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夜劫 > 第二章

夜劫 第二章

作者 : 倪净
    【第二章】

    这天,白芸跟主管去拜访了客户,临近下班时,直接让王司机送她回家。

    回家上楼进房间后,她才想起,今天在百货公司买的东西还在易允宽的车里。

    白芸走进浴室换下身上的外出服,穿上舒服的两件式家居服,将脸上的淡妆卸干净后,她才回房间。

    从地上包包拿出手机,看着手机萤幕,犹豫着要不要拨电话给易允宽。

    他回来这几个月,她很少见他回家用晚餐,天天除了加班还是加班,身为工作狂,他的生活除了工作之外,似乎再无乐趣。

    不过毕竟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白芸也知道他除了工作外,早上有慢跑的习惯。相较于她,她是个会赖床的人,闹钟怎么吵也吵不醒,都是在上班前一小时,由家里佣人亲自上楼敲门,喊她起床。

    十年前,易允宽住进家里,白芸都曾怀疑,这人是不是她爸在外面跟阿姨生的私生子,因为他的各种习性都跟她爸太相像,说是父子应该没人不相信。

    起码她像她妈,跟她爸连相像的边都沾不上。

    正在她拿着手机犹豫时,房门被人敲响,以为是佣人喊她下楼用餐,白芸走过去,房门才打开,想跟佣人说她下午陪客户吃过了,晚一点再用餐,就被房门外的高大身影给愣住,所有的话都在嘴边,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是这么盯着对方瞧。

    “我帮你把东西拿回来了,要放哪里?”易允宽两手拿着她中午买的大袋小袋,白芸连打电话都省了,人家直接送上门。

    “谢谢你,我自己拿进房间就好。” 她的话直接将人给挡在房门口。

    “我帮你提进去,袋子有点重。”在易允宽的印象里,白芸从没提过重物,应该说她出门跟在家里,都有人随身在侧,以前念书时,怕她碰上坏人,连外出都请保镖陪着,跟朋友出去玩,也要司机开车接送。

    后来白芸上班,不让保镖跟着,但上下班都是司机接送,因为自小养成的习惯,白芸这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从来都是动口后,就会有人帮她代劳一切。

    易允宽在白家待了这么多年,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也曾经陪白芸逛街游玩,自然而然所有重活都是他负责,白芸只负责打扮得漂漂亮亮逛街就好。

    一直以来,白芸的身子就属于清瘦型,不算干扁,而是骨架偏小,明明有肉,却不显胖,反倒多了股纤细感。

    从少女时期到现在,好像怎么吃都不长肉,脱下高跟鞋的她,身高只及一八五公分的下巴,以女生来说不算娇小,但因为清瘦纤细,自然给人一种弱不经风的错觉。

    “那好吧。”白芸也不跟他争,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反倒是大方地往房间里退了一步,让易允宽可以走进她房间。

    易允宽大跨步进房间后,随意将袋子放在床边,同时抬头打量一下这个曾经十分熟悉的房间。

    高中时,他为了帮白芸恶补功课,三天两头就被白父拜托,只好硬着头皮帮功课烂到全校倒数的白芸补习。

    或许是恶补有用,最后不用白父拿钱走后门,白芸顺利考上大学,虽是三流大学,科系也偏冷门,但白父已十分满足了。

    这个房间在十年后,并没有多大改变,公主风的家俱摆设,放眼望去,色调维持白色跟粉色,十分女性化,甚至还带了点少女味,他听白父提过,这房间是白母帮白芸装潢布置的,所以白芸舍不得更改房间的任何摆设,想要保有白母对她的爱。

    “你的房间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改变。”易允宽看到床边几个毛绒绒的玩偶,知道她曾经有一段时间十分迷恋这些,没想到这么多年了,她还没改掉这个习惯。

    “嗯,我念旧,况且我也喜欢,没必要改动。”

    “刚才我上来时,白叔让我问你要不要下楼吃饭了?”易允宽这人给人的感觉一直都是冷清高傲,在她面前,也一直都是安静少语,本以为他放下东西就会出去,他却出声了。

    “晚点吧,我现在吃不下。”白芸站在门边,她的意思很明显,摆明是在下逐客令。

    易允宽是聪明人,怎么会看不出来她的意思,他勾了勾嘴,大步走到门边,“忘了跟你说,我打算搬回家住了。”易允宽大学就搬出家里,每个月回家一趟,这次从国外回来,他一直就近住在大学买下的市区公寓。

    白芸有些惊讶,她以为一个成年的男人,不太会想跟家人同住,更何况易允宽应该是习惯一个人独居才是。

    “你要搬回来住?”

    易允宽勾嘴的角度更深,“事实上,我今晚已经搬回来了。”因为要搬家,他才会提早下班,不然这个时间点,他一般都还在公司加班。

    不过他的私人物品不多,只简单带些日常用品,其他东西可以另外购买。

    他拿行李下车时,也瞄到白芸那一堆大包小包的战利品,花了不到一小时整理好衣物后,又进浴室冲了个凉后,换上轻便的家居服,这才找上白芸。

    “为什么没人跟我提这件事?”

    “我也是今早被白叔叫进公司时才决定的,所以从明天开始,接送你上下班就是我的责任,这一点我跟白叔提过,他不反对。”意思是从明天开始,他还是白芸的贴身司机了。

    “我不要!”

    近几年来,白芸跟易允宽都处在井水不犯河水的立场,易允宽搬出去住时,白芸还为此偷偷松了一口气,没想到他竟然又搬回来住了。

    “白叔说王司机年纪大了,由我接送你上下班,他也放心。”

    “那王司机呢?我爸要辞退他?”

    “不会,王司机依旧是白叔的专属司机,只是从明天开始,你上下班由我接送。”

    “你的意思是,早上你几点出门,晚上你几点下班,我都要配合你?”

    易允宽笑了笑,似乎不见白芸皱得像包子的脸蛋,那表情写着清楚的不满跟懊恼,这个表情在他过去当她的家教恶补功课时,天天都上演,没想到这么多年后,又能再次回味。

    “似乎是。”他的工作忙碌,会议不少,不像她天天打扮漂亮摆在公关部就可以领薪水,自然下班时间就不定了。

    白芸听完气得一把推开他,当她要跑出房间下楼时,手臂被易允宽快手地扯住,整个人因为冲力往后撞,下一秒,被一个转身,她的背抵在房间的墙壁,两人鼻息相混,熟悉的气息再次充斥鼻息。

    “易允宽,放开我!”白芸被他突来的粗鲁吓了一跳,惊叫地要他放手。

    但伴随她的惊叫声,耳边传来的是房门被重重踢上的声响。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白芸一点都不想要,特别那个人是易允宽时,那会勾起她一段不堪的过去,一段她一直想要遗忘,却常在夜深人静时浮上脑海的画面。

    “是不是想起来那一段日子了?”易允宽低头在她耳畔边低语,炙热的鼻息喷在她皮肤上,教她全身发颤发了鸡皮疙瘩。

    “你放开我!”

    “如果我不放呢?你要去跟白叔告状?”人前总是一副不冷不热,自负又高傲的易允宽,早撕下那斯文的外表,此时的他眼眸深沉,炙热得像是要将她拆吃入腹。

    “易允宽,我跟你早就一刀两断了,你少在那里自作多情!”

    “我自作多情吗?我怎么记得我曾经是被人勾引到了床上,那个人还一字一句地在我的耳边说着情话,难不成那只是我的妄想?”

    “你住口,那些都过去了,我跟你现在就只是同住一个屋檐下,在公司就只是公司同事,其他什么都不是。”白芸否认他的话,不想他再多说一句过往的事。

    “过去了?那如果我说我不想让它过去呢?”易允宽表情平淡,看不出他的情绪,但略眯的目光带着狠劲地盯着她看。

    “你……”

    “这些年来,我从没有同意分手。”

    “那又如何,我跟你已经分手了,这三年里,难道你要跟我说你没交过女朋友,没有跟哪个女人上过床?还是你要我告诉你,我还在等你,我没有跟哪个追求我的男人约会,没有跟他们交往过?你不要忘了,我爸一直想要我嫁个疼爱我,会照顾我一辈子幸福的男人。这些年,只要有任何机会,他就帮我介绍身边好友的儿子,你以为我还是那时少不经事的我,不可能!”白芸仰头挑衅的说着,本是白皙的小脸则是因为挣扎而泛红。

    “既然白叔帮你介绍这么多对象,为什么你还是单身,连个交往约会对象都没有?”易允宽似乎被她的话给惹怒了,语气虽说的轻,但他的手劲却一点一点地加重,一把搂在她腰际,像是要将她的腰给搂断似的,而另一手则是将她挣扎扭动的手给箝在身后,不让她有反抗的机会。

    “那跟你无关,刚好最近有个追求者,我爸也鼓励我跟对方试着交往,你这么想看我跟谁交往吗?那好,我明天就找他……唔……”白芸的话还来不及说完,张口的小嘴已被封住,而后吻上来的是易允宽热得像是要燃烧的唇瓣,还有属于他的独特气息。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夜劫最新章节 | 夜劫全文阅读 | 夜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