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恶男心中的鬼灵精 > 第四章

恶男心中的鬼灵精 第四章

作者 : 若小欢
    【第四章】

    “有村落了。”凌烟波看到人烟,大声呼喊着。

    “你可以下来了吧?要是被人看到了还得了。”秦渡飞无奈道。辛苦的人可是他,她却轻松的很。

    “好吧!”她不想为难他,反正只剩下一点点的路程,她可以自己走,“快,我们去客栈,我想吃热腾腾的食物,还有睡软绵绵的床铺。”

    “等一下!你有银两吗?”

    凌烟波水波荡漾的秋瞳无言的盯着他,一股尴尬的气氛在两人之间蔓延。

    “你在打我的主意。”他抿着双唇,确切道。

    他轻叹,自己怎么会招惹到她这名白吃白喝的小妖精!

    “我没有钱,既然你说要对我负责,当然我的花用你也得负责才行。”凌烟波懒洋洋的道。

    他翻个白眼,“你根本是吃定我了。”

    “不好吗?”

    “你觉得会好吗?”秦渡飞咬牙切齿道。

    “那我今晚陪你一起睡。”说完,见到他的身子变得僵硬,她嫣然一笑。

    “你又在戏弄我了。”他声音干涩道。

    更该死的是,他的身体因为她这句话起了反应。

    “不要?”她踏起脚尖,在他耳边吐气如兰。

    他的眼眸变得晦暗,“到时你可别反悔。”

    他捉住她的手臂,拖着她往前走。

    看着走在前方男人的背影,一道光芒迅速在眼底闪过了。

    “客官是要住宿还是用膳?”店小二见客人上门,立刻跑上前,鞠躬恭敬的问道。

    “都要。替我准备一间房,还有来些你们店内的拿手菜。”

    “需要酒吗?”

    “来一壶清酒。”

    “没问题。”店小二带他们来到角落的位子,用布在桌上抹了抹,笑声道:“先等会,菜马上到。”

    “好久没吃到热腾腾的食物了,好期待。”她的口水快要流出来了。

    “贪吃鬼,这两天我哪天不是煮热腾腾的食物?”秦渡飞睨了她一眼。也布想想都是他张罗吃食,也没饿着她。

    “你的厨艺有待加强。”凌烟波含蓄的道。

    事实上,他会做的也只有一道菜,就是捉到猎物后烤一烤,烤热就能吃了,但因为没有加所以没有味道。

    她很佩服他能连吃几天都不会觉得腻,她想,如果不不是因为她,说不定他还嫌麻烦,没有烤热就生吃了。

    “来了,客官,上菜了。”

    店小二一次端了五道菜,让凌烟波叹为观止,就连汤汁都没洒出来。

    “客官,慢吃,有什么需要再叫小的。”上完菜之后,店小二便退下去招呼其他客人。

    “我可以开动了吗?”凌烟波眼中闪烁着小星星。

    瞧她一副欲试的模样,他一点头,她就有如秋风扫落叶般,动作声速的把菜吞进肚里。

    他看得目瞪口呆,甚至忘了进食。

    等他一回过神,桌上的食物都被吃得差不多了。

    “好饱!”凌烟波露出满足的表情。

    “我开始怀疑,我养得起你吗?”他满脸黑线,几乎喃喃自语道。

    凌烟波看着自己的杰作,脸颊一红,试着替自己辩驳。

    “我肚子饿了。”她眨着眼睛,摆出无辜的脸孔,还向他发誓,“我平时的食量并没有这么大。”

    他怀疑的看向她,眸里明写着不相信。

    凌烟波气呼呼的鼓起腮帮子,“你说你要负责的,难不成你想退货吗?”

    “我能退吗?”他很认真问道。

    “你……”凌烟波气得说不出话来。

    他竟然要退货!

    凌烟波觉得自尊心受到伤害,伤心的眼眶泛红,背对着他。

    “你该不会这样就生气了吧?”秦渡飞戳戳她的香肩。

    女人,真是不可理喻的动物。他叹息,决定让她自己去发脾气,他则吃着残羹剩菜的白饭。

    凌烟波悄悄回头看了他一眼。

    见他没什么配菜,她的心里多了一丝罪恶感。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是因为太久没有吃到菜了,所以才会忘了他的存在……他该不会真的打定主意要退货吧?

    如果他要退货怎么办?

    她开始忧愁了起来。

    她还要靠他完成考核任务,要是只有她一个人的话,考核还没结束,她一定会饿死在半路上。

    突然间,她听到推天板凳的声音,一抬头,看到秦渡飞居高临下俯瞰着她。

    “你还在发脾气啊?”

    “你不是说你要退货吗?”凌烟波悻悻然道。

    “我只说考虑。”他扔下这句话,就跟随着店小二到后院的房间。

    看着他的背影,凌烟波犹豫了下,最后还是乖乖的跟上去。

    她才不给他有退货的机会,反正她已经赖定他了。

    “你睡过去些,我要睡在里面。”凌烟波向秦渡飞比手划脚道。

    秦渡飞的表情很诡异,像是有些不可思议,“你真的要跟我睡同一张床上?”

    他的声音很低哑,喉咙有些干涩。

    他得压抑着体内熊熊燃烧的欲火,才不至于胡思乱想,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

    “我不是答应你跟你睡在同一张床上吗?”她巧笑倩兮,笑容灿烂道。

    “你不怕吗?”

    “我怕什么?”她的表情十分无辜。

    他的声音陡然变得诡魅,“怕我对你做出什么事。”

    “你会对我做出什么事吗?”她反问他,笑盈盈的,眼儿都弯了。

    “你是不是忘了我是男人?”秦渡飞十分郁闷道。

    凌烟波递给他一抹笑容,“你当然是男人,要不然怎么保护我?”

    “既然知道,那你应该晓得我想要做什么。”她向她逼近,带着一股邪魅诱人的气势。

    没想到凌烟波一转身,开始爬向床。

    “晚了,我们该睡了。”她打了个呵欠,抱着棉被呼呼大睡。

    秦渡飞浑身紧绷,青筋在额头上跳动,拳头紧握,不敢相信他竟然被她视若无睹。

    “你给我起来!”他发火的把被子掀开。

    她嘟起小嘴,睡眼惺忪,“人家要睡觉……你吵什么吵?有什么事明早再说。”

    她竟然说他吵?他的嘴角挂着一抹冷笑。

    既然嫌他吵,他就吵到她不能入睡,反正今晚跟她同床共寝,他跟本就不用睡了。

    与其瞧她睡得香香甜甜的,还不如两人一块失眠。

    “你给我起来。”他命令道。

    但是床上的女人却无动于衷,秦渡飞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我说醒来!”他再次命令道。

    床上的女人仍然没有动静。

    秦渡飞抿着嘴,眼眸微眯起来。

    他不相信她这么快就睡着了,铁定在装睡。

    她以为她装睡,他就会饶过她吗?

    秦渡飞靠近她,手指缓缓顺着她的香肩,隔着薄薄的布料磨蹭着她的肌肤,见到她的身子微颤起来。

    她分明在装睡。

    这让他更加坚定要戏弄她的念头,手掌顺着她曼妙的曲线不断往下……

    凌烟波整个人从床上翻坐起,面红耳赤怒斥道:“你在做什么?”

    她的脸颊染上两抹嫣红,他大掌的触感依旧残留在她的身上,让她的身体变得火热。

    她不敢望向他深邃的眼眸,害怕自己的心虚及恐惧被他看穿。

    “我在做什么?”

    凌烟波悄悄睨了他一眼,看到他认真的眼眸,她的心跳顿时怦怦乱跳,脑袋一片紊乱。

    “你吵得我不能睡。”

    “我当然要吵得你不能睡,难道你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他的嗓音放柔,却多了一份危险。

    “我有答应你什么?”她反问他。

    他手指勾起她的下巴,面带笑容,但是笑意却不达眼底。

    “你难道忘得一干二净了吗?只不过是几个时辰前所说的话,你这么快就老年痴呆了吗?”

    “谁老年痴呆了?”她鼓起双颊,气呼呼的怒视着他。

    他的脸逼近,将灼热的气息轻轻喷在她柔嫩的脸颊上。

    她呼吸到的是属于他的男人味,她的心在激荡,手心在冒汗,脑袋一片空白。

    不应该是这样呀!凌烟波在心里尖叫。

    望着他深邃的眼眸,她的灵魂仿佛被吸了进去。

    他的脸不断逼近放大,最后他的柔软双唇覆盖上她的。

    凌烟波瞪大眼睛,整个人变成一块石头。

    他辗着她的双唇,甚至伸出舌头轻舔她的红唇。

    他的唇离开后,她忍不住用小手轻轻触着自己柔软的双唇,红唇上还余留他的温度。

    “你……”

    “我怎样?”他露出贼笑,像一只偷腥的猫。

    “你竟然偷袭我!”

    “这不叫偷袭,偷袭应该是这样。”他的脸再次朝她逼近,硕大身形笼罩着她,带给她强大的压迫感。

    “你想做什么?”凌烟波紧张了起来。

    “你自己说要与我上床,这句话不是你说的吗?”他的声音陡然变得低沉,故意在她耳边吹拂着热气。

    她的身体敏感的战栗着,闻着他身上传来属于他的男子气息,心在颤抖,感到又羞又怒。

    她忙不迭推开他,气恼的白了他一眼,“你别乱来。”

    “我有乱来吗?”他一副没她气道,表情很认真,看得她心烦意乱。

    他继续向她逼近,把她逼到床的角落。

    “你别靠近,要是你敢乱来,我就……”她的脸颊染上红云,让她看起来更加动人,他忍不住想要欺负她。

    “你就怎样?”

    “我就大喊救命!”她口不择言。

    秦渡飞噗啡一声笑了出来。

    “你在笑什么?”凌烟波又羞又恼的问道,看到他笑得抱着肚子挺不直腰,她知道是自己的话惹得他如此。

    她不明白自己说错什么,但是看他笑得抑止不了,不爽的情绪在胸口里滋长,她微翘红唇,表情悻悻然。

    “你忘了我们是用什么身份登记客房吗?”他温醇的嗓音拂过她的耳边,带来一股炽热。

    她想要离他远一点,却退无去路,他硕大的身形挡在前头,后面则是墙壁,她完完全全被困在他的怀里。

    这种姿势好暧昧!她抑止不住红潮扑上小脸蛋,感觉到他灼热的目光和温热的气息扰乱她的心思。

    “我们用什么身份登记?”她脑海一片空白,顺着他的话问道。

    “我们是用夫妻身份登记,就算你喊救命,也没有人会不识相的打扰我们,你说对不对啊?我的娘子。”秦渡飞故意加重娘子两字。

    听到他唤她娘子,她的脸更红了。

    “我又还没有嫁给你。”她递给他娇恼的目光。

    “你不是要我对你负责?”

    “但我们还没有拜堂成亲,谁知道你会不会始乱终弃。”

    “我不会。”他信誓旦旦道。

    “娘说男人的话最不可信。”凌烟波白了他一眼,即使知道他在花言巧语,可是听到他的话,她的心花朵朵开。

    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好像陷了下去,陷入他的巧言令色中,甚至胸口传来鼓噪的旋律,心里、嘴里有化不开的甜蜜。

    “既然你说男人的话不可信,又为什么答应与我上床?”秦渡飞挑挑眉,一脸没好气道。

    既然她不相信他,她却又答应与他上床?为不是矛盾吗?

    “我不是说到做到了,啊?”

    “你哪有说到做到?”秦渡飞狠狠的皱起眉。

    “我跟你睡在同一张床上,不是上床吗?”凌烟波理直气壮道。“不然你说上床是什么意思?”

    被凌烟波这么一问,他像是噎住般整张脸变得通红。

    他被气得差点说不出话来,觉得自己像是被人摆了一道,可是看着她天真无邪的表情,让他觉得自己相当愚蠢。

    “你难道不知道跟男人睡在同一张床上会有多危险吗?”他语气恶劣,眉头几乎打了一个结。

    “你会对我做什么吗?”她反问道。

    “我是男人!”他强调着。

    “我知道你是男人。”凌烟波点点头。这点她很清楚。

    “你不怕我吃了你?你还敢跟我同床共寝?”他的俊颜向她逼近。

    凌烟波屏住气息,看着他晶亮发怒的眼眸。

    这个男人生气了,而她竟然还觉得他长得很好看,她是疯了吗?

    她唾弃着自己,却又抑制不住心跳狂放的旋律,“我相信你。”

    过了半响,秦渡飞扔下一句话,“可是我不相信我自己。”

    说完,他的唇修然压上她的,舌头伸进她的檀口里,尽情掠夺她的香舌,啜饮小嘴里甜蜜的津液。

    凌烟波被吻得喘不过气来,整个人好像轻飘飘的,漫步云端中。

    夜晚才正要展开……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恶男心中的鬼灵精最新章节 | 恶男心中的鬼灵精全文阅读 | 恶男心中的鬼灵精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