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不择手段娶前妻 > 第八章

不择手段娶前妻 第八章

作者 : 乔湛
    【第五章】

    俞父和游父闻讯而来,看到躺在游历宸怀里浑身湿透、一脸苍白的宝贝女儿,俞父紧张得老泪纵横。而小幼薇虽没受什么伤,但受的惊吓可不小,一见到爸爸就哇的放声大哭起来,揪得俞父那颗心是更疼了。

    “历宸,爸爸是怎么交代你的,让你好好照顾妹妹,可你却让妹妹受了这么大的惊吓。”虽不是自己的女儿,可游父也是当父亲的人,想到那时的情景,他彷佛感同身受。

    游父从小就教育他要做一个有担当的男人,所以对于今天的事情,他不会推卸责任,“爸,对不起,今天的事是我的错。”

    “这句话你留着去对俞叔叔说。”

    俞父已经跟女儿换好衣服回到客厅,正好听见好友在责备孩子,忍不住插嘴道:“正霆兄,别责怪孩子了,今天的事情也只是意外而已。”

    “游伯伯,薇薇没事了,你不要骂哥哥。”哭过的小幼薇又恢复了不久前那副天真可爱的模样,甚是惹人心疼。

    游正霆一颗铁汉心也不由地为这个小女娃收服了,“薇薇,伯伯代哥哥向你道歉,你不能生哥哥的气,好吗?”

    “我不会生哥哥的气的。”说着,小幼薇放开父亲的手,走到游历宸身边,主动牵起他的手,又甜又软地叫道:“历宸哥哥,你也不准生薇薇的气哦。”

    听了她软糯的声音,不知怎的,游历宸受了惊吓的心逐渐放松,“明明是我没照顾好你,我怎么会生你的气。”

    “我害你被伯伯骂了。”说完,她悄悄吐了下舌头,模样可爱极了。

    小幼薇在游家待了两天,离开的时候,小女娃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说是舍不得她的历宸哥哥。

    游父被逗笑了,直说等她长大了,让历宸哥哥给她当新郎,当她永远的历宸哥哥,听了这话,小幼薇终于止住泪,喜滋滋的跟着俞父回家。

    这一句话,本是父辈的玩笑话,可俞幼薇却深深的烙在心里……

    俞幼薇是在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中醒过来的。她睁开眼睛,有那么一刹那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境,说也奇怪,自从离婚之后,她就三番两次的梦到过去和游历宸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那清晰的画面,彷若昨日,只是两个人,都已经不再是当年的人了。

    又是一阵急促的声响,俞幼薇怕是有什么事,连忙掀开被子坐起身,也不知是不是太过着急的原因,她的头部传来一阵晕眩的感觉。

    她闭了闭眼,边等着那股不适感缓和,边伸手在床头柜上取饼手机,按下通话键,那头立马传来俞母洪亮的声音,“薇薇,起床了吗?”

    俞母是个要强的女人,在俞幼薇十九岁那年,俞父突然发生车祸身亡。这对本就经营不当的公司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那时候游父主动开口帮忙,俞母却坚持不让。

    或许在她心里,她有自己的担心,害怕游父趁火打劫,只是她太不了解游父了,如果他要做出那样的事,早在十几年前就不会一分不收将公司全部留给俞父了。

    直到两年前,公司面临破产危机,俞幼薇不忍俞母东奔西跑,更不想俞父辛苦大半辈子的心血毁于一旦,于是主动联系游正霆,恳求他出手挽救面临破产的公司。

    游正霆视俞父为好兄弟,知道俞父这辈子最宝贝的就是俞幼薇这个女儿,为了让好友在九泉之下能安息,游正霆提议两家联姻,让俞幼薇在自己的三个儿子中挑选一人,与其结婚。

    一开始俞幼薇是拒绝,可想起自己心心念念的历宸哥哥,最后她还是答应了。

    有了游正霆的帮忙,公司很快解除危机,俞母嘴里责怪女儿不该麻烦游正霆,可内心还是高兴公司死而复生,再加上游正霆提出的联姻要求,彻底打消俞母内心的那份猜疑。

    只是令俞母想不到的是,结婚不过短短两年,游历宸就跟女儿离婚了,这让性格高傲的俞母如何咽得下这口气,趁着这次北上,她直接找上游正霆,要求讨个说法。

    “起床了就给我到游氏来。”

    “什么?”半睡半醒的俞幼薇一听见俞母的话,彻底清醒过来了,是惊醒,“妈,你、你现在哪里?”

    “我在你公公的办公室里,不对,是前公公。”咬牙切齿地说完,俞母就挂了电话。

    没有一丝的犹豫,俞幼薇赶紧从床上起床,以毕生最快的速度洗漱、换衣,然后乘坐计程车去游氏。

    刚和游历宸离婚那一阵子,俞幼薇是有意隐瞒的,因为她很清楚她妈的性格,知道了肯定会闹得大家不得安宁。

    而她最后之所以坦白,是她妈想和游氏开创新企划,担心游历宸的性格会让她妈下不了台,俞幼薇只得将真相说出,以此打消她妈想合作的念头。

    而且她还再三强调,是自己和游历宸性格不合,所以才会离婚的。

    如今看来,她妈压根就没将她的话听进去,不然今天也不会贸然跑去找游父了,而且从刚才她妈的语气可以听出,她妈现在的火气肯定小不了。

    俞幼薇租住的地方离游氏说远不远,可说近也不是很近,大约要半个小时的时间。坐在计程车里,她心急如焚,不得已的状况下,只好打电话给游历宸,这还是两人离婚之后第一次通话。

    “喂?”话简里传来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一贯的沉稳有力,也一贯的……令人心跳加快。

    俞幼薇心里暗骂了声不争气,接着调整情绪,语气平静得说道:“你知道我妈到公司找爸了吗?”

    听见她还是跟以前一样没有改口的叫爸,游历宸心头一软,语气也柔和了不少,“我知道,我现在就在爸的办公室。”

    “那我妈……”俞幼薇担心得不知该从何问起了,只因她太清楚她妈的性格,简直就是一头冲动的母狼,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说不好会冲撞了向来疼爱她的游父,那是她最害怕见到的事情,因为和游历宸离婚,已经够让她感到愧疚游家人了。

    “别担心,我会处理好的。”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游历宸的语气更柔了,“你在哪里,需要我去接你吗?”

    “不用了。”他突如其来的体贴让她感到难以适从。

    “好,那你自己小心一点。”

    结束通话,游历宸抬起头,就见俞母一脸愤怒地瞪着自己,咬牙切齿道:“我问你,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抛弃我女儿?”

    俞母常年忙于工作,那不代表她不爱自己的女儿,反之,就是太爱了,才会在知道女儿和女婿离婚后找上门来理论。

    “亲家母,我相信历宸的秉性,他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他这个儿子性格是冷了点,但并不是无情之人。

    “那你的意思是我的女儿不好?”俞母抓住人的语病就发威。

    “亲家母,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游父不怕跟女人打交道,只是眼前的女人是自己的亲家母,所以他感到很头疼。

    游父有些疲惫的捏了下眉头,转头看向大儿子,问:“历宸,说实话,你和薇薇真的离婚了吗?”到现在,他都不相信儿子跟儿媳离婚了。

    “爸,妈,对不起,没有事先告知你们是我不对。”没有将俞幼薇推出来,游历宸一人揽下所有责任。

    游父本来希望不是真的,现在儿子都亲口承认了,他也不得不相信,痛心地问道:“为什么?”

    他从没听说儿子对儿媳有什么不满,怎么就突然闹到离婚这一步了呢?

    “还有为什么,肯定是你儿子在外面有人,将我女儿踢走。”

    俞幼薇刚到达办公室门口,就听见俞母这么说,几乎是想也没想的,她推开门走了进来,大声道:“不是这样的。”

    “薇薇,你来了。”看见她的到来,游父有种松口气的感觉。

    “妈,你不要再怪历宸了,是我要和历宸离婚的。”说完,俞幼薇转向游父,一脸抱歉地说道:“爸,对不起,没有告诉你们就擅自办了手续。”

    “薇薇,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游父显然对两人离婚的事情感到难以接受。

    “不要怕,女儿,你告诉妈,妈替你作主。”俞母出声。

    “没有,我们只是发现彼此性格不合,所以协议离婚。”这是俞幼薇能找到的最体面的解释了。

    “真的是这样的吗?”游父这句话是对大儿子问的。

    游历宸没有作答,只是深深的看着俞幼薇,几个月不见,她并没有自己以为得过得那么好,神态憔悴,单薄的身子彷佛一阵风就能将她吹走。

    该死的,这就是她所谓的会好好生活吗?游历宸抿着唇,只觉得胸腔被一股压抑的怒火填得满满的,随时会爆炸。

    他们虽不是自由恋爱结婚,但婚后相处得也很融洽,除了他没有早一点发现自己爱着她这一点,他自认还算一个合格的丈夫。可是直到她提出离婚,直到那天她说出了那番话,他才惊觉,原来自己那么差劲,竟在无形中带给了她那么多的伤害。

    所以他就算不想离婚也只得忍痛放手,以为只有那样,她才会过得幸福,哪怕离婚这两个多月,他的日子过得糟透了,他也强忍着不让自己去找她。

    可现实是,他真的很想她,想到无法忍受,几番前去咖啡店想找她复合,却在看见她和徐靖有说有笑的画面后打消念头,如果徐靖能让她展现笑颜,那么他宁愿自己忍受孤独也不会去打扰。

    “薇薇、薇薇,你怎么了?”

    “薇薇……”

    俞母和游父慌张的叫声拉回游历宸有些飘远的思绪,他回过神来,发现俞幼薇正闭着眼睛躺在俞母怀里。

    游历宸心一惊,伸手轻拍了下她的脸,热烫的触感让他又惊跳了下,“爸,妈,薇薇发烧了,我带她上医院。”说话的同时,他将俞幼薇从俞母怀里打横抱起,朝门外走去。

    “我也一起去。”俞母连忙跟上。

    医院里,VIP病房内一片寂静。

    俞母看着躺在病床上一脸憔悴的女儿,一颗心都快碎了。

    她从小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宝贝,是她和亡夫唯一的爱情结晶,为了女儿,她甚至从未动过改嫁的念头,只为一心一意的培养她成人。

    可如今,好不容易盼到她结婚,短短两年就遭遇婚变,换作任何一个父母,都无法保持好风度。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将女儿嫁给你吗?”俞母忽然开口,打破沉默。

    站在病房旁,同样在注视着前妻的游历宸转头看向俞母,等着她接下来的话语。

    “因为她说她喜欢你。”

    听到这个回答,游历宸诧异了,不是他自恋,而是他从小学开始,身边就不乏向他表达好感的女生,而妻子的表现也让他很肯定,她是喜欢自己的,只是,俞母的意思是幼薇结婚前就喜欢他吗?怎么会?

    从他惊讶的表情看来,他似乎对这件事丝毫不知情,俞母勾了勾唇,嘲讽道:“看来你对我的女儿一点印象也没有。”

    “妈,幼薇以前见过我吗?”他的语气很谦卑。

    “她在很小的时候去过你们家,你还送过她一张白纸,记得吗?”俞母还记得女儿高中的时候,有一次她帮女儿收拾房间,不小心将写着游历宸名字的白纸丢掉,后来女儿下课回来知道了,一点也不怕脏的翻找着家里的垃圾桶。

    经俞母这一提,游历宸隐约记起来了,那段记忆一开始是很深刻的,但后来随着年纪的增长,而且她也没再来过他们家,所以他才会逐渐忘记了。

    没想到,俞幼薇就是当年那个可爱又善良的小妹妹,只是,她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他的?

    “我记起来了,那时候幼薇还在我们家受了伤。”那是游历宸这辈子犯过的唯一—次错误。

    “是啊,回来有好一段时间不敢碰水。”想到过去,俞母的口气变得有些忧伤,因为她想到了自己的亡夫,对于女儿如今的境遇,她感到心疼之余又非常的自责。

    如果当初她反对女儿嫁入游家,嫁给游历宸的话,或许她现在也会过得很幸福了。

    “历宸,你辜负了我对你的期望,你让我好失望。”

    “妈,对不起。”游历宸知道自己和俞幼薇离婚的事情对俞母的冲击力很大,“但我希望你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好好补偿幼薇。”

    “补偿?”俞母冷笑,“你想怎么补偿?”

    “我会和幼薇复婚。”游历宸说得斩钉截铁。

    俞母却只觉得更可笑了,“然后再让你伤害她一次吗?”

    “妈,不会了。”他心急地解释,“以前是我不懂得珍惜幼薇,但我向你保证,我以后会好好爱她,不让她再受到任何伤害。”

    “不用了,等幼薇醒来后,我会带她回家,我的女儿我自己会照顾。”俞母的语气很决绝。

    游历宸慌了,像个无助的孩子,“妈,我爱幼薇,请你不要带走她。”

    “爱?”俞母知道女儿就是为了追寻这份虚渺的爱情,才将自己伤得那么重,“游大少爷,你口中的爱,我怎么就没看见过呢?”

    “幼薇嫁给你两年多了,你陪她回过多少次娘家?你知道她喜欢什么吗?知道她害怕什么吗?”见游历宸露出了迷茫的表情,俞母笃定他什么都不知道,“你从来没想过要去了解她,你凭什么说爱她。”

    “妈……”

    “不要叫我妈,我担当不起。”

    “唔!”兴许是被他们的争执声吵醒,俞幼薇轻咛一声,接着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的白色,“我在哪里?”

    “薇薇。”俞母握住她的手,不同于刚才的强势、冷硬,她的声音很温柔,“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头还昏吗?”

    经俞母这一问,俞幼薇才感觉自己的头还是晕晕的,“我怎么了吗?”

    “你感冒发烧,再加上早餐也没吃,才会血糖过低昏过去。”

    “哦。”俞幼薇轻轻地应了声,这时才发现游历宸也站在自己的病床旁,没有说话,只是用一双焦虑又深切的复杂眼神凝着她,彷佛他有千言万语想对她说一般。

    “妈,我想吃粥,你可以去帮我买吗?”她故意支开俞母。

    俞母点点头,没有多加追问。

    俞母出去后,俞幼薇想从床上起来,却因为躺得太久而感到一阵晕眩,眼看就要倒回床上,却被游历宸及时抱住了。

    “小心。”

    她跌入他怀里,听着他的心跳声,整个人被一股熟悉又温暖的男性气息团团包围。

    俞幼薇内心一颤,轻轻地推开他靠着床头坐好,这才开口道:“今天的事真的很抱歉,我不知道我妈会突然上来。”

    她刻意拉开距离的态度令他内心一阵难受,游历宸扯了扯唇,有些苦涩地开口,“我们之间一定要这么生分吗?”

    “我打算和我妈回老家了。”像是没听到他的话,她突然说。

    “什么?”刚才听到俞母要带她回去已经够令他心惊的了,现在知道她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他一下就慌了,“为什么要回去?”为什么要跑到离他那么远的地方?

    俞幼薇深吸了口气,觉得喉咙像是有什么堵住一样,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那里才是真正属于我的地方。”如果不是她不切实际地去奢望自己不该奢望的东西,而是老老实实的生活,或许她现在会嫁给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生几个可爱的小孩,日子过得平淡而幸福。

    游历宸不知道她内心的想法,只知道她这是要彻底离开自己了,离婚那时候,他心里想着给她一些时间,等她平复心情,他总有机会挽回她的。

    可如今知道她要回老家去,他心里有种感觉,她这是在跟自己彻底告别了。

    “不……不要走……”他颤抖地伸出手,将她紧紧抱进怀里,温热的液体沾湿了她的脖颈,“老婆,回到我身边好不好……我真的好想你……我不想失去你……”

    这是游历宸心碎的告白,在过去每个午夜梦回时刻,他总会说着这些。

    俞幼薇的眼泪也忍不住地滑下眼眶,她很想回抱住他,答应他不离开,可她更清楚的是,如果她心软回头,那她就再也无退路了,她不想,亦不能再过以前那种生活了。

    咬紧牙根,她逼迫自己清醒面对现实,将身前的男人用力推开,狠心道:“你走吧,我们以后都不要再见面了。”

    “老婆……”

    “她已经不是你老婆了。”俞母回来,正好听见游历宸想说什么,可她不想再给他机会,直接将他赶出病房。

    回过头去,看见女儿想哭却又不敢哭出来的隐忍模样,一颗心似被刀绞般,疼得厉害,她走上前去,抱住宝贝女儿,声音哽咽地安抚道:“薇薇,乖,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嗯,我会越来越好的。”俞幼薇回抱住俞母,哭得像个孩子,从决定离婚到真的离了婚,她没掉过一滴眼泪。

    一直到今天,当那个男人的泪沾湿她的颈时,她便再也忍不住了。

    那些日子的委屈、忍让、期待、伤心……所有的情绪刹那间像洪水一样汹涌而至,将她彻底击溃。

    再见了,历宸哥哥,再见了,她的爱!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不择手段娶前妻最新章节 | 不择手段娶前妻全文阅读 | 不择手段娶前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