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夜劫 > 第六章

夜劫 第六章

作者 : 倪净
    【第六章】

    五分钟后,两人坐在计程车里,易允宽不知是不是因为胃疼,一上车后就不发一语,只是大掌将白芸的手紧紧握住,像是怕她跑了似的。

    白芸不想理他,觉得易允宽此时的难受是自找的,但瞥了一眼时,发现他脸色变得更苍白,还是抵不过良心,让计程车司机在路边停下来。

    她挣手想要下车,本是闭目的易允宽力道加重,眼晴也在这时睁开,“你要去哪里?”

    “放手,我去帮你买药。”白芸用手比了比公司附近不远的药局。

    知道她不是负气要丢下他走人,易允宽的手才缓缓松开,白芸则是跟计程车司机说了一声后,头也不回的下车。

    等她再回来时,手里多了药袋,白芸让计程车司机将车子开回家,一点都不理会易允宽说要回公司继续加班。

    易允宽没有多说,当车子停下来时,他忍着胃疼付了车钱,两人先后下车,像是逮到难得机会,易允宽整个高大的身躯就这么靠在白芸娇小的身子上,男人骨架跟肌肉的重量让白芸气喘吁吁地有些招架不了。

    当他们走进大门,佣人已经迎过来,她想让佣人帮她扶着易允宽,奈何这人却硬是整个人都往她身上倒,不得已,白芸将手里的药袋交给佣人,自己则是一步一步扶着易允宽走。

    “我爸妈睡了吗?”走进屋里,白芸见客庁只剩落地灯,她扭头问佣人。

    “太太跟先生今晩眼朋友有聚餐,要晚一点回来。”

    白芸点头,“你帮我扶他上楼。”

    佣人马上上前,刚伸手要扶易允宽,他却摆手表示不用,自己缓步往楼梯走去。

    白芸在身后死瞪着,明明就没疼到不能走路,却一路赖在她身上不肯出一分力,差点没把她压死了。

    “小姐,要不要拿药上去给少爷吃?”佣人似乎也看出易允宽的不适,比着手里的药袋问。

    “你倒杯水上楼,再把药拿给他吃。”白芸说完,疲累地说:“我先回房间洗澡了,有事再喊我一声。”

    白芸边说边上楼,等她回到自己房间时,整个人已经快虚脱了,先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再起身换下一身套装,走进浴室,打算洗个澡。

    一小时后白芸穿着浴袍从浴室走出来,长发半湿,她边走边用毛巾擦式。

    这时,房间传来敲门声,她以为是佣人,没有多想地走过去开门。

    谁知,门外站的不是佣人,而是一晚上闹胃疼的易允宽。

    此时的他,早就脱去一身西装,高大的他穿着家居服身上还有淡淡的肥皂香味。

    白芸挡在门前,没打算让他进房间,而易允宽也没意见,“我饿了。”

    “饿了就找佣人帮你准备东西吃。”说完,白芸打算将房门关上,却被易允宽的脚给挡了。

    “你帮我煮。”

    “易允宽,你觉得我像是会煮饭菜的人吗?”家里有佣人,她平时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哪里需要自己动手。

    易允宽只是盯着她看,止时他的脸色比刚才好多了,不过还是有些苍白,“白叔跟我妈回来了,我不想麻烦佣人。”这话说得意有所指,其实是怕被发现他的胃疼又犯了,原因是他三餐不定时,工作起来常是有一餐没一餐的,他最怕他妈念叨,所以选择隐瞒。

    白芸给了他一记白眼,没好气的说:“那就自己去厨房找吃的。”白芸真的觉得眼前的易允宽太陌生了,以前的他,哪可能为了吃的找上门,可现在他却摁着胃,饿着肚子问她哪里有吃的,这样示弱的易允宽她不熟悉,以前的易允宽是从不在人前摆弱,他一直都是强者的姿态。

    或许是生气,白芸不想再眼他多说,再一次想要关上房门,结果易允宽依旧不让,两人就这么在她房门口大眼瞪小眼。

    “易允宽,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饿了。”一晩上她一个人在聚会吃得欢快,连一口都没问他要不要吃,就这么将他端给她的食物,一整盘吃完。

    白芸深吸一口气,觉得这样的易允宽不好应付,让她头疼,为此,她只好妥协。

    “我去换一件衣服。”她总不能穿着身上的浴袍出房了。

    易允宽这是犀利的目光在她身上来打打量。

    白芸是那种天生晒不黑,又吃不胖的女生,白亮的皮肤很诱人。

    收到易允宽打量的目光,白芸伸手拉拢宽大的领口,挡去易允宽的视线,“我先换衣服。”

    “记得头发吹干。”易允宽不忘交代,怕他顶着一头湿发下楼。

    白芸刚转身,关门前听到这句话,她的表情有些软化,她印象中的易允宽是强势的男人,但相对的,他也是个细心入微的男人,但对象只有他在意的人。

    曾经他对她的每次关心,都教她动容,只是这回,她想起两人早不相干,过去的早就过去了,不管他是什么目的,她都不会吃回头草。

    没错,她喜欢过易允宽,也曾为他患得患失,这么一个优秀的男人,对她霸道又温柔,她怎么可能会不动心。

    那为什么分手?应该是她怕有一天易允宽甩了她,所以她先提出分手,她怕如果是易允宽甩了她,或是移情别恋其他的女人,她会崩溃,所以她没给他这个机会。

    在易母一次次地有心地为易允宽介绍异性,或是找朋友的女儿来家里吃饭,顺便介绍给易允宽认识时,她这个正牌女朋友被晾在一旁,那种揪心的感受不好受,她忍了又忍,最后她决定不忍了。

    易母不知她与易允宽的情事,不是易母的错,但易允宽却从没拒绝易母的要求。虽然他一直对那些女的表现的不冷不热,但不拒绝的态度碍到她的眼了。

    骄傲的她,从不懂得分享,要她跟别的女人共享自己的男人,那不如把男人送给对方。

    那么要强的他,在她耍性子提出分手后,二话不说转身离去,这一去就是三年,再回来,她以为两人应该形容陌路,结果他却变了。

    十分钟后,白芸下楼,她换了一套家居服,头发梳往一侧随意扎成辫子,素颜的她看着清新,却不女人味。

    易允宽早就在客厅等着,自芸看了他一眼后,随即走进厨房,打开冰箱,看里头有什么现成食材可以利用。

    很快的,她发现了佣人前几天包的水饺,她记得味道清淡,适合易允宽此时吃。

    没有多想,她从冰冻库里拿出水饺,再煮热开水,很快地一颗颗饱满的水饺浮出水面。

    因为过于专心盯着水饺,没注意到身后有人走近,待易允宽出声,她被吓了一跳,失声惊叫。

    易允宽双手拢在她腰身。

    他的头抵在她肩上,嗅着她身上淡淡的香气,这样的亲昵,他想念了三年,今日终于有机会再这么抱她,尽避白芸挣扎着要他松手,他却死死地将她搂在怀里。

    白芸身上一直都有股独特的香气,不属于香水味,也不是肥皂跟洗发精味,是他喜欢的体香味,欲罢不能。

    “易允宽,放手!”白芸没想到易允宽会突然有这亲昵的举动,全身僵硬,语带生硬,对于他无预警的亲近,白芸一时没作好心理准备,着实吓了好大一跳,但吓过后她的理智回笼,挣扎着想躲开他的怀抱。

    “我不喜欢吃水饺。”没理会她的话,易允宽盯着锅子里的水饺,语带嫌弃的说。

    “只有水饺,爱吃不吃随你!”白芸边说边伸手想拉开他的手臂,奈何男女力气悬殊,易允宽没打算放手,她怎么也拉不开他环在她腰身的手臂。

    易允宽见锅里的水饺一颗一颗慢慢浮上水面,虽然不爱水饺,但这是白芸第一次为他下厨,光是这个理由,爱不爱吃已经不重要了。

    “易允宽,水饺快煮破皮了,你快放手!”白芸被他抱住,整个人绑手绑脚的根本没办法好好将水饺放进盘子里。

    “我来。”白芸到底不曾下厨,见她生疏的动作,易允宽怕她烫着自己,连忙松手,接过她手上的勺子,动作利落地将水饺舀进盘子里。

    易允宽熟练地在流理台忙碌,一会儿将锅子放进水槽里,一会儿又拿出酱汁调味。

    白芸被晾在一边,她自然明白易允宽是怕她烫伤,不让她碰,而她也乐得旁观,反正不是她要吃的。

    “你慢慢吃,我先上楼了。”既然有的吃了,那她也没必要留在这里。

    她才说完,刚转过身,连一步都还没迈开,腰间又环上易允宽强壮手臂。

    “易允宽,你到底是有完没完?”一整个晚上被他占尽便宜,又是搂又是抱,白芸再好的脾气也爆发了,音调跟着飙高不少。

    听着她不满的抱怨,易允宽的手又在她细腰上来回抚摸几次后,才不舍得地收回手,单手端着盛满水饺的盘子,走到餐桌前放下。

    “记得我今晚说的,不准跟任何人相亲。”对于相亲这事,不知为何他十分的执着。

    白芸翻了一个白眼,转头瞪他,“你凭什么管我?你是我的谁?男朋友?老公?还是你现在是以继兄的身分管我?”他跟她早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俩人,他想管她,凭什么?

    听着白芸挑衅的语气,易允宽坐在餐桌前的身子僵了下,面部线条绷紧,被她口中继兄两个字给惹怒了。

    “你如果敢去相亲,你相一次亲,我就拉你上一次床,看是你先找到男人结婚,还是我先让你怀孕。”

    白芸当场傻眼,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易允宽这是在要胁她不准找男人结婚的意思?

    但他凭什么?他以为自己是她什么人?

    事实上,三年前他转身离开那时,他在她心里就什么都不是了!

    白芸是娇娇女,是出了名被宠坏的大小姐,被宠得无法无天的她,越是阻止,越是要唱反调,否则那时的她怎么可能会故意吻上易允宽,背地里跟他有了不可告人的恋情。

    易允宽想要她屈服,她偏不!

    “好啊,我也想看看,说不定,早你一步,我跟相亲男人一拍即合,直接开房上床。”放狠话谁不会,她可不是被吓大的,她也是有脾气的。

    易允宽脸色铁青,额角青筋蹦跳,眼神带着凶狠目光盯着她看,白芸被这像是要蚀人的视线看得双脚发软,但她逞强的不示弱。

    “如果你敢的话,我也不反对。”易允宽说完这句话,不再多看她一眼,拿过餐具开始一口一口地吃着水饺,因为看不到他的面部表情,所以猜不出他的情绪,不知道他是说真的还是假的,不过白芸不会傻得去追根究底,她只想赶快离开。

    “你慢用,晚安。”丢下这句话,像是背后有人追赶,白芸快步出厨房,接着就听到她嗒嗒地走上楼梯,直到听不见声音了,易允宽这才抬头,朝她消息的方向看去。

    手上的筷子停顿,盯着盘子里的水饺,吃过药好了不少的胃疼,不知是被她气的还是水饺害的,竟又隐隐生疼。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夜劫最新章节 | 夜劫全文阅读 | 夜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