上休息一下。

    “你没事吧?”早起准备早餐的阿贵看到她扶着墙好像很难过的样子,赶紧上前关心。

    “头好痛……”苗祢音微微抬起头,眼睛湿润润地看着他,睡乱了的发丝有一小撮落在她脸颊上。

    苗祢音这眼神像极了昨晚迷迷糊糊向他索吻的表情,这让他心头一震,想起了昨晚她就是用这种神情说着:“……就这样吗?”以及接下来的事,这一个眼神让他悸动了,不假思索地伸出手就往她的头上抚去。

    但什么都不记得的苗祢音,被他忽然摸自己头的举动吓了一跳,整个人反射性地向后躲开,头还在痛,脑袋空白,这完全只是反射动作,她还来不及回过神思考他在干嘛,也没有那个心力去思考。

    “啊……抱歉!我只是想说摸摸头会不会比较好一点……呃,你快去洗脸吧。”之前还可以若无其事地跟她开玩笑,现在只是她一个反射动作就让他在意起来,阿贵尴尬地笑了笑,看样子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在浴室里对着镜子发呆的苗祢音,完全没把刚刚阿贵的举动放心上,她现在只想着赶快让这讨厌的疼痛感消失。对着镜子呆了十几秒她才注意到胸口有一个小红印,拉开领口对着镜子看半天,嗯?是被蚊子咬了吗?她伸出指尖去抓抓,不痛也不痒,那算了。

    苗祢音换好衣服,一如往常坐在茶几边等吃早餐,这阵子她的胃袋已经习惯阿贵做的早餐了。

    “我要咖啡。”看着阿贵很自然地把柳橙汁放在她面前,她想着咖啡不知道会不会让疼痛感消失,面无表情地说着。

    阿贵扬了扬嘴角,不发一语把他的咖啡跟苗祢音的柳橙汁交换,他已经习惯苗祢音早晨的低气压。

    屋子里的空气很微妙,苗祢音那边跟平常一样,带着低气压吞食早餐,而另一边阿贵周围的空气则是比平常多了丝甜味,在阿贵眼里,苗祢音已经不是之前那样单纯感到有趣了,昨晚在他心头掉了粒糖,现在慢慢发酵出一丝丝甜味。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猫女子捡到犬男子最新章节 | 猫女子捡到犬男子全文阅读 | 猫女子捡到犬男子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