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千金姬 > 第一卷 八七 纠结的王爷

千金姬 第一卷 八七 纠结的王爷

作者 : 杏雨黄裳
    此情此景,若不动容恐怕也枉为男儿,楚玉身躯纹丝未动,却也没有推开她,只道:“不要这样,进去说话吧。”

    李宝烟忙起身拭去眼泪,又恐他厌烦,急急露出一个笑容道:“王爷恕罪妾失态了。”

    楚玉摇摇头,边往里走边道:“先包扎好伤口再来侍奉。”

    却说这李宝烟虽生得娇弱风流,到底也是东厂厂公命人调教出来的,怎不识得侍候男人的手段?再加上她自从到了王府,早把一颗情心系在楚玉身上,听到侍奉两个字,喜出望外,借着入内包扎伤口,换了一袭贴身的轻纱绣衣出来,娇唤一声王爷,早把伤心哀戚之态尽数收了。

    楚玉正在出神,骤听到娇滴滴的呼唤,忽想起泠然笑嘻嘻唤他王爷的光景,终觉眼前的李宝烟再如何,到底是与其他女子一般,与那小丫头自然坦荡之态完全不同,心里方起的那丝怜惜已降了一半。

    想起泠然自然无邪的态度,他唇边泛起一丝浅笑,转念又意识到她之所以能有那种态度,岂不正是心中没有自己?胸臆间猛然就涌上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来,心想今夜就在此留宿,看她会如何

    他指了指几上棋盘,李宝烟不敢怠慢,忙欠身坐到他对面,两人就对弈了起来。

    这李宝烟是个七窍玲珑心的美人儿,知道怎么做会叫男人喜欢,怎么会招致厌烦,故此下棋就下棋,除了见楚玉发愣时轻声催一句“王爷”,再不敢多问什么。于她而言,能这样与王爷对坐,灯火下近距离望着他醉人的容颜,也是莫大的荣耀。

    连下了几盘,夜渐渐深了,三更的梆子“笃、笃、笃”地响过,往日棋道大大精于李宝烟的楚玉竟只赢了一子二子,还是李宝烟刻意让出来的,她心中不觉也带了疑问。

    不过聪明女人是不会寻根究里的,她面上带了三分春色,目光如波流转,道:“王爷,夜已深了,是否让妾侍奉您就寝?”

    楚玉掷下了手中棋子,终究捺不住心里疯长上来的野草,向立在一旁的秦子陵道:“你回澹怀殿看看,房里的丫头是不是还在候着,你就告诉她,本王今夜不回去,宿在十一夫人这里了。”

    李宝烟闻言脸上浮现一丝愁容,王爷什么时候要在哪儿就寝,何曾告诉过任何人呢?今日刚听说他为了房里的丫头对石玉凤和孙敏大发雷霆,还剐了一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奴才,如今看起来,这个丫头真的叫他上心了这可如何是好?

    “重下一盘。”楚玉道。

    李宝烟挤出一个小心的笑容,亲手收拾残局,理了一会儿,道:“王爷,您明日还要上朝,此时就寝,也不过才能睡上一个时辰罢了,妾担心您的身子,不如早些睡罢?”

    楚玉手指轻轻叩着小几,状态似很放松,听见李宝烟这么说,淡淡道:“不要多话。”心里却已如走马灯一般。

    等了不多久,秦子陵就小跑着回来了,道:“启禀王爷,奴才回殿去看,张姑娘已经睡着了,奴才就把她唤起来,转达了王爷的吩咐。”

    这小子心眼也太实了,居然还唤她起来说上两句话楚玉状似不经意,唔了一声,问道:“她怎么说?”

    秦子陵一愣,道:“没怎么说呀。”

    “总有……反应和表情吧?。”

    秦子陵想了一想,才道:“哦,哦,张姑娘说知道了。”

    “然后呢?”楚玉追问。

    “然后……然后她就又睡了啊”

    楚玉如被一盆冷水当头浇下,恼恨了一会,起身道:“就寝。”大踏步就往内室走去。

    李宝烟吁出一口气,忙跟了进去。

    室内早就熏上了龙诞香,烛影摇红,那紫檀螺钿镶七宝璎珞描金拔步床上锦帐软枕,映得一室旖旎,带出九分春色。

    楚玉走过去倒在贵妃椅上,双手交叠在胸前,眉头紧锁在一起。

    李宝烟缓步上前轻轻替他除去鞋袜,见他没有反对,身子就轻轻往上挨了过去,那手如小蛇一般自他修长的腿上一路向上抚摸,停在中途,红唇已悄悄近了他俊美无俦的容颜,她开始心醉神驰,带着**,试探着触到了他的脸颊。

    楚玉闭着眼,任李宝烟放肆,此时脑子中却全是那个可恶的丫头……

    李宝烟一喜,红唇往他唇上凑去,手上也放肆起来,抚上了关键部位。

    馥郁的香气冲入鼻端,楚玉突然感觉索然无趣,前几日那丫头在跟前换个衣裳就热血沸腾的他,此时竟没有半点欲念,那只手覆到中间,他就骤然睁开眼弹了起来。

    李宝烟吓了一跳,赶忙跪在他身前,楚楚动人地抬起头来,道:“王爷,让宝烟侍候您”

    “该死”他在心中咒骂了一句,再也按捺不住心中那股焦燥的情绪,道:“改日吧,今日本王没有心情。”急匆匆拔腿就走。

    李宝烟身子往前一倾,伸手想去抓,却扑了一个空,伏在地上,泪水涟涟而下。

    楚玉满腔郁闷,赶回了澹怀殿,里面果然寂静一片,踏入东次间,只听到那丫头细细的呼吸。

    她倒睡得着楚玉又是没来由一阵恼怒,立在自己的房门口,既想推门进去,又想去摇醒泠然,纠结不已。

    泠然其实被秦子陵唤醒之后就睡不着了,白天睡得太多,她一直在想着红绡公子为什么会做男宠。照他的身手也不至于混不到饭吃啊是有苦衷还是有目的?有苦衷的话,他也太可怜了,要是有目的,是怎样的大事,让他连这样的事也甘于去做?吴伟好像认得他许久的样子,是不是该寻他问一问红绡公子的来历呢?

    必要寻出根由来,才能想办法让他开怀泠然思来想去,就听见外面楚玉回来的声音。

    她忙眯眼装睡,不是说要在十一夫人那里安歇吗?怎么半夜三更又跑回来了?她刚犹豫着该不该起来,眼前灯光一亮,他已举着一个烛台站在她面前,咆哮道:“起来本王回来,竟然还敢装睡反了你了”

    这人有狗鼻子吗?怎么知道自己装睡?泠然来不及细思,忙一溜下了地,装出一副迷迷瞪瞪的样子来左顾右盼道:“王爷回来了?在哪……在哪?”

    楚玉恨不得一个巴掌扇过去,却只是一把拿住她纤细的后颈往自己房里带过去,道:“让你装”

    泠然脚步踉跄,差点摔倒,却不知他怎么会这么大的火气,心想自己也没再犯什么事,莫非是红绡公子来过的事被他知道了?那可不是玩的……

    “王爷,奴婢错了,您大人有大量不要生气。”胳膊是拗不过大腿的,泠然连忙服软。

    楚玉瞪着她,见她衣裳单薄,侧过头来一双乌黑的眼睛可怜兮兮地望着自己,口气温顺,气已消了不少,忽觉掌下滑腻非常,心中一动,就想把她揽入怀中。

    可是小丫头已经乘着他愣神之际脱出了他的掌控,跪了下来,道:“王爷,奴婢犯了什么错,您打也行,骂也行,我总是感激您的救命之恩的,千万别气到自己,要不然奴婢就是死了化成灰,心里也是万分愧疚的。”

    楚玉瞧她诚恳的模样,一翻话说得楚楚可怜,一股柔情从心底深处浮起,霎时间扫去了怒气,心道:她一个女孩子家,与本王同处一室,又几次三番穿着亵衣在我面前出现,也没有半分羞愧之意,她应该已将自己视作我的人了吧?可为何又总是一副不把我放心上的样子?难道她宁愿这样更加亲近我所以才说不愿做王妃夫人?

    通房丫头的概念在王公贵族甚至是普通富户人家都是极其普遍和根深蒂固的,楚玉也十分相信自己的魅力,自觉推论得合情合理。

    却不知泠然心中正暗暗得意,她这一套求情口诀那可是从父母身上演练出来的,百试不爽话说小时候她是个男孩头,天天“欺男霸女”的,被别的同学家长前来告状,每次老妈火到一定的程度,只要她说出宁愿自己怎样怎样也不愿意叫老妈生气的时候,老妈总是最容易饶过自己,而且会感动得一塌糊涂,认为女儿毕竟有孝心……看王爷的神色,原来这一套用在他身上一样合适太爽了

    “你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楚玉一把提溜起她,“给我好好想想,你错在哪了,说得好,本王就饶了你。”

    接下来,如果她还是这么“深情脉脉”的话,今日就收了她罢?楚玉轻轻圈着她的肩,只待她再服一服软,就把她给吃了。

    泠然脑中一转,在没有弄清楚他是为什么生气的情况下,当然不会抖出红绡公子,她也没顾及到此时两人危险暧昧的距离,试探地,小心地说出了一个万能答案:“奴婢侍候王爷不周?”

    “嗯”楚玉相当满意,已微微露出了一个令人迷醉的笑容,道:“怎么不周了?”

    襄王殿下这句话已经是**,并不想再追究小丫头不等他回来就先睡的错误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千金姬最新章节 | 千金姬全文阅读 | 千金姬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