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千金姬 > 第一卷 八二 冲冠一怒

千金姬 第一卷 八二 冲冠一怒

作者 : 杏雨黄裳
    昏暗的灯光下,守院老头饱经岁月洗礼的脸似被放大了无数倍,眼中射出贪婪的光芒,那诞皮赖脸的笑容使得他看上去猥亵无比。

    泠然一个激灵,骤然清醒了不少,嘶哑着嗓子斥道:“你……你做什么?走开”

    老头反而挨得更加近了,向桌上一碗热气腾腾的东西一指,笑嘻嘻地道:“你从了我,我就让你喝药,没有药就这么烧下去,你只有死路一条。”

    泠然拼命想拍开他渐渐放肆的手,却连自己的手都抬不起来,勉强挣扎着挪动了一下位置,道:“你就不怕王爷怪罪你不想……不想活了么?”

    “少搬出王爷来唬我了,你要真是王爷身边的丫头,还能被送到这里来?你恐怕不知道吧大丫头们生病了不过是躺在自己的房里头歇几天,主子自然还是会让请大夫吃药的。说什么侍奉王爷,我想不过是跟我一样,你认得王爷,王爷认不得你吧?哈哈……好滑溜的皮肤没想到我贺老八半截入土了,上天还这么厚待我……”

    他的手再次摸上了泠然的脸,并且有往脖子里摸去的趋势。

    泠然又羞又怒,猛然一咬牙,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将他推开,就滚下了床。

    贺老八嘿嘿笑道:“有趣,有趣,还是只性烈的猫难道你宁愿死了也不愿意从我一次吗?。”

    泠然一边奋力想起身往门口跑,一边骂道:“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来侮辱我,我就是王爷身边的大丫头,不信……不信你去问一问,你再过来……再过来就要了你的命”

    贺老八一手叉腰,一手摸着自己的下身,一副极度猥琐的神情,道:“还大丫头呢,我这就叫你见识见识被压是什么滋味”

    泠然终于站了起来,踉跄着跑过去开门,手刚一触到木门,后腰已被贺老八圈住,晕睡了一天,她本来就没什么力气,很轻易就被拦腰抱起掷到了床上。

    “救命——”泠然用尽吃奶的力气叫了起来,刚叫了一声,就被贺老八骑在了身下,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疼得她骨头都快裂了,所有的喊叫都卡在喉咙,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来。

    “让你叫也无妨此处远离王府其余的房子,你叫起来我却更加兴奋了……啊小美人……既然你不愿意,我就来一次霸王硬上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贺老八越说越兴奋,张开臭烘烘的嘴就要亲下来。

    泠然已经急得满眼都是泪花,手脚乱踢乱蹬,恨不得一头撞死了干净,可是两人的力量悬殊,不到一会,她的双手也被捉住摁在头顶,贺老八的臭嘴亲过来,虽然她极力躲避,但还是落在了两边的脸颊上。

    “王爷……救我”感觉到贺老八一只手已经在扯着她的领口,泠然绝望地哭了起来。

    “还王爷现在叫天王老子也不管用啦”贺老八yin笑着,手上力度更大了,“撕拉”一声已经撕去了她胸前一大块衣服,露出里头的亵衣来。

    泠然急怒之下正想用尽全身力气咬了舌头,只听“哗啦啦”一声巨响,那扇木门好像被飓风刮碎,无数块木片飞舞了进来,外面一股强劲的风瞬间灌进了室内。

    贺老八惊疑不定地回过头,只见楚玉携着漫天的寒气,似一道炫目的闪电出现在房中,浑身衣袍被他带起的罡风鼓荡着飞舞着,目呲尽裂,状似夺命阎罗。

    他五指一张,贺老八老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急速被吸了过去,砰地一声撞上泥墙,那堵墙“轰”地一声破了一个大洞,贺老八就跌进了洞里面,整间房子开始剧烈地摇晃起来,眼见随时可能倾倒。

    泠然心里一喜一松,眼泪又淌了出来。

    楚玉瞬间掠过来将她卷进黑色的披风里疾步出了屋子,刚转过身,那间小平房就轰然倒塌下来,显见他刚才吸走贺老八用了多大的力道。

    泠然软软地靠在他身上,脚上发抖站立不住,却被他轻轻揽了。

    院内站了几十个太监,高举着各色灯笼,楚玉胸膛起伏,气息不定,只觉得怀中的小丫头滚烫吓人,稍稍解开披风审视,见她衣裳基本完好,暗暗吁了一口气。

    边上没有一个人敢发出半点声响,只有那跌进土墙的贺老八被覆下来的瓦石埋在里面,拼命地挖着拱着想往外钻。

    楚玉面如寒冰,盯着那拱起又落下的地方,直到看见动静渐渐小了,忽然道:“挖出来别让他这么死了”

    太监们一听,连忙涌上去搬的搬挪的挪,转眼就将成了一个泥人的贺老八从里面提溜了出来,掷到楚玉脚下。

    贺老八忍不住呻吟呼痛,想是摔断了胳膊腿,跪也跪不住了,歪倒在地上,抬头看了一眼楚玉,杀猪般地叫起来:“王爷饶命王爷饶命奴才不知这位姑奶奶真的是您房里的人啊……饶命王爷~~~~~”

    “狗东西瞎了你的狗眼”王绅惊惧不定,怕连累到自己身上,连忙冲出来骂道,“大*奶和三夫人命人送她来养病,你竟敢如此不敬死十次也不为过,王爷怎么能饶你”

    泠然靠在楚玉身上说不出半个字来,大惊过后更是脱力,只觉得楚玉的手臂紧紧箍着自己的身子,竟是无比安全,眼泪似断线的珠子一般淌在他微微糙着脸的素纱上,真想就此晕过去。

    “王爷饶命”贺老八拿头鸡啄米般撞着地,撕声叫着,“奴才真的不知啊”

    楚玉从齿间挤出一句话来,“不知?本王明明听到她在喊……王爷救我”说到后面四个字,他心头一酸,浑身竟微微发抖,寒声道:“将这老匹夫送到相府刑房去,一寸一寸割下他的肉来喂狗若行刑者割不满三千刀就叫他死了,同坐”

    众太监听见王爷来自地狱般的命令,皆全身一震,忙齐声答应道:“是”

    王绅面上的肌肉一哆嗦,他是自小侍候王爷的,从没见过他发如此的雷霆之怒,想着是自己让泠然搬出澹怀殿的,只怕火烧到自己身上,忙一挥手,几个彪悍的太监冲上来提起贺老八就走。

    贺老八到此吓得连叫也叫不出来了,被太监一提起,裤裆下就湿了一片,滴滴答答地一路拖了出去。

    泠然心头感动无比,各种情绪交集,眼前一黑,果然如愿晕倒。

    楚玉一惊,将她轻轻抱起,说了一声:“宣太医。”就往澹怀殿走去。

    王绅躬身追在王爷身后,暗暗下决心:这个丫头以后可绝对不能得罪,必须把她当那些夫人一般奉承,哦不,必须比对她们更加小心十倍、百倍地侍候,几曾见王爷为了哪个夫人动过一点气,费过半点心思啊?

    澹怀殿内灯火通明,太监们里里外外忙碌了一夜,宫里的太医被召了一波又一波过来。

    天色微明之际,楚玉歪在正殿的紫檀木大榻上聆听着太医们的病情分析,玉面上一直罩着一层严霜。

    领班的太医拱手道:“王爷尽避放心,这位贵人yu体强健,虽然一时退不了烧,但照方服药,过个三五日,慢慢就会痊愈的。”

    楚玉冷冷哼了一声,不予置评。

    另一位太医有些揣测到王爷的心思,提醒道:“王爷,自古来都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我等才疏学浅,只能依循医家千年传下来的古法治疗。若是想让这位贵人早些痊愈,我们没有办法,不如您向相爷要一些神药,也许明日就好啦”

    楚玉双眸微微一睁,似乎刚想起这一层。

    站了一夜的王绅察言观色已久,忙献殷勤道:“奴才,奴才马上跑一趟。”

    楚玉点了点头,也不再看那些太医,径自走进里间去了。

    几个太医站在大殿上面面相觑,有一个忙着向一旁的太监打听,“这位贵人是哪一个啊?怎地王爷如此紧张?”

    那太监木头一般,摇了摇头。

    一个太医道:“咱们把最好的退烧去寒药全都用上了,这……王爷不叫我们走,难道我们就守在这里?”

    另一个头发雪白的太医想是实在站不住了,寻了张凳子坐了下来,叹道:“你还好,本来就是今夜在太医院值日的,我们几个可都是从家里的被窝中被襄王爷派人给揪出来的,我昨日刚来王府看过严四夫人的病,却没见王爷露脸,这一位,既然住在王爷房里,想必是王爷的至宠吧”

    楚玉已接连三日未曾睡个好觉,实在疲惫不堪,他走进东次间,站在泠然床前,听着她细细的呼吸,看着她微微潮红的小脸,想起昨晚不见了她的心情,又想起听见那老东西想要猥亵她时自己滔天的怒火,也暗暗纳罕。此刻他无暇追根究里,只盼她快快醒来,还如前几日一般活蹦乱跳的,望着望着,他不由自主地伸出一只手来轻轻覆到她的额上。

    秦子陵和陆子高都被派守在屋里,看见王爷出神的模样,陆子高心想:这不跟当日红绡公子在街上看着她的眼神有点像么……想到这一层,他眼睛突地一亮,哎呀自己真是太笨了她怎么会跟自己争宠呢?该担心的恐怕是园子里那一大堆夫人吧?

    触手还是火烫,楚玉皱起了眉,恨不得出去把外面那堆老废物给丢出去。

    +++++++++++++++++++++++++++++++++++++++

    为了fool9899的催更我今天这是第三更了,9000了。跟你商量一下,下次就别投催更票了好不好,均订到整数,我就自动加更一次。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千金姬最新章节 | 千金姬全文阅读 | 千金姬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