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千金姬 > 第一卷 七六 访月轩 默夫人

千金姬 第一卷 七六 访月轩 默夫人

作者 : 杏雨黄裳
    泠然担心孙敏误会自己昨夜与楚玉弹琴唱歌,更怕现代小曲的事传入楚留香耳朵里,便解释道:“是呀,昨天晚上他老人家来了,弹的曲子很好听,奴婢就跟着他学唱了几首曲子。”

    “你们唱曲的时候,王爷都在做什么呢?”

    泠然道:“王爷早就回房去了,奴婢也不知道他在里头做什么呢,也许是练功吧。”

    孙敏轻轻点头,笑道:“没什么,我也是关心王爷,园子里夫人多,每个人去关心一下,王爷也是烦不胜烦,因此我才来问你,以后王爷要是不在,你就多来我这里转转,看你挺聪明机灵的,说不定还可以帮我打打下手呢。”

    “多谢夫人抬举。”泠然也不推辞,笑着应了下来。

    正想告辞,只见一个打扮得清爽利索的婆子急匆匆走进来,向孙敏行礼道:“三夫人,四夫人自昨儿夜里起越发不好了,宫里太医来把了脉,开的药吃了也都吐了出来,刚才还吐了血出来,我们做下人的也不敢让她瞧,您看”

    她摊开手中拿的一条手帕向孙敏展了一展。

    泠然偷偷瞥了一眼,里面果然是腥红一片。

    孙敏一脸同情之色,叹道:“王爷也是脾气重了点,昨日太医看了也说妹妹没有大碍,今日怎么就吐血了?是不是心里怄的?郁结了化不开呢?”

    那婆子焦急地道:“烦请三夫人另请大夫来看看吧,我们家四夫人从小心气儿就高,心里都全都是王爷,是不敢怨恨的,只怕是昨日那位太医瞧得不够仔细。”

    “唷钟奶妈子,就你们家那位娇贵,没见三夫人这里一大家子等着回话么?”石玉凤言笑晏晏地从外头跨了进来。

    谁都知道她是严思慈的死对头了,那个钟奶娘一见是她来了,除了欠身行礼再不多嘴。

    孙敏道:“你先去吧,我自会打发人另请大夫的。”

    钟奶娘忙着道谢告退。

    石玉凤高声道:“也是太会做作了才挨了王爷的窝心脚,吃什么龙肝凤胆我看都是不中用,三妹妹你何必费那个心思我看整个府里头啊,就数你好说话,让人蹬鼻子上脸的。”

    钟奶娘走在院子里约莫也听见了这番话,稍稍回了一下头,急匆匆走了出去。

    孙敏叹道:“有什么法子呢?既叫我管家,这么一大家子,一碗水若不端平了,生出的事儿只怕更多。只是委屈大姐姐了,你是最早进门的,却叫我这个做妹妹的来安顿你的事。”

    泠然见大*奶和三夫人在那里寒暄客套上了,孙敏好像有些刻意笼络石玉凤,裁缝也已量完了尺寸,便道:“大*奶,三夫人,前日十二夫人召唤奴婢过去,一直不得闲儿,今**们有事要忙,奴婢就不多打搅了,先去访月轩看看十二夫人有什么吩咐。”

    石玉凤冷哼一声道:“十二夫人什么十二夫人?王爷都还没纳了她呢,只怕就不要了,寻你有什么好事,我看是打听王爷的事吧?。”

    “诶,大姐姐,算了,听说她们都是一起从相府来的,也许是姐妹叙旧,咱们也别难为这丫头了。”孙敏阻止了石玉凤的唠叨,抬头温柔地对泠然道:“去吧。”

    泠然如蒙大赦,出了倚虹殿,便一路问着人,好在没出什么幺蛾子,寻到了访月轩。

    访月轩静悄悄的,轩门虚掩着,泠然上前轻轻叩了叩门,一个婆子“吱呀”一声将大门拉开了些,探出身来,打量了一下她的衣着,许是还入眼,比较客气地问道:“姑娘是哪个院子的?面生得紧。”

    “我是澹怀殿王爷身边的丫头……”

    泠然一句话未说完,那婆子已经将两扇大门都开了,朝里面欢快地叫起来:“澹怀殿来人啦快去知会十二夫人。”

    婆子急吼吼地将她拉了进去,令她连解释一句不是为了“公事”而来,不代表澹怀殿谨代表个人的时间都没有。

    访月轩比较小巧,亭台楼轩精致华丽,院子中有一个喷泉池子大小的标志性建筑,中间三座玲珑的假山从高到低立在清浅的水中,每个假山顶上开了一个孔,在某个角度应该可以一眼望个对穿。这个池子四周的围栏修得很华丽,水中碧绿,似乎遍布了青青的绿苔。

    那婆子在院子里喊了两声,就有主屋前的丫头向里面报了,淡金色的锦缎帘子揭开,里头迎了两个丫头出来,其中一个就是吴允娴,瞧见是泠然,站在门前向她招招手。

    泠然走了过去,道:“今日来看十二夫人和你,不过没带什么东西,吴姐姐不介意吧?。”

    吴允娴上前挽过她的手直往里走,“你说哪里话,我们大家情同姐妹,怎么还如此生分?十二夫人天天念叨着你呢,可巧你调派到澹怀殿去了,那是你的造化。”

    另一个丫头跟了上来,吴允娴回头道:“我们几个说话,你自去外头忙去,一会叫小丫头去大厨房看看有什么时新的瓜果没有,有的话挑拣一些过来。”

    那丫头应着去了,两人一同打了帘子进屋,泠然笑道:“以前有个闷葫芦,现在有个精明丫头,不知道哪个才是真的你呀”

    吴允娴啐了一口,领了她穿过外堂,直接进入了紧邻卧房的起居室。

    这个起居室有个老大的月洞窗,窗子的下面一半护着精美的木雕花纹,室内十分明亮洁净,默涵盘腿坐在炕上的小几前写着字,还是一身黑衣,打扮十分庄重,不过她天生丽质,浑身沐浴在晨光里,显得特别出尘美丽。

    见了泠然,默涵轻轻搁下笔,向小几对面一指道:“坐。”

    泠然见她没有半点意外的神色,奇道:“难道十二夫人料准了我今日要来吗?不过如今我们的身份不同啦,奴婢不敢坐。”

    “坐下好说话。”默涵示意吴允娴沏茶。

    泠然道:“却不敢麻烦吴姐姐。”

    吴允娴笑嘻嘻应道:“你是王爷身边的红人了,怎么不敢麻烦我?”

    她这幅模样跟以前的性子实在差别太大,泠然一时难以接受,呆呆地看着她忙碌,心想自己才在澹怀殿住了两个晚上,难道整个府上都知道了么?

    默涵扫了一眼她手腕上的银镯子,再次让她坐下。

    泠然也知道她有话要说,也不再推辞。

    吴允娴端上茶水道:“小姐,我去窗外坐着纳鞋底,你们慢慢说话。”

    她的意思肯定是放风去了,防止隔窗有耳。

    默涵端起茶水轻轻啜了一口,道:“原本没料到你会成为襄王的贴身侍婢……不过这样更好啦正好有事让你办。”

    “慢着”泠然抬手制止她说下去,板起小脸儿严肃地道:“以前彭将军曾告诉我,每次见面之后都要约定新的暗语,上次吴姐姐可没有说呢我对你们一无所知,十二夫人怎么就让我办事了?”想起那天吴允娴说的话,再联系她们今日主仆的表现,泠然心底雪亮,这二人肯定是卧底,而且默涵的身份明显高于吴允娴。

    “那是对不认识的人,我们既向你透露了身份,每次见了还说暗语岂不好笑?”

    泠然心想:看她的模样竟是心甘情愿做个卧底,不似什么翰林院小人物的孙女,再说当时千金姬里谁的父辈都说得清楚,就是她语焉不详,还说她祖父和张宁一起出的事,可时间上就说不通,我怎么都没去深思?而且听她的意思,相府和王府里头还不止我们三个

    “默夫人想让我做什么事之前,是否该为我解解惑呢?”泠然抬头道。

    默涵笑了起来:“本不用跟你解释什么,你若是还想着你的父母,尽避听话就是。不过,我与允娴既然将真面目露在你面前,就告诉你听也无妨,你想知道什么?”

    泠然思索了一下,就问道:“默涵姐姐不是真正的罪官之女吧?当初只是故意混到千金姬队伍里的?”

    默涵微笑着点点头:“真实身份你就不要问了。”

    “那么,我很好奇,那一日究竟是不是你故意将开水泼到沈烛脚上?”

    默涵道:“是的。”

    “你算准了能代替她我并不奇怪,因为舞跳得最好的就是你、沈烛和李唐妹,而李唐妹根本不是个锋芒毕露的性子,只要吴允娴推荐你一句,自然就是你了……”

    “猜得不错。”

    “可是你怎么就知道楚留香会将你赐给襄王做十二夫人?”

    默涵还是淡淡笑着答道:“我并不知道,我们只知道楚留香迷恋红绡公子,对美女早已失去了兴趣,东厂厂公覃包送到相府的几名美人儿当中,最美的李宝烟被赐做了襄王的十一夫人,在那之前,九夫人和十夫人也都是武将所赠,楚相爷也同样没有收入自己房中。我是成为楚玉的十二夫人还是成为楚留香的小妾,都不重要,他们冲着督主的面子,总会纳上两个在房里的。”

    泠然继续追问道:“那他们怎么会纳了徐善全?也是因为给督主面子?”

    “一半一半吧,如果徐善全的父亲不是前兵部尚书的话,也许轮不上她。要知道徐有贞与楚相同僚多年,本系一派的,只因石家坐大,与徐有贞起了冲突,这才被贬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千金姬最新章节 | 千金姬全文阅读 | 千金姬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