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夜劫 > 第五章

夜劫 第五章

作者 : 倪净
    【第五章】

    一星期后,易允宽的新任秘书出现了,没有漂亮脸蛋,没有曼妙身材,甚至还看得出是位有过四十岁中年妇女。

    这位新秘书姓林,大学毕业后曾经做了几年白父的秘书助理,工作能力非常好,做事也细心,但结婚后就退居到行政单位,理由是想要能正常上下班照顾家庭。

    可十多年过去了,美丽的脸蛋身材不再,但是能力依日,她的小孩也都长大升上高中不再需要太多陪伴。

    所以当白芸找上她时,二话不说对方马上同意了。

    相较于其他人对林秘书的另眼相看,易允宽倒是十分客气并没有多说什么。

    这一天,林秘书很顺手地将秘书的工作流程交接,而在公关部的白芸则是在办公室里对着电脑茧幕打字。

    不知情的人以为她正在工作,可走近一看,オ发现她哪里是在工作,分明是在跟人聊天。

    像是对于易允宽这些日子的施压有了报复的痛快,白芸的文字里满是愉悦,看了一眼手表,再五分钟就中午了,她索性约了也在附近工作的大学最好的朋友杨倩一起吃午饭后,就下线了。

    “白小姐,易总让你下班时陪他一起参加商业聚会。”说话的人是公关部的主管,可面对白芸这位大小姐时,主管可是十分恭敬,不管怎么说,部门里有这么位从天而降的富家女,而且还是顶头上司的心头肉,哪能不小心应对。

    白芸刚关了聊天视窗,马上皱眉看向公关主管,“他的新秘书不是今天来了?”

    “好像是,但易总说新秘书还不太熟悉商业聚会,所以想让你陪着一起去。”

    白芸再傻也不会相信这种理由,一个商业聚会能难的倒易允宽这男人?他不过是借故找她罢了。

    没关系,还有林秘书在,她就不相信他能对她怎么样。

    “我知道了。”

    白芸说完,起身拿了皮包走出办公室。

    而看着她背影的公关主管则是重重的吁了一口气,像是松了一口气,“经理,中午要一起去员工餐厅用餐吗?”刚好路过的公关员工问。

    “好,一起去。”公关主管笑了笑,转身走回自己的座位拿了钱包,就跟其他员工一起去用餐。

    那天中午,白芸跟杨倩在麦当劳吃快餐时,张口闭口就是骂着易允宽,像是跟他有着多深的怨仇。

    “芸芸,你跟易允宽不是继兄妹吗?”

    “对啊。”

    “我记得他最近才刚回国,你们这么快就互看不顺眼了,还是他哪里惹到你了?”杨倩不懂白芸对易允宽那么多的不满是从哪里来的,她听了半小时,还是有听没懂,起码她没觉得易允宽有这么可恶。

    “他哪里都惹到我,光他的人站在我面前我就很不满了!”

    “芸芸,你这样不行,好歹他是你的继兄,而且白氏之后在白叔退休后就要靠他赚钱养你,你对他这么有成见以后怎么相处?”

    “这都要怪他!”那个小人,一回台湾就对她上下其手,要不是她逃得快,只怕已经被他吞下肚了,但这样的话,她怎么可能对杨倩说出。

    杨倩一边听白芸骂着易允宽,一边手还不忘拿着薯条一根一根的啃着,犹如那是易允宽似的,咬了又咬,一口接一口,像是有深得仇解不开似的。

    “芸芸,你真的这么讨厌易允宽? ”

    “没错。”

    “那我可以知道为什么吗?”杨倩懵了,易允宽她见过几次,虽没有怎么深入交谈,但看的出来是个帅哥,而且为人感觉也正派,只要是女生见了,应该都会被迷上,怎么白芸偏偏这么反感了。

    “谁教他总是要欺负我。”

    “他怎么欺负你了?他不是在国外这多年,大学时他没住家里,你们之间的交集应该不多才是,而且大学时,我也很少听你说他。”跟白芸是大学同学,四年的好交情不是白来的,白芸的交友圈跟生活圈她比谁都清楚。

    “小情,你是不是看上他了?”

    “大小姐,我有男朋友,而且我男朋友很疼我,我又不是花痴,见一个爱一个。”杨倩给了白芸一个白眼,喝了一口可乐后又说:“不过以女人看易允宽,这种男人百分之百是对女人有致命的魅力,不但人长得帅,五官端正阳刚,一双深邃眼晴像是会放电,体格比模特儿还标准,有能力又会赚钱,这种男人是稀有品种,你说女人怎么可能会不喜欢。”

    “喂!”听到杨倩这么夸易允宽,白芸心里没来由的不舒服。

    “干嘛,连夸奖他长得好看也不行?可是易允宽真的长得很好看,我又没说错。”

    “他好不好看关我什么事。”白芸大口吸了可乐,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

    “芸芸,你们又没有血缘,有没有可能……”杨倩说的隐讳,支支吾吾的倾身在小声地问。

    “可能什么?”杨倩用手指比划一下,见状,白芸才入口的可乐差点呛着,忍不住咳了又咳,咳得眼眶都红了,好不容易才缓过气来。

    “小倩,你在乱说什么?”

    “我哪有乱说,我只是合理猜测。”杨倩是众人眼中的美人,性格敢爱敢恨,大学时男朋友就一换过一个,对爱情她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在她看来,白芸跟易允宽两人外型十分登对,又没有血缘关系,如果真看对眼了,也没什么不可以。

    只是她本来只是说说,没想到白芸的反应会这度大,让她女人的八卦心大起,“芸芸,你说,你跟他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杨倩敏感的嗅到一丝不寻常。

    白芸被问得有些心慌,不擅长说谎的她,表情闪躲,“我哪有瞒你什么,你不要八卦了。”

    “真的没有?那你说,你是不是心里其实是喜欢易允宽?”女人的八卦一旦被挑起,没有得到一个结果哪会罢休。

    “我才没有喜欢他,是他自己……”白芸的话到一半打住,似乎感觉出自己说漏了嘴,赶紧捂住嘴巴,然后

    “他自己什么?白芸,你跟他是不是有奸情了?”杨倩逼问,非要问到个结果不可。

    “我……”

    “快说,你跟他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跟他现在什么都没有。”

    “现在没有,那之前呢?你快从实招来,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我不管什么事都跟你说,你呢?”

    “我没有瞒你,我跟他是真的没有什么,好,之前是真的有什么,但那也不是真的交往,只是玩玩而已。”

    “玩玩?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放得开,还能跟男人玩玩?说,你们是不是玩到床上去了?”

    “杨倩!”

    “被我说中了脑羞成怒了?啧啧,芸芸,看不出来哦。”杨倩不是什么纯情女,男女那点事,她交过男朋友,不会不懂,只是没想到看似纯情的白芸,竟然胆大到跟继凶玩到床上去,有让她吃惊到。

    “我就说了,那时只是无聊,而且我跟他早几年就没往来了。”

    “那他为什要回来?不是为了你?”

    白芸耸肩,对于易允宽的想法,她完全摸不着头绪,“他可能不甘心吧。”

    “为什么不甘心,不是都陪他上过床了,男人一旦得到手了,哪里还会不甘心。”

    “可能分手是我提出来的,他觉得没面子。”她还记得那时她说分手时,易允宽脸上跟眼底闪过的震惊跟愠意,像是在看怪物似的瞪着她,那一眼她一直没忘掉。

    杨倩眼珠子转了转,似乎不反对白芸的话,“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他真的再继续纠缠你,想跟你再有什么,你该不会又傻得跳上他的床吧?”年轻时可以玩,但二十六岁了,该是要找个好男人安定下来,然后把自己嫁了当贵妇オ是,没有时间再跟男人玩什么男欢女爱了,女人的青春有限,玩不起。

    “杨倩!”白芸气得大喊,全然不顾会不会引来他人的异样眼光。

    “别生气,我只是说说而已。”杨倩连忙哄她,怕她再继续大声,奸情就要被公开了。

    “我跟他早就结束了,而且我爸一心想要我赶快结婚,恨不得天天帮我介绍相亲对象。”

    “白叔不知道你跟易允宽的事?”杨倩难以置信,同住一个屋檐下怎么会不知情呢。

    “不知道。”若是知道,她跟易允宽可能会被骂到臭头。

    “那你真的不打算跟他再有什么?”杨倩觉得太浪费了,好端端的去相什么亲,眼前就有一个这么出色的男人。

    “不打算。”

    “那好吧,我帮你介绍相亲对象,别的我不敢说,但好男人我认识几个,既然不想再有牵扯,那最好的方法就是赶紧让自己私会,找到护花使者。”

    白芸翻了白眼,“小倩,你哪时这么热情得当起红娘了?”杨倩不理她的调侃,笑眯眯地拿出手机,开始约人。

    那天下班后,白芸跟着林秘书与易允宽一起参加商业聚会,身为白家大小姐,大多数的人还是认得她,寒嘘问好后,白芸觉得自己的小脸都要笑僵了。

    易允宽的到来,让聚会里属于女性的生物全都一再将目光投向他,他的一举一动成了注目焦点。

    不少年轻小姐也借故找机会跟他攀谈,少不了是某个企业的千金小姐,或是某家集团的高级主管,她们眼中的易允宽是万人迷,看他的眼晴里冒着粉红泡泡。

    的确,易允宽比一般男人的阳刚来说,高大挺拔的他的五官俊朗,用英俊来形容他的外表一点也不为过,特别是这个平时不苟言笑的男人真的笑起来时,脸频边不轻易露出的酒窝更迷人,更不用说铁灰色合身的西装完全衬托他精瘦有力的身材。

    不过没人知道,这个万人迷也曾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最后还被她用了。

    白芸一向不爱这种无聊的商业聚会,陪易允宽跟商场朋友聊了一会儿后,百般无聊又想打呵欠的她,任性的将场子丢给易允宽跟林秘书,自己独自一个人跑到角落当旁观者。

    从小到大,她就不爱这种商业场合,必须压下自己的情绪逢人就笑,她才应付一下子,就比她工作一天还累。

    因为是临时要求参加这个聚会,她没来得及回家换衣服,身上穿的是今天上班的香奈儿粉嫩色套装,气质高雅迷人,纤细的脚踝下踩着白色高跟鞋,一头长发梳着马尾,露出迷人的细颈。

    美女人人都爱看,淡妆的白芸又美的张扬跟自信,不但吸足了男人的眼球,连女人都忍不住帯着妒忌的目光多看一眼。

    自小就在人群的注目下长大,白芸早就习惯了,优雅的姿态跟迷人笑靥显得随意。

    平时像这样的场合,她身边肯定被一堆男人围着,可今日,她身边多了一个易允宽,他光是站在她身边,那气场苞犀利的目光,哪还有人敢多靠近她一步。

    这样也好,因为有易允宽在,白芸很清闲的一个人坐在角落,拿出手机看着杨倩稍早前传来的照片,杨倩果然是行动派的,オ半天的工夫就为她挑了几个人品跟样貌,工作跟家世都不错的相亲对象,还传了一组照片让她挑,连相亲的日子都帮她安排好。

    因为专心看着手机里的照片眼杨倩传来的留言,白芸没注意有人靠近,直到手机被人夺走,她才惊地抬头,就见易允宽正一脸不悦地低头盯着她的手机。

    白芸想要抢回来,奈何易允宽没打算还她,他沉着脸眯眼盯着的手机瞧,将杨倩传来的资料跟留言全都看进眼里。

    “易允宽,手机还我。”这人有毛病,好端端的拿她的手机干什么,不是为了谈生意才来应酬的吗?怎么有闲工夫在这里。

    “你要去相亲?”好一会几,易允宽低沉的嗓音オ传来,白芸被这么一问,反倒不知该怎么回答。

    “是还是不是?”

    “是,我是要去相亲,那关你什事?”白芸不爱被人用这种命令又强势的语气问话,她习惯被人捧在手心哄着,大小姐牌气发作,抢过手机后,转身背向易允宽,不打算跟他多说。

    “不准去。”她的身后传来易允宽低沉的声音,相较于不远处人声的低语交谈,易允宽的嗓音有股穿透力,直直朝她而来,一字一字敲进她脑海里。

    白芸不理他。

    见她耍脾气不理人,易允宽四处张望了一下,见不远处有自助餐,想到她一下班就陪自己过来应酬,没多想,他起身朝自助餐走去。

    白芸余光瞄到他离去,以为他终于发脾气走人,心里忍不住冷哼一声,手机放进包包里,打算找理由先行闪人。

    只是她还没找到理由,去而复返的易允宽又在她隔壁的位子坐下,此时他手里多了一盘食物,看着十分美味,全是她爱吃的食物,五星级饭店的大厨料理的美食,阵阵香味勾起她的食欲。

    她才想自己晩餐还没吃,走之前决定先饱餐一顿,不要委屈肚子。她刚要起身,就被易允宽给挡住,他手上的餐盘就这么放进她手里。

    “你干嘛……”

    “赶快吃。”易允宽从服务生端盘里拿过一杯白酒,坐在她身边的位置,不忘催她。

    “我自己去拿。”她才不稀罕他的好心,先凶她一顿再拿东西拐她,她哪有这么好骗。

    “这些不是你爱吃的?”

    白芸看了眼盘子里的食物,无法出声反驳,也不想告诉他,她只是不想吃他拿的,她有手有脚自己可以去端一盘回来吃。

    “快吃,我等一下还要回公司。”易允宽说完,又饮了一口白酒。

    白芸本不想领他的好意,但她确实饿了,而且也不想浪费食物,只好一口接一口地将食物往嘴里送。

    她吃东西本来就慢,等她吃了盘子里一半的食物,已经快半个小时了,而这中间陆续有些生意场上的朋友找上易允宽跟他聊了几句,她也不矫情,打过招呼后,低头继续吃,一点都不想加入生硬又无趣的对话影响食欲。

    好不容易,白芸将盘子里的食物吃个精光,口渴的想去拿一杯果汁时,易允宽已让服务生送果汁过来。

    因为吃得撑了,她一口一口喝着时,オ想起,易允宽从头到尾除了喝酒,似乎什么也没吃,他也是下班就赶过来,应该也是空腹,他不饿吗?

    想到那盘被她吃个精光的食物,白芸有些内疚,虽然是易允宽擅自给的,但她还是不客气全吃光了。

    “还想吃什么?”易允宽见她手中的果汁喝了近半,看着她问。

    白芸哪里还吃得下,她都饱到撑了。

    “那走吧。”她摇头,他接着说。

    “你不吃点东西吗?”他不是还要回公司,那现在不吃,难不成他打算饿着肚子继续加班?

    白芸这句话一问完,易允宽本是板着不笑的脸庞顿时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你在关心我?”

    “我只是随口问问。”白芸觉得自己像是花痴似的,连忙放下杯子起身,“你爱吃不吃是你的事。”

    她才刚要迈开步伐走人,手臂就被人给拉住,不用猜都知道是谁,“你放开我!”

    “刚才喝了点酒,胃疼的老毛病又犯了。”

    白芸听完,倏地转头瞪他,再瞪着他手中那杯像是毒药的烈酒,不敢置信的问:“你胃疼你还空腹喝酒?”易允宽的胃痛是老毛病,似乎是学生时代三餐不定时留下的毛病。

    “来这种场合,不可能不喝酒。”易允宽自嘲的说。

    白芸二话不说,将他手中的酒杯抢了过去,见服务生走过来,直接将杯子递过去。

    “林秘书呢?”白芸转头找林秘书。

    “我让她先回家了。”

    白芸听得火气更大,他让自己的秘书回家,那她呢?陪他出席聚会不是她的工作,凭什么她要在这里,想也知道易允宽是故意的,不想多想他到底想干什么,白芸挣动了手臂,只想马上挣开。

    “你陪我回公司。”

    “我打电话让司机送你回公司,我自己搭计程车回家。”她又不是他的秘书,她可是堂堂白氏大小姐。

    易允宽见她拿出手机,顺手将手机拿了过去,不理会白芸的不满,拉着她就往会场大门走。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夜劫最新章节 | 夜劫全文阅读 | 夜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