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猫女子捡到犬男子 > 第二章

猫女子捡到犬男子 第二章

作者 : 金目指
    在急诊室外来回踱步的苗祢音急得眼眶都红了,泪水盈满她原本就水灵灵的一池黑潭,看起来随时一眨眼就会决堤。双手紧握着捏出一掌心汗,修剪得整齐干净的指甲深深陷入手背,留下深红的指甲痕。生性善良的她,现在只强烈地祈求上帝保佑这名无辜的男子平安无事,并且不停忏悔自己的错,她甚至在心里对上帝说她愿意入地狱赎罪。

    急诊室门打开,她看到那名男子完好无事地走出来,脸色虽然苍白,但能走动并且身上没有包着纱布绷带,应该……没事吧?

    一名护理师带男子在走廊边的长椅上坐着,苗祢音打算上前关心时,一个声音叫住了她。

    “妳是家属吗?”一位身穿白袍,年约四十多岁前额有点微秃的医生向她搭话。

    “呃……我是……撞到他的人……”苗祢音不想说谎,但要承认自己犯的错确实有点困难。

    “请妳过来一下。”医生似乎见怪不怪,没有什么反应地径自走向隔壁诊间。

    苗祢音跟着医生进了诊间坐下,虽然看到那名男子平安无事了,但心里依旧无法冷静,医生到底要对她说什么?这种事情她还是第一次遇到,不!这种事情没有人想遇到吧?

    “初步检查了一下,患者并没有外伤,X光检查结果看起来也没有内伤。”医生淡淡地说着。

    “太好了……”苗祢音这才松了口气,刚刚因心急蓄满眼眶的泪水正在决堤边缘,因放下心而快要落下的泪珠,在医生下一句话让她又心头一紧缩回眼眶。

    “但是……”医生接着说。

    “咦?怎么了吗?”苗祢音的心随着医生的话起伏不定。

    “嗯……该怎么说呢?他似乎丧失了记忆。”医生想着要如何用非专业人员也能听懂的方式解释这个病症。

    “丧失记忆?”苗祢音万万没想到居然是这种连续剧展开,失忆什么的,不是只有在连续剧跟小说里才看得到的吗?现在居然发生在自己面前。

    “虽然说是丧失记忆,但基本生活能力还是有,语言跟生活常识都还记得,只是对于自己的过去、自己的名字、住什么地方、做什么工作这些记忆完全不记得了。”医生继续解说着。

    “那……”苗祢音也不知道该问什么。

    “恐怕是受到很大打击才让他失去这些记忆的。人类的大脑有自我保护的机制,当遇到强力冲击导致心理崩溃无法承受时,自然就会把这些记忆暂时锁在意识深处……妳说妳是开车撞到他的吧?”医生想找出病因。

    “……是。”苗祢音已经在思考着该如何负起这个责任了。

    “当时的情形如何?”

    “嗯……雨下很大……我明明有好好地看着前方路况驾驶……而且我车速也不快,因为下大雨啊!可是……他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忽然就出现在眼前,我马上紧急踩剎车,然后下车就看到那个人已经倒在地上了,我过去叫他时他还有意识,我就马上送他来医院了。”苗祢音越说头越低,忽然有点懂医生说的失忆现象,此刻的她真希望把刚刚的事全都忘掉。

    “嗯……”医生深深吸了口气。

    苗祢音像是坐在被告席上等着法官宣判那样坐立难安。

    “明天再带他来检查一下好了。”医生语气依旧很冷静。

    “明天?”苗祢音不是不愿意负责,只是忽然给了这样的指示,她错愕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放心,我认为这不是妳的责任,患者应该早在车祸前就已经丧失记忆了,明天……”医生话没说完就被苗祢音打断。

    “什么意思?”

    “我刚刚解释过了,伤员这种失忆现象是因为受到打击造成的,但通常车祸的话,应该不至于连自己名字跟过去都完全忘记,更何况以他身体状况来看,我认为妳并没有撞到他……”医生说到一半又再度被苗祢音打断。

    “等等等等!你是说我没撞到他?”

    “一开始就说了他身上无伤,但保险起见还是希望明天能来照个超音波检查脑部,如果是脑损伤的话,妳再转去脑科看看。”医生非常有耐心地解释给她听。

    不是她撞到的?但她明明撞到他了啊……不不不!医生都说不是她的问题了,那……咦?这么说她只是差点撞到一个失忆的人而已?但是医师又说要检查脑部,该不会还是车祸伤到脑了吧?

    “还有什么问题吗?”医生看着陷入沉思的苗祢音问。

    “……啊!没有……”苗祢音告诉自己冷静。

    “由于伤员无明显伤势,院方没有理由让他住院,但他身上也没有任何证明文件,无法连络他的家属,妳就负起责任替他安排一晚住宿吧,明天再带他来照脑波。”医生看出苗祢音慌了手脚,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微笑地提点了一下。

    “好的……”手足无措的苗祢音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苗祢音步出诊间,看见身上披着毛巾的男子,低着头怅然地坐在长椅上,脸色没有刚刚那样苍白了,稍微恢复了一点血气,但神情仍像失了魂。

    “那个……”她走近男子身边轻声开口。

    男子抬起头望向苗祢音,那是一张好看的脸蛋,雨水濡湿的黑发贴在他前额上,又圆又黑的眼珠子清澈得像孩子纯真的眼神,垂下眼来长长的睫毛和眼皮上清晰刻划的双眼皮线,宛如漫画老师笔下的大眼男孩,透白澎润的脸颊像极了小仓鼠般可爱,嘴唇没有什么血色,下巴精巧得不像男人会有的,整张脸好像娃娃,要是戴上假发应该会被误认为女生吧?

    “呃……我叫苗祢音……对不起!罢刚是我撞到你……你还记得吗?”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总之先道歉。

    “苗……祢音……”男子轻轻地念着她的名字,声音跟长相很吻合地是把好听的男声,不高不低,不粗不细,稳定而清晰,不知道是否受到了点风寒,男子声音里带着些微鼻音。

    苗祢音明明是道歉的一方,却因为男子用着温柔带着些许暖意的声音念着她的名字,慌乱的情绪忽然平稳下来。

    “嗯,刚刚医生和我谈过了,你没受伤,明天再来检查一下就好了。”冷静下来的苗祢音,看着眼前这名像孩子般的男子,说话的语气也变得像是在对孩子鼓励一样,刻意避开负面用词,只是简单给予肯定,目的是希望男子安心。

    “明天……?”男子依旧是那把温柔的声音,但多了些许不安。

    苗祢音明白对于一个连自己名字都忘记的人来说,“明天”这个词他应该没有多余的心力思考吧?

    “没事的,我会负起责任,今晚就先来我家过夜吧!”苗祢音做梦都不会想到,她居然对着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男子,说出这种像是男人在搭讪女孩子的话,而且还毫不犹豫。话说出口后才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啊?血液不受控制地涌上脸颊,染红了她原本柔白的双颊。

    “……谢谢。”男子的不安消除了些,取而代之的是眼前这位双颊泛红女子害羞的热度感染了过来,虽然还不到连自己也害羞的程度,但总觉得心头暖暖的,稍微踏实了些。

    “嗯……那……走吧。”苗祢音意识到今晚即将第一次与男人在同一个屋檐下过夜,而且还是个见面不过几小时连名字也不知道的陌生人,声音不自觉颤抖了起来。

    “真的很谢谢妳。”男子站起身,对着苗祢音深深鞠了躬。

    “不……别这样啦!你太夸张了!明明是我的错,为什么你要谢我啊?”对于男子的彬彬有礼,苗祢音反而慌了起来,刚刚那些害羞意识瞬间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男子对她微笑,右颊上有着浅浅的酒窝,那看似无邪的笑容,却让苗祢音有那么一瞬觉得这男子是为了不让她害羞紧张,才故意做出这么夸张的行为。但这想法一闪即逝,眼前男子的笑容暖暖地充满感谢,她想太多了,他怎么可能知道她刚刚在想什么,不过托他的福,心情确实不可思议地平静下来了,甚至有多余心力打量起这男子的身材。目测他的身高约一七○公分,以男生来说不算高,但站在只有一五五公分的她身边已经足够高大了,身型也不是壮硕魁梧,跟他的长相搭配得刚好的中等体型,苗祢音这才注意到,男子虽然长着一张女孩般稚嫩的娃娃脸,但明显凸出的喉结清晰可见,对于刚刚那以为戴上假发就会把他误认为女生的想法,忽然觉得有点可笑。

    “那个……怎么了吗?”男子开口打断她的思绪。

    “嗯,没事,走吧。”苗祢音微笑着摇摇头,便走出医院。

    外面仍下着雨丝毫没有减弱,刚刚急着把男子送医,雨伞忘在车上,苗祢音的车就停在视线可及的前方,正当她打算冲过去把车开过来接男子时,男子开口了。

    “妳的车在那边吧?”男子准确地指着她的车。

    “嗯,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把车开过……”苗祢音话未说完。

    “走吧。”男子忽然拉起她的手就往雨里狂奔。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苗祢音心跳变得很快,不是因为跑步的关系,而是她长这么大还没跟男人牵过手,加速的心跳让她的体温一下子升高,要不是雨水不间断地落在她身上替她降温,现在的脸应该比刚刚红好几倍,不过就是一分钟的路程,苗祢音却像跑完百米般气喘吁吁。

    “啊……快点开门。”男子语气像催促着妈妈开门的孩子,带着一丝甜软。

    上车后,苗祢音对眼前这纯真男子感到不可思议,这种像孩子般的举动,纯洁自然,彷佛童话里的主人公。

    从小她身边只有勾心斗角的大人,永远都是那副想讨好她的嘴脸,念的又是女校,没什么机会跟男生接触,其实就算是身边的女生,大多也是互相猜忌,互相比较自己家里多有钱,这看在苗祢音眼里只觉得一切都很恶心,所以她想逃离那充满着丑陋的世界。

    离开家后,这半年来比较亲近的男孩子是店里的打工弟,林良平确实帮助她很多,也一直支持着她,但那个总是把玩笑挂在嘴边的男孩子,她只把他当作是个开心的工作伙伴,让她在店里不那么无聊而已,除此之外没别的想法。

    “啊……又淋湿了。”男子伸手抹着脸上的水珠,那像是自言自语般的声音,再度把思绪乱飞的苗祢音拉回现实。

    “这毛巾虽然很小,请用吧。”她想起车后座有条小方巾,伸手拿了递给男子。

    “谢谢。”男子边道谢边接过小方巾,下一秒却是拿着它擦拭起苗祢音滴着水珠的发丝。

    这让苗祢音愣住了,她第一次感受到男子对她的关心,而且是如此自然纯粹地发自内心,没有一丝假情假意,这温暖的举动让她的心都要融化了,眼泪不自觉滑过脸庞。

    “怎么了?”男子看见眼前这美丽的女孩子竟然掉下眼泪,心里有点不知所措,但仍故作镇定。

    “没、没事……讨厌,整个脸上都是雨水,给我擦脸……”苗祢音接过他手上的方巾,转过身偷偷把泪水擦干净。

    “嗯……雨下好大呢!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停。”男子识趣地望向窗外,若无其事地说。

    “是、是啊!不过这样比较凉快嘛!最近天气一直很热。”苗祢音牵动嘴角,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这样啊……”男子连昨天的记忆都没有,甚至不记得这闷热的天气已经持续好多天了。

    “呃,我们赶快回家吧。”苗祢音这才惊觉说错话,再继续说下去只会更尴尬,赶紧开车。

    一路上只有车外雨水敲打的声响,两人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但越是沉默,车内的气氛越是僵硬,令人喘不过气。

    “那个……”

    “那个……”

    两人居然异口同声,分秒不差地开了口,然后又同时安静了下来。

    “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苗祢音再度打破沉默。

    “嗯……什么都想不起来。”男子垂下眼,似乎在努力回想着脑中记忆。

    “那……最后记得的是什么?”苗祢音边专心开车,边随口说着。

    “好像……是在走路……然后……是妳的声音……”男子追寻着记忆,但他只能回想起车祸当时的记忆,甚至连当时的景象都想不起来,只模糊地记得苗祢音扶他起来时那句“你没事吧”,想要再往前追溯,却只感到一阵剧烈头痛。

    “你没事吧?”看见男子痛苦的神情,苗祢音又紧张起来了。

    “头……好痛!想不起来!我什么都想不起来!”剧烈的头痛让他忽然暴躁了起来,发狂似地嘶吼着。

    这吓到了苗祢音,刚刚还纯真无邪的男子,眼里忽然布满了血丝,嘶吼的音量几乎撼动了整台车,苗祢音反射性地踩下剎车,两人的身体被大大地甩向前,这大力的摇晃,让男子稍微清醒了些。

    “对不起……吓到妳了吗?”男子又恢复平稳的声音,不过多了些虚弱。

    “你没事吧?”苗祢音怯怯地说。

    “对不起……刚刚努力思考着到底发生什么事让我变成这样,但一回想头就好痛……”男子显得虚弱而悲伤。

    看见他悲伤的神情,苗祢音心里觉得痛,决定不再说什么,为了缓和气氛默默地开了广播,车内音响流泄出淡淡的轻音乐,像是在苦涩黑咖啡中加入了奶精,慢慢地化开僵硬的气氛。温柔的男声轻轻唱着情歌,歌词描述着相遇时下着雨,彷佛就是他们现在的写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猫女子捡到犬男子最新章节 | 猫女子捡到犬男子全文阅读 | 猫女子捡到犬男子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