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恶客掌里的小核桃 > 第五章

恶客掌里的小核桃 第五章

作者 : 若小欢
    【第五章】

    “小姐,别再生气了。”望着何糖书鼓着腮帮子,一副恼火的模样,清儿递给她一颗包子和茶水。马车内相当舒坦,有软垫,上面铺着草席,还可以把帘子打开,看看外面的风景,一瞧就知道是经过精心布置过的。

    “该死的男人。”这是何糖书第一千零一次诅咒着。

    “小姐,就算要骂人,也该换换新的词。”只有那几句骂人的词,她听都听腻了。

    何糖书瞪了她一眼,“那你来教我新的词。”

    “比如说太监?”

    “诅咒他变成太监?这个主意好。”何糖书笑得很开心,不过……“太监是什么意思?”她知道男人都不想变成太监,也知道宫中有太监,但为什么太监是骂人的话?

    “小姐,以后你就会晓得了。”就算她知道的比小姐还多,但这种羞人的事,她怎么说得出口?

    “算了,不问就不问。”何糖书也懒得再问下去,“我们来讨论逃跑计划。”

    “小姐,包袱都被没收了,你还能怎么逃?”她们的食物、盘缠都没有,逃跑只会饿死自己。

    “还好我聪明。”何糖书笑咪咪的把一些值钱的首饰从衣服里掏了出来,“这些是遇到劫匪或是包袱被偷走时应急用的,没想到竟然会在这时用上。”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小姐……”清儿欲言又止。

    “怎么啦?”何糖书歪着头,看着自己的贴身侍女。

    “不要再逃了好不好?才一天我就已经好累了。”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何糖书鳜起小嘴。

    “我们就算逃了,还是会被捉回来,还不如乖乖待上三个月。反正小姐又不一定要嫁给他,只要你不点头,老爷也不会把你嫁给他。”

    “你在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何糖书双拳紧握。

    清儿叹口气,“那男人是粗鲁了些,但也不是什么坏人。”

    “但我就是讨厌他。”

    “为什么?”清儿疑惑的问道。

    “他对我毛手毛脚,而且还长得一张毛绒绒的脸,像个熊大爷。”

    噗嗤一声,清儿笑了出来。听小姐的形容,那男人真的很像一只熊,虎背熊腰,再配上落腮胡的脸孔,难怪小姐不想嫁给他。

    “原来你不想嫁给我,是因为我的胡子?”沐东磊突然插话进来。

    何糖书与清儿一块转过头,看到沐东磊站在马车外,不知听了多久她们之间的对谈。

    “如果你把胡子剃掉,我就考虑嫁给你。”何糖书仰起下巴。他留了这么长的胡子,一定舍不得剃。

    “只是考虑?”沐东磊眼眸微黯。

    “有考虑总比没考虑好。”何糖书没好气道,说考虑已经是很给他面子了。

    “我要一个肯定。”

    “太强求了。”为了胡子就嫁人,她才不会跳进这个陷阱里。

    “我怕我把胡子剃了之后,你反而会迷上我。”沐东磊双唇微勾。

    “臭美!”何糖书拌个鬼脸。她才不信他剃掉胡子后,会改变多少。

    “不信?”沐东磊挑挑眉。

    “鬼才信!”

    “那我们走着瞧。”沐东磊淡淡道,说完转身就走,走之前,扔下几句话,“我们今晚在这里扎营,晚上你就睡在马车里会比较舒服。”

    “小姐,沐公子对你还挺好的。”

    “这样叫好?”何糖书瞪着清儿。什么时候清儿开始倾向他那边去了?

    “但至少我看得出来他很容忍小姐。”毕竟小姐挑衅的话,很少有男人受得了。沐公子不但不生气,反而对小姐露出眷宠溺爱的笑容,连她看了都感觉到他对小姐的爱意,为什么小姐感觉不出来呢?

    “说不定过不了多久,他就露出狐狸尾巴。”何糖书贝齿咬着柔软樱唇,“我会与他反抗到底。”

    夜晚,马车外静悄悄的,

    何糖书猛然睁开眼,转头看到清儿熟睡的脸孔,摇晃她的香肩。“清儿,醒醒,我们该走了。”

    “小姐,别吵!”清儿咕哝着,挥着小手叫她别吵,然后再度睡得不省人事。

    何糖书为之气结。

    这只小懒猪,就别怪她抛弃她。

    何糖书移动身子,准备下马车时,看到沐东磊就守在马车旁,他背靠着一棵大树,眼睛微闭,微弱火光照着他棱线分明的脸孔。

    何糖书心一动,不知为何,看着他的脸竟入迷了,好一会才回过神,脸颊传来火热的温度。

    “奇怪,我干嘛一直盯着他?”她嘴里一边嘀咕着,一边小心翼翼的下马车,准备往草丛的方向移去。

    守卫有看到她,但没说什么,仿佛不在乎她的存在。

    这么简单就逃跑了?连她都觉得不可思议。

    她走了一段路,营地里竟然没有人有任何动静。可是当她回过头,眼前却突然多了一抹身影,把她吓得花容失色。沐东磊用着诡谲的眼眸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你干嘛突然出现吓人?”何糖书首先发讽,好掩饰心虚。

    他刚才不是睡得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跑到她面前,神出鬼没的差点吓死人。

    “你想上哪去?”

    “内急。”她推开他往前走。

    “内急需要跑这么远吗?”

    “我不想让人看见,尤其是你。”她头也不回道。

    “我以为你想偷溜。”

    沐东磊的话让她浑身僵硬。

    “我说过我会想尽办法逃跑。”何糖书没有回头,依旧背对着他,语气冷淡的道。

    沐东磊没有说话,一直凝视着她的背影。她能感觉到他灼热的目光,直到她受不了,回头斜睨他一眼。“我要去方便,不许跟来。”扔下这句话,她人就走远。

    过了良久,见她仍是没有回来,沐东磊轻轻叹口气,“终究还是跑了吗?”

    她想逃跑的决心是如此坚定,而他想娶她的决心也是相当的坚决,就看谁先认输。

    不过……

    他勾起嘴角,露出自信的笑容。

    要他认输是不可能的事。

    “呜……”何糖书发出一声轻泣。

    她急着想逃离沐东磊,就钻进草丛与树林间,却在森林里迷了路。

    月光被高耸的树木给挡住,四周黑漆漆一片。何糖书怕了,她胆子很大没错,但再怎么说她是一个人,还是个姑娘家,胆子就算大也有极限。很明显的,何糖书已经到了极限。她看着黑漆漆的四周,伸手不见五指,远方传来狼嚎的声音,吓得她直发抖。

    “我后悔了,清儿……”她呼唤着侍女,希望她能够冒出来,但是她知道清儿早就睡死了,根本不知道她迷失在森林里。

    她的声音在颤抖,树枝发出的声响吓得她脸色青白交错。

    她一个人孤单单的,总算体会到那晚清儿为什么会睡眠不足。

    寒气包围着她,风吹过中草与树叶发出沙沙声。

    “沐东磊!”何糖书心慌意乱的脱口呼唤他的姓名,“你在哪里?快点给我滚出来!”

    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动静。

    难道他没有追上来?怎么可能?何糖书心情很矛盾,她希望逃出他的魔爪,却又希望他此时能出现。“怎么办?”她望着黑漆漆的森林。

    突然间,远方冒出绿色光点,她吓了一大跳。

    是狼吗?她想也不想的转身就逃,因为狼通常不是一只,而是一群。

    她跌跌撞撞的往前奔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脸色惨白。

    此时,她听到沐东磊的声音!

    “别再跑了,小心前面!”

    来不及了,她的脚悬空,她发出尖叫,身子往下坠落。

    “糖书!”沐东磊怒吼道。

    沐东磊跳了下来,用飞快的速度抱住她,然后扑通一声,扬起巨大的水花。

    “救命!我不会泅水。”何糖书小手拼命拍打水面,表情充满惊慌,水灌进喉咙里,身子不断往水里沉。意识越来越模糊时,她仿佛看到沐东磊向自己游过来,柔软双唇覆盖上她的,渡给她新鲜空气。

    蒙眬中,她看到他拉着她的手臂往水面上游去,倒映在眼里的是水面下的一轮明月,好美……

    身子突破水面,她的脑袋还是昏沉,感觉到他不停拍打她的脸孔,语气流露出惊恐。

    “何糖书,你给我醒来,不准睡!”

    为什么他的声音有一丝丝的哽咽,好像很难过?连她的心也跟着揪疼起来。

    “我不会让你死,我绝对不允许你逃出我的手掌心。”

    何糖书听到他咬牙切齿的声音。

    这个男人好过分,连死他都不允许。突然间,他的双唇覆盖上她的,他拼命往她的小嘴里吹气,她感觉到有液体从喉咙里涌出。

    “嗯……咳咳……”她吐出不少湖水,整个人像虚脱似的,却能睁开双眼,看着他脸孔扭曲的瞧着她。

    “你终于醒了。”像是松口气又像是担忧的表情从他的脸上一闪而过,不过他很快的板起脸,“你这个笨蛋,想害死自己吗?”

    何糖书想开口反驳,但是!

    如果这次不是湖水,而是坚硬的岩石,她有可能……:

    想到这,她的脸色变得惨白,身体不断在颤抖。

    夜风吹过,寒意从身体里涌了出来。

    “你怎么了?”沐东磊注意到她的身子不停发抖,他的眉头微蹙。她的脸色太苍白了,一点血色也没有。

    “我好冷……”何糖书直打咚嗦。

    沐东磊突然抱住她。何糖书挣扎了下,最后想到是他抱着她,用肉体抵挡住冲击力,所以安静下来。他的动作感动自己,光是冲击力,就能让她昏迷过去,更何况她不会泅水。

    她这条小命是他救的,那么……让他吃点甜头,就算是感谢吧!

    何糖书闭上眼睛,感觉到属于男人灼热的体温源源不断的传递过来,她听到他低沉略带让人心安的嗓音询问道:“这样有比较暖和吗?”

    她的脸颊忍不住微红起来。原来他只是想温暖她的身体,而不是乘机想对她毛手毛脚。

    何糖书点点头,“暖和多了。”

    看着她雪白的小脸泛起一丝血色,他脸上紧绷的线条这才放松许多。

    她注意到他有多紧张,心田流入一股温暖。

    可是过不了多久,她发现他的手指开始在她的身上轻轻滑动。

    “你在做什么?”何糖书呼吸变得急促,随着他手指滑动时所带来的触感,像火苗在每寸肌肤上跳跃着。

    “我在想,要用什么方法才能让你打消主意不再逃跑,毕竟这种事情一次就够了,我可不希望再来第二次。”他低语,似乎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何糖书不寒而栗起来。

    “然后呢?”她不安的问道。

    “什么然后?”他漫不经心的问道。

    他的手指从她的脸颊滑向她的铁颈,带来诡异的战栗感。

    她不明白自己在害怕什么?或者是……兴奋什么?

    一股热流滑向小肮,身体倏然变得火热。

    “你到底想做什么?”

    他微眯起眼眸,笑着反问,“你觉得我想做什么?”

    何糖书扭动着身子,“不知道,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我在想……”他停顿了下,露出邪恶的笑容,“是不是该给你点教训,让你好安分些。”

    “你凭什么教训我?”何糖书气呼呼的嘟起红唇。

    “就凭你差点害死你自己。”

    “你明明就在我身边,我叫你时,你为什么不出来?”他会这么快冲出来抱住她,一定是早在她身边,他根本是故意想看她的笑话,吓吓她。

    何糖书很不高兴,在他的怀中拼命扭动身躯,他的眼眸变得微黯。

    “不准乱动!”他低声喝令。

    她不理会他,依然不安分的在他怀里挣扎着。

    “你根本是故意看我的笑话,想见到我被吓得半死,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模样。”

    “我没有!”沐东磊压抑着燃烧的怒火和欲火。

    这个小妖精根本不知道他忍得有多辛苦。他也气她胡思乱想,甚至替他冠个罪名。

    “你骗人!”何糖书口不择言道:“如果你不是早躲在一边,怎么会那么刚好在我要掉下去时赶到?”

    “原来你是这么想。”他的表情微沉。

    在他身上,她感觉到一股滔天的怒火,他的嘴角抿成一直线,幽黯的眼眸一瞬也不瞬的凝视着她,看得她心里发慌。

    “难道不是这样吗?”她还是嘴硬道。

    “你真的很让人生气。”沐东磊声音微低,语气里夹带着愤怒与失望。他的手指滑到她的下巴,然后用力捏着。

    “放开我!”她害怕的挣扎着。

    “我为什么要放?”

    “你这个坏蛋!”何糖书怒吼着。

    “我原本就是个坏蛋,而且还是拯救你的傻蛋。”沐东磊以冰冷的语气诉说着自己满腔的怒火,接着将双唇贴上她柔软的樱唇。何糖书满是心虚。他救了她一命,她还不识好歹的指责他,所以她安静下来。

    “怎么?不指责我占你便宜吗?”他幽深的眼眸盯着她的小脸,对于她,他充满了又爱又恨的矛盾心结。

    这个死没良心的女人,救了她,她还不知道感激两个字怎么写。

    “对不起。”她突然开口道。

    她的道歉,像是在火上浇了一盆冷水。沐东磊微眯起眼,“你的态度怎么突然有了巨大的转变?”

    “我不得不说你救了我……”何糖书嘟起小嘴嘀咕着。

    “不是怪我故意躲起来?”他面无表情,让人看不出思绪。

    “这是两回事。”

    “说到底,你还是怀疑我故意躲起来?”沐东磊的眼眸眯成一直线,然后用力扣住她的下颇,咬牙切齿道。

    何糖书厌觉到他突然变得危险起来,“你不是要吓我吗?”

    “我没有。”他冷冷道。

    “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刚好?”何糖书仍是多疑。

    “看来我是白救你了。”沐东磊捏着她的下类,恨恨道。

    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

    说完,他将双唇覆盖上她的,像是要发泄心中的怒火。

    他撬开她的小嘴,夺走她的呼吸,温热的舌头舔着她的小舌,尽情吮弄着。

    何糖书气呼呼的瞪着眼前的男人。他已经占自己便宜很多次了。

    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气息变得越来越凌乱,最后黑暗降临,她因为喘不过气,所以昏了过去。

    沐东磊望着怀中昏过去的小女人,眼中充满欲望,但是她是那么纯洁无瑕,若他想做什么事,只怕会引起人神共愤。

    他叹口气,手指磨赠着她柔嫩的脸庞,在她耳边低语,“不管你怎么逃,还是没办法逃出我的手掌心。”

    对她,他是势在必得。

    何糖书醒过来后,口干舌燥,头痛欲裂。“嗯……”她茫然的睁开眼,一颗头突然出现在眼前,她吓了一大跳,倒抽口气。

    “原来是你!”她的声音哑了。

    “小姐,你终于醒了?”清儿激动到眼眶泛红。

    “怎么回事?”她不明白,为什么一醒来之后,她的声音变得好沙哑,像是有火在烧。

    “小姐,你已经昏迷一天一夜了。”

    “昏迷?”何糖书眼中泛着疑惑。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恶客掌里的小核桃最新章节 | 恶客掌里的小核桃全文阅读 | 恶客掌里的小核桃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