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手拿锅铲打太子 > 尾声 皇位丢出去没人捡

手拿锅铲打太子 尾声 皇位丢出去没人捡

作者 : 风光
    御书房内,兰书殷沉着扔,不发一语地批阅着奏折。

    偶尔发出一两声叹息,最后终于不悦地扔下了朱笔,坐在那儿生闷气。

    他已经好多天没睡好了,原本无瑕的肌肤如今彷佛风干的水果,让他笑起来都觉得僵,细纹都不知道多了多少条,连眼窝都出现了掩饰不住的暗沉,整个人看上去像鬼似的。

    明明这皇位该是皇兄的,结果他抱着陆小鱼享福去了,把沉重的国事丢给他,要不然跟皇兄长得一模上样的陆樽来坐嘛,但是陆樽同样牵着美人乐不思蜀,从来没想过皇位和他有什么关系。

    兰书殷简直欲哭无泪,他不过就是一步踏错,去抢了皇位来坐坐看,有必要这样惩罚他吗?

    终于受不了的兰书殷地起身,气冲冲地离开了御书房,换了上件常服,带着两名侍卫微服出宫。

    他一定要找一个替死鬼,否则这样操劳的工作,铁定会使他的美貌枯萎!

    想都没想,他乘着马车就直接来到大河畔的蓬莱饭馆,这家饭馆即使日日高朋满座,十天内总有一天不营业,这是老板娘与老板小两口留给自己谈情说爱的日子,闲人勿扰。

    但兰书殷可不认为自己是闲人,他是为了重要的国家大事而来。

    于是他特地挑了午膳时间,大摇大摆的闯入了蓬莱饭馆,果然见到兰书寒与陆小鱼正在用膳,看到他进来也只是白了他一眼,连行礼都没有,丝毫不把他当皇帝看待。

    书殷心中只有悲愤,他当这个皇帝已经很苦了,还得不到一点尊重,那还不如挂冠求去啊……

    才这么想着,桌旁那两个人居然朝他友善的招手,令他不由有些受宠若惊,心里那一点阴霾瞬间散去。

    “一起用吧。”兰书寒仍是那副淡然的语气。

    陆小鱼很好客的替兰书殷添了一双碗筷,笑道:“今日有酱菜三品,麻皮乳猪,四喜丸子,还有一只用树莓汁酱料精心烤制出来的山鸡。”

    兰书殷看到一桌子美食,一下子忘了自己到底来干什么的,眼睛闪闪发亮。

    从早上开始看到桌案的秦折,他就觉得食欲不佳,什么都没吃就上工了,整个上午空着肚子,现在看到这些美食,而且是出自天下厨艺第一人之手,他哪里还抵挡得了。

    他拿起碗筷,一反在宫里那种疲惫烦闷的模样,夹了一口丸子吃下去,只觉得心满意足、神清气爽,甚至还有点小心思,早知道当初应该真纳了这陆小鱼为妃,那就天天都有这么好吃的东西吃了。

    陆小鱼则是与兰书寒对视了一眼,两人对这种不请自来的客人已经习惯了,想要对付他,他们自然也有一套方法。

    待兰书殷吃饱喝足,桌面上的菜全都空了,兰书寒对自己的午膳被吃掉也不以为忤,还温和地回道:“味道如何?”

    “很!很好。”兰书殷意犹未尽,自然是赞不绝口。

    陆小鱼笑着道:“我还做了一些甜点呢,有芙蓉糕、松子糕、蜜糖梅果等等,你带些回宫里吧。”

    “还有甜点?”这简直打中了兰书殷最馋的那个点,他自然是点头如捣蒜,一点皇帝的风范都没了。

    不一会儿,陆小鱼就拿了一个纸包出来送到兰书殷手上。

    笑吟吟地与兰书寒客客气气地将兰书殷送了出去,接着关上大门。

    兰书殷满足地拿着装了甜点的纸包,就要上马车回宫,然而一只脚踏入车门,便猛然回过神来。

    “朕今天不是来找碴的吗?怎么忘了叫兰书寒回来当皇帝?不然至少也要分担国事嘛!”方才吃饱的满足感立刻烟消云散,转为一肚子闷气。

    他连忙下车,又回头去敲蓬莱饭馆的大门门,竟是敲不开了。

    “给我撞开。”兰书殷沉着脸命令道。

    两名护卫很尽责地将门撞开,但里头已经空无一人,吃完的残羹剩菜也早就收拾得干干净净,像是没人来过。

    “把他们叫出来。”兰书殷有种不妙的预感。

    果然,两名护卫把蓬莱饭馆搜了个遍,已经人去楼空。

    兰书殷沉着脸那两人把他骗得团团转,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他像个傻子般,彷佛只是特地来吃一顿似的。

    越想越觉得自己被耍了,兰书殷气得发抖,本能想往手上的纸包捏下,但想到纸包里是什么东西,他又急急停手。

    “幸好幸好,都已经被耍了,这甜点可不能有事,还要留着疗愈用。”兰书殷闷闷地回到马车上,马上把目标放向第二个人,“去找陆樽。”

    马车不一会儿来到了一个小庄园,这里是陆樽的爱人——太医谷凝香教导学生的地方,所谓擒贼先擒王,兰书殷自认找不到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陆樽,但找谷凝香倒是简单多了。

    然而,他才一下马车,就看到陆樽站在大门口神秘兮兮地朝他招手,他不由好奇的走了过去。

    在他什么都还没开始问之前,陆樽抢先开口了。

    “嘿!皇上,你来得正好,我这里有好东西。”

    “什么东西?”兰书殷皱眉问。

    陆樽笑嘻嘻地拿出一个小盒子,盒子里的东西呈膏状,散发出花朵的清香,令人闻之神清气爽。

    “皇上我告诉你,这小盒里面是我未来娘子亲手制作的美容膏,日日涂抹在脸上,可以让肌肤白晳细致、光滑无瑕,连皱纹都不会长一条。”

    听到有这种好东西,兰书殷眼睛都亮了。“真的?”

    “真的!”陆樽一副怕人家偷听到的样子,将兰书殷拉到身前。“这东西价值非凡,不能让人家知道,不过看在你是皇上的分上,我让你试用看看。”

    说完,他小翼翼地将一些美容膏涂抹在兰书殷的右手上,兰书殷只觉一阵清凉,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自己的右手似乎真的比左手白了一些,摸起来也更柔嫩了。

    “真是好东西啊!”他忍不住赞叹,还抬起右手闻了闻上头的清香。

    “嘿嘿,你喜欢就好,这东西以后一小盒就要一锭黄金,锁定那些有钱的达官贵人。”陆樽先左顾右昐了一番,才低声对兰书殷说道:“不过看在你是皇帝的分上,我便宜卖给你,收你两小盒一锭黄金就好,只是美容膏现在产量不多,到且前为止总共也才生产了十小盒……”

    “我全要了!”兰书殷眼也不眨地回道。

    “那好那好,我马上叫人快马加鞭送进宫,你快回去等,免得被什么公主嫔妃看到了你的美容膏,跑去跟你抢。”陆樽怂恿着。

    兰书殷一听觉得很有道理,这等小东西如果那些个公主嫔妃跟他要赏,他不送的话显得小气,但真要送他也舍不得,最好的方法就是在别人看到之前自己全收起来。

    于是,他拿着陆樽手上免费赠送的那一小盒美容膏,快步回到马车上,急急说道:“回宫。”

    马车转了个方向又朝宫里去了,两名护卫都有些莫名其妙,皇上今天硬是要出宫,但什么都没做就又回宫了,那到底出宫做什么?

    马车里的兰书殷正爱不释手地看着自己手上的那小盒美容,不时还拿起来嗅闻,直到马车进了宫门,他猛地一震,神情突然难看起来。

    他又忘了,自己去找陆樽是要去找碴的啊。

    这时候再回头也来不及了,有了兰书寒的经验,兰书殷也知道以陆樽那更狡滑的性子,一定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他只能默默的乘着马车回到皇宫,悲情的去面对那如山的奏折……

    “那两个家伙,我定要想办法逼他们来个滴血认亲!长那么像,我就不相信陆樽和皇兄没血缘关系,说不定是父皇年少风流在北疆搞出来的人命!哼,如果让我证实你们是兄弟,最好分一个出来给我当皇帝……”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手拿锅铲打太子最新章节 | 手拿锅铲打太子全文阅读 | 手拿锅铲打太子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