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北雁王的宝妻 > 第一章

北雁王的宝妻 第一章

作者 : 阿香
    【第一章】

    “来来来,北雁王,朕为你介绍,这位是金国公的女儿,荷花郡主。”

    “幸会。”

    “再来,这位是木丞相的长女、次女、三女。”

    “幸会。”

    “还有,这几位是李小王爷的大堂妹、二堂妹、三堂妹,以及大表姊、二表姊、三表姊……”

    面对满殿的娘子军团……不,是千金名媛,北雁王表面镇定,却是满腹疑惑。

    现下这是什么情况?

    “来吧,北雁王,可别跟朕客气,你就好好和她们相处、聊一聊,最后你属意哪一位,朕立刻就为你俩指婚。”皇帝得意洋洋地道,忍不住佩服起自己的聪明才智。

    没错,这就是皇帝灵机一动想出来的好办法。

    既然他不想盲目的将一位金氏皇朝的女子嫁给北雁王,那就让所有可能的人选都和北雁王见面,相处一下,说不定其中会有个女子对北雁王产生好感,而北雁王也中意对方,然后就王八配绿豆……不,是郎才女貌,双宿双飞去也。

    啊,朕怎么这么聪明呢?皇帝对自己的聪明才智感动至极。

    当然,皇帝并不知道,这种方法后来被称为“相亲”,而且从皇家流传至民间,千百年后仍有不少红男绿女以此方式缔结良缘,此是后话,暂表不再提。

    “北雁王,你就和她们慢慢聊,彼此先认识一下,朕就不打扰你们了。毛公公,起驾。”皇帝还很识趣地先行离开,免得打扰北雁王选妻。

    嗯,想他金氏皇朝多佳丽,人人长得美又娇,性子宜室又宜家,北雁王一定可以马上选出立后的好人选,说不定还会多选几名嫔妃呢。

    怀着美好的期待,皇帝就这么等着北雁王选妻。

    一天、两天、三天……

    第四天,皇帝特地召来北雁王相询。

    “怎么样,你属意哪一位呢?”

    “这个……启禀皇上,目前尚无。”

    “什么?都没有吗?”这回答让皇帝大大惊讶,也大大不解。“你是说,这些金氏皇朝的贵族女子你都不喜欢吗?”

    “请皇上恕罪。”他的确是不喜欢。

    “怎么会呢!”皇帝万万没想到北雁王居然会这么说。

    要知道,这三天来,与北雁王相处聊天过的千金名媛,几乎每一个人都悄悄托宫女、太监交代毛公公,请毛公公在他面前表达自己非北雁王不嫁的爱慕之意呢!

    尤其是荷花郡主与木丞相的长女,托话还不止托一次!

    可惜妾有意但郎无情啊!皇帝感慨地想。看来也只能说荷花郡主与木大小姐和北雁王没那个缘分啦。

    “好吧,既然那些人选你都不喜欢,那就算了,待朕再仔细想想。”皇帝颔首。“今日时辰已晚,你好好休息吧。”

    “是,谢皇上。”北雁王如释重负,告退步出御书房。

    他是真的大大松了口气。

    其实他一点都不喜欢这般与众多女子相处、聊天,但是为了娶妻立后传宗接代的人生大任,他也只能强迫自己忍耐。

    是的,俊美英挺的北雁王,其实不是很喜欢与女子相处,但是别误会,他可没有断袖之癖,只是纯粹觉得麻烦,不爱看女子矫揉造作的使媚与傻笑,更不耐烦与她们长时间交谈。

    其实他本来有个未婚妻,之前却猝然逝世,大臣们不断奏请他尽快立后,他在北雁国内找不到再度中意的女子,脑筋一转,便将娶妻的脑筋打到金氏皇朝的女子身上来。

    不过,显然他的想法太天真了,既然他在北雁国都找不到再度中意的对象,难道在金氏皇朝就找得到吗?

    那么,现下他该如何是好?

    据实告知皇帝?或是,横下心闭着眼睛,在金氏皇朝的贵族女子中随便挑一个就好?

    夜半十分理应已入眠,可是一、两个时辰过去了,北雁王仍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合眼,最后他索性起身,信步走到窗前,打开窗子欣赏夜间的景致。

    金氏皇朝居于中原,园里的景致带有中原特有的精致优雅,与北雁国的黑山白水非常不一样。

    如果他正在北雁国的宫中,推开窗扇,天暖时会看见一望无际的苍穹、大地,天冷时则是凛冽的寒风与纷纷大雪。

    当然,更不可能会看见细致优雅的园中,某一处树丛后方升起一缕直向上飘的袅袅轻烟。

    等等,向上飘的袅袅轻烟?!

    北雁王蓦地瞠大双眼。

    不假思索,他纵身跃窗而出,好奇地朝袅袅轻烟升起处而去。

    待他靠近,这才发现那缕轻烟似乎散发出某种烧烤的香味,另外还传来带着些慌张的低呼声。

    “哇!好烫好烫好烫烫烫——”

    北雁王在树丛前停下,然后踅步绕到树丛后方,就看见一个手忙脚乱的小太监正怕烫地将掌中的东西不断换手,又拼命朝它吹气的可笑模样。

    而那个东西正是……“烤地瓜?”

    小太监这才发现有人来了,心一惊,手一抖,原本好不容握好且准备剥皮的烤地瓜就这么掉回那堆闷烧生烟的枯枝干叶里。

    “哇!人家好不容易才烤好的……”小太监哀号着,准备弯腰捡拾。

    然而北雁王动作更快,加上人高手长,咻地一下就快了一步,先行拾起烤地瓜。

    “啊!那是我的,快还给我!”不仅鸟为食亡,人也会为食拼老命的,小太监睁得圆圆的双眼里尽是拼劲,一双先前为了烤地瓜而弄得脏脏的小手更是直直伸到他眼前。

    北雁王觉得小太监急呼呼的模样太有意思了,遂兴起捉弄之意,“这地瓜是你的?上面可有你的名字?没有的话,这地瓜是谁捡着便该是谁的。”

    “哪有这种事!”小太监再也管不着烫不烫手的问题,一把就抢过地瓜,旋即狠狠咬下一大口,以昭示拥有权。“哇!烫烫烫烫——”眼泪鼻涕瞬间冒出来。

    “这样不烫着才奇怪。”北雁王有些啼笑皆非,取下腰际所系的皮革水袋。“这里有水……”

    不待他说完话,小太监已经一把抢过水袋,仰颈大口喝水,但因为喝得太急,有好些水呛了出来。“咳咳咳咳!”

    呵,这小太监可真是一刻也等不得啊。北雁王摇摇头,慢条斯理的捡回再度掉落枯枝干叶里的烤地瓜,一点都不怕烫地剥去地瓜皮,吃将起来。

    待他吃完,小太监也把水灌得光光了。

    吁口气,一脸狼狈的小太监现下已没精神和力气再跟他计较烤地瓜,只是看他一眼,叹了好长一声,颓丧地一**席地坐下。

    “讨厌,真是人算不如天算……讨厌讨厌讨厌!”不甘心原本合该属于自己的美食落入他人腹中,小太监伸直双腿拼命踹动,双手亦握拳配合着叫嚷声不断在半空中挥舞,直到累了,才不甘愿地停下动作。

    “呵呵……”将这一幕尽收眼底,北雁王用力抹了把俊脸,险些大笑。

    他有预感,要是他真的大笑,这名小太监肯定会恼羞成怒。

    “你就别再生气了,不过是个烤地瓜罢了。”北雁王忍不住这么道。

    “这可不只是个烤地瓜而已,这可是填饱我下半夜空肚子的消夜耶!”小太监的怒气好不容易消散了一些,却又因为他这句话而再度火大。

    一骨碌从地面上爬起来,小太监脑袋一扬,人矮志不短地与北雁王杠上。

    “而且,就是你吃了我的烤地瓜,还敢这么说?!”

    剑眉一挑,北雁王睨了眼小太监因烤地瓜而弄得脏兮兮的小圆脸,再往下看看对方圆呼呼的身子。这么个小不点,也胆敢和人高马大的他杠上?勇气可嘉。

    不过,这件事一开始的确是他理亏,而且万一他俩的吵闹声惊动了别人,他这个前来金氏皇朝作客的人恐怕会很没有面子。

    “这件事是本王错了。”能屈能伸大丈夫,北雁王认错道。

    “这还差不多……等等,本王?”小太监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眯紧双眼上上下下打量他一回。“你该不会就是北雁王吧?”

    “本王正是。”见对方惊疑不定的神情,北雁王提议道:“需要本王喊人来确认身分吗?”

    “不用、不用,我相信你是了。”小太监的脑袋摇得像博浪鼓。“你可别真的喊人啊,要不我半夜偷偷烤地瓜的事不就藏不住了?”

    也是。“你是哪一房的小太监?上头竟不给吃的,让你半夜饿得偷偷烤地瓜?”北雁王问道。

    “我?啊,哈哈……我不过是个东打杂西打杂的小太监,不值得北雁王费心留神……那个,如果没别的事……”就快让我离开吧!小太监没明讲出这一句,可是那挤眉弄眼的小动作表达得很清楚。

    北雁王偏偏假装没有看懂。“本王是没有别的事,只不过突然想起房里有些鹿肉脯,是从北雁国带来的,可口即食,如果有人半夜肚子饿的话……”

    “可以马上拿来吃?”小太监双眼登时发亮,急呼呼地问。

    “当然可以。”北雁王故意吁了口长气。“本王吃掉了你的烤地瓜,有错在先,本来是想请你吃些鹿肉脯作为补偿,不过,你既然急着要走……”

    “没!不急!我不急着走。”小太监马上否认自己方才兴起的念头。“既然有得吃……不,我是说,既然你那么有诚心的想表达歉意,我当然要大大方方收下才有礼貌嘛,你说是吧?”

    “正是。”北雁王再次忍住大笑的冲动,应声附和道。

    “既然如此,我们就赶快到你房里去吧,走走走。”小太监这下子可是热情十足,主动拉起北雁的衣袖拽着走。

    进到屋里后,北雁王从挂在墙上的皮毡外衣的内褂里拿出另一只皮革袋子,将里头的鹿肉脯拿出来。

    一块鹿肉脯约掌心大小,小太监好奇地伸手拿起,先是凑在鼻端闻了闻,再放入嘴里尝试咬下一小口。

    “干干的。”小太监用力嚼着。

    “肉脯是以兽肉风干制成,本来就会干干的。”

    “也有点咸。”

    “兽肉风干前会抹些粗盐,所以咸咸的。”北雁王支肘撑颔,靠在桌前瞧着对座的小太监卖力的吃相。“而且本王忘了说,愈嚼会愈咸。”

    “什么?”闻言一惊,小太监当机立断,咕噜一声就强行咽下其实尚未嚼烂的鹿肉脯。“咳咳咳咳……”

    “哎,慢慢吃,本王这回不会跟你抢。”北雁王一边闲闲地道,一边将桌上的茶壶朝小太监那儿一推,果然就见对方立刻抄起茶壶往嘴里直灌。

    呵,这是这个小太监今夜第二回灌水了吧?活像在给花木浇水。北雁王莞尔,心里这么想着。

    “呼!怎么我今晚一直喝水呀?”放下茶壶,小太监低头瞧瞧自己有点撑胀的小圆腹,拍了拍。“我看今晚也甭再吃什么消夜,灌水都灌饱了。下回再来烤地瓜吧!”

    “你还想着烤地瓜啊?”北雁王顿时有些啼笑皆非。“看来皇帝给宫女、太监的待遇还真差,三餐不让人吃饱,逼人不得不半夜起来偷偷烤地瓜吃。”

    “欸!不许说皇上坏话,什么不让人吃饱,是我自己嘴馋,才会想烤地瓜来吃好不好?”

    嗯,看来这小太监嘴馋归嘴馋,仍是十分忠心护主的。

    “这倒是,像你这般嘴馋的小太监,本王倒是在金氏皇朝这儿第一次见识到。”北雁王并不介意对方不悦的语气。

    闻言,小太监好奇地追问:“听你这么说,像是北雁国王宫里没有太监似的?”

    “是没有啊。”北雁王应道。“本王的宫里有宫女,有侍卫,也有专司各职的人才,但的确是没有太监。”

    “真的吗?”小太监对此事完全无法想象。“没有太监的王宫是什么样的啊?你难道不会觉得很奇怪吗?”

    “不会啊。”

    “那你要更衣、用膳时怎么办?没太监在一旁帮忙成吗?”

    “本王是没手没嘴吗?不需要谁在一旁帮忙。”

    “那你要传令下旨时怎么办?总要有个太监跑腿传话。”

    “本王的侍卫即可代劳。”

    “那你要起驾时怎么办?没人替你吆喝开道……”

    “本王起驾,也不过是从椅子上站起来,迈开双腿走路就是了,何苦要人吆喝开道?”

    北雁王一一回答小太监的询问,却又引来对方更多好奇的追问。

    不知不觉间,天色渐渐明亮,当第一道曙光照入屋里,两人才回神,发现时候不早……不,是已经这么早了。

    “我要回去了!”小太监倏然跳了起来,拔足就朝门口冲去。“完蛋了、完蛋了!被人发现我不在就完蛋了……”

    “等等!”北雁王冲动地唤住小太监。“你今晚还会不会来?本王想再见到你。”

    不知为何,他心中有千言万语想说,但最后还是化成简洁有力的问话与命令。

    “咦?”小太监一愣,先是稍稍露出为难的表情,旋即毅然地颔首。“好,我会再过来。”话才说完,人已经一溜烟的跑了。

    目送那圆呼呼的矮小身影,北雁王这才想起自己忘了询问对方的名字。

    据他所了解,太监的名字大概都是小“某”子吧?不重要,他今晚再问也无妨。    (快捷键 ←)379997.html

    上一章   ./

    本书目录   589958.html

    下一章(快捷键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北雁王的宝妻最新章节 | 北雁王的宝妻全文阅读 | 北雁王的宝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