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北雁王的宝妻 > 第六章

北雁王的宝妻 第六章

作者 : 阿香
    【第六章】

    大礼一成,云雀便被送入新房,但身为新郎的北雁王则得留在筵席间接受文武百官与贵族子弟最后一巡的敬酒。

    敬酒时,众人免不了又说了些祝福的话,方才告退离席。很快的,最后上前敬酒的,理应又该是冰翠与霜红两位郡主。

    “冰翠她人呢?”只见霜红一人,北雁王微愠地问道。

    “请小扮哥宽谅,冰翠姊姊因为身体略感不适,未先告知便先行离席了。小妹代她奉上我俩的祝福,愿小扮哥早日喜获贵子。”霜红诚惶诚恐地道。

    闻言,北雁王脸色稍霁。“罢了,今天是本王的大喜之日,就不怪罪她了。霜红,你回头告诉她,本王虽然今日立了他人为后,并不代表便忘了她的霞紫姊姊,但霞紫已逝,活着的人必须继续向前走,不能一直沉缅于过往,这道理她必须懂得。”

    “是,小妹懂得。只是……”

    “有什么话直说无妨。”

    “小妹只是想,冰翠姊姊心下可能也是十分难受的。霞紫姊姊突然去世,而如今小扮哥又成了亲,可能一时间觉得孤单寂寞才会失态。”

    “这么说也是。”北雁王忖道。“冰翠多大了?或许本王应该注意她的终身大事,为她找个合适的对象……好,此事本王自有打算。你可以告退了。”

    “是,小妹告退。”

    之后,北雁王刚来到新房门口,正好见到香嬷嬷一脸为难的走出来。

    “叩见陛下。”

    “免礼。你为何不在房里服侍王后?”

    “奴婢正要前去禀报陛下。方才奴婢们服侍王后入浴,但才沐浴到一半,王后便睡着了,大伙儿正不知道如何是好。”

    “睡着了?”北雁王闻言失笑,仔细想想,却也不感意外。

    成亲大礼一整日举行下来已十分累人,再加上这几夜他的刻意“骚扰”她会累得在沐浴时睡着不足为奇。

    “本王来处理。”他笔直步入新房里边的沐浴间,无视众宫女惊愕的注目,亲自将睡在浴桶中的人儿抱了起来。

    完全不在乎自己身上的衣裳被弄湿,北雁王将云雀放在大床上,拿过宫女递上的布巾,仔细擦拭她每一寸湿润的肌肤。

    “陛下,由奴婢来服侍王后即可。”

    “不用了,香嬷嬷。你们都退下吧。”即使他的王后已经睡着,但今晚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他不喜欢有人打扰。

    片刻后,宫女们都已退出新房,合上房门让他们夫妻独处。

    ……

    北雁王精神饱满的起床,自行更衣,回头却看见那圆润的可人儿仍趴在床起不来。

    呵,他确实累坏她了。

    “你就中午再起床用膳好了,本王会吩咐香嬷嬷一声的。”

    “那可不行。”一听见他关切的安排,云雀反倒奋力从昏昏欲睡中清醒。“本宫还有重要的事要做。”

    “喔?”北雁王见她坐起身,强逼自己清醒,双眼拼命眨动,小嘴一咂一咂,模样娇憨又逗趣,让他忍不住癌首再度与她唇舌缠绵。

    “唔……好了、好了,不能再亲下去,不然就真的没时间了。”好半晌后,强行别开脸庞,云雀故意大声嚷嚷,打破激情的氛围。

    “你究竟打算忙些什么,比服侍本王还重要?”北雁王挑起一边的浓眉,有些吃味地问道。

    “别生气啦,陛下。”她急忙柔声安抚他,发现他的情绪表现愈来愈丰富,现下竟还会吃味。“是香嬷嬷告诉本宫,王后在成亲后翌日,便该巡视宫中各处,认识每一名宫女与侍卫,以立懿威,此乃北雁国历代王后的规矩。”

    “原来是这件事。”北雁王被她一语点醒。“没错,这的确很重要,本王一时竟忘了。”

    “没关系,本宫没忘就好,这是本宫该做的。”

    听她应答得如此顺口自然,他突然心生愧疚。“小雀子,你会不会后悔嫁给本王?”

    “咦,陛下为什么这么问?”

    “你不是喜欢四处寻找新鲜事物,边玩乐边学习?但成为本王的王后后,你再也不能到处乱跑,会不会觉得闷,哪一天对本王提出和离?”

    这大概是全天下前所未闻之奇事,堂堂北陌国君王,才新婚就开始紧张日后是否会被休弃?真个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奇闻啊!

    但,这又是多么窝心甜蜜的奇闻哪!云雀双手捧颊,脸上因喜悦与害羞而娇红,双眼眼角却隐隐泛出感动的泪光。

    自古至今,只听闻女子担心男人嫌弃自己,何时听闻男人反过来担心受女于嫌弃?恋热意才浓,爱深情方切,北雁王的穷紧张,可说是对她表达情意的最佳证明,也像是馈赠她的最佳成亲大礼,让她收得既感动又开心。

    “陛下既然知道本宫喜欢新鲜事物,便不必担心本宫哪一天会提出和离。”她在床上跪坐着,直起上半身,双臂勾向他的宽肩,luo肤直接贴住衣冠整齐的他。“因为,在本宫眼里、心底,陛下永远都能让本宫觉得新鲜有意思,少了陛下,天下再大,本宫哪里都不想去。”

    北雁宫的议事大殿里。

    文相武宫皆罗列在旁,静待北雁王上朝议论国事。

    端坐上位,北雁王俊美的脸庞上一派镇静从容,身上的黑底金色图腾朝服更将他身为一国之君的气势衬托得无与伦比。

    “诸位今日有何事上奏?”经年如一日,北雁王此言一出,早朝便算正式开始。

    “启禀陛下,近来国境之东农作丰收……”

    “启禀陛下,近来王城里发生一事……”

    “启禀陛下……”

    大臣们一一上前,向北雁王果报国事,同时请求王上裁夺。

    “农作丰收之地的太守何人?理应嘉赏。王城之事,先交由城务卿大人处断……”

    处理国事对北雁王而言可谓驾轻就熟,也幸好如此,他才能偷偷一心二用,一用用于国事上,另一用,则用于回味稍早时与云雀耳鬓厮磨缠绵交欢的愉悦上。

    但,再多交欢的愉悦,都远远不及云雀早上所告白的那番话,让他一听大乐,再听更乐,三听乐不可支,若非真的没什么时间了,他恐怕会要求她继续重复说个十几二十次。

    堂堂一个大男人,堂堂北雁王,为了王后几句女人家的爱语便心花朵朵开,会不会有失颜面?

    呋,颜面尽失又何妨?他虽贵为一国之君,但也是个有血有肉之躯,七情六欲皆俱、心花爱开几朵都行啊。

    “启禀陛下。”这回上前的是司礼官。“既然陛下已经成亲立后,微臣是否该开始为陛下准备遴选后宫嫔妃的事宜?”

    历代北雁王的后宫都会纳几名嫔妃,以增加孕育子嗣的机会,是故司礼官有此一问。

    “此事本王暂不考虑。”北雁王想也不想便作了决定。“待王后有喜再行商议。”

    北雁王此话一出,便见朝中几名大臣神情顿显失望,而北雁王也记得,这几名大臣一直希望能将家中的千金送入后宫,以增其家族的势力。

    这就是为什么北雁王自从霞紫郡主去世后,不愿挑选柄内的贵族小姐或大臣千金为后,反而千里迢迢至金氏皇朝请求联姻的原因之一——避免外戚干政。

    何况,现下他都有了小雀子,若要他以拥抱过她的手臂再拥抱别的女子……嗯!谁道只有女人家注重贞节?北雁王光是用想的就起鸡皮疙瘩。

    接下来,一名武将的禀报转移了他的心思。

    “启禀陛下,末将昨日收到边境传来的消息,佟林山与关守山一带,似有少数盗匪流窜。”

    “盗匪?”北雁王立即全神贯注于这件事。“这消息确定吗?”

    “应当属实。”

    “派人前去查看了吗?”

    “尚未,还请陛下定夺。”

    “立刻要当地官员领兵前去围剿,必要时,本王令你调度兵力加以支

    援。”

    “启禀陛下,这会不会太小题大作,劳师动众了?不过是少数的地方盗匪……”另一名大臣站出来表达不同的意见,却因北雁王一记凌厉的目光而震慑,不敢再说下去。

    “难道要等这些盗匪从少数变成多数,自地方流窜全国再来劳师动众?小题大作岂不比亡羊补牢要来得好?”北雁王睨视着这名脸色忽青怱白的大臣。

    “或者你是质疑本王的决定?”

    “微臣不敢!微臣不敢!”该大臣立即跪下,不断叩首。

    今日的早朝,就在极沉重的气氛下结束。    (快捷键 ←)589961.html

    上一章   ./

    本书目录   589963.html

    下一章(快捷键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北雁王的宝妻最新章节 | 北雁王的宝妻全文阅读 | 北雁王的宝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