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恶人手里的小玩具 > 第十章

恶人手里的小玩具 第十章

作者 : 若小欢
    两年后

    想起之前的约定,蒋若雪的心隐约传来刺痛。

    两年的时间已经到了,他厌倦她了吗?

    望着向云沉睡的脸孔,她的心不断向下沉,眼眶逐渐灼热。

    他醒来之后,打算跟她说什么?

    说谢谢她两年来的陪伴,他已经厌倦她这个小玩具,想要换人了吗?

    她收起眼泪,也收起心中那份失落感。

    与其让他在她面前说那些教人伤心欲绝的话,还不如她趁早离开他得好,这样就不用去面对他话里的残酷。

    蒋若雪轻轻起身下床,把衣服穿戴好。

    这男人何时变得这么熟睡了?平时的他很容易被自己一个转身给惊醒,而现在他却躺在床上动也不动,是因为昨晚累坏了吗?

    这也难怪,他们有近一个多月的时间没有相见,他把所有的体力都花在欢爱上,所有的对谈也都是在床上进行。

    她的脸颊变得滚烫,眼神充满依恋的望着床上的男人。

    这是他们最后一次相见吧?

    蒋若雪抿着娇艳的红唇,在向云脸上落下轻轻的一吻,然后转身离去。

    “你离开他了?”蒋轻雪轻呼,眼中充满愕然。

    “没错!”蒋若雪斩钉截铁的道,还用力的点头。

    “但你舍得吗?”蒋轻雪用温柔的眼神看着一脸倔强的妹妹,知道她此时的轻松只是在逞强。

    “我为什么舍不得?”蒋若雪狼狈的躲着姊姊像是会看穿她灵魂的眼眸。

    “你们在一起两年了。”蒋轻雪提醒道。“两年的时间不算长也不算短,难道你一点都不难过吗?”

    “姊,难过又没有用,他又不爱我,玩腻了我这个小玩具,想换别的女人,我只不过是成全他罢了。”蒋若雪说这句话时,充满赌气和微微的酸涩苦味。

    她努力咽下哽咽,假装若无其事。

    “你这孩子,明明在乎人家,又为什么要硬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蒋轻雪看妹妹逞强的模样就想叹息。

    “我才不在乎!”蒋若雪站起来低吼着。

    蒋轻雪眼睛一瞬也不瞬的紧盯着她的小脸蛋。

    在姊姊的目光下,蒋若雪心虚了起来。

    “你真的不再爱他了吗?”蒋轻雪缓缓的问道。

    “我……”蒋若雪说不出话来,所有的委屈梗在胸口,她狼狈的低着头,感觉到眼眶阵阵灼热。

    “你回答不出来吗?”

    “我就算爱他有什么用,他根本不爱我。”

    蒋若雪咬着唇瓣,声音有些委屈和不满。

    “你又没有问过。”蒋轻雪反驳道。

    这些年来,若雪与向云的相处她都看在眼里,向云的一举一动都透露出对若雪的呵护和宠溺,怎么看都是他爱惨自己的小妹,若雪怎么会说向云不爱她呢?

    蒋轻雪直觉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我不用问也知道。”

    “什么叫不用问你也知道?”蒋轻雪眨眨眼睛,不明白妹妹这句话里的含思。

    “我们有过约定,试看看两年的时间他会不会对我产生厌倦。前几天就已经满两年了,他刚好提出这个话题,我知道他想说他已经厌倦我这个小玩具,他想要找别的女人、别的小玩具。”

    话说到最后,蒋若雪嘟起红唇,眼里盛满心酸。

    “不可能吧?”蒋轻雪眼里泛着疑惑。向云不像是那种人。

    “怎么不可能?他提起这件事,一定是厌倦了我。与其它在我面前说那些让我难堪的话,我还不如离开。”蒋若雪咬着唇瓣,眼底泛着泪光。

    “小妹,你先冷静下来!”蒋轻雪急着安抚妹妹,但她的话还未说完,一名男子便打断她的话。

    “既然你都已经下定决心了,又为何要跑来打扰我们夫妻的生活?”元易手搂着娇妻,脸上布满不悦。

    “臭男人,她是我的姊姊,你管我要不要来找她。”

    “你说什么?”元易脸色变得很难看,一抹怒意从眼底窜过。

    “就算姊姊成为你的妻子,她还是我的姊姊,这是你没办法改变的事实。”

    “你好大的胆子。”元易的嗓音倏然变得轻柔。

    蒋若雪摆出一点都不怕他的样子。

    尽避他再怎么凶,遇到命中的克星,他还是不得不化为绕指柔。

    “易,你别与小妹计较。”蒋轻雪护在妹妹面前,软声呢喃道。

    一看到娇妻充满恳求的表情,元易所有的怨气顿时消失,手充满独占欲的揽得她更紧,但面对蒋若雪却是没好气。

    “你家男人呢?”

    “什么我家男人?”蒋若雪别过头,想起元易与向云是师兄弟。

    如果让他知道她在这,他一定会通知向云,明知如此,她为什么还要来?是希望向云找上门吗?

    “听说你家男人在四处找你。”元易缓缓的道。

    听到这句话,蒋若雪的心变得五味杂陈。

    “你们在吵架?”元易似乎有意在伤口上撇盐巴。

    “姊,如果你再不叫这个坏嘴巴闭上嘴,你干脆休夫好了。”

    “你这个小鼻子、小眼睛的女人,别教坏我的娘子。”元易怒目相向,嘴角抽动,看起来一副忍无可忍的模样。

    “活该!谁教你跑出来凑热闹的。”

    元易眼里充满怒气,突然喊道:“姓向的,你快点给我滚出来,你再不把这该死的女人提回去,小心我会让她死无全尸。”

    姓向的?

    蒋若雪瞪大眼睛,小脑袋四处张望了下。

    没人!

    她松了口气,嘟起小嘴,目光不满的看着元易,“你别故意吓我。”

    “你真以为我只是在吓你?”元易冷笑。

    他的笑容让蒋若雪觉得好不安,像是芒刺在背,寒意占满全身。

    “大师兄,你就不能多一点耐性吗?”

    身后传来熟悉的嗓音,让蒋若雪感到一阵昏眩。

    元易一脸没好气的道:“你再不把这小女人逮回去,小心我将她五花大绑丢出去。”

    “这可不行!她再怎么说也是我可爱的小玩具,还请大师兄手下留情。”

    向云叹息,知道以大师兄的脾气够忍让了,若不是顾忌着她是他所爱的小女人,还是自己的小姨子,说不定她早就遭殃数百次了。

    “既然如此,还不快给我滚出去!”

    “若雪,咱们走吧!”向云直接将蒋若雪扛在肩头上。

    一阵天旋地转,蒋若雪感到头重脚轻,她不得不向姊姊求助。

    “姊姊,救我!”

    “若雪……”轻雪站了起来,但被身后的男人揽回怀里,她脸上露出担忧之情。

    向云向她保证,“嫂子,请放心,我不会伤害若雪的,顶多只是打打她的小**而已。”

    听到他的话,蒋轻雪松了口气,“麻烦你了。”

    “姊,你怎么可以听信这混蛋的话?救救我。”

    向云没好气的打了下蒋若雪的小**,“乖乖闭嘴,回家后,我再好好跟你算帐。”

    “算什么帐?你对我不是厌倦了吗?放开我!你这个该死的混球,我不是你的谁……”

    蒋若雪的尖叫声在空中飘散,蒋轻雪担忧的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

    元易大为不满的将娇妻的脸蛋转了过来,“你在看什么?难不成又在担心你的小妹吗?”

    他话里的醋意表达得清清楚楚,蒋轻雪在他的嘴边印下轻吻。

    “她是我的妹妹,我当然会担心她。”

    “你放心好了,向云那家伙是个聪明人,他很清楚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东西,如果他不爱她,他不会找上门来。”

    “希望如此。”蒋轻雪依偎在夫婿怀里,在内心祝福着小妹。

    “好痛!”蒋若雪被摔到床上,撞到背脊,她悻悻然的揉着被撞疼的地方,嘟起小嘴,瞪着向云。

    向云好整以暇的用手臂环绕着胸前,挑起好看的浓眉,“我想我们有一笔帐未算。”

    “什么帐?我又欠你什么了?”蒋若雪一脸没好气的道,把小脸抬起好高,露出纤细的玉颈,让他不知是该指死她才好,还是**她,直到她融化在他的怀里为止。

    “你欠我的可多了。”他深沉的眼眸逼近她。

    在他犀利的目光下,蒋若雪忍不住别过头,“你倒说看看,我欠你什么?”

    “你忘了我们两年前的约定吗?”

    听到他的话,蒋若雪整个人变得像颗石头。

    动也不动。

    “我没忘。”她话里充满苦涩,眼脸低垂,掩去眼中的痛苦。

    “你倒是说看看我们两年前约定了什么?”

    他抬起她完美的小脸蛋,她眼中闪过的忧伤,让人想要疼惜一番。

    这个小妮子,真的笨到教人又爱又恨。

    向云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见到她满脸的倔强,眼底还闪烁着泪光。

    “我们两年前约定,看你是否对我会厌倦,现在两年的时间已经到了想对我说的话,我早就知道了。”

    “哦?”他挑起浓眉,“我倒是想听看看。”

    “你……”蒋若雪只觉得他是故意在玩弄自己,气得眼泪直流而下。

    “你真是爱哭。”向云不舍的替她抹去脸颊上的泪水。

    蒋若雪别过头,带着赌气的意味道:“你可以不必理我。”

    “如果我可以不管的话,我早就不管了,可是我没办法。”

    她听到他的叹息声。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回过头看着他。

    “你还不懂吗?”他的手指温柔的扣住她的下巴,紧盯着她楚楚可怜的小脸蛋。

    “不懂,我不懂,我什么也不懂。”

    “你懂的,只是你不愿去相信。”向云轻轻的反驳她。

    “你只是把我当成玩具,你已经玩腻了。”眼泪不断从眼眶里流出来,她哭得好惨。

    她知道自己爱惨这个男人,这两年来,她的心情一直处在不安中,害怕哪天他会玩腻了她。

    “难道我这两年来的表现还不够明显吗?”他灼热的气息逼近,轻轻拂过她的脸颊。

    “我知道你很宠我、很呵护我,可是我依旧不安,不知道我在你心中的地位,哪天若是你找到另一个小玩具,是否她会取代我呢?我没有信心,你是否真的爱我?”她一边哭泣,一边哽咽的道,美丽的小脸变成一张小花脸。

    向云吻住她的红唇,动作温柔又轻缓,细细磨蹭着她的柔软,张口含住她的上唇,舌头舔着她的下唇瓣。

    “只有我爱的人才能成为我的玩具,你是我唯一承认的玩具。”他的嗓音在她的耳边轻轻呢喃,像是许下一句誓言。

    蒋若雪错愕的看着他,眼中盛满惊喜。

    “你是说……”她破涕为笑,笑容带着泪水,却是最幸福的笑容。

    向云叹口气,满足的将她搂在怀中,“我的意思还不够明显吗?”

    “你爱我吗?”蒋若雪微微哽咽的问道。

    “如果不爱你,就不会找你找得那么辛苦。”

    他的无奈声音让蒋若雪又哭又笑,心里好甜蜜。

    “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你这个小笨蛋,我以为我已经用两年的时问来向你证明,但你似乎根本就不懂。”亏他白费心思。

    早知道她这么爱钻牛角尖,他就会在两年前跟她说他爱她的事实。

    “你才是个大笨蛋!”蒋若雪用拳头打他的胸口,“哪有人把自己所爱的人比喻成小玩具?”

    “小玩具有什么不好?”他漆黑的眼眸凝视着她,脸孔在眼前放大。

    “你玩腻了就会丢弃,我不想成为你玩腻丢弃的对象。”蒋若雪的眼眸蒙上一层水光。

    “我说过你是我的小玩具没有错,但是你却不明白玩具在我心中的定义,只有很爱很爱,我才会把对方视成是我的玩具。”

    “哪有人像你这么恶质?你根本是有心引起我的误会。”蒋若雪气呼呼的道。

    想到自己为他流过多少的眼泪,她的心里忍不住有一丝丝怨气。

    “我以为我这两年来对你的呵护及宠溺就可以表达一切,难道你感觉不出来吗?”他捧着她的小脸,低语。

    “我怎么知道?我只害怕你在两年后会把我抛弃。”

    “所以你才一声不响、不告而别就离开我?”

    向云真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才好?

    气她的迟钝,竟不知道他对她的爱。

    “我不想听你说你厌倦我了。”蒋若雪瘪起小嘴,满脸委屈。

    “小傻瓜,我只在你耳边说一遍。”他在她耳边吐着温热气息,“我爱你,我的小玩具,我这一生已经被你牢牢捕捉在手里,你并不需要再害怕我会把你抛弃。”

    “你这个大傻瓜!”蒋若雪露着满足的笑容,扑进他的怀里,向他宣誓,“我愿意跟你一生一世。”

    “一生一世?”向云咬着她的纤颈,双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游移着,“我愿跟你生生世世……我要的是生生世世。”

    蒋若雪也在他的耳边轻声呢哝着,我愿跟你生生世世……生生世世做他手里的小玩具!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1、戏情人之一《恶夫嘴里的小樱桃》;

    2、戏情人之二《恶汉眼里的小桃花》;

    3、戏情人之三《恶人手里的小玩具》;

    4、戏情人之四《恶徒怀里的小猫咪》;

    5、戏情人之五《恶棍脑里的小情人》;

    6、戏情人之六《恶男心中的鬼灵精》;

    7、戏情人番外篇之一《恶魂买来的小圆月》;

    8、戏情人番外篇之二《恶客掌里的小核桃》;

    9、戏情人番外篇之三《恶日抛弃的小媳妇》。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恶人手里的小玩具最新章节 | 恶人手里的小玩具全文阅读 | 恶人手里的小玩具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