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公子太桃花 > 第八章

公子太桃花 第八章

作者 : 紫翼
    【第八章】

    凌月盈端着一盘糕点及汤药,糕点是给她自己的,汤药是给独孤朔的,看她多么温柔体贴,怕他一个人吃药寂寞,她还特意准备了一盘糕点陪他一起吃。

    独孤朔半倚在床头,眉尾的桃花一闪即逝,“我喝药,你吃桂花糕,你不觉得这差距大了点儿?”

    “有吗?”一口咬掉大半块点心,她眉飞色舞地道,“我讨厌甜食。”

    “是啊——”他的声音拖得很长,他这两天喝的药比这二十几年喝过的药都多。拧眉看了眼手里的药汁,“这是治什么的?”

    喝了那么多天的药,他头一次询问自己喝的是什么药,怎么说呢,这药的颜色怪怪的,若是像其他药一样黑漆漆的他也懒得知道自己吃的是些什么东东,可这药……是金色的,这就不由得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金丝蛊。”她漫不经心地答道。

    “你、你说什么?”她竟然对他下蛊?

    “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她担心地探了探他的额头,不凉啊,怎么会流冷汗,“哪不舒服吗?”

    心不舒服,他抓下她的小手握在手里,不想问她为什么要在他体内下蛊,只知道自己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在乎自己这条烂命,“只要是你熬的药,哪怕是致命毒药我也喝。”

    这算情话吗?她本来会很感动的,可是一看到他那副英勇就义的表情,就感动不起来,美眸闪过一丝了然,“你当我对你下蛊吗?”

    看她生气了,他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是误会了什么,“……不是。”声音细细的,一听就知道是心虚。

    “哼。”她不高兴了,他摆明了以为她在下蛊嘛。“算了,不喝拉倒,我自己留着。”说着就要抢回他手中的药碗。

    “不,我喝。”赶在她碰到碗前一口将那金色的液 体吞进肚里,然后有点讨好似的将碗递还给她。

    “哼。”小嘴嘟得半天高。

    看到她可爱的表情他心神一荡,这一回没有毒发时的刺痛,竟让他倍感难耐,原来寒毒还有却情的作用。他心里自嘲,刚想组织语言欲哄她开心,却突然神色一冷,一把将她拉起怀里,低头凑到她的耳边,声音充满了蛊惑:“要不你罚我吧。”

    桃花似的眼眸却一眨不眨地瞪向窗外。

    她自是没发现窗外有人,只是被他难得的热情逗得脚软,耳畔传来他平稳的呼吸,吹得她奇痒难奈,酥麻的感觉肆意地袭上四肢百骸,眼前青丝白襟,炫花了她的双眼。

    晕了晕了,又要流鼻血了,她认输,再一次认识到自己竟是这么好色的。人家都说什么来着,色字头上一把刀,她头上这把刀竟往她鼻子上砍了。

    感觉热流从鼻内涌出,她飞一般地推开他,冲出房间,一溜烟的不见了人影,人家逃荒时也没她动作敏捷。

    独孤朔见状温柔地笑了一下,而后敛起长眉,板着脸道:“什么时候来的?”

    他话音一落就见三条身影从窗口跃进屋内,正是卫擎苍三人。

    “刚到。”伍弈云心虚地说。

    “下次走门。”说完人就懒懒地躺回床上。

    “是,大哥。”东威小心地应着,顺便向其他两人使了个眼色。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没有一个肯先动的,最后竟然大眼瞪小眼地干站着。

    “你们如果远道而来就为了在我面前表演一下‘眉目传情’,那么可以回去了。”紧闭的双眼不用睁开就知道他们一定又有什么事瞒着他。

    “大哥,威有话要对你说。”卫擎苍冲着四弟使了个眼色。

    后者恨恨地咬牙,声音谄媚地道:“大哥,听说你毒发了,小弟特来看看你。”

    若不是为了他的毒发,他们还会为什么千里迢迢地赶来?

    本来他并没有怀疑他们的来意,但既然四弟如此欲盖弥彰,恐怕就真不是为了此事而来的了。

    那比他毒发更重要的事,是什么?

    他莫名其妙地不安起来,“弈云呢?为何而来?”

    伍弈云闻言身体一僵,语气恭敬地道:“弈云无事。”

    卫擎苍真是无语问青天啊,他找来的这两个算什么帮手?

    独孤朔眉间桃花一暗,果然有事瞒他,不过既然弈云不肯说,拿刀架在他脖子上也没用。与其此刻逼问,还不如静观其变。

    想到这儿,他换了个话题:“擎苍,什么是金丝蛊?”紧闭的桃花眼困惑地睁开,犹豫地问,他并不是在意自己喝了什么,只是好奇。

    “金丝蛊?大哥确定不是金蚕蛊吗?”卫擎苍的脸色瞬息万变。

    “不是。”他当然不会听错她说的每一个字。

    “大哥,金蚕蛊是情蛊,下蛊时需要先点夜来香作为药引,夜来香大哥知道吧,很香的那种香料,蛊毒是一只水蛭似的虫子,只是呈金色……”

    “擎苍,我问的是金丝蛊。”独孤朔拧起眉头,是他问得不清楚,还是三弟的理解能力有问题?

    “不是就好,不是就好。”卫擎苍挥去额头冷汗,吓死他了,他还以为大嫂受不了大哥的慢性子,转而狠心下了蛊毒呢。

    “擎苍。”语调低到零度,充满了警告。

    “金丝蛊,其实不是蛊毒,它是一种生长在至阴至毒之地的草药,形状如丝线一般,遇水则化,遇火则融,很难入药,至于它的功效,算是毒物的克星,可遇而不可求。”

    “原来可以解毒,那能用来解寒毒吗?”他语气紧张地问。

    “这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以后大哥再去蜀地,不用刻刻提防苗女的情蛊了。”用扇掩面而笑,这个小嫂子真是未雨绸缪。

    “她给我吃解蛊的药做什么?”没听出卫擎苍话中的含义,只是执着于自己并没中蛊这一事实,既然没中蛊,自是不需要解蛊的药物。

    “还不是怕大哥被苗女拐走了嘛。”卫擎苍调笑道。

    东威也跟着“扑哧”一笑。

    伍弈云俊脸扭曲到变了形,好容易才将笑意憋了回去。

    独孤朔听出他话中的揶揄,冷冷瞪了一眼,“擎苍,听说江南银铺连年亏损,或许你有空去查查?”

    卫擎苍的脸色由红转白,由白转青,“大哥,我忙,我可忙了,我还有北方马场,西域商行,我还要视察金陵的玉器古玩店,我、我接下来的几年会越来越忙。”开玩笑,江南那个女煞星谁敢惹啊,他宁可老老实实地窝在五龙堡。

    “是吗?”他好笑地问。

    卫擎苍点头如捣蒜。

    “那就先忙着吧。”

    “谢谢大哥。”

    “没事就出去吧。”

    “是。”卫擎苍挥去额头的冷汗,转身逃出门外,却在踏出房门的一瞬被两双手一起给揪了回来。

    “别想逃。”伍弈云咬牙切齿地道,这个三弟太鬼了,竟想一个人逃跑。

    看到两对狠瞪着他的视线,卫擎苍苦哈哈地道:“一时忘了,一时忘了。”这两人怎么一遇到正事儿就精明得像鬼一样?

    “说吧,你们到底有什么事?”独孤朔高深莫测地瞅着他们三个又开始互相推来推去的。

    “大、大哥,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凌月盈熬完药回来就看见屋内几个大男人拧在了一块,还不待她仔细看卫擎苍就开始喊人了:“大嫂,快来帮忙劝劝大哥啊,他要马上回五龙堡。”

    凌月盈放了药碗走到床边,挑眉望了一眼三人勉强压制住的独孤朔,他神色冷酷阴沉。认识这么久了,她还是头一次看到他生气的表情,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唇角的线条冷酷且残忍,似乎谁敢拦他,他就要杀人全家似的。

    “你要回五龙堡?”她记得五龙堡是在北方吧。据此少说也有一月的路程,他打算拖着这种身子长途跋涉地回去吗?

    他一愣,而后点头承认,“我是……”

    “我明白了。”不待他说完她就由指尖弹出一点米黄色的药粉。

    独孤朔闭息的同时才发现那药粉竟是由皮肤也能渗入体内的,昏晕的感觉让他十分不快,拧起好看的眉宇,“你对我下毒?”

    “迷药……而已。”不算是毒。

    “我是……”

    又是没有说完就被伍弈云点中穴道昏了过去。

    她一边走到茶桌旁为自己倒了杯茶,一边坐下问道:“你们又是谁?”

    “嫂子,小生排行老四,姓东名威,这一位是二哥伍弈云。”东威讨好地凑到她的面前,不管怎样,先给未来嫂子留个好印象,以后万一大哥要宰他还可以求嫂嫂救命。

    果然如此,一看到两人她就大概猜出了他们的身份,五龙堡五个当家,就只剩从小病重的宫寂音她还没有见过了,“他为什么突然要回去?”她可不认为朔是会胡来的人,虽然她也不赞同他此刻启程。

    “是这样的,有人趁着大哥不在城里,攻击五龙堡,名下分行都受到或多或少的损失。”少到对他们来说只是九牛一毛,而且是属于正常的商业竞争,但这句话,他保留。

    “工作比身体重要吗?”眉心打了个死结。

    “因为这次挑衅的是武林世家,大哥是怕堡里兄弟受伤。”卫擎苍摇扇接道,这个理由合情合理吧。

    确实,朔那重情重义的性子,是会为了别人不顾自己的死活,“既然他急着回去,再休息两天就启程吧。”大不了在这两天,再多喂点药给他,她就不信没有血引,她就治不了小小的寒毒。

    “大嫂,大哥如果在这两天内启程不行吗?”东威眼里浮现担忧。

    “当然不行,万一要是累坏了怎么办?”她冷哼一声。

    卫擎苍笑着推开东威,使了个少安毋躁的眼神,笑问:“大嫂,如果我今天毒发,也要这么休养吗?”

    “你当你是皇上啊,吃点药顶一下就完了嘛。”连白他一眼都懒,她又去厨房熬药了,这几天她比客栈的厨子还勤快,总能看到她在厨房忙碌的身影。

    “啊?”东威意识到不对,“三哥,大哥毒发多久了?”

    “六天了吧。”

    “一直吃药吗?”

    “据我所知,没有一个时辰不吃药的。”没错,从早到晚,每个时辰凌月盈都会弄出一堆药,也难为大哥吃到今天还没吐过。

    “那,三哥你体质比大哥好吗?”

    “不及。”

    “那为什么……”

    “不懂了吧,那是因为我不是皇上啊。”

    他不是,独孤朔就是了吗?

    不,在凌月盈眼里,皇上都没他金贵。

    “三哥,今晚就行动吗?”

    “不,明早天一亮,你们先带大哥走,我殿后。”

    什么殿后,分明是怕日后追究起来责任担大头。

    “那你可要快点来。”

    “知道知道。”

    “还有,千万别忘了地点,要是弄错了……”

    “放心,一切都在计划中。”

    凌月盈一大早就被打雷似的敲门声惊醒了,她迷迷糊糊地穿好衣物,然后慢悠悠地走出门外,就看见面色铁青的卫擎苍。

    “一大早的,你叫魂啊。”她没好气地道。

    “嫂子,大事不好了。”他一脸焦急地道。

    “怎么了?”她仔细打量了他一眼,也没毒发啊。

    “大哥不见了。”

    “什么?怎么会不见了?”飞一样奔进独孤朔的房间,真的没看到人,慌了。

    “他现在身体那么弱,能去哪?功力又没恢复,身体也没好,最主要的是我下的千迷还没解,不对,不对,他自己绝对走不了,那是有人带他走了,谁会带走他呢?让我想想,我想想……”美眸眯成一条缝。然后她咬牙冷嗤一声,“我记得昨天你们说过名下产业受人攻击?”

    “呃……是。”卫擎苍愣了一下,不是吧,她不是在想他想的那件事吧。

    “段峥尘?”她问。

    “……是。”天哪,她怎么会联想到那里去了,段峥尘得有多大神通啊,才能知道他们此刻在这里。而且北方除了五龙堡就属铁堡商业做得最大,能搬上台面和他们竞争的当然只有铁堡,这根本就是他们昨天临时想出的借口啊,她怎么会当了真?

    “我不找他,他倒敢来找我,趁火打劫的勾当他做得到倒是顺心应手。”绝艳的小脸上露出阴森的笑容,“这一次,是真的惹火我了。”

    卫擎苍第一次看见她这般孤傲绝世的神情,那份阴沉绝非一个十六岁的女孩所能散发出来的,他当初到底哪只眼睛看到她温柔脆弱、不堪一击了?

    额头上开始冒出冷汗,完了,这下子事儿可闹大了,他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嫂子不是好捏的柿子,甚至聪明过头,会自作主张呢。

    原本打算趁她乱了套,没有主见时,他装模作样地“调查”一番,再演上一出抽丝剥茧,摆事实,举例子的论证分析,然后推测出结果。她就会随他到他们安排好的地方把老大“救”出来,然后收工回家。

    可谁知道她直接省去了事实论证这一步骤,跳到拍板定案了呢?

    这可怎么办?失策失策!

    最主要的是他怎么就漏算了,哪天一旦东窗事发,即使大哥顾及兄弟情义饶他们不死,这个表里不一的嫂子会放过他们吗?答案是……小命堪虑啊。

    “嫂子,我想,也许……或许……”

    “你想说什么?”美眸扫了他一眼,带着一抹狐疑。

    “没、什么都没有。”这个嫂子太聪明了,一点点失误都会让她看出不对,被她抓到把柄,日后绝对不会好过,此时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准备一下,我们马上赶往铁堡。”

    “大嫂,我们去铁堡做什么?”

    她阴阴地邪笑了两声,“要人。”

    “嫂子,其实我……”现在坦白交待,你会不会从轻发落啊?

    “什么?”她不耐地瞪了他一眼,他大哥都被掳走了,他不着急吗?还在这儿说些有的没的。

    “其实我知道大哥在哪里。”死就死吧。

    “你知道?”她停下脚步,脑中闪过无数种可能。美眸冷冷地瞪视着他,“你最好给我说清楚。”

    “事情是这样的,以前……也发生过这种事,你也知道大哥那张脸经常会惹一些麻烦。有一次大哥被人掳走,失踪了三天,才被救回来,事后他有半年没开口说话,从那以后出门都会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就是你看到的那个样子了。也因此这些年外人根本没见过大哥的真面目,可是大哥最近一直没有覆面……”这虽然是陈年旧事了,但也是事实。

    “你到底想说什么?”她听得不耐烦了,朔那张脸有多桃花她身有感触,也因此她已经开始着手做准备了,却还是晚了一步吗?最可气的是竟然有人那么早就下过手了,三天耶,三天能做的事太多了吧。她嫉妒得快要发狂了。

    “刚才我向店家打听,才知道最近有一伙人贩盯上了这里,我想,是不是……”

    “你是说?”人贩子?她怎么都没有发现?

    “二哥和四弟已经沿路追上去了……”

    “那你不早说!”又急又气地冲出客栈,看他还傻愣愣地站在原地,她回头一把扯过他宽大的衣袖,“往哪边,带路啊。”

    卫擎苍眨了眨眼,她……信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公子太桃花最新章节 | 公子太桃花全文阅读 | 公子太桃花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