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恶客掌里的小核桃 > 第十章

恶客掌里的小核桃 第十章

作者 : 若小欢
    【第十章】

    何糖书醒过来时,发现躺的不是自己熟悉的床铺,陌生的环境让她感到困惑。

    “这里是哪?我怎么会在这?”她觉得很不可思议,眼珠子直瞪着陌生的床幔。

    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她明明躺在自己的床上……

    她掀开棉被,却看到身旁躺了一个男人,她立刻浑身紧绷。

    他的呼吸轻轻吐在她纤细的颈子上,她看不到男人的脸庞。

    她想也不想的直接把男人推下床去,只听见哎呀一声,熟悉的嗓音让她微微一愣。

    这声音怎么那么像……

    “你在谋杀亲夫吗?”滚到床底下的男人龇牙咧嘴道。

    谋杀亲夫?何糖书眼中冒出两把怒火,“你怎么会在这?”

    重点是,她为什么也在这里?他是为自己而来?

    何糖书不敢多想,害怕自己会心软。

    她仰起下巴,俯视着床底下的男人。

    “你觉得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沐东磊没好气的反问道。被她这么一推,睡意全消。

    “我怎么知道?”她没好气道,心跳却卜通卜通的跳得好快,热气晕染整张小脸,让她看起来格外美艳动人。

    “糖书……”他低语,忍不住想在她的红唇上落下个轻吻。

    “不准接近我!”她又将他推开。

    沐东磊差点又滚到床底下去,他眼中冒着火花,脸一沉。

    “为什么不准靠近你?”他咬牙切齿道,怒视着让他又爱又恨的小女人。

    “我要成亲了。”

    “去你的成亲,我不准你嫁给秦渡飞那个臭小子!”沐东磊低吼着。

    “你说不准嫁,我就不准嫁吗?”他也太狂妄了!

    “没错!”沐东磊斩钉截铁道。

    何糖书的反应是直接把枕头扔过去,气得脸红脖子粗,“去你的没错,你到底凭什么阻止我嫁人?”

    “就凭你是我的女人。”

    “谁是你的女人?我要成亲了,你别胡说八道。”

    沐东磊露出邪恶的笑容,“你若敢成亲,我就要把婚礼现场闹得一团混乱,让宾客看笑话。”

    “你……”何糖书眼眶红润,气得说不出话来。

    这个可恶的熊男!她到底招谁惹谁了,为什么他要出现搅乱她一池春水,让她情不自禁陷下去时,又让她看清楚现实?

    何糖书越想越生气,眼泪不争气的夺眶而出。

    她一哭,惹得沐东磊手忙脚乱。

    “你在哭什么?”他瞪着她。望着她脸颊上晶莹剔透的泪珠,他的胸口很闷,像被大石头给塞住般。

    “你为什么要欺负我?”她不明白。

    “我有欺负你吗?”沐东磊为之气结。最后对着她低吼,“你以为我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欺负你?难道你感觉不到……”

    “感觉不到什么?”何糖书睁着微红的眼睛反问他。

    沐东磊脸孔微微扭曲,似乎在犹豫挣扎,最后叹口气。

    “难道你感觉不到我的感情,我爱着你吗?”他用感性的声音诉说他的情感。

    一句“我爱你”砸得何糖书一阵天旋地转,她不敢相信。

    “你骗人!”

    “我骗你做什么?”沐东磊十分郁闷。他表达心中的爱意,却被心爱的小女子指控成骗子。

    “你想要享齐人之福。”

    “什么齐人之福?你一个女人我都搞不定了,哪来第二个?”沐东磊傻眼。没想到到现在她还指控他想要拥有另一名女子。“我全都知道了。”她仰起小脑袋,声音破碎道。

    他居然还想隐瞒她。她眼眶泛红,心传来阵阵绞痛。

    “你知道什么?”

    “你跟梅家下聘,要迎娶梅雪影的事。”

    沐东磊额头上的青筋隐隐抽动,他发出怒吼,“是谁告诉你这件事的?是哪个无聊的家伙无中生有?”

    “我听到你的属下在讨论这件事。”何糖书轻声道,豆大的泪水夺眶而出,她洁白的贝齿颤巍巍的咬着唇瓣。

    沐东磊眯起眼眸,看得出来他很不高兴。

    “属下?”

    何糖书用力点头。

    “你有问过我吗?”他的声音徒然变得轻柔,让人感觉到好危险。

    “我没问你吗?当我问起你与梅雪影的关系时,你说与我无关,这说明你在做贼心虚。”何糖书越想越难过,但仍强装坚强的把脸颊上的泪水抹去。

    “我说我没有,你会相信我吗?”

    “不相信!”何糖书想也不想的道。“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凭什么我要相信你?”

    沐东磊没辙的抓头。他从来没有遇到这么麻烦的事,偏偏她又是自己心爱的女人。

    “我可以找梅雪影对质,我跟她根本不可能,她已经有喜欢的心上人,我和她之间就像兄妹一样。”

    “不可能是你在说,我为何要相信?”

    “如果找出她出面说明呢?”沐东磊有种无力感。面队倔强的女人,他束手无策,但要他放弃又怎么舍得?

    “你可以跟她串通好。”何糖书别过头,像个赌气的孩子。

    “要如何你才会相信我?”沐东磊露出无奈的神情。

    “送我回去。”沐东磊眉头皱了起来,“你还是要嫁给秦渡飞那名浑小子?”

    “不准说秦哥哥是浑小子!”何糖书很不开心。在她心中,秦渡飞是个好人。

    “他已经有妻子了。”沐东磊咬牙提醒她,“你嫁过去是做他的小妾,你也愿意?”

    “愿不愿意是我的事。”她冷漠的道。

    “好,你想嫁就随你便。”沐东磊的脸孔微微抽摘,咬牙切齿道:“希望你不要后侮。待会我就送你回去。”

    说完,他站起来拂袖而去。

    送她回去?没想到他会这么干脆。

    她愣在原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蓦然间,她的心变得空荡荡,脑海一片空白。

    他就这样放弃她了?她的小手抚着平坦的小肮,表情呆滞。这就是她想要的?何糖书说不出心中复杂的滋味,只觉得心在发疼。

    “贤侄,过来,我有话和你说。”在沐东磊送何糖书回府时,何庄主趁女儿不注意,便在门外对他招招手。

    沐东磊犹豫了下,还是走了过去,“何庄主。”

    “赶快进来!”何庄主左右张望了下后,急忙的把他拉进书房。

    “没被糖书妹妹发现吧?”书房内传来另一名男子的声音。

    “秦渡飞!”所谓情敌相见,分外眼红,沐东磊看到秦渡飞出现在眼前时,他的眼神带着阴霾,似乎想将他大卸八块。

    “沐东磊,你别这样瞪着我。”秦渡飞手一摊,表情很无辜。

    “你想纳糖书为妾?”沐东磊的声音很轻柔,却让人感觉到一股杀气。

    秦渡飞露出诡谲的笑容,挑衅的道:“我的老丈人没反对,你有什么意见吗?”

    “有,我会宰了你。”沐东磊毫不客气道。他眼中蕴藏的杀气让秦渡飞直打咚嗦,最后让他大喊吃不消,“我不玩了、我不玩了。”

    “不玩什么?”沐东磊的表情仍然冷酷。

    “我可是来帮忙撮合你们这一对,可不是被你当成假想敌的。”

    “撮合?”沐东磊看了何庄主一眼。

    何庄主清清喉咙,脸色变得严肃,“他的确是我请来的人,正好我要和你说这件事。”何庄主眼睛繁盯着沐东磊,“沐东磊,你真的爱我的女儿?”

    “何庄主,我会爱糖书一辈子。”

    “但是我没想到你把我女儿吃掉不说,还买一送一。”话说到最后,他几乎咬牙切齿起来。

    “什么买一送一?”沐东磊微微一愣。

    “原来你还不晓得。”在一旁的秦渡飞似乎有点幸灾乐祸。

    “晓得什么?”沐东磊眯起眼,为何他有一种很不妙的预感?

    “糖书怀孕了。”

    这句话砸得沐东磊头昏眼花,他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何庄主与秦渡飞。

    “怀孕了?”他愣愣的重复着这几个字。

    “得知要当爹了,这么兴奋阿!”秦渡飞调侃他。

    回过神的沐东磊心中五味杂陈,俊朗五官变形,“她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那个该死的小女人!这么重大的事情竟然瞒着他。

    沐东磊立刻想冲出去找何糖书算帐去。

    “等一下,我有事问你。”何庄主话还没说完。

    “什么事?”沐东磊捺住性子,眼里充满怒火。

    他可以不买任何人的帐,但何庄主是他未来的岳父大人,他不能不买。

    “糖书说你要享齐人之福?”

    “我从来没有这个打算。”沐东磊钻起眉头,目光瞄向秦渡飞。

    “你看着我干嘛?”秦渡飞倒退三步,战战兢兢道。

    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我需要你的配合。”沐东磊脸色严肃道。

    “如果我不愿意呢?”秦渡飞拿乔起来。

    沐东磊露出冷冷的笑容,“不愿意?”

    “你总要说要我怎么配合。”秦渡飞马上见风转舵。

    “你放心,只要乖乖给我消失就行了。”沐东磊漫不经心道。

    秦渡飞的反应则是张大嘴巴,瞪大眼睛。

    “小姐,赶快睡吧!明日就是你的婚礼了。”

    清儿催促着坐在窗边,望着上头皎洁明月的何糖书。

    何糖书回过头,脸上感觉不到任何的喜悦,只是点点头。

    当清儿要吹熄蜡烛时,何糖书忍不住询问道:“他有什么消息吗?”

    “小姐指的他是谁?”清儿一脸严肃的问道。

    何糖书沉默一会后,才挤出一个名字,“沐东磊。”

    “小姐,你都要出嫁了,怎么还在想着沐公子?”

    “我……”何糖书眼中有着挣扎。

    他是否不再管她是否真的要与秦哥哥成亲,即将成为别人的小妾?

    想到他临走之前搁下的狠话,何糖书至今想起,胸口还在痛。

    明明是自己拒绝了他,为什么她反倒觉得是自己被抛弃了呢?

    “小姐,你明天就是别人的娘子了,别再想着沐公子。”清儿一脸正经道:“想想秦公子真大方,明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他仍然愿意给你一个名分。”

    何糖书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清儿,“清儿,你的态度怎么转变这么大?”

    “有吗?”清儿无辜道。

    “你之前还劝我跟沐东磊和好,现在怎么叫我忘了他?”何糖书觉得有点奇怪。

    清儿轻咳一声,像是在掩饰什么的道:“没有呀!是小姐不愿接受沐公子,清儿只好与小姐同仇敌忾,站在秦公子那一边,再说,秦公子可是清儿未来的姑爷。”

    何糖书轻轻应了一声,最后还是忍不住询问道:“你真的没听说有关沐东磊的任何动静?”

    清儿的动作微微一僵,接着马上扬起笑容,摇摇头,“我没有听到任何消息。”

    “没有任何消息——”何糖书的眼眸变得微黯。

    看着小姐黯然的表情,清儿旁敲侧击的道:“小姐,你还很在乎沐公子?”

    “谁说我在乎他来着!”何糖书气呼呼的拉起棉被,把头蒙住。

    清儿摇摇头。她怎会不知小姐倔强的脾气。

    她把烛火吹熄,将门阖上前轻轻说了一句,

    “请小姐赶快就寝,别耽误了明日的终生大事。”

    终生大事?何糖书心里五味杂陈,小手抚着肚皮,心里感到迷惘。

    以前嫁给秦哥哥是她心中最大的愿望,如今愿望达成,为什么她却有种心欲碎的痛楚呢?

    沐东磊,你这个混蛋,我恨死你这个大笨蛋!

    门外锣鼓喧天,何糖书头盖上红头巾,看着自己一身喜气洋洋,小手被清儿牵着,身旁站着一抹顺长的身影。“一拜天地。”

    何糖书听着司仪高喊着,要不是清儿压着她,她还傻愣在原地。

    “二拜高堂。”司仪的声音又再度响起。

    何糖书手里紧握着绣球花。

    清儿在一旁频频催促,“小姐,快点拜呀!”何糖书低下头,弯下腰,心痛到双唇微颤,两行清泪滑下。沐东磊还是没有出现,他真的任由她嫁给别的男人。“夫妻相拜。”

    何糖书牙一咬,狠狠的弯腰拜下去。

    既然他不在乎,她又何必在乎?她只需要保护肚中的胎儿就够了。

    “送入洞房。”

    何糖书被人推挤着,看着前方男人的靴子踏着稳健的步伐前进,她心里感到复杂,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秦渡飞。

    以前他是她最崇拜也是最喜欢的人,就算他已经成亲,她还是喜欢他。

    可是自从沐东磊出现在她的生命里,秦渡飞的身影就很少再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

    这一次要不是爹拜托秦哥哥给她个名分,她恐怕会沦为别人闲话家常的对象,名誉扫地。

    虽然她不在乎,但还是得顾及爹的面子。喜帕被人掀起,眼前骤亮,她看到的却是一张陌生人的脸孔,她瞠大眼睛,尖叫一声。

    “你是谁?”何糖书吓得躲进床里的最角落。

    “你不认识我了吗?”男人的声音压低,听起来却有些熟悉感。

    “我不认识你。秦哥哥呢?”何糖书的小脑袋左右张望,吓得六神无主,尤其是看到眼前的陌生人穿着新郎倌的衣服。

    该不会与她拜堂成亲的,是眼前这名陌生男子?

    怎么可能?爹与清儿怎会隐瞒自己?

    男人脸一沉,用粗哑的嗓音道:“我说过我不会让你嫁给秦渡飞那名浑小子!”

    这句话怎么那么熟悉?何糖书愣住了,仔细一瞧,这张脸似乎和沐东磊有些相似。

    男人挑挑眉,看着她困惑的表情,嘴角微扬起来。

    “怎么?你不认识我了吗?还猜不出我是谁?”

    “啊!”何糖书指着他,小嘴圆张,“怎……怎么——你是沐东磊?”他那丛胡子剃光,露出他方正刚毅的下巴和脸部凌厉线条。剃光胡子后,他看起来俊逸丰朗,深邃眼眸直视着她,看得她一阵脸红心跳,她只好把头别过去。

    他没好气的把她的小脑袋转了过来,“怎么?我留着胡子的模样,你嫌得要命,现在我把胡子剃掉,你倒是觉得别扭起来。”

    “你这个样子,我看了觉得很不顺眼。”何糖书嘟起小嘴,语气微酸。

    “怎么不顺眼?”沐东磊觉得莫名其妙。明明之前她在嫌弃他的胡子,他剃了之后她又嫌不顺眼,果然女人心,海底针。

    “你把胡子剃掉是想勾引女人吗?”

    “你……”沐东磊顿时感到无力,“你到底想怎样?”

    “我已经嫁给你了,对吧?”何糖书心平气和道。

    她的反应与他预想中的完全不同,他以为她会大吵大闹,然后吵着要休夫。他得要忙着安抚新婚娇妻,她的平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没错!”沐东磊用力点头。

    “你还想娶别的女人吗?”

    沐东磊摇摇头。有她就够了,再来个女人,他会大喊吃不消!

    “好,要是你敢娶别的女人,我就休夫,然后嫁给秦哥哥。”何糖书已经想明白了,从头到尾一定是父亲一手安排,清儿与秦渡飞是帮凶,但是念在她嫁给了这个男人,心中也没了怒气。

    “你敢!”沐东磊低吼。

    “你看我敢不敢呀!东磊哥哥。”何糖书甜甜一笑。

    当何糖书看清楚沐东磊的真面目时,她的脑海浮起十二岁那一年,秦渡飞曾经带了一名男子来到她的面前!

    “糖书妹妹,我来跟你介绍,这是我新认识的好朋友,叫沐东磊。”

    那一年是他们初识的时候,她还记得她叫那名男子东磊哥哥时,他的眼中闪烁着精光,可是当她说出她长大后要嫁给秦渡飞时,他的脸孔几乎扭曲变

    后来他就不曾出现在她的面前。没想到四年之后,他竟然会再出现。当何糖书叫东磊哥哥四个字时,沐东磊的笑容僵在脸上,他脸色微变,“你……想起什么了吗?”

    “你觉得我想起什么?”她不答反问,惹得他志下心不安。

    何糖书偏偏不告诉他,他把胡子剃掉之后,他的模样已让她想起他是谁。

    “你不生气了?”沐东磊轻声问道,显得小心翼翼。

    “你娶了我,不是吗?”

    “是没错……”真有这么简单就过关?沐东磊感觉自己简直置身于梦境。

    “难不成你想退货?”何糖书獗起小嘴。他猛摇头。

    “我不可能退货,我爱你!”沐东磊深情款款的执起她的柔萸。

    她嘴角轻扬,笑容带着满足,乌溜溜的眼珠子转动着。

    该不该把她怀孕的消息、告诉他呢?还是再等等?

    她却不知道这个消息沐东磊早就得知,要不然又会掀起一阵风波。

    一群人躲在屋外,见里面静悄悄的,除了一开始的尖叫外,里面平静得不可思议。

    “老爷,里面会不会发生命案?”清儿担忧着。

    “不会吧?”连何庄主也很担心。

    “要不要我冲进去看看?”秦渡飞很好奇。

    不一会,里面传来情人的呢喃声时,听者个个面红耳赤。

    何庄主挥赶着众人,“去去去,去前厅喝酒去,把这里留给这小两口。”庆祝一下他何家女儿出嫁,也庆祝他有了外孙!

    现在少了媒婆登门拜访,相信他的耳根子会清静许多。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1、戏情人之一《恶夫嘴里的小樱桃》;

    2、戏情人之二《恶汉眼里的小桃花》;

    3、戏情人之三《恶人手里的小玩具》;

    4、戏情人之四《恶徒怀里的小猫咪》;

    5、戏情人之五《恶棍脑里的小情人》;

    6、戏情人之六《恶男心中的鬼灵精》;

    7、戏情人番外篇之一《恶魂买来的小圆月》;

    8、戏情人番外篇之二《恶客掌里的小核桃》;

    9、戏情人番外篇之三《恶日抛弃的小媳妇》。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恶客掌里的小核桃最新章节 | 恶客掌里的小核桃全文阅读 | 恶客掌里的小核桃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