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恶客掌里的小核桃 > 第三章

恶客掌里的小核桃 第三章

作者 : 若小欢
    【第三章】

    “可恶、可恶!”她竟然笨到没有发觉到那名男子的企图,傻傻的把自己给卖了。更让人火大的是,他从头到尾都晓得她躲在窗户边……何糖书脸一红,觉得很丢脸,被人逮个正着。

    但这些还比不上她把自己给卖了的羞辱!

    亏她还信誓旦旦说会揪出他的狐狸尾巴,结果狐狸尾巴没揪出来,还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卖了还替人数钱。

    “气死我了!”何糖书大声尖叫。

    “小姐-”清儿躲在一旁不敢上前。

    小姐发火的模样好恐怖,她好怕被波及。

    “没事。”何糖书平息自己的怒火,但脑袋还是转个不停。

    她不能一直处在挨打的情况下,得要反抗才行。

    但是想到父亲签下的合同,她的心情就闷到花慌,到底有什么办法可以反将那男人一军?

    “小姐,你真的那么讨厌那名男子?”

    “我讨厌他!”何糖书用肯定的语气道。思及那男人的唐突还有可恶的笑容,她的心中就升起一把火。

    “小姐,我们不如……”清儿欲言又止。

    “不如什么?”何糖书回过头。清儿似乎有什么好主意。

    “不如先躲起来?”

    “躲起来?”何糖书眼睛为之一亮,笑容甜美道:“这个主意不错,只要我们躲起来,他们找不到我们,就会打消念头。”

    “但是他们有合同……”清儿提醒道。

    “那又怎样?”何糖书没好气道:“反正爹又没什么损失,只是少赚了他们的聘金而已。”

    “老爷会捶心肝。”

    “那是爹活该,谁教他要出卖女儿。”何糖书可是一点都不同情父亲。

    清儿在心中替何庄主哀悼着。

    “好,就这样决定,我们今晚就出发。”

    “今晚?我们?”清儿瞪大眼睛。

    “当然,难道你不想跟我一起走?”

    “如果可以的话……”清儿叹息,“可是如果小姐不见,老爷第一个找的人就是我,那不如跟在小姐身边。”

    “你真现实。”何糖书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

    清儿吐吐粉色舌头,“小姐,我们要上哪去?”

    “唔……”何糖书小手撑着下巴,左思右想了一会,然后露出一抹甜蜜蜜的笑容,“我们去云南。”

    “什么?小姐,他们要去的地方就是云南,难道你不怕被他们逮到吗?”

    “笨呀!”何糖书敲了下清儿的小脑袋,理直气壮道:“你想想,当爹和那男人发现我们不见时,肯定会四处找我们,但是他们一定万万也没有想到我们会朝他们准备前进的方向而去,这样的话岂不是能替我们争取许多逃跑的机会与时间吗?”

    “好像说得没错……”清儿点点头。

    “不是好像,是一定没错。”何糖书加强语气道。

    是这样吗?为什么她觉得很不安呢?清儿欲言又止,很不想泼她冷水。

    “现在你去准备一些盘缠和干粮。”何糖书催促道。

    “现在?”清儿瞪大眼睛。

    “怎么啦?”

    “小姐,你身上有没有银两?”清儿认真的问道。

    何糖书皱皱小鼻子,“说到银两,我好像只有出门才会跟爹拿。”

    “那你身上一个银两也没有?”清儿一副快晕倒的模样。没钱,难道她们要喝西北风不成?

    “你身上没有吗?”何糖书看着清儿。

    清儿从原地跳了起来,“没没没,我身上没有银两。”

    “骗人!快把身上的银两交出来。”

    “小姐,你强盗呀!”清儿快哭出来了。

    “清儿,我对你好不好?”何糖书表情严肃的问道。

    清儿含泪的点头,“好……”

    小姐对她的好难以用笔墨形容,可是她的钱……

    “既然小姐有难,做我的贴身侍女是不是要贡献自己的一己之力?”

    “呜呜……小姐,你别说了。”再说下去,她的心会疼死,心疼她的银子飞了。清儿两眼泪汪汪道。

    “又不是欠着不还。”何糖书瞪了她一眼。清儿楚楚可怜的模样,像是她这名主子虐待她似的。

    “我的钱……”清儿还是心疼不已。

    “你有多少?”何糖书直接问道,懒得开解她一番。清儿怯生生的伸出一根手指。何糖书瞪大眼睛,“哇!清儿,你好厉害,你身上竟然有一千两。”

    清儿连忙摇头。

    何糖书的笑容变得僵硬。

    “一百两吗?好吧!将就将就。”有总比没有好。

    这次清儿的小脑袋摇得更凶,“不是……事实上,只有十两……”

    “什么?”何糖书差点晕倒,气急败坏道:“只有十两;你给我心疼成这样。”

    她有种想拿大刀宰了清儿的冲动。

    清儿无辜的眨眨眼,“小姐,你真是不知民间疾苦,十两可以让普通人家过上一个月餐餐有肉的好日子。”

    “十两能让我们撑多久?”何糖书没好气的问道。

    “恐怕一天不到。”清儿很有自知之明。

    小姐受不了吃粗食,也忍受不了住柴房,十两根本用不到半天。

    “算了,我再去想办法何糖书心中已经有了打算。你去灶房拿些干粮,记得,千万别引人注目。”

    真的没办法,她只好拿些珠宝来典当。

    到底要上哪筹钱呢?何糖书在心里哀叹。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为钱烦恼过,这还是头一遭为了生计而愁云惨雾。去跟爹要看看,说不定爹能被她拐到。

    何糖书打定主意,马上就往房门外冲。

    人还没走出去,就在门口与人撞个正着。

    “好痛!”她捂着鼻子,疼得眼眶泛红,抬头一瞧,是她最不想看到的人。

    “怎么是你!”这是冤家路窄吗?

    何糖书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副讨厌他的模样,把小脑袋转过去。“你来这里干嘛?”她内心有了提防。这男人不安好心眼。“当然是来看我的未婚妻。”沐东磊望着她,声音低沉,像陈年老酒般温醇。

    “谁是你的未婚妻?”她哼了一声,才不承认。

    “谁回答,谁就是。”他勾起一抹笑容。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一名让他想要玩弄且疼爱的女人,瞧她一副不屑为之的模样,他的眼眸闪过一抹精光。

    “你……你别臭美了,我还没点头答应嫁给你,更不想承认你和我爹之间的交易。”

    “难不成你想毁约?”

    “没——”何糖书差点就想脱口而出说没错,但话到嘴边,她硬生生的吞了回去,“我为什么要回答你?”

    要是让这男人知道她有心毁约,他一定会小心戒备,她不能打草惊蛇。

    她乌溜溜的眼珠子转了转,表情可爱万分。“你真的想毁约?”他眼一沉,硕大身形向她逼近,把她吓得节节倒退。

    “那是你和我爹之间的交易,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了?”她心慌意乱道。这男人的脸被落腮胡遮住,她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是他身上散发出一股威胁的气息,教人心惊。

    呜……她死也不要嫁给他!

    “婚约应听从父母之命。”

    “我不要。”她拒绝。

    “你说什么?”他的声音变得低柔,听起来好吓人,令何糖书的手臂冒起鸡皮疙瘩。

    “我说不要就不要。”

    “我会让你要的。”

    他靠得好近,温热气息轻轻吐在她的耳际,撼动她的胸口,让她的心跳也跟着颤动。

    她茫然的看着他,不懂他为何这么有自信?何糖书咬着下唇,拼命摇晃黑色头颅,“我不要。”

    倏然间,他毛绒绒的脸孔在眼前放大,在她没有心理准备之下,他的唇印上她的。

    她的眼睛瞠得好大,傻住了。

    他……他到底在做什么?

    沐东磊尽情掳掠她的香唇,胡须刺得她柔嫩的脸蛋好痛。

    她被轻薄了!

    何糖书想大叫,他却乘机把舌头窜进去,吻得好深好深……

    咱的一声,他的脸上瞬间浮起手掌印。

    他的胡子太浓密,让她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但是她见到他的眼眸微眯起来,危险的气势吓得她脖子紧缩。

    “你直一是好大的胆子。”他的声音轻柔到教人头皮发麻。

    何糖书深吸一口气,却止不住脸颊上涌起的红潮。他的味道还残留在她的唇齿之间,心跳不争气的卜通卜通跳得好快。“谁……谁教你吻我!”

    “你是我的未婚妻。”听到他霸道的宣言,她忍无可忍的道:“我说过我不可能嫁给你!”

    她讨厌他,讨厌他的狂妄与自大。

    谁说她一定要嫁给他来着?她傲然的凝视着他。

    “你真的很有勇气。”沐东磊笑着道,手指抚过她的小脸蛋,她红扑扑的小脸蛋像颗诱人的桃子。

    “我不懂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何糖书蹙起眉头,见到他扬起诡谲的笑容,心里涌上一股不安。

    “你是头一个敢打我的女人。”他低语,语气中透露出来的寒意让她打了一个哆嗦。

    “谁教你对我毛手毛脚,登徒子!”她恨恨的瞪了他一眼。

    “你是我的女人。”

    “你别太过分了!”何糖书低吼道。刚才还说她是他的未婚妻,怎一下子变成他的女人?

    “我会过分吗?”沐东磊挑挑眉,一副不自觉的模样,让何糖书看了心里就有气。

    “你对我所做的事,不叫过分叫什么?我可是未出嫁的黄花大闺女。”想到他猛烈的攻势,她的脸儿微红,目光瞪着他。

    还好现场只有两人,要是有第三者,万一传出去,她的名声就毁于一旦。

    “那又如何?”沐东磊无赖的笑了笑。

    他早就打定主意,不管她愿不愿意,他都要娶她为妻。

    “跟你这名野蛮人讲不清楚,现在滚离我的闺房。”何糖书郁闷极了,觉得自己简直是在对牛弹琴。

    “我是野蛮人?”听到野蛮人三个字,沐东磊又笑了。

    她好大的胆子,一再用话激他,让他对她真是又爱又恨。

    瞧他又靠近,她立刻全身紧绷,“你要干嘛?”

    “你说呢?”他靠得好近,让她轻易闻到他身上的气息,她的脸颊浮起两抹艳红,心跳加速,目光回避着他。“我不知道,你离我远一点。”反正他离她越远越好。

    沐东磊脸上挂着一抹笑容,他摇摇头,“很抱歉,我不可能离你远一点,你最好要有心理准备。”

    说完,他攫住她的手臂,在她柔嫩的小脸蛋上落下轻轻的吻。

    “哼,”何糖书气呼呼的甩手背抹去他残留在脸上的痕迹。

    看着她的动作,沐东磊不怒反笑,并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你乖乖配合,你会发现,我待你很好。”

    “我才不相信。”对人毛手毛脚叫好?那他的逻辑有问题。

    “不相信就算了,事实和时间会说明一切。”沐东磊笑了笑。

    何糖书抿着双唇,不置可否。

    没错,时间会说明一切,可惜的是,她和他绝对不会有未来。

    夜晚,万籁俱寂。有两个小小的人影偷偷摸摸的,像极两名小贼,她们准备从屋内走到屋外。“我要你准备的干粮带了吗?”何糖书压低嗓音询问。

    “我带了几个包子和馒头,还是吩咐厨娘做的。”

    “不会引起怀疑?”何糖书不安的看着清儿。

    清儿得意的道:“当然,我说是小姐想吃包子和馒头。”

    何糖书表情怪异的瞪着她。

    “怎么啦?”清儿歪着小脑袋问道。

    “清儿,你忘了我讨厌吃馒头吗?”

    “对厚,我都忘了,难怪厨娘会用古怪的眼神看着我,还频频问我是不是小姐哪里不舒服?”

    “你这个笨蛋!”何糖书没好气道:“要是被发现怎么办?”

    “不会,我说这是消夜,以防小姐肚子饿时,可以塞小姐嘴巴。”

    “你当我是猪吗?还塞我的嘴巴,我看先拿来塞你的小嘴比较快。”何糖书瞪了清儿一眼。

    清儿吐着粉色舌头,“干粮准备好了,倒是盘缠——小姐,你想到办法了吗?”

    何糖书摇摇头,“我本来打算跟爹要点钱时,刚好遇到那名臭男人。”

    “结果呢?”清儿好奇的询问,乌溜溜的眼珠子直盯着她。

    “还有什么结果?害我来不及和爹见面,天就已经黑了。”而且她还被那男人轻薄了去,她越想越气。

    “小姐,你的脸好恐怖。”清儿被吓到了。小姐的脸与夜叉有得拼。

    “算了,不要提那男人的事,只要一说起他,我就一肚子火。”何糖书嘀咕着。

    话虽如此,可是她的脑海里总是浮起那张让她气得牙痒痒的脸孔,恨不得使出五爪功在他的脸上划下两道。

    “那我们的盘缠怎么办?”清儿的小脸垮了下来。总不能靠着她包裹里的包子,馒头过活吧?

    她是吃得了苦,但小姐呢?

    “你放心,大不了我拿出我的首饰典当,应该凑得了不少的盘缠,只是风险大了一点。”何糖书哀叹,不得不出此下策。

    他们可能会凭着首饰查出她们的下落,但她想,先找一家当铺典当,凑出一些盘缠,然后再到其他地方去典当,如此一来,他们就算要追查,也得花点工夫。

    “那我就放心了。”清儿松了口气,拍着胸口,要她每天吃馒头和包子,她也会吃腻,再说,天气炎热,包子容易坏。

    “走吧!我们从后门溜出去。”何糖书带着清儿走想后门。

    “可是外面有守卫。”清儿有些胆怯。

    “你不是说不到换班时间,守卫几乎都睡着了?”

    “我是说一般而言,但我没说他一定会睡着。”清儿替自己辩解。

    “没关系,就算他没睡,我也会敲昏他。”何糖书心想,自己从小练到大的武功总算派得上用场,是逃家的好利器。主仆两人没有注意到在何宅的屋瓦上站着两名男子,正笑看着底下偷偷摸摸的两人。

    “主子,你不阻止吗?”站在沐东磊身旁的男子询问道,他是那名看上清儿的男子。

    沐东磊脸上挂着一抹慵懒的笑容,他摇摇头,“不,就让她去吧!等到明天再追上去。让她暂时享受到胜利的滋味,到时再把她从云端上踹下来。”

    男子蹙眉,流露出一丝不大赞同的表情。

    沐东磊斜睨了他一眼,“怎么?心疼你看中的小女人?”

    男子默然不语。

    沐东磊笑道:“你放心吧!懊是你的,绝对不会逃出你的手掌心。”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恶客掌里的小核桃最新章节 | 恶客掌里的小核桃全文阅读 | 恶客掌里的小核桃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