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北雁王的宝妻 > 第五章

北雁王的宝妻 第五章

作者 : 阿香
    【第五章】

    “这样的惩罚会不会太重了?”

    是夜,历经白日里的紧张和忙碌,云雀安顿下来后,便向北雁王提起关于惩罚冰翠的一事。

    “奉王还嫌太轻。任谁胆敢冒犯本王的王后,即使只是言语上的冒犯,都合该诛九族。”

    云雀噗哧一笑,“诛九族,那不就包括陛下了?”

    “所以本王才没有作出这样的惩罚。”他理所当然地道。

    “哈哈哈……”他聆听着她的笑声,嘴角微扬,那副心满意足的模样反倒教她害羞起来。

    “你别那样看本宫啦。”小嘴害羞地娇嗔着,云雀欲垂下脸,但见到他朝她张开双臂时,她又像只扑向花丛的蝶儿,无比喜悦的纵身投入他怀中,且满足地叹息一声。

    “瞧你叹了好大一口气,好似我俩很久不见了。”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她又叹息了一声。“所以,算来我俩至少一年半没相见了。”

    “原来如此。”北雁王再次被她的话逗笑。

    原来,白日里北雁王原本带着她认识王宫,但没多久他便被大臣们请去商议一些延宕了一段时日的国事,接下来便由宫中的总管香嬷嬷接手领着她四处走走。

    香嬷嬷虽上了年纪,但身子硬朗,健步如飞,完全不输给年轻人。一打照面,香嬷嬷对云雀的外貌有些惊讶,但相处过后,香嬷嬷也开始欣赏云雀内在的美丽,容貌已不是重点。

    于是这对主仆迅速相处融洽,聊得不亦乐乎,云雀甚至差点连晚膳都忘了要吃。

    “你和香嬷嬷聊了些什么?”

    “也没什么,就东聊西聊啊。她告诉本宫,北雁国王宫和金氏皇朝皇宫最大的不同,除了在于没有太监外,宫女和侍卫是轮流值班,没在宫里当差的时候便可返家休息……还有啊,没想到健谈的香嬷嬷,和你那个沉默寡言的侍卫长安靖是母子耶,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云雀赶忙将今日最重大的发现告诉池。

    “是啊,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北雁王被她夸张的口吻逗得莞尔一笑。“若本王再告诉你,安靖和副侍卫长,那个话多得好像长了两张嘴的全化都是表兄弟呢?”除了“不可思议”,她是否还有别的字眼可形容?

    “哇——”她的反应没让他失望。“月亮打西边出来了!”说着,她掉头朝窗边跑去,摆出夸张的赏月架式。

    “太阳还打南边落下呢。”北雁王大笑着附和,也走到窗边,与她并肩抬头赏月。

    赏月啊,他有多久没有这种闲情逸致了?或许是过去一直无人能与他共享这份雅兴,直到此时此刻。

    肩并着肩,两人的手悄然相握,接着,云雀缓缓将身子倚在他身上。

    万籁俱寂,月圆情意浓,此时无声更胜有声……

    在北雁国,婚礼的排场也许会因为贫富而有所差异,但仪式是相同的。

    成亲前七天起,准新人必须不得相见,另一方面也各自安排他们做些成亲前该做的事。

    男人们陪同北雁王出宫狩猎,准备在成亲大礼上以丰盛的菜肴供宾客们享用。女人们则陪伴在云雀身旁解闷,亦告知她不少关于北雁国女子成亲后的规矩。

    “在北雁国的家庭里,女人要负责料理男人们打回来的猎物……呃,您不会没关系的。”香嬷嬷滔滔不绝的说到一半,才想起云雀身为金氏皇朝的公主,因而尴尬的住口。

    “当然有关系。”二话不说,云雀挽起袖子请教。“快告诉本宫该如何料理。”

    于是乎,她生平第一次剥了獐子的皮,生烤乳鹿的肉,还煮了一大锅山猪肉野菜汤。

    “哇,本宫怎么这么厉害!”料理完毕,云雀亲舀汤杓,品尝汤头,然后露出一副幸福陶醉的模样赞美自己。

    闻言,香嬷嬷与其它宫女都笑了,笑声洋溢在御膳房里。

    当霜红姗姗来到御膳房时,便看见众人暂时放下手中的活儿,端着肉汤品尝,站在大汤锅前舀汤的,正是满头大汗却一脸笑咪咪的云雀。

    霜红愣愣地停下脚步,犹豫着是否该上前。

    “咦?霜红妹妹,要不要喝碗肉汤?很鲜美喔。”反倒是云雀毫不犹豫地热情招呼她。

    “谢谢公主。”接过汤碗,霜红却无心品尝,反而低声向她请求私下相谈。

    “你想谈些什么?”其实心中多少有个底,云雀便顺她的意,示意其它人退下。

    “本郡主想替冰翠姊姊求个情,请您宽恕她上回失言得罪您。”

    果然。“本宫是可以谅解她啦,也是,任谁都会对即将取代自己长姊位子的外来女子不高兴的,但惩罚她的是陛下,本宫恐怕帮不上忙耶。”

    “其实本郡主已经先去向小扮哥求情过了,但小扮哥认为,冰翠姊姊得罪的是您,所以要先得到您的首肯,他才会结束对冰翠姊姊的软禁。”

    “这样啊,那本宫同意宽恕她就是了。”没想到北雁王会如此指示,以尊重她的意思为主。云雀心头一暖。

    “谢公主。”霜红这回总算放松紧绷的表情,露出笑容。

    翌日,霜红偕同冰翠一起前来向她道谢,不过,真正致谢意的只有霜红,被软禁了好几天的冰翠仍是脸色不善。

    没一会儿,冰翠便悻悻然的撇下霜红独自离去。

    “请您原谅冰翠姊姊,因为小扮哥一直是她心目中完美的英雄,相配者只有……”霜红为难地闭口不语。

    “天上的仙女是吧?嫦娥或织女?”云雀浑然不在意,笑着问道。

    “都不是,是霞紫姊姊。”

    霞紫姊姊?云雀这才想起那时冰翠曾脱口喊出这个名字。“她是谁?”

    “她是我们的表姊,与小扮哥订过亲。”既然话已起了个头,霜红索性便将过往之事告诉她。

    原来,三名郡主在年幼时便因双亲皆因故去世而久居于王宫里,之后,北雁王与年纪最长的霞紫郡王情愫渐生,水到渠成,准备立她为后。

    但人算不如天算,霞紫在即将被立后之前突然生重病,不敌病魔而去世。

    “那个时候,小扮哥整整三天三夜不眠不食,教人担心他也会跟着霞紫姊姊而去。”霜红心有余悸地道。

    云雀闻言不禁愣然。为什么北雁王从来不曾告诉过她这些事呢?是觉得这些事不重要?还是因为太重要了才不想说?不论是哪个理由,都让她好生难受啊。

    “公主,您没事吧?唉,本郡主真不该多嘴的。”极少一口气说这么多话,霜红一副后悔莫及的神情。

    “嗯,本宫没事啦。”话是这么说,可是云雀脸上却露出苦笑。

    哎呀,过往之事不须挂怀啦!她再三告诉自己,就算是北雁王以前有过心仪的女子又怎么样?谁没有过去呢?重要的是,他现下要成亲立后的人是她,不是别人,是她,金氏皇朝的云雀公主……

    内心反复的矛盾,让她不断自答又自问,连霜红是何时离去的也不曾注意到,后来香嬷嬷前来请示用晚膳,亦被她挥退,就连太阳何时已西沉,天空中换上了月亮和星辰也毫无所觉。

    直到有人无声无息的推开门步入房中,自她身后毫无预警出声,她才被吓得猛然回神。

    “听说你没用晚膳,小雀子。”

    “陛下!”云雀先是惊喜的低喊,但随即又想起什么而脸色一变。“不对,你怎么可以来这里?成亲之前都不得相见,否则……”

    “都什么时候了,本王还管那套规矩?”北雁王剑眉一拧,不快的驳斥她的话,锐利的眼神迅速扫视她周身。“你为何没用晚膳,是哪里不舒服吗?”

    “不舒服?没有啊。晚膳?”云雀这才诧异的发现天色已黑。“啊,都这么晚了!”

    见她的反应不似作假,北雁王这才略微舒展眉心。“你不是故意不用晚膳的?”

    “本宫没事干嘛不用晚膳?饿肚子的滋味很难受的。呜呜,现下这么晚了,还有东西吃吗?御膳房的炉火熄了没?”不想还好,愈想就愈饿啊。

    “炉火两刻钟前方熄。”北雁王应道。

    “呜呜……”云雀的脸不禁往下一垮。

    “不过,本王要他们在熄了炉火前做了道消夜。”故意慢慢吞吞的,北雁王自衣袖里拿出一个纸包。

    “烤地瓜?!”一缕甜甜热热的香气随之扑鼻而来,她整张脸倏地发亮。

    北雁王嘴角噙着笑,看着她热切地扑来,快狠准地一把抢走纸包,打开来,一边剥皮一边喊烫,开心的吃着。

    “吃慢些,不会有人跟你抢。”以不自觉的宠溺眼神凝视着她,北雁王不但替她剥皮,并体贴的为她倒了杯茶。

    “怎么会没有?”又吃又喝,待消夜全数下肚后,她才有力气反驳他。“上回不就是你跟本宫抢吗?”

    “这倒是。”北雁王淡淡地一笑,在她身边坐下,“但你究竟是为什么没用晚膳?”

    “本宫只是思索一些事情,没注意到时辰,错过了晚膳。”直觉的,云雀避重就轻的回答。

    毕竟两人现下都要成亲了,若再提起“你以前那位未婚妻霞紫郡主如何如何”之类的话题,岂不就像是翻旧帐,自讨无趣?

    但是偏偏她又真的很想知道他的过去,以及关于霞紫郡主的事,好奇之心人皆有之嘛!

    想了又想,云雀还是吞吞吐吐的将霜红告诉她的事,与心里的疙瘩一并道出。

    “本宫知道这样很不应该啦,可是只要一想象你曾经那么在意过别的女子,本宫心头整个儿发酸哩。”坐在他的怀里,倚在他的胸前,云雀非常认真地叙述自己的心境。

    “小雀子……”如果可以,北雁王并不打算让怀中人儿知悉那些过往,因为那并没有什么意义,不过现下她已经知道了,那便无须再隐瞒。

    “本王的确是喜欢过霞紫,她去世时也难过了好一阵子,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北雁王决定坦白的直言,对她诚实地道。

    这反倒教云雀一愣,好半晌才又问:“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她美吗?”

    “她的笑容很温柔,说起话来轻声细语,弹得一手好琴。”北雁王轻轻顿了一下。“本王那时候的确认为她是担任北雁王后的最佳人选。”

    云雀心头更酸了,可是这是她硬要问的,心酸只能怪自己。“那本宫不是吗?”

    “不是什么?”

    “不是担任北雁王后的最佳人选。”

    “本王说过了,本王才不在乎你是不是担任北雁王后的最佳人选,只在乎你是否可以让本王感到快乐。”

    “对,陛下你的确这样说过,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本宫现下觉得很挫折、很紧张,无法明白要如何让陛下感到快乐啊……”

    “够了。”略带不快的打断她愈来愈离谱的自我贬抑,北雁王抱着她豁然起身。

    “陛下?”她赶紧靠在他的臂弯里。“你要做什么?”

    “本王发现,你之所以会对自己没有信心,全都是本王造成的过错。”

    “咦?”他的过错?怎么会!北雁王大步走向锦被誧就的罗帐大床。“一定是本王近来疏忽了对你的表态,才会让你胡思乱想个不停。不过,本王现下就修正这个疏忽。”

    ……

    “您似乎有些疲累,是昨晚没睡好吗?”香嬷嬷问道。

    “嗯……”岂止昨晚,云雀已经连续三晚没能睡好了。

    以“努力修正对你的疏忽”为由,北雁王无视于男女成亲前七天内不得相见的传统规炬,夜夜均悄悄来到她房里。

    几夜下来,她不疲累也难啊。

    不行,打起精神来,今儿个可是她的大喜之日,一生仅有一次的大日子,当然要以蓬勃的朝气迎接,无精打采太不象话了。

    脸上扬起灿烂的笑,衬着嘴角小小的酒窝,云雀笑着吩咐宫女们,“动手吧,本宫等着被你们化腐朽为神奇,妆点成天仙美人!”

    宫女们闻言莞尔,轻笑答是。

    她们先服侍她沐浴,接着在她身上细心涂抹芬芳的香膏,让每一寸肌肤都散发出鲜花般气息。然后,她们细心梳整她的长发,编成乌溜溜的发辫,再盘成华丽的发髻。

    上了妆后,云雀一扫原先的些许稚气,展露出前所未有的妩媚,抹上胭脂的小嘴宛如一朵含苞的蔷薇。

    香嬷嬷接着要人取来北雁国的传统新娘礼服。

    “是绿色的!”云雀大感意外地睁大双眼,打量着那套镶满翡翠以及各种深深浅浅绿色光泽宝石的嫁裳。

    “绿色充满生机,是北雁国的吉祥色彩啊。”香嬷嬷以自豪的口吻道。

    想来也是,北雁国以游牧立国,绿色对他们而言象征着生生不息,以这种吉祥色彩作为新娘礼服的颜色再合适不过了。

    不过,当云雀打扮妥当,朝铜镜一照,觉得自己还真像是成了草地,一片绿油油!新娘礼服如此,那么新郎礼服呢?

    正当她满脑子想象着“两片绿油油”时,人也在宫女们的簇拥下,走到准备举行成亲仪式的正殿。

    正殿里铺着又厚又软的毡毯,一身北雁国传统新郎礼服的北雁王,在她步入正殿时,转过身看向她。

    云雀一呆。啊,她猜错了,北雁国的新郎礼服是蓝色的,但同样镶饰各式各样的蓝色宝石。

    有点可惜耶,不是“两片绿油油”……

    后来她才知道,新娘礼服代表大地,而新郎礼服则是代表苍穹,因此是以蓝色为主。

    “回神,小雀子。”北雁王注意到她一脸失神的表情,不觉好气又好笑,只好稍稍用力握了一下她的小手,低声催促她回神。

    “喔。”云雀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

    北雁王向早在一旁等候的司礼官颔首示意,司礼官随即指示一旁的人们弹奏庆贺成亲的音乐,献唱悦耳的祝福歌曲,引领新人走向喜筵。

    待他们一坐定,立刻有人送上一盘盘的佳肴。

    北雁国成亲的大礼和金氏皇朝不同,准备成亲的新人是先以佳肴美酒款待前来祝贺的亲友,直到吉时方行三拜之礼,送入洞房。

    云雀觉得这一切新鲜又有趣,但也很累人,当不知第几位大臣前来恭祝他们百年好合时,她已经强行忍下一记呵欠,并希望没有人注意到。

    “你累了?”但怎么可能没人注意到,北雁王立即以眼角余光迅速且担忧地扫视她,小声地询问道。

    “有一点点,不过还撑得住。”她也低声回答。

    “那么再忍耐一下,大臣已快要接见完毕,接下来便是贵族子弟。”

    出乎云雀意料之外的,北雁国的贵族子弟并不多,且大多是北雁王的远亲。后来她才知道,北雁国地势较高且天候偏冷,生育不易,每个家庭大多只有一、两个子女,鲜少超过三个。

    他们是按照与北雁王血缘的亲疏来接见那些贵族子弟,愈亲者安排在愈后头,而最后上前表达恭祝之意的,是冰翠与霜红两位郡主。

    “愿陛下与王后永浴爱河,万岁万岁万万岁。”两名郡王一起叩跪,但真正恭祝的却只有霜红,冰翠只是低声跟着附和,还板着一张脸。

    见状,北雁王满脸不悦,若非身旁的人儿心有灵犀一点通似的轻轻拍抚他的手背,他恐怕已经勃然大怒。

    终于,吉时到来,司礼官引领他们行三拜之礼,完成成亲大礼。    (快捷键 ←)589960.html

    上一章   ./

    本书目录   589962.html

    下一章(快捷键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北雁王的宝妻最新章节 | 北雁王的宝妻全文阅读 | 北雁王的宝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