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北雁王的宝妻 > 第七章

北雁王的宝妻 第七章

作者 : 阿香
    【第七章】

    早朝时的事让北雁王耿耿于怀,即使到了入夜掌灯时分,与云雀一同用晚膳之际仍念念不忘,最后在云雀看穿他的心不在焉,柔声追问下,全盘托出说给她听。

    “居安思危,这道理还是骆叔在本王年幼时说过的,没想到现下他自己却全忘光了。”北雁王大摇其头道。

    “骆叔?就是那名出言反对陛下出兵的大臣吗?”

    “没错。”

    “听起来你们君臣很亲近,你私下还喊他一声骆叔。”

    “骆叔曾任本王的西席,教过本王读书识字。”

    “本宫还以为,北雁国以游牧为主,男儿幼时多半只注重骑射之术。”

    “本是如此,但先王认为北雁国要有一番新气象,不能只注重骑术之术而荒废其它,尤其是读书识字,对一名君主而言更为重要。”

    “他说得对极了。虽然本宫总爱东学西,学些书本以外的事,可是好歹也先把四书五经都念过了。”

    “是啊。”北雁王感叹道。“所以就算骆叔现下抱持着将自家闺女送入本王后宫的心思,本王也实在无法对他生太大的气……”

    呃,该糟,他怎么说出口了?

    来不及自责口误,北雁王就看见坐在对面的人儿表情愀然一变。

    缓缓放下筷子,看着碗盘中的佳肴,云雀却失去了品尝的好心情与好胃口。

    “陛下……打算遴选后宫嫔妃了吗?”她对眼前的景物视而不见,双眼有些空洞,喃喃地问道。

    江山多娇,美人多姿,自古以来,君王皆将两者视为自己应享的福泽。

    云雀是可以理解北雁王纳妃置嫔的打算,但,理智上虽明白,感情上却万般不愿接受。

    “呜呜……哇——”云雀突然从座位上跳起来,朝里头的寝房奔去。

    北雁王一惊,跟着迅速起身追了进去。他想,若非两人在用晚膳前便先让服侍的宫女退下,否则现下肯定滚了满地的眼珠子。

    “怎么着,你哭些什么呢?”见云雀趴卧在床上,脸埋入被褥里闷声哽咽,北雁王坐在床边,伸手抚着她的长发,心疼地问。

    “呜呜……你想遴选后宫嫔妃就选吧……呜呜……反正她们的身材一定比本宫纤细苗条……呜呜……”

    好不容易听懂她语无伦次的哽咽之语,北雁王顿感啼笑皆非。

    “你究竟介意的是本王会遴选后宫嫔妃,还是本王会遴选身材比你纤细苗条的女子?”

    “呜呜……都有……呜呜……这是同一件事……”云雀边哭边抬起脸回答,五官拧得像个包子,却也是他见过最可爱的包子。

    “唉!”北雁王轻喟,不顾她轻微的挣扎,伸臂勾住她搂入怀中。“笨小雀子,本王怎么会纳嫔妃?其它女子是比不上你的,本王有你便足矣。”

    “真、真的吗?”云雀一听,立刻努力止住哭泣。“其它女子都比不上本宫吗?”

    “当然,其它女子怎么比得上你?她们顶多只会吟诗弹琴、梳妆打扮,你却懂得骑马射箭、栽花种树、洒扫服侍之事,甚至还知道如何烤地瓜呢。”北雁王故意把安慰之词说得妙趣诙谐,希望她闻言能改变心情。

    云雀果然破涕为笑,“说得也是,本宫会烤地瓜呢,相信其它女子一定不懂得。”

    “是吧?”暗自松了口气,北雁王顺势换个话题。“对了,你今日巡视宫中的情况如何?”

    “甚好。”云雀的心思亦被这话题转移。“不少宫女告诉本宫说,她们家中仍保有睡帐篷的习惯,还欢迎本宫前去瞧瞧。本宫可以前去吗?”

    “当然可以,但是……”他话未说完,便被她一阵欢呼声打断。

    “太好了!太好了!本宫一定要在帐篷里睡睡看,即使只是打个盹儿也好,感觉一定和睡在王宫的寝房里不一样。陛下,那么本宫可以在帐篷里住一晚吗?”

    “那可不行。”北雁王将俊脸一拉。“你打算甫成亲便抛下本王一人?”

    “哎呀,不是这样啦……”云雀见他似乎动了气,赶紧安抚他。

    他却故意别开脸,假装没注意到她的安抚。

    “也是,虽然本王曾经允诺会抽空带你前往别宫的大帐篷小住,可是现下国事多又忙,日复一日,想来是没空实践诺言了。唉,也罢,你就抛下本王,去吧、去吧……”

    不成亲不知道,成了亲才知道,原来北雁王其实颇爱唱大戏,唱得有声有色又起劲呢。

    莫怪她会同意嫁给他,因为志趣相投嘛!云雀好气又好笑的心忖。

    不过,现下不是想两人志趣是否相投的时候。

    “别生小雀子的气啦,陛下。”她娇声软语,珠圆玉润的娇躯挨上他的身子,来回磨蹭。“小雀子知错了,让小雀子给陛下赔罪嘛……”

    嗯,瞧她机灵地撒娇讨饶,他是不是该顺势原谅她?不,不成,就这么原谅她太简单了。

    “既然要赔罪,就拿出些诚意来瞧瞧。”

    “诚意?”云雀一愣,“陛下想要些什么样的诚意?”

    “看得见的诚意,端看你如何表现了。”双手交迭胸前,北雁王不可一世的挑眉哼道。

    “看得见的诚意啊……成!”她一副沉吟后痛下决心的表情,还模仿起贩夫走卒握拳挥舞的举止强调道。“不过,这需要陛下完全配合哟,陛下做得到吗?”她话说得豪迈,可是耳根却开始迅速泛红。

    “开玩笑,本王自是做得到。”也没先问清楚是要配合些什么,他一口气就应了。

    “这话可是陛下你说的。”耳根的红晕迅速扩散,云雀频频吞着口水,开始发号施令,“躺下来。”

    “什么?”这可是命令他?

    北雁王一愣,来不及多想,云雀便已经伸手按向他的胸膛想推倒他。

    “你究竟想做什么?”她那么一丁点力气当然是推不倒他的,是他自己乖乖配合倒向床榻。

    “自然是想表现看得见的诚意给陛下瞧瞧啊。”

    ……

    轻轻抚着小肮,云雀相信自己已经怀了北雁王的头一个子嗣。

    这是一种直觉,无须御医把脉,或等待月信是否准时来到等征兆,她就是知道自己已经怀上了他的子嗣。

    不过,她似乎也不需要感到太过惊讶,别的不说,光是以近日来两人竟夜欢爱缠绵的次数与其激烈的状况来看,她若没有怀孕才是件怪事。

    “王后在想些什么,如此专心?”蓦地一道询问声扬起,唤得她回神,不好意思地回以笑容。

    “没、没事。”清清喉咙,云雀接过香嬷嬷端上的香茗,浅饮一口。“你们方才说到哪儿了?”

    “是,奴婢正禀报着,由于雁临节将至,宫里要做些节庆上的准备,不知王后有何定夺?”

    “雁临节?那是什么样的节日?”

    “启禀王后,雁临节乃北雁国的传统节日。传言,北雁国首位君主便是由大雁之神自北方的雪地中拾回巢内抚育成人,长大后更在大雁之神的协助下建国,所以便将大雁之神的生辰之日订为雁临节,以感怀大雁之神的眷顾。”

    “原来如此,那又将如何庆祝,要做些什么样的准备?”

    接下来的日子,云雀热中忙碌于雁临节的准工作。

    王宫四处挂起金、红两色的帏幔,那是代表大雁之神的吉祥色彩;宫女们分组编队练习,准备于当日献舞;御膳房也忙着准备祭拜的特别料理。

    一整天忙碌下来,云雀总有种天旋地转的晕眩感。

    “累坏了?”晚上就寝前,北雁王怜惜地以指腹轻摩挲她双眼下新生的眼袋。“其实你不必凡事躬亲,有什么事交代香嬷嬷一声即可,她毕竟是宫里的总管。”

    “嘻嘻……”

    “有什么好笑的?”

    “本宫只是想到,香嬷嬷今儿个才跟本宫抱怨,说打从本宫来了之后,接手不少事,结果害她她闲得胖出三圈肥肉。”

    北雁王闻言莞尔,“那你还不快分派些事给她做,免得她愈来愈胖?”

    “不是本宫不愿意分事情给香嬷嬷做,而是实在舍不得啊。”

    “舍不得?”这是什么说法?他实在听不懂。

    “嗯,因为本宫发现啊,为雁临节的准备工作实在是太有意思了,本宫可以亲自监督侍卫们布置帏幔,正好顺便学学挂帏幔时钉子怎么钉,如何挂起来最漂亮,还有,本宫现下也会跳献给大雁之神的舞啰!另外,御厨也告诉本宫祭拜的料理如何调味……”她滔滔不绝的说得好开心。

    “天啊!你什么时候跟全化都一个样,嘴巴长这么大?”

    北雁王表面上取笑她,心底却又对她有了一番崭新的评价。

    热中于工作中学习新事物,这大概就是云雀对凡事皆充满热情的原因吧?北雁王对这一点可是欣赏极了,也享受到不少“好处”,因为云雀在床第之间也是充满如此高昂的学习热情。

    只是,学习新事物时,难免会遇上一些挫折。

    雁临节庆典上,北雁王负责宴请百官与贵族,而云雀便负责款待他们的女眷。

    是故,北雁王在上朝时便亲口邀请他们赴宴。

    可是,云雀无法做出将全部的女眷唤来,说句邀请词再教她们回去如此劳师动众之事,所以决定以发请柬的方式邀请众家女眷。

    既然要发请柬,就要先书写请柬。

    云雀为了展现诚意,特地一张张亲自书写,再派人一一送给各女眷。

    晚上,她总抱着手腕,可怜兮兮地向北雁王撒娇讨摸摸。

    “你知道吗?光是左相一人便娶了一妻两妾,还生下三个女儿,所以本宫就得发出六份请柬,这还算少的,右相府里有夫人、祖母、曾祖母,外加姑婆、姨婆、婶婆……哇,更别提右相还有好几个女儿呢!”

    “你大可不必亲自书写每份请柬。”北雁王捧起她的手腕,眼底写满心疼。

    “那怎么行?不亲自书写,又怎么展现本宫的诚意呢?本宫就算是写到手腕断了也值得,不过,这不是重点。”

    “那重点是?”

    “重点是,本宫发了三次请柬给冰翠妹妹,可是都石沉大海没消没息,摆明了不赏脸,本宫着实恼啦。”

    “你发了雁临节的请柬给冰翠?”

    “咦,本宫不该发请柬给她吗?本宫得邀请各大臣与贵族的女眷参加雁临节庆典不是吗?”

    “不,按礼数而言,你是应该这么做。”只是他没想到她的胸襟如此宽大,竟不计前嫌发请柬给冰翠。“是她太不应该,要不要本王召她前来见你,你大可斥责她一顿?”

    “不必,陛下可以将此事交由本宫全权处理吗?”

    “这个嘛……”

    北雁王原本想否决,但瞧云雀一副双手叉腰,鼓着小嘴,十足十会为自己讨个公道的架式,便改变心意放手让她自行处理。

    “好,就让你自己去处理此事吧,不过……”北雁王抱着她往床上一倒。“换本王想稍梢抗议一下,你近来是不是太过热中于准备雁临节庆典一事,镇日忙碌,乏了精神,陪伴本王时便显得心不在焉?”

    “欵,有吗?”笑盈盈地任他放倒在床上,云雀假装认真地想了想,之后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陛下该不会是指昨夜第三回欢爱时,本宫睡着一事吧?那也不能怪本宫,要怪只能怪陛下啰。”

    “怪本王?”

    “嗯、嗯,要怪只能怪陛下天赋异秉,体力惊人,本宫不过一介小小弱女子,无力招架陛下……唔!”她话未竟,小嘴就被他一掌捂住。

    “你还真敢讲。”北雁王本来是坏心眼地想逗她脸红,现下却有种被人倒耙一把的狼狈感。

    “本宫为什么不敢讲?不过这是夫妻间的温存话,也只敢讲给陛下听哟。”云雀拿开他的手,笑得淘气,脸两颊上的酒窝犹如花朵般迷人。

    那笑容甜美得让他瞬间动情,再加上她所说的字字句句更如糖蜜般沁透他的心。

    “小雀子,本王的小雀子……”北雁王俯首贴在她耳边,换他说温存话给她听,而且一开口就愈讲愈久,愈久愈缠绵。    (快捷键 ←)589962.html

    上一章   ./

    本书目录   589964.html

    下一章(快捷键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北雁王的宝妻最新章节 | 北雁王的宝妻全文阅读 | 北雁王的宝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