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手拿锅铲打太子 > 第十二章 天下厨艺第一人

手拿锅铲打太子 第十二章 天下厨艺第一人

作者 : 风光
    食坊好久没有开门了,今日重新开张,陆小鱼从御膳房搜刮了一推上等材料,替兰书寒做了一桌好菜。

    兰书寒历经了与陆小鱼的分离,又主导和烈熊王国的战事,回京后还被陆小鱼给吓得差点升天,今日才算是真正安顿下来,能放松的好好享用一顿饭。

    所以陆小鱼也是绞尽脑汁,几乎将所有拿手的绝活都使出来,当一道道的菜端上桌时,兰书寒看得眼睛都直了,从来没发现自己腹中的馋虫能这么活跃。

    翡翠三鲜羹、芙蓉豆腐荧、松鼠黄鱼、佛跳墙,水晶烩肉,用不知名香料烤的羊膝还有各式蔬果做成的色彩鲜艳的拼盘、造型精美的各式糕点……目不暇给之余,那香气更像是在挑逗他的食欲。

    对她的厨艺,他佩服得五体投地,不用他特意造势,她也迟早会得到天下厨艺第一人的称号。

    在动筷之前,兰书寒忍不住问起一件他非常好奇的事。“小鱼,你爹过去诈死,是为了一本名叫『百珍谱』的菜谱,听说里面有许多失传的秘方及烹饪的技巧,我很好奇你是不是曾经看过,否则年纪轻轻厨艺怎么会如此精湛?”

    陆小鱼偏头思考了一下,有些犹豫地道:“你说什么百珍谱我真的不知道,不过菜谱嘛,我爹在我小时候的确让我看过一本,上面也如你所说有许多秘方及技巧,也就是那本菜谱莫定了我烹饪的基础,不过当年我爹要我背下那本菜谱之后就把它烧了,所以我也不确定那是不是就是百珍谱。”

    原来烧了啊……兰书寒恍然大悟,难怪陆子龙被逼成那样都不交出来,但真交过了那幽影影主也不相信,所以他才逃了。

    “看来、你能有今天的成绩,百珍谱功不可没,说是价值连城的确不为过……”兰书寒感叹着。

    陆小鱼可不赞同了。“我如今做的菜,早已超越百珍谱里的许多配方,就算那本书的作者从棺材里跳出来和我比试,我也有赢他的信心!

    “哈哈哈,我相信你。”兰书寒伸出手摸了摸她脸颊,心里一个动情,便想将她拉过来亲密番。

    这会不是用膳时间,应该没人会闯进来……

    正这么想着,门突然被推开了,两人一同望去,却是陆樽很没礼貌地走了进来。

    兰书寒火热的心顿时像被冰水淋头似的浇熄了一半。

    “看来我来得刚刚好。”陆樽看到一桌子菜顿时大喜,他原就是算准时间来蹭饭的,大大方方的坐下,无视兰书寒的目光冷淡,居然还朝他笑嘻嘻地说道:“怎么不替大舅子我添碗饭来?”

    兰书寒自然不会对这种无聊的挑衅有任何反应,倒是陆小鱼白了他一眼。“大舅子你个头!还不是来白吃白喝的。”

    “你还没嫁出去,就是我陆家人,吃自家妹妹做的饭,天经地义。”陆樽自己去取来碗筷,还添了一碗尖尖的饭。

    “你不知道我多可怜,前一阵子为了泡你嫂子没去皇宫里少看了一场『妹子诈死骗夫婿』的好戏,今天只好化悲愤为食量,来这里大吃一顿了。”

    兰书寒不由有些傻眼,这家伙的无耻简直顶天了。

    他还来不及说些什么,门又走进来一人,这次却是陆子龙来了。

    陆小鱼不用交代,自动自发的添上了一碗饭。

    陆子龙笑吟吟热接过,“好一阵子没吃到小鱼煮的菜了,我可是被你的诈死吓得不轻,今天特地来压压惊的。”

    兰书寒无奈地看了他一眼,有些无语。

    这桌菜明明是小鱼特地为他一个人煮的,现在却不得已要分给这群馋鬼,看起来无耻这件事也是父子相传的。

    他正想着是不是去将门关起来,人都尚未站起来,外头又走进来一人,这个人倒是令兰书寒有些讶异了。

    “潘胖子?你怎么也来京城了?”他忍不住问道。

    “嘿,我大老远就闻到饭香味,自然是来吃饭的。”

    潘胖子像陆樽一样,自动自发地取来了碗筷在桌子前坐下,临动筷前还责怪似的瞄了众人一眼,“你们太不讲义气了,到京城来居然没带我,臭杯子你还当不当我是兄弟?兰书寒、小鱼妹妹,我以前好歹也帮过你们,还得胖爷我自己想办法来京城,不成,你们得好好补偿我才行,这顿饭只是个开始!”

    说完,他不客气地先舀了一大碗汤喝起来,若说陆樽的无耻是顶天了,那潘胖子简直就是天外有天。

    在场的陆氏父子见来了个有力的竞争者,也不由自主加快了用餐的速度,三个大男人很快就将满桌菜消灭了快一半。

    兰书寒有些哭笑不得地对着陆小鱼说道:“应该不会再有人来了吧?”

    “应该……不会了吧。”陆小鱼也是对这情人宴变成家宴的情况有些无语。

    才这么说着,像是想打脸陆小鱼一般,又进来了一个人,看到这个人,兰书寒与陆小鱼都忍不住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看到当今皇上我都还不会这么惊讶……廖御厨你怎么来了?”陆小鱼目瞪口呆地问道。

    廖御厨尴尬地一笑,“其实老夫只是路过,看到门是打开的就进来看一下,想不到你们都在里面……”

    “只是路过啊……”兰书寒与陆小鱼对视一眼,幸好身边还有一个不无耻的人也算小有安慰了。

    结果下一瞬,廖御厨也端端正正地在桌旁选了一个位子坐下来,不同的是他不拿碗筷,因为他自备碗筷。

    “横竖你们都在吃,这一桌菜我看也吃不完,那老夫就不好意思叨扰了。”廖御厨说完,便径自夹起一口鱼肉吃,露出一个满意的表情,“不错不错,做得比上次又更好吃了。”

    “廖御厨,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是特地来的?”兰书寒的脸色有些黑了。

    “唉,你们要同情我这老头子,连天下厨艺第一人的名头都拱手让人了,吃这一餐是为了教学相长,老夫也是为了御膳房着想。”他摇了摇头,继续进攻眼前的菜肴,虽然年迈,但动作可还利落着。

    兰书寒与陆小鱼真是开了眼界了,这御厨已经不能说是无耻,他根本就到了道貌岸然的最高境界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兰书寒突然起身,搂着陆小鱼就走。

    “诸位慢用,我们先走了,以后可能很难再找到小鱼煮给你们吃了,好好把握这餐吧。”

    说完,他还真的就带着她往里间去,一副要带着陆小鱼闪人的模样。

    兀自啃着羊膝的陆樽不以为意地道,“嘿嘿,人带走也没用,我是她哥哥,我要吃难道她可以不煮?”

    兰书寒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哼,我还是她爹呢!”正在吃肉的陆子龙也补了句。

    这下换陆小鱼苦笑不止,还真是如此,义父要吃,她就算在天涯海角也要飞奔过来煮给他吃。

    “虽然我当不了她师父,但也算是领路人,小鱼姑娘应该不会拒绝为我这老头子煮几餐吧?”廖御厨笑吟吟地边喝羹汤边说。

    兰书寒与陆小鱼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好气又好笑的心情。

    只剩潘胖子了,他一点关系都攀不上,急得胖脸都红了,好半晌才挤出一句,“我和小鱼还是青梅竹马呢,她当然要煮给我吃!”

    不说话也就算了,此话一出,陆樽差点没失手将整只羊膝给射出去,陆子龙则是一口肉卡在喉咙急咳起来,廖御厨倒好一些,还能够把最后一口羹汤喝下,却是一脸古怪地望着潘胖子。

    兰书寒冷冷的喝了一声,“滚!”

    潘胖子嘿嘿一笑,在众人都没反应过来之前,抱住还有半瓮的佛跳墙,另一手端起了烤关膝,直接往外冲了出去,一副就是卷食潜逃的模样。

    “死胖子!佛跳墙我还没吃到啊!”陆樽连忙追了出去。

    “可恶,我是小鱼的爹,我都还没吃过她烤的羊膝呢!”陆子龙也火大的跟上。

    最后只剩廖御厨了,他不慌不忙地取出一块布巾拭了拭嘴后,很有礼貌地问道:“小鱼姑娘,请问剩下的菜老夫可以打包吗?”

    果然姜是老的辣啊,这招釜底抽薪还不用像潘胖子那样被人追杀。

    兰书寒啼笑皆非地道:“廖老要打包就打包吧。”

    于是廖御厨提着五、六个小包慢悠悠地走了出去,这食坊里,终于只剩兰书寒与陆小鱼了。

    二话不说,兰书寒将大门关上还落下了门,一把抱起了笑得花枝乱颤的陆小鱼,朝着她暖昧一笑,往里间走去。

    终于清净了……不,应该说在另一个房间里才正要热闹起来呢!

    京城大河畔的食坊又再一次关了,然而这一次却是大兴土木,将原本的平房改造成雅致的两层楼,由陆子龙亲自挂上了蓬莱饭馆的招牌。

    饭馆落成那日,看着布条由招牌上落下,陆小鱼忍不住红了眼眶。这是她一辈子的梦,在京城的大河畔开蓬莱饭馆,想不到年纪轻轻就达成了。

    而她最感谢的除了养育她成人、陪伴她成长的义父及义兄,最重要也最特别的,就是兰书寒了。

    没有他,她这些梦想根本遥不可及,更不用说会有如此风光的一天。

    所有的客人不是为了这家店背后的背景而来,不是为了蓬莱饭馆过去的厨子而来,大家都是冲着她陆小鱼的手艺而来,因为每个人都知道她就是金鹰王国如今的厨艺第一人,连皇宫里的廖御厨都自叹不如称赞不已。

    蓬莱饭馆开张后,这里俨然成为京城一景,宾客众多。

    然而毕竟多是京城文人雅士、高官显贵,环境也不能太过嘈杂,于是兰书寒便采取预约制,一日只接十桌客人,也让他未来的娘子不会太过操劳。

    想不到这样的运作让蓬莱饭馆的名气更加水涨船高,但即使是平民百姓的预约,陆小鱼也都来者不拒,替她留下了美名。

    河畦的这一头热热闹闹,河畔的另一头却是冷冷清清,这带是一些有头有脸的仕绅或告者致仕的官员居住的地方,环境清净优雅,也少有游客,更不会有人去管邻居的闲事,那坐落在两户华府之间的一处小院就得更不起眼了。

    少有人知道,这里可是金鹰王国最神秘也最庞大的情报杀手组织幽影的一个据点,想要买情报,想要买凶杀人,得通过层层送卡才能进到这个地方来。

    这天,一个身着华服,神态嚣张的纨裤子弟不知道从哪里听到这里是卖情报的地方,竟冒冒失失地闯了进来。

    不过既然是来买情报的,幽影的人还是蒙上了他的眼,十弯八拐的将他带出了院子乘着马车来到一处不知名的地方。

    那纨裤子弟一拿开遮眼布,只知自己来到一个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扇屏风的房间内,此时屏风另一头的人开口了——

    “浏阳王的孙子钱不唤,你要问什么?”出声的人声音有些沙哑,猜想应该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人。

    钱不唤没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自己的底就被人摸透了,他先是吓了一跳,不过想想这里是情报组织,自己也不是什么低调不有名的人,身分容易被人知道也不稀奇,就很快释怀了。

    “我要问的是……”钱不唤说到一半,突然变得咬牙切齿,“大河畔那家蓬莱饭馆,老板娘陆小鱼真的成亲了吗?”

    这个问题令屏风那头的人沉默了一阵,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后,那儿似乎换了另一个人,是个比较年轻的声音。

    “你问这个做什么?”

    按理说,幽影只要决定这情报卖或不卖,不太会问原因,但今日却是难得地问了。

    钱不唤不是江湖人,自然不知道幽影的习惯,他以为这是正常的,便带着不甘心的语气回道:“那陆小鱼自以为有几分姿色与名气,竟然拒绝了本少爷的追求,还说她已经成亲了!哼,成亲了的妇人哪里会不结髻呢?她分明是搪塞我。”

    屏风里的年轻人沉吟了一阵,方道:“陆小鱼确实尚未成亲,不过她的未婚夫很多人都知道,就是当今皇上的亲哥哥兰书寒,她要是说成亲了也没错。”

    “什么?兰书寒?那个亲征烈熊王国的兰书寒?”

    钱不唤显然镇日只顾着花天酒地,甚少关心其它事,才会连陆小鱼与兰书寒这遍传整个京城的爱情故事都没听过。

    “没错,否则你认为以陆小鱼过人的姿色,又是个弱女子、开着一家犹如金鸡母的饭馆会没有人觊觎吗?她背后的靠山你动不起,所以我劝你还是不要去招惹陆小鱼。”屏风后的年轻人语重心长地道。

    此话一出,钱不唤当下就想放弃了,但他因对陆小鱼着迷,过去大半个月都在四处购买蓬莱饭馆的预约名额,花了一大笔钱就是想多和她接触,得到她的芳心,想到陆小鱼的一颦一笑是那么勾人心魂,他就很不甘心。

    他一咬牙,回道:“你们这里也可以聘雇杀手,对吧?”

    “可以,你是想聘杀手杀兰书寒?”

    钱不唤一愣,丧气地道:“就算我想杀兰书寒,以他的身分地位,那个层次的杀手只怕凭我的财力是请不起。”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屏风后的年轻人轻笑道。

    下一瞬,钱不唤换上一张猥琐的睑。“我动不了兰书寒,但我可以动陆小鱼啊!你们不必杀她,只要帮我把她迷昏掳来,让少爷我乐一乐,之后我再偷偷把她送回去,谁会知道是我干的?”

    屏风后的年轻人又沉默了,良久,才微带冷意地问道,“你确定要这么做?”

    “确定!”钱不唤已经被欲念冲昏头了,“那陆小鱼本少爷非吃到不可!你开个价吧,本少爷就不相信掳个陆小鱼的价格我出不起。”

    屏风后的年轻人发出冷冷的笑声。“你的确出不起。”

    他话一说完,四周突然出现了几名黑衣人,很快将钱不唤制住。

    浅不唤大惊失色这才察觉自己真傻,居然什么防备都没有就跟着随陌生人走,现在简直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你们……你们若敢动我,我爹不会放过你们的!难道你们幽影的人都是这样办事的吗?也不怕砸了自己的招牌!放开我……我……我不和你们交易了行吧……”

    “你从头到尾都搞错了一件事——你可以动兰书寒,但你要动陆小鱼,就只有死。”屏风后的年轻人冷酷地说完,淡淡地交代道:“做得干净点。”

    之后,年轻人由另一头走出了密室,不再理会里头的钱不唤,任凭他在里头呼天抢地,绕了几个弯钻出一处院子,当阳光酒在年轻人脸上,那份俊逸与神采,赫然便是兰书寒。

    今日遇到钱不唤那个白痴,他满肚子闷气,信步走向蓬莱饭馆。

    蓬莱饭馆中永远都有他的位子,当他一踏入饭馆,便熟门熟路地走到了内室,而陆小鱼早就坐在里面,备好小点等他了。

    兰书寒在她面前坐下,先喝了口茶,才像聊天般不以为意地道:“以后那个叫钱不唤的不会再来烦你了。”

    “他也去找幽影了?”难怪兰书寒会在饭馆营业时间找来,原来是解决了钱不唤,陆小鱼不由觉得有些好笑,“傻蛋,都不知道是第几个了,要找人对付我也不会先弄清楚我的底细,我突然觉得,我这里的好像黑店呢,客人来一个少一个……”

    对陆小鱼有遐想的人只要敢有进一步的动作,或想做出什么不轨之事,绝对会被兰书寒给整惨,让其日后在京城里夹着尾巴做人。

    如果只是盖布袋教训一顿那还好,像钱不唤那种想作天害理事情的人,兰书寒会保证他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他用他的方式在宠着她,陆小鱼觉得无比受用,整颗心都甜滋滋的。

    “这个世上该死的人不会少,我既然把皇位丢给了八皇弟,那么替他消除几个百姓间的毒瘤还是可以的。”兰书寒淡然地解释了一下,替自己的某些自利行为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说到这里,他突然正色看向她,幽幽说道:“你如今名气渐大,对你有兴趣的名子弟也越来越多,什么时候考虑嫁人?”

    瞧,他明明是求亲,架子还是放不下呢!

    陆小鱼皱了皱鼻子,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那也要有人肯娶啊。”

    兰书寒好气又好笑地点了下她的鼻头“你不知道最有名的那个名门子弟,已经等你很久了吗?”

    见他放下了架子,陆小鱼乐不可支地笑了起来,与他这样甜蜜的打情骂俏,对她而言是最幸福的事情,在几个月以前,她根本不敢想自己能拥有这样的幸福。

    “嘻嘻,可是我和爹说过,哥哥都还没把大嫂娶进门,妹妹怎么可以先嫁呢?”她转了转美丽的大眼,意有所指地望着他。

    兰书寒摇头笑了起来。“你这是要我用关系助你哥哥早日娶得美娇娘吧?你爹又在背后下指导棋了?”

    陆小鱼不回话,只是甜蜜又狡黯地笑着。

    兰书寒一点办法也没有,但未来岳丈和妻子都发话要他帮忙出力,那他也只能鼎力相助了。

    “既然如此,你也不能光出张嘴,就先给我来点甜头吧,我补足精力才有精神帮你哥哥,你说是吧?”

    下一瞬,陆小鱼的娇躯被他抱了起来,往旁边的床铺一丢,接着便是她带笑的尖叫声,以及令人害羞的喘息……

    至于饭馆中某个包厢,几乎是每隔一两天就跑来蹭饭的潘胖子与陆樽正苦哈哈地看着空空的桌面,不住地哀嚎着——

    “到底什么时候要上菜啊?老子快饿扁啦——”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手拿锅铲打太子最新章节 | 手拿锅铲打太子全文阅读 | 手拿锅铲打太子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