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千金姬 > 第一卷 七八 美丽的荭蓼屿

千金姬 第一卷 七八 美丽的荭蓼屿

作者 : 杏雨黄裳
    吴伟摇头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都没见过王太妃,不过府里总有见过的,要是你长得像早就有人说了,可是王爷他也从来没惊讶过,必然是不像的,只是刚才我看你在想什么问题,眼睛东转西转的,就想起这事儿来。”

    泠然听他这么一说,忽然想起楚玉曾评价她“眼睛倒是挺贼溜”的,不由自主地傻笑了起来,这话虽然不好听,其实深究起来,骨子里还算是表扬吧。

    说话间,置办酒菜的太监已经提了食盒把东西都送了过来,泠然一杯杯地给吴伟劝酒布菜,一边旁敲侧击地问:“相爷已经回府了不曾?”

    吴伟一杯接一杯地喝着,回道:“朝堂那事情那么多,一时半会哪里回得来今日还有晚朝,必然要到晚间才能回相府了。”

    “那个……不如我们一起去看看红绡公子吧”泠然自己过不去相府,却不好告诉吴伟,想借他的力过去走一遭。

    提到红绡公子,吴伟喝酒的动作就慢了下来,忽然叹了口气,道:“我去求见的话,他一般情况下都是不见的。”

    “骗人上次不都见了?还帮了我的忙”

    “你忘记了我上次是假传襄王的命令了?”吴伟戳了她的脑门一下,“你还是说实话吧是你自己想去找他不好意思是不是?难道你喜欢的人是他?”

    泠然对他的缠夹不清无话可说,这人本事真好,什么事都往男女情爱上面扯,她干脆也不解释,吼道:“你到底帮不帮?这次又没叫你假传王命,就是带着我去他住的地方看看,他不见你,说不定就见我了。”

    “唷看来是真的喜欢上他了难怪襄王会将你弄过来当贴身侍女了,原来还真的是为了气红绡”吴伟放下酒壶,桃花眼中也没有了笑意,神情严肃,“你对他知道多少就敢喜欢?且不说相爷允不允许,他……他又不能娶你小丫头不要犯傻了,我不会带你去的。”

    泠然被他气得差点就背过气去,双眼狠狠瞪着他。

    吴伟见她这幅摸样,倒是心软了,叹道:“呀呀别这么看着我,我这人没别的毛病,除了贪杯,就是受不了小美人相求,今日我就带你过去了。不过我可警告你,他可不是随便可以喜欢的。”

    泠然立刻松了口气,正想谢他,却听他又道:“哼我可不是帮你,我干脆带你过去将你的心思跟他说明白了,瞧他以后还理不理你乘早断了你的痴念才好。”

    切

    泠然在心里鄙视了他一句,想着反正找到红绡公子就想办法单独跟他谈谈,告诉他吴伟胡说八道,谅他那么一个洒脱的人也不会介意。想到这里,又亲自去厨房寻了几壶酒过来孝敬给吴伟。

    吴伟真可算得上是一个酒痴,喝起来也不需要人相陪。泠然好不容易等到他喝得尽兴了,才连哄带骗地将他拉起来朝相府走去。

    守门的见是王爷的朋友吴公子,泠然又扯谎说带他过去给王太妃画像的,很顺利就走过了那道屏障。

    路上问了几个人都说不知道红绡公子现在在哪里,泠然正想先去厨房给陶嫂子她们问个好,前方走过一群人来,为首的是两个女子,其中一个是王府的九夫人陈梦洁,另一个不过三十开外,打扮得极是妩媚,有一股成shu女人独特的风味,想是人们口中的陈瑶陈姨娘,一个是武平伯陈友的义妹,一个是义女,听说都是苗女。

    吴伟醉醺醺地不太知道规矩了,向她道:“认得么?她们可都是苗女那……听说苗女善媚……王爷……有福啊”

    陈梦洁远远地向他们两人的方向一指,陈瑶就带着下人们款款走了过来。

    泠然知道躲不过了,只得硬着头皮迎上去,屈膝道:“问陈姨娘好,九夫人好。”

    陈瑶打量了她一眼,又看了看吴伟,问道:“这是去哪儿?相府内宅,你一个丫头带着个男子横冲直撞的,若是被相爷知道,还得了?”

    吴伟结结巴巴地道:“陈姨娘……见……见谅,我们是去见红绡公子的,不敢惊动府上任何一位内眷。”

    “还说不惊动?你不是遇到我们了?”陈梦洁出言讥讽。

    陈瑶摆了摆手制止了她,向吴伟笑道:“听说吴公子的画可以以假乱真,不知我有没有这个福气,请你为我画一幅小像如何?”

    吴伟听陈姨娘要他画像,醉态更加可掬了,舌头也大了很多,“姨……姨娘娘……自然是没……没说的……不过……现……现在……”他抬起手来,那手就一直在发颤。

    泠然会意,帮着说道:“吴公子今日喝多了,还请姨娘见谅,改日再让他过去吧?。”

    陈瑶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哦?听你们九夫人的意思,你应该是王府那边的丫头了,怎么竟不知道规矩,我们主子在说话,丫头能插嘴么?”

    泠然对这些劳什子的尊卑观念向来没真的往心里去,这时被陈瑶教训,只能闷声不响了。

    陈梦洁冷笑道:“姑母不知道吧这丫头可了不得,就是府里到处传的红绡公子看上的那一个,如今在王爷身边当差呢”

    陈瑶一听,笑意完全敛去,重新打量了她一眼,居然挥手道:“去吧,既是襄王爷身边的人,没得说我们为难人了。”

    这么轻巧就过了关,泠然始料未及,目送她们走后,还有些后怕,对吴伟道:“咱们也别到处问了,直接到他房里找吧。”

    吴伟还是那副醉醺醺模样,不过神智显然是清醒的,微微点头。

    寻到红绡公子所居的荭蓼屿,一路望着生长于水边、花色浅红成穗的荭蓼,泠然眼前浮现红绡公子那极淡的笑容,久病成医的她知道此物深秋霜后才采摘,性微毒却能解毒治恶疮,他住的地方种的全是荭蓼,是否有什么作用呢?仅仅是营造异样的美吗?

    绿树掩映下的红楼前,丫鬟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吴伟正了正色,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和求见之意。

    瞧丫头们的神色,就能猜到红绡公子在楼中了,泠然暗暗欣喜。

    谁知有个丫头上去通传了,不一会儿下来,竟然板着脸道:“公子说了,谁也不见,请回吧。”

    吴伟指着门里转头对泠然道:“你瞧瞧我没骗你吧?他就是这么对我的。”

    泠然只好去求那个丫头,“姐姐,烦请你再去告诉公子一声,不是画仙求见,是我,王府的张泠然有要事想见他一见。”

    那丫头甩下了脸,“你以为我们公子是什么?他既已说了谁都不见,怎么还能在这里聒噪?快走快走”

    一边说着,两个人齐齐伸手来推。

    吴伟觉得没脸,扯了泠然就走。

    泠然怏怏的,想喊一声吧,又担心红绡公子真的是连她也不想见,难道嫌她给他惹麻烦了?这么想着,已被吴伟扯着走出了一小段路。

    前面落叶沙沙有声,来了一个小童。

    泠然抬头一看,竟是那天在白云观里被伯爵府的小爵爷欺负的杨廷和,没想到红绡公子还真的将他带了回来。

    杨廷和看见泠然,大为欣喜,愣了一下立刻跑了过来,叫道:“姐姐,自从那日一别,好几日没见到你,公子闷闷不乐的,只怕都在替你忧心呢你没事吧?。”

    泠然看杨廷和换了一身簇新的袍子,精神很好,面色也似乎比前几日红润一些,心里也很是高兴,拉着他问长问短,“那**背后有没有炸伤?上药了么?”

    杨廷和懂事地道:“多谢姐姐关心,公子早就命人给我上过药了,本来就是小伤,都已经好啦”

    吴伟等得不耐烦,在前面叫道:“你走是不走?”

    泠然猛然想起昨天给红绡公子做的发绳,掏出来一看,又觉手工有些粗粝,想他什么东西没有?只怕要被嫌弃的,又想放回去。

    杨廷和见了,从她手上抽了过去,笑道:“姐姐是不是送给公子的?来了此地怎么又没有给他呢?我拿去给公子,他包管高兴。”

    泠然叹气,“他连见都不见我们,算啦就烦你拿上去吧,要是他不喜欢,你就丢了呗。”

    “公子会不见你?”杨廷和似乎不敢置信,鞠了一躬就向前跑去了,还不忘回头嚷道:“不喜欢就是我的了,先谢谢姐姐。”

    追上了吴伟,却见他一脸讽刺之色:“这孩子看来又是管闲事管出来的后果,你还真能……”

    泠然翻了个白眼给他:“小仙不也是个孤儿吗?小时候被人欺负的事都忘记了吧”

    一句话堵得吴伟不吱声了,老半天才轻轻道:“是啊我运气好,遇到了钱老爷和少爷那样的人,没有被人欺负过。”

    “小仙其实也是古道热肠的人呀”泠然见他不高兴了,反倒安慰了起来,“第一次我们素不相识,求你去救我的姐妹们,你都冒险去管闲事了,那还是在相爷手上救人跟你比起来,我那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

    “真的?”吴伟的桃花眼里又有了光泽。

    “当然真的,比珍珠还真”

    两人相视哈哈大笑,对红绡公子的拒见也释然了。

    正穿过两旁都是荭蓼的花叶木制长桥,身后一阵风吹来,带得那些红穗绿叶翻起了层层的波涛。

    泠然不经意地回头一看,只见红绡公子宽袍大袖,长发飞散,掠过了条条树梢,转眼就落在了他们身后。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千金姬最新章节 | 千金姬全文阅读 | 千金姬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