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五年后,等你 > 第二章

五年后,等你 第二章

作者 : 吴夏娃
    “潘若嫚!妈叫你留在家伺候我,你想去哪?”潘若安听到屋里有偷偷摸摸的动静,马上大叫,然后脑袋就被不明物体击中了。

    她摸着后脑杓转过头,一脸的恶狠狠——

    “狗链伺候?”潘若嫚的音调总是像午后阳光下的猫,带着慵懒。

    “姊,慢走。”潘若安这个欺善怕恶的,立刻化身小太监鞠躬哈腰。

    “我去小诺家拿东西。”潘若嫚交代一声,走了。

    约会就约会……潘若安对着远去的脚步声吐舌头。

    门开了又关。

    黑漆漆的家里又安静下来,又剩下她一个人,好无聊……小虾子脑袋里金光一闪,乐呵呵地赶紧抄起手杖,穿上鞋子。

    她要让潘若嫚知道她的厉害,小虾子一个人也能摸出一条康庄大道来,她一个人也能摸到程老太太家,去吓她一跳,然后晚上再叫爸爸开车来接她,哈哈哈!

    折腾了许久,潘若安还在“后面山坡”。

    小虾子的“上山探险”……悲剧了。

    虽然山路错综复杂,到处是弯弯绕绕的羊肠小径,不过往返竹舍这条路就像她家厨房一样,她真的……摸黑都能走到的。

    只不过天有不测风云嘛……这有什么。

    瞎子哪会知道乌云正在天空飘……半路上,突然大雨大雨一直下,也没什么。

    她是不幸脚下一滑,脚踝扭伤……乐极生悲了。

    冷冷的冬雨打在身上,小虾子痛坐在地上,满脸的眼泪和雨水分不清,挫败得哭了……

    “谁啊……随便来个人都好……”

    “拜托……有人吗……附近有人吗?”

    走不动,小虾子的上山探险计划正式宣告失败。

    庆幸,老天爷听到她的声音,在她冻死前,真的来了个人。

    不幸,这个随便来的人,不是别人,居然是程老太太的那个帅孙。

    那个只唤了她一声“小虾子”,就让她莫名惶恐的程睿语……

    程氏医院位在热闹的大城市,和偏僻的竹林山隔了好几个城市,去年程老太太带她到程氏医院时,和这家伙见过一面,只有那一面,没想到他还记得她。

    潘若安被一双大手抱起来,脑袋瞬间冒出一个念头,短暂的想到……他怎么会在这里?

    只是很快思绪就被一股冰冷冲刷掉了。

    大雨有如冰柱打在身上,意识在模糊,很冷很冷,冷到她忍不住往他的怀里缩去,拼命抱着他,想止住那股冷颤。

    “前面有工寮,我先带你去那里躲雨,你再忍忍……很快就到。”

    嗯嗯……

    潘若安哆嗦着,声音出不来,心里乱感动一把的。

    如果说潘若嫚的语调像猫,那程睿语的声音就比较偏向冷泉。

    自从她看不见以后,对声音就变得比较敏感,她还记得初次听到他的声音时,浑身嘶的一声,顿时鸡皮疙瘩都冒起来,那是一种天生带着疏冷、又有如泉水般干净清透的声音。

    现在这个声音带着安抚和哄慰的味道,多了一些热度,就像他的怀抱一样温暖,这个时候听起来真像神的声音啊……神爱世人,那种声音。

    程睿语加快脚步,踩着泥石,沿坡而上,走回方才经过的工寮,把她抱进去。

    “好了,到了,先在这里等这场雨过去,我再带你回去……小虾子,还能撑吗?”

    程睿语转头看看……这间工寮似乎没怎么在使用,斑驳的桌椅堆积一层厚灰尘,他把她放在一张破皮毁损的长沙发,搓着她冰冷的手。

    冷,好冷……

    潘若安牙齿喀喀喀地碰撞个不停,整个冻僵了,身体不听使唤地颤抖着,话也说出不来。

    程睿语看她的模样,紧紧皱着眉头。

    潘若安整个人就像从水里捞上来似的,浑身湿透,身上的毛衣都能挤出水来。

    这几天寒流来袭,气温很低,不赶紧换衣服,他怕她会撑不住。

    “小虾子,我跟你说,你全身的衣服都湿透必须赶快换掉,我背包里有干净的衣服,你先穿我的。你能……”本来想问她,能自己换吗?程睿语看着她没有焦距的眼睛、苍白的脸色,顿了一下,忽然改口,“我帮你换衣服。”

    牙齿喀喀喀,潘若安脑袋冻在零下几度C,靠在他身上,毛衣被他拉起来往上掀,她才意识到他刚才说什么……

    我帮你换衣服。

    瞬间,惨白的脸儿一抹红,毛衣从脸颊刷过一片湿冷,从头顶被扯下,毛衣底下一件套头也被拉上来,连浸湿的少女胸衣都要离开身子时……当下,她炸锅了。

    “别动。”

    “我……我……自……”喀喀喀,奋力想吐出一句“自己来”都讲不完全。

    “你这小孩,手脚已经冻得不听使唤,还不听话,叫你别乱动。”程睿语把她上身的衣服脱掉,就赶紧先用自己的防水外套裹住她,才伸手脱她那条还在滴水的长裤。

    潘若安抖抖抖,死命拉住她已经没有保暖功能,只能用来遮羞的裤子,死不让他脱,拼命和他的手打架……她扭伤脚以后,在冰冷的大雨里等了好一会儿才等到他,早就没有力气,没一会儿就打输了,被他剥个精光。

    身旁一串窸窣声,伴随着耳朵轰隆隆的声音,潘若安也不知道是身体冻僵还是心冷僵了,她突然……一动也不动了。

    程睿语打开背包,拿出他的衣服。

    潘若安裹着他的外套,外套底下的身子凉飕飕的,这个时候……却没比她的心还要凄凉。

    一阵忙活后,工寮外头淅沥沥地还下着雨……

    换上干爽保暖的衣服,潘若安冻僵的身体慢慢恢复知觉,她不知道该感激程睿语,还是一刀劈了他。

    脸,异常的滚烫,内心各种的哀号,过了一会儿她才慢慢冷静下来。

    “我十五岁了。”

    潘若安空洞的眼神很死,淡定的表情底下藏着她的羞和恼,对着黑暗的世界咕哝着她已经是青春期的少女—— 身和心都是,这个事实。

    突然一声雷响,打得四周一片死寂,半晌,一旁传来抽气声……

    “你不是小学三年级?”冷泉波动了,这个消息比外面的打雷闪电还要让他惊颤。

    “你才小学三年级!”一年来,走路都会碰壁的潘若安一直看不见自己的身材,现在突然被他这句质疑重伤,像是被狠狠一记大脚踹下山崖,摔个粉身碎骨了——

    她真有这么发育不良吗?

    潘若安没有发现,她把内心的哀号和不甘心嚷叫出来了,然后就听到程睿语很认真的回答了她……

    “一颗肉丸子插在竹签上,你说呢?”

    一颗肉丸子,是指她肉圆圆的一张脸。

    那根竹签,就是她的身材……

    潘若嫚以前也不高,她是在她这个年纪时突然长高十几公分,还长出了女人味来,本来潘若安还乐呵呵的带着怀想和期待,她想按照潘家的基因,顺着潘若嫚的成长步调走,她正是蜕变的时期,等她走过这段黑暗期恢复光明,往镜子前一站,看到一个全新的大美女,那将是多大的惊喜。

    原来,这一年来……她只长了年纪?

    “—— 你要不要这么坦白!含蓄是美德,含蓄,你懂不懂?”潘若安脑袋轰的一声,气得苍白的脸都恢复血色。

    头顶上传来低低的笑声,听到他好像笑得很开怀,她闷了。

    突然,一只手摸在她有了血色的脸上,她听到他问:“你一个人出来?”

    “……嗯。”她闷闷的哼了声,想到他也是一番好意,自己幸亏是遇到他才没冻死,她软声软调补了句,“趁大人不在家。”

    “真调皮……”他停了一下,问道:“上哪去?”

    “……你上哪去?”潘若安是个鬼灵精怪的,尤其眼睛看不见,耳朵特别灵,听他那口气就是不对劲。

    这个时候她不免要想了……从她家上山到竹舍,一路上没有工寮,最靠近的一间工寮,那是在反方向;他身上又带着衣服,表示是背着行李……在这附近晃?

    “我来找奶奶,上次来的时候发现这里有步道可以抄捷径,就在山脚下车了。”

    “哦……我家就在那个山脚下,我也是去找奶奶。”潘若安听他很淡定,呼吸声都没乱,她长长“哦”了一声,跟他一起比淡定。

    “走上来有一段路,还有不少岔路……没见过你这么活蹦乱跳的小虾子,眼睛看不见还敢闯上山来,你不怕迷路?”

    潘若安耳朵那么一动,就听出他不动声色的口气里隐隐有心惊和暗暗的佩服。

    “哼哼哼,我是识途老马,这座山没有我不认得的路,不用看我都能走。”她嘴角一扬,可得意了。

    透明的脸上张扬地写着—— 我可不像某人。

    “真行……所以才困在山上。”某人这是写了剧本挖了一个坑,看着一只瞎眼的兔子往下跳,死得这么干脆,他不笑都不行。

    潘若安听到飞扬的笑声,她脸上还挂着得意的笑就这样……风化了。

    “是啊,还好有你经过。你怎么会知道这里有工寮?”打不死的虾子收起张扬的表情,多了几分谦虚笑问。

    “……刚刚走过。”笑声静止,停了三秒钟,再次出来的清泉不再那么纯净无杂质,那声音像被人扔了砂砾,变得有点低、有点沙。

    “哦,走了几遍?”潘若安继续往冷泉里丢砂砾。

    “……就刚刚走过。”这个声音有点吃瘪的感觉了。

    听这个口气,起码走三遍有了……潘若安眼睛笑成了弯月。

    “真行……所以才困在山上。”她顺着方向,手摸到他的手臂,佩服地拍了拍,一句话原封不动还给这个五十步笑百步的家伙。

    整个工寮里顿时安静得只剩下外面的雨声。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五年后,等你最新章节 | 五年后,等你全文阅读 | 五年后,等你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