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千金姬 > 第一卷 三三 莲花玉郎 红绡公子

千金姬 第一卷 三三 莲花玉郎 红绡公子

作者 : 杏雨黄裳
    看到酒,吴伟顿时来了精神,刷刷几笔就把画上空着的眼睛填好了,一把夺过来就着壶喝了一大口。

    时已午后,泠然替他卷好画,将饭菜一一摆上。

    吴伟晃了晃手中酒,估莫着尚不够自己喝个痛快,有些不舍地问:“你来一杯么?”

    泠然已经饿得半死,哪有喝酒的兴致,摇摇头,不客气地装上满满一碗饭,狼吞虎咽了起来。

    吴伟边喝边看她,越看越奇怪,泯了一口酒叹道:“我发现你的举止实在是与众不同啊!”

    泠然一大口饭菜刚到喉头,闻言呛到了,猛烈地咳嗽起来,取饼边上的凉茶喝了几口,想着自打来到古代,时时刻刻都提醒自己小心做人,即使这样常常还是露出本性,好辛苦啊!身为一个穿越过来的现代人,到底有什么长处呢?起码也该发挥点本事出来让自己和朋友过得更好是不是?

    她这样想着,眼珠子一阵乱转,一滴呛出来的眼泪带了出来。

    谁知这吴伟自幼是个孤儿,身世飘零,也是个性情中人,见她流泪,不由问,“可是想念家人?”

    泠然摇摇头,又点点头,自己也不知是不是。

    吴伟叹道:“我自幼父母双亡,龆龄流落在海虞,幸得一个恩公收留我做了他儿子的书童,我就偷偷取笔墨来画人物山水,他见到了就说我有天赋,将我当做儿子一般养了,弱冠年我游历金陵时便已名声鹊起。”

    他倒了杯酒饮了,忽然豪气干云地将杯子掷在地上,大笑起来,“如今我还有什么可叹的!倒是你,一个孤弱女子陷身相府,必是愁苦万状,说吧!有什么我能帮得上你的,也算有缘,便帮你一场。”

    泠然没料到吴伟的性子竟然这么豪爽憨直,也不问情由,凭着自己的感觉便要帮她了,心里也甚是感动,一时犹豫不决,该央求他想法子带自己离开这里呢,还是要救出碧晴她们来。

    思来想去,只觉得若是自己逃出相府,怕是刘永诚那帮人多半不会放过,目前还是这里更安全。

    她做人的原则一向是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琚;来到这个时代,只有那几个姐妹算得上朋友,无论如何还是先救她们吧。心里想定,就抬起头来,“既然小仙如此仗义,我也不瞒你了。我有几个好姐妹,就是昨日一同被送进相府的,她们都不愿意侍候楚相爷,不知公子能不能将她们救出来?”

    “我本就看不惯楚相玩弄那些冰清玉洁的女子,想我自命风流,要相好也是和风尘女子为伴,彼此没有牵系,倒还能无愧于心,可是他却不知糟蹋了多少女孩子……”他愤愤不平地喝了一口酒,脸色通红,看着泠然道:“你听我说这些,可害怕?”

    泠然见他竟然毫不避讳地对着她说出这些话来,心潮起伏,站起身来,正色道:“酒逢知己千杯少,小仙愿将肺腑之言告诉我,我很荣幸。”

    “好,若是这样,我们去找红绡去!”吴伟拉起泠然的手就要走。

    泠然变了脸色,急了,“这样子去,是不是太没有策略啊?红绡公子是他的男宠,性格肯定也扭曲得很,怎么会答应你放了那几个姑娘?”

    吴伟一怔,道:“难怪了!你还不知道,虽然楚玉和红绡水火不容,但是他们两个倒都是值得一交的朋友。楚玉是面冷心热,他武功卓绝,天下兵马大权在手,要想皇权唾手可得。若不是他极力反对,楚相早就……早就对皇上做了……做了不臣之事!那红绡,虽是楚相最宠爱的人,不过却是外媚内刚,知礼仪,明大义,救了朝中不少老臣的性命啊!”

    泠然紧紧握了一下吴伟的手,有些替他忧心,“小仙喜欢喝酒,不过这些话千万别再说了,别说被楚相听见,就是襄王知道了也饶不过你啊!”

    “放心吧,我喝醉了时常在他面前胡言乱语,他最多痛打我一顿!走,去找红绡。”

    泠然本来还有些犹豫,不过吴伟既然对红绡的人品这么有把握,也只能跟着去了。

    两人带着救人的热心一路小跑着下山来,泠然被吴伟感染,也是热血沸腾。

    问了遇到的几个丫头,才知道红绡公子陪着楚相爷在慎德堂午睡。泠然想到楚留香的超级变态,又害怕了起来。

    吴伟酒气也没了,看他神情间也是十分害怕楚相,不过在小妞面前怎么能泄气呢?他还是带着泠然寻到了慎德堂外。

    一排软甲布衣的相府家丁门神一样守在堂外,每人手上都持着一管黑黝黝的管状器物,不像是刀枪剑戟之类的兵器,也不知是什么东西。

    见了吴伟和泠然,其中两人立刻就挡了上来,一个厉声呵斥道:“什么人?相爷午休期间禁止任何人打搅!”

    吴伟硬着头皮挺身道:“在下吴伟,是襄王请过府的好友。”

    那两个家丁闻言顿时态度有了好转,口气也软了,其中一个道:“原来是吴公子!您是殿下的好友,若有事求见相爷,还请到别处等候,待相爷醒了,小的们再去通传。”

    吴伟道:“不是求见相爷,是襄王有话想找红绡公子说,又不想让相爷知道,烦请你们进去偷偷知会公子一声。”

    泠然替吴伟捏了一把汗,这样假冒楚玉的命令可太危险了,若是楚玉翻脸,他的性命也堪忧啊!此人骤然一看酒色俱全,想不到还真是仗义。

    那两个家丁面面相觑,似乎十分为难。

    吴伟低喝道:“襄王爷的脾气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你们敢违抗他的命令,不要命了么?”

    他骂起人来还是挺有气势的,而且那个襄王明显是个“虎狼之辈”,连他老爹府上的家丁听见他的名头都跟老鼠见了猫似的,也不知道那个红绡公子这么不受他待见怎么还能活得好好的。

    被他一喝,家丁丙然怕了,推来搡去,最终竟然还用猜拳的法子才决出了一个人进去。

    泠然随吴伟站在外面,心咚咚直跳,不知道接下来会是怎样的场面。

    好在事情很顺利,过不了多久,只见一个红衣少年长发散乱,似刚从睡梦中苏醒过来,一身慵懒之态闲闲地往外走来,身上的红色纱衣随着他的走动波浪一般缓缓飘拂,美奂美仑,似乎随时都能走进人的心里。

    不知怎么回事,今天再看见他,泠然发觉没了那么浓厚的媚态,尽避阴柔已极,但明显就觉得他是个男子。

    “知道吗?其实有个说法,红绡跟襄王还齐名。”吴伟附到她耳边说道。

    泠然侧目看了他一眼。

    吴伟道:“京中有童谣,‘莲花玉郎,红绡公子,天下至美!嫁郎当如是。’若是他们站在一起,那将是世间最美的一幅图画啊!可惜水火不容。”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千金姬最新章节 | 千金姬全文阅读 | 千金姬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