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千金姬 > 第一卷 八三 情根

千金姬 第一卷 八三 情根

作者 : 杏雨黄裳
    泠然半昏迷中感觉到一只手覆上了自己的额,惊惧使她挣扎着哼出声来:“别碰我……别碰……我……王爷……王爷救命……”

    楚玉心中一软,就在她身边坐了下来,这丫头看起来好像很不待见自己,可是最危急的时候她没有叫红绡,一直是叫王爷救我他只觉没来由地暗暗欢喜,执起她一只手来,握在掌中温软如绵,一下子竟不舍放开,就侧身在她外面斜靠了下去。

    陆子高见状,连忙从里间取了一个大靠枕出来让王爷靠得舒服点。

    楚玉闭上眼睛,疲惫潮水般袭来,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四更天早就过了,王爷不说上朝,两个小太监哪敢催请,陆子高示意秦子陵看着,蹑手蹑脚走了出来。

    大殿上太医们围坐在小圆桌四周拄着头或者趴着睡了一桌子,陆子高出殿吩咐散差太监们准备好梳洗用具,在殿头站了一下,就见师父王绅气喘吁吁跑了回来。

    陆子高迎上前去道:“师父莫急,王爷已经睡着了,你这是去哪来?瞧累得”

    王绅展开手里一个纸包,道:“还不是奉了王爷之命去求相爷的神药了去了那边相爷已经上朝去了,幸亏红绡公子听说是张姑娘病了,忙就做主从相爷的宝盒中寻了出来,要不然我都不知道王爷这里要怎么交代”

    陆子高点点头道:“张姑娘一病,王爷连相爷的神药都搬了过来,可见对她真是不一般那,咱们以后得仔细着点。”

    “你这个鬼灵精”王绅紧绷了一夜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点笑意,“还亏你记得师父。只是啊,不知道王爷还会不会追究下去,昨日师父也是没摸清这位爷的心思,见丫头病了,就去请示三夫人,结果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万一要是有什么事,你小子可别做缩头乌龟在那不吭气,千万要出来求王爷一求”

    陆子高忙点头答应了,师徒两亲亲热热搀扶着回到东次间,又为要不要惊动王爷把药给泠然吃下去头疼了。

    三个太监在那里嘀嘀咕咕的,还没吵醒楚玉,睡了一夜的泠然倒是听见了一些响动,觉得全身都在冒汗,身子似乎轻了一些,勉力睁开眼睛来。

    室内点着柔和的灯火,雕梁画栋,是可爱美丽的澹怀殿东次间,她笑得露出了一个小小的酒窝,想动一动,发觉手被什么人握着,稍稍转头一看,吓了一大跳。

    那个妖孽王楚玉正斜靠在一个金色的大软枕上,双眸紧闭,高挺的鼻梁在灯火下扫出一个优雅的阴影,玉瓷色的肌肤微微透出苍白,两道疏淡斜长的眉在睡梦中也蹙在一起,似乎并不舒服。

    泠然好像从来没见过哪个帅哥眉毛像楚玉这样疏淡的烟灰色泽的,上面似乎还能闪起珠光来,美男不都应该是乌黑的眉毛吗?可是他这独特的眉却更显现出了他好看到极致的眉峰,像妖界的王子,带着一种诡异神秘的美。

    真好看

    泠然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可惜只可远观不可亵玩问题是,他怎么会睡在自己身边,手……嗯……手好像就是被他握着

    她心里一慌,急急抽了出来,却惊醒了楚玉。

    “咦醒了?”他琥珀色的瞳仁中闪过一抹柔和的光,似欣喜,又似安慰,坐了起来,转头看见王绅等人傻愣愣地站着,脸一沉,问道:“药呢?取来没有?”

    王绅连忙双手捧上那个纸包,陆子高手脚麻利地倒上了茶水,楚玉自然地接过纸包取出四颗药,泠然想伸手接水,碰了一下杯子手已晃荡了起来,陆子高忙说:“姑娘别动,奴才来。”

    楚玉想接过水,猛然想到自己是个王爷,怎么就侍候起丫头来,惊得一跃下了地,差点打翻了陆子高手里的水。

    瞧着小太监侍候她喝水吃药,楚玉心里不太舒爽,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想了一想,才问道:“府里有你看得上的丫头么?”

    泠然一怔,不知他是什么意思,支起身子点头道:“奴婢还没多谢王爷相救之恩,今日先在这里谢过啦待奴婢病好了,一定好好报答王爷。”

    楚玉绷住了脸,心中哼道:谁要你报答

    “内侍服侍你不太成话,你可有看得上眼的丫头,调派过来罢”

    泠然没想到自己一个丫头还能得一个丫头服侍,怕他改口,立即眉开眼笑了起来,“王爷一言九鼎,奴婢也不认识别的人,就春泽坞的二等丫头艳艳吧。”

    楚玉瞧了一眼王绅,唬得他连忙满脸谄笑着说一会就去调人。

    王爷大人这才转身回房歇息去了,泠然总算松了口气。

    又睡了一个回笼觉,再醒来时天光已经大亮,房内的烛火全都灭了,小丫头艳艳不知所措地站在床头,见她醒来,大大透了口气,连忙把她扶了,压低声音问道:“姑娘……泠然,您醒啦?感觉可好些了么?要不要喝点水?”

    泠然摇了摇头,艳艳又道:“上次她们骂你,我也没站在你这边,你怎么……没记恨我,这么好的差事却让我来了,澹怀殿的公公来传我时,你可知道房里那几个姐妹眼睛都红了”

    泠然觉得全身虚弱,头倒是不晕了,清明一片,心情也好了起来,笑道:“因为你是个老实善良的好姑娘啊”

    艳艳憋红了脸,忙问她是不是要梳洗打扮。

    泠然指了指内室,问道:“王爷他醒了没有?出去了吗?。”

    艳艳摇了摇头道:“我还没见过王爷。”

    “那咱们走远些,别吵醒他。”泠然让艳艳扶着下了地,感觉还好,就披了衣服出来。

    殿外换了一拨太监,太医们也全都散了,泠然瞧着一个都不熟悉,就带着艳艳出殿来,向太监要了一大铜壶的热水,躲到竹林后头的玻璃浴房里梳洗了一番,顿时感觉神清气爽,力气也恢复了一些。

    回到殿里,一个散差太监端上了一碗药,道:“王公公走的时候吩咐我们准时让张姑娘喝了的,暖胃去寒,还让奴才问一声,姑娘是等着王爷起来再用早膳,还是单独给你做点什么?”

    泠然没想到虚惊一场回来待遇全变了,不仅有了丫头服侍,连王绅也这么高看自己,心里一阵欢喜,接过药来,也不管有多苦,咕嘟咕嘟一口喝了,道:“等王爷先吃吧,我们做丫头的,服侍完王爷再说。”

    刚说完这话,只听里室传来楚玉的呼唤声:“来人”

    妖孽王爷醒了

    经此一役,泠然对楚玉的观感好了许多,虽然身上还没什么力气,却起来就往里面走去。

    几个等在东梢间外的太监也不拦,她就带着艳艳一起进了楚玉的卧房。

    楚玉坐在床沿上,头发散乱,身上的睡衣也乱七八糟地敞开着,好一幅慵懒闲适之态,看见泠然,眼角还没弯起,目光已骤然落到艳艳身上,脸色瞬间冰寒,“你是什么人?也敢闯入本王的卧房,滚出去”

    艳艳吓得屁滚尿流,急忙倒退了出去,连东次间也不敢留,直接退到了大殿上。

    泠然也被楚玉过激的反应吓了一跳,怔在门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站着干什么?”楚玉瞪了她一眼,有心要她更衣,想起她病体未愈,只说道:“那个侍女只是来服侍你的,不要让她进入本王的寝殿。”

    泠然知道这王爷不太好说话,只得唯唯诺诺应了,楚玉看她头发湿漉漉的,换了一身新衣服,就想起昨天晚上被那老东西撕烂衣襟的狼狈模样来。

    若昨天固安公主没来纠缠,若是我留宿在了宫里……

    楚玉心里的火又腾腾冒了上来,狭长的目微微一眯,问道:“昨夜那个老匹夫开始行刑了没有?”

    泠然想,这些太监怎么知道?

    谁知他们交接工作做得十分到位,一个三十几岁的健壮太监一边服侍楚玉穿衣,一边回道:“禀王爷,刑房已经派人过来说了,从昨夜到今早,让他好好歇了神,灌下了百年老参,只等午时开始行刑,如果三千刀的话,说不定要剐个十日才能咽气。”

    “便宜他了”楚玉斜了一眼泠然,漱口盥洗着,忽然动作一滞,好像想起了什么,道:“传王绅过来。”

    一个小太监连忙跑出去传唤。

    泠然想到千刀万剐的恐怖,差点打起颤来。

    不一会儿,王绅已经衣着整齐地跑了来,笑得跟一朵老菊花似的,向楚玉鞠躬道:“不知王爷有什么吩咐?”

    楚玉已经打扮停当靠到了窗前的大炕上,泠然忙接过太监捧来的香茶奉上。

    看了眼她单薄的身子,那虚弱的模样杵在面前,他竟感觉心里一疼,却还是一副冷漠样子,眼皮也不抬,道:“身子还没好,就坐下吧,好利索了再专心伺候本王。”

    “谢王爷”泠然有着奴才的自觉,忙一欠身,就在他脚下的踏板上坐了下来。来到古代这点礼仪她还是懂的,别王爷一给脸,你就傻兮兮地在他对面坐下了

    楚玉皱了皱眉,没再说什么。

    王绅见王爷没有理他,心里“砰砰”直跳,他做了大半辈子的奴才,早练就一副洞若观火的奸猾眼力,知道这就是“东窗事发”的前兆,忙诞着老脸向泠然道:“张姑娘身上可好些了?没用早膳罢?”

    ++++++++++++++++++++++++

    昨天元宵,感谢天天数铜钱,微微-安,kamyi,蹀躞123,fool9899,星际菜鸟等朋友的各种票票和打赏。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千金姬最新章节 | 千金姬全文阅读 | 千金姬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