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恶人手里的小玩具 > 第四章

恶人手里的小玩具 第四章

作者 : 若小欢
    【第四章】

    气死人了!

    蒋若雪从来没有这么恼怒过。

    他竟然偷袭自己!

    她的手抚着唇瓣,似乎还能感觉到向云留在唇上的温度和触感,她忍不住脸红、心跳,眼神充满懊恼及气愤。

    她气自己为什么没办法无动于衷,反而被他牵着鼻子走?

    好不容易趁着入夜住宿客栈时,她摆脱掉向云,往陆剑丘的府第前进。

    这一次她非得杀了他不可,这样才能以慰姊姊在天之灵。

    她来到陆剑丘的府第,这里一如以往重兵驻屯,像在防守些什么。

    蒋若雪望了下天色,现在正是好梦正酣的时候,他们的警戒会松懈不少,可是陆剑丘到底住在哪个房间?

    不行!再拖下去天色就亮了,她的行踪一定会暴露出来,到时就无法替姊姊报仇了。

    蒋若雪心中有了决定,她缓慢且小心翼翼的潜进柴房,瞧里面没人之后,她把火折子掏出来丢进稻草堆中。

    看着稻草冒着烟,她知道这个动作有多危险。

    就算幸运的把陆剑丘引出来,也会有一堆人在身旁保护他。

    可是如果不知道他在哪里,她就要一间间搜索他的房间。时间根本就不够,她只有出险招。

    虽然危险,但只要趁他不备时下手,或许还有机会。

    蒋若雪捉紧手中的剑,躲到树丛后面,望着烟从柴房里冒了出来,渐渐变成熊能一大火吞噬四周。

    这时,已经有人发现柴房失火了,大声嚷嚷着。

    “失火了,快来救火!”

    “救火!快点,失火了。”

    一堆人衣衫不整的跑了出来。

    “快点来救火!失火了。”

    大伙像捅了蜂窝,乱成一团。

    陆剑丘终于走了出来,脸上带着怒火,斥责道:“在搞什么鬼?也退不快点救火,一堆人愣在那里做什么?”

    “是!”恢复过来的众人马上提起水桶打水,努力扑灭火苗。

    蒋若雪见机不可失,握紧手中的剑,对准陆剑丘的心脏,呐喊着,“陆剑丘,你这个狗贼,纳命来!”

    没想到陆剑丘十分机警,往旁边一侧,刺只刺到他的肩膀,鲜血顺着剑往下流。

    该死!

    蒋若雪想把剑抽出,然而剑刺得太深,拔不出来。

    “你这个下贱的女人!”陆剑丘脸孔狰狞,“上一次饶过你,你还来送死。”

    “死的人是谁还不晓得。”蒋若雪面无表情的道。

    看剑拔不出来,她更加用力推进去。

    陆刺丘闷哼一声,表情扭曲。

    “快!保护陆公子。”

    这时,一堆人全部围了上来。

    没了剑,蒋若雪根本躲不过这些人的追击,因为她最擅长的只有剑术。

    她狼狈的躲避刺过来的刀剑,甚至细长的发丝被削掉一大半。

    她想往旁闪躲,却不小心被路旁的小石子给绊着,脚踝拐到,疼得她一跛一跛,动作也变得迟缓。

    “嘿嘿!蒋若雪,你的脚受伤了,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说不定我会大发慈悲饶你一命。”

    陆剑丘哈哈大笑,一副她即将手到擒来的模样。

    蒋若雪不屑的扬起下巴,“我就算死,也不会落入你的手中。”

    “是吗?”陆剑丘怒不可遏,眼中露出血丝,狰狞的道:“那么你就去死吧!来人,把这女人捉起来随你们处置,看你们是要将她奸了、杀了都可以,最重要的是把她给我砍成碎片喂狗吃。”

    在他一声令下,一群男人带着猥亵的眼神向蒋若雪逼近。

    她拖着缓慢的步伐往后退,每走一步都是冷汗涔涔,脚踝也传来椎心的刺痛。

    “哎呀!小美人,你别跑,你是我们的。”

    “对呀!我们会好好疼你。”

    陆剑丘带着冷笑,看着一群男人朝蒋若雪靠近。

    蒋若雪咬着红唇,知道就算施展轻功也逃不了。都怪她一时不慎把脚踝给扭到。

    难道她真的要丧生在这群丧心病狂的男人手上?那还不如一死百了算了。

    蒋若雪咬牙,突然冲向一名拿着剑的男人,想直接了断自己的生命时,突然间,事情有了变化。

    一只粗糙黝黑的手掌扣住她的香肩,身后传来熟悉男子的叹息声。

    “你呀!就算想寻死,也要征求为夫的意见呀!”说完。他一个个掌风横扫过去。

    众人只觉得胸口一疼,才一会工夫,就见所有人口喷鲜血,躺在地上哀号不已。

    蒋若雪目瞪口呆。

    虽然她早就知道他的武功深不可测,可没想到他竟然能这么轻松应付一堆人。

    向云回到她的身边,手一伸,揽着她纤细的柳腰,在她的耳畔吹拂着热气。

    “小娘子,你不乖,偷偷乱跑喔!”

    蒋若雪的耳根子连同脸颊都泛红,美目瞟了他一眼,手肘用力撞击他的小肮,他立刻闷哼一声。

    “谁是你的娘子!”她把头别到一旁,一点都不领情。

    事实上,当她看到向云时,心里有些欢喜,又有点点怨慧。

    “小娘子,怎么啦?生为夫的气?”向云笑着问道,看到她微微不满的神情,忍不住坏心的逗弄她圆滚滚的腮帮子。

    “我都说不是你的小娘子。”蒋若雪生气了,想咬断他挑弄的手指。

    向云发出一连串的轻笑声,让她郁闷极了。

    在这个节骨眼,他还有心情逗自己。

    “你们这对狗男女。”陆剑丘脸色变得很难看。

    “陆公子,抱歉,我家的小娘子不懂礼节,一上门就伤了你,小的在此向陆公子道歉……”

    他的话还没说完,身旁便传来蒋若雪气急败坏的斥责声。

    “姓向的,你跟这陆狗贼道什么歉,我原本就是要杀他……”她的小嘴被向云的双手给捂住。

    “唔唔……”蒋若雪气愤的瞪着他。

    “抱歉,我家的小娘子我会带回家好好调教。”向云拖着她的脚步往后退。

    蒋若雪不甘心的在他怀里挣扎。

    该死的向云,他为什么不杀了那名狗贼?

    她的白眼用力的瞪向他,他却浑然未觉,一双眼睛紧盯着陆剑丘的一举一动。

    陆剑丘冷冷的哼了一声,一脸阴鸶的道:“刺了我一剑,和打伤我那么多人,我会这么轻易善罢罢休吗?”

    向云叹口气,表情无奈。

    “那我们的谈判破裂?”向云挑挑眉,询问道。

    谈判破裂?

    蒋若雪疑惑的看着向云。他有谈判吗?

    陆剑丘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我要你们有得来,没得归。来人,动手!”

    在他一声令下,一群人一窝蜂的往前冲。

    “唉!没办法,只好……”向云叹口气,突然揽着她的腰,抱起她,拔腿就跑。

    “你……”蒋若雪目瞪口呆,拳头敲打一下他的胸口,气冲冲的大声埋怨道:“你不会跟他们拼了吗?”

    “你看看,后面有几个人?数十个人,你觉得我一个人还带着你这名拖油瓶,打得赢吗?”

    向云一脸没好气的道。

    “真没用。”蒋若雪嘀咕着。

    向云一边跑,一边没好气的翻个白眼,“要不然你跑给他们追看看。”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脚受伤了。”跑又跑不动,只能乖乖束手就擒。

    “那就乖乖闭嘴。”向云铁青着脸说道。

    蒋若雪咬着红唇,见他动怒,知道自己太过分了。

    他来救她已经很好了,而她却要求太多。

    可是只要一想到陆剑丘那名狗贼,她就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姊姊是被他逼死的,如果不是他,姊姊也不会跳崖自杀。

    这时,身后传来喧嚣的声音。

    “快,他在那里!”

    “他跑上悬崖,没有去路了。”

    “从那里包抄。”

    “这里派人过去。”

    “等一下,那里是悬崖。”蒋若雪着急的喊道。

    难道他想让两人逃向死路吗?

    “我知道。”向云声音低沉的开口。

    她抬起头,看到向云认真且严肃的脸孔,胸口又传来莫名的悸动。

    不知为何,明知道这是一条绝路,她就是相信他有办法带自己逃出生天。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很困惑。

    为什么她可以毫无理由,把自己交给他?

    “快,包抄过去。”

    “那里没路了。”

    “快点、快点。”

    “要把他们拿下来。”

    一群人在背后呐喊。

    这时,天色微亮,山上已悄悄蒙上一层薄雾。

    向云抱着蒋若雪跑到悬崖边,身后的一群人也围了上来,包围住他们。

    向云却一副神色自若的模样。

    蒋若雪看着万丈悬崖,她的冷汗直流。

    从上望下去见不到底,掉下去一定是死无全尸。

    她的心底发凉,脸色苍白。

    陆剑丘大摇大摆的走出来,身上的伤已被包扎好,他带着狰狞的笑容道:“我看你们还能跑去哪里?”

    “谁说我们不能跑的?”向云笑着与他眨眨眼。

    陆剑丘冷笑,“你们后面是悬崖,所有去路都被我们包围起来,你又能跑去哪里?”

    “是吗?”向云仍是笑着。

    “你在笑什么?”连蒋若雪也不明白他为何能如此神色自若。

    向云低头问着她,“我问你,你愿意跟我到天涯海角吗?”

    “天涯海角?指的是哪里?”蒋若雪冷静的问道,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就好比……崖底,你觉得如何?”向云轻声问道,脸上笑容维持不变,眼底窜过一抹精光。

    “你是说你准备跳下去?”蒋若雪倒抽口气。

    他疯了吗?这可是万丈深的悬崖!

    “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跳下去?”向云嘴角挂着诡异的笑容,任何人听了都会头皮直发麻,因为感觉得出来他是认真的。

    “你要我陪你一起跳?”蒋若雪收起笑容,光莹眼眸盯着他。

    “没错!”向云点头。

    看着他气定神闲的模样,最后她点点头,“好,我陪你一起跳。”

    “哈哈!蒋若雪,你是疯了吗?你还没报你姊的大仇,就要陪这名废物一起死?”陆剑丘哈哈大笑,指着向云讥讽的道。

    蒋若雪转过头,用着严肃又高傲的小脸蛋,鄙夷的看着陆剑丘,“我就算陪他一起死,也不愿意落在你这名狗贼手里。”

    “是吗?”陆剑丘老羞成怒,对着手下们怒吼,“将这对狗男女捉起来,我要活的,我要在他们两人面前好好折磨对方。”

    要不然难消他心头之恨。

    “你会紧张吗?”向云看着怀中的佳人。

    “你是在说废话吗?”蒋若雪狠狠的瞪向他。

    这可是她的第一次,第一次跳崖自杀。

    她也不知道自己发了什么疯,如果放手一搏,说不定能杀出一条血路,可是为什么她会选择与向云一起跳崖呢?

    她回答不出这个问题,只能盲目的相信他,相信这个突然在自己生命中冒出来的男子。

    “跳吧!”向云抱着她,带着从容的笑容,往万丈深渊跳下去。

    “啊!”蒋若雪扑进他的怀里,放声尖叫,吓得紧闭眼睛,看也不敢看。

    陆剑丘看他们真的跳下去,脸色变得相当难看。

    “陆公子,他们跳下去了,还要追吗?”不知道哪个大白痴在一旁怯生生的道。

    陆剑丘瞪了他一眼,冷笑。

    “你要追?好,就给我跳下去吧!”说完,他拂袖而去。

    一群人也跟着离开,只留下那名男子傻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蒋若雪听到风声呼啸而过,她紧张的捉着向云胸前的衣襟,吓得不敢睁开眼,风刮着她的小脸蛋和肌肤,有些刺刺的。

    “抓紧了。”她的耳边传来向云的嗓音。

    “什么?”还来不及意会,只感觉到他提气,脚往崖壁昆专了过去,带着她在半空中飞舞。

    每隔一段距离、会有一个可以施力的地点,有时是一luo树,有时是一块小平台。

    到最后离崖底只剩下几十丈高,隐约可以看见蓝色的湖水波光邻邻。

    “深呼吸。”向云命令道。

    “什么?”再次来不及意会他的含意,两人即跌进湖水里。

    一股沁凉包围住她,冰冷的湖水淹过她的口鼻。

    “噗!”她喝了好几口湖水,呛得结实。

    就在她快要窒息时,她的腰被他粗壮的手臂揽紧,他带着她游向波光潋泼的湖面。

    “咳咳!”重新获得呼吸之后,蒋若雪趴在向云的肩膀上猛咳,咳得整张小脸变得艳红。

    “你还好吗?”向云拍着她的背部。

    “你觉得我像是还好吗?”蒋若雪气若游丝的反问。

    “来吧!”他带着她游向岸边。

    她想要站起来,脚踝却传来剧烈的疼痛,她猛然倒抽口气。

    “趴在我背上,我带你进小木屋。”

    “这里哪来的小木屋?”蒋若雪一脸虚弱的道。整夜没睡,再加上体力透支,她快累瘫了。

    “我说有就有。”他斩钉截铁的道。

    他说有就有吧!

    蒋若雪垂下眼睑,不想与他争辩。

    她的身子摇摇欲坠,所以他根本不用拉她,她就自动倒在他宽厚的背上。

    他的背很宽阔结实,暖烘烘的体温暖和她的身体,让冰冷的四肢开始回温。

    她的小脸贴着他的背部,隐约可以听到他稳健的心跳声。

    咚咚咚……像摇着小蹦在耳边响起,十分的有规律,让人好想睡。

    不知不觉的,蒋若雪闭上眼睛,缓缓的进入梦乡里。

    “到了,你下来吧!”向云蹲下身子。

    身后传来匀称的呼吸声,向云蹙起眉头,往后一看,见到一张安详的睡颜。

    她还真是随遇而安!向云哑然失笑。

    不忍心吵醒她,他缓缓的将她放在木屋内唯一的床上。

    他升起火堆,脱下自己身上的衣物,摆到火堆上烤干。

    看到蒋若雪身上还湿洒洒的,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将她叫起来,要不然穿着湿衣裳,睡一觉起来之后,她非生病不可!

    “醒一醒。”他摇晃着她,却发现她的身体变得冰凉,直打咚嗦。

    “好冷……”她睁开茫然的眼眸,模样惹人生怜,她咕嚷着,“我想睡觉……”

    “你先把衣服脱下,要不然穿这身湿答答的衣裳睡下去。你非着凉不可。”向云板着脸命令道。

    看着湿透的衣裳紧贴着她曼妙的曲线,的确是引人遐想。

    他转过身背对着她。

    他听到她脱下衣服窸窣的声音,也听到她的牙齿在格格打颤。

    她将衣服从身后递过来,向云接过手,摆在火堆上烤着。

    看着他宽厚结实的背部,她开始想念他暖烘烘的体温。

    她真的好冷……

    她忍不住朝向云靠过去,小脸贴着他的背,倾听他的心跳。

    向云浑身一僵,没有动作和反应,任由她的小脸在他的背部滑动磨赠着。

    “你好暖和。”蒋若雪嘀咕着,又将寒冷的身体靠过去。

    虽然燃烧的火堆带给她一些温暖,但没有比他的体温来得暖和。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向云声音变得十分沙哑。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恶人手里的小玩具最新章节 | 恶人手里的小玩具全文阅读 | 恶人手里的小玩具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