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千金姬 > 第一卷 六二 冷眼

千金姬 第一卷 六二 冷眼

作者 : 杏雨黄裳
    (最近几天有朋友嫌我更少了,今天更有人催更,不过9000字过年期间有点不能满足,再发一章小小弥补一下,请见谅。)泠然一路小跑着往春泽坞而去,她怕又错过晚上的饭点了,到了王府之后就感觉总是饿着。

    好在丫头们吃饭都比主子要晚,梁氏姐妹在城外的道观里做法事也还没有回来,她总算抢到了大半碗饭,狼吞虎咽地吃完,想再打一点,已经没了。

    除了艳艳外,房里的其余三个丫头对她都很不友善,同桌吃饭都不屑于跟她说话,不过目光却总是斜过来偷偷打量她。饭后那几个丫头见泠然在屋子里,就聚到了门外窃窃私语。

    泠然也不知她们是做什么,既然不友善,她也懒得亲近,跑了一天,想去洗个澡然后痛痛快快睡一觉,艳艳走到油灯前,几次瞧着她似乎有话想问,却迟迟没有开口。

    “怎么了艳艳?”泠然翻找着床上,才想起早上在兰泽山房收拾到的衣服又落在红绡公子的房里了。

    艳艳道:“你穿着这样的衣服回来,也不怕别人说闲话!”

    泠然低头看了看衣服,这才想起匆匆跟随着楚玉回来忘记了去换衣服,难怪丫头们看她的眼光都不一样。

    “早上你去相府送些瓜果蔬菜,结果就被红绡公子给带了出门,这事儿大家都知道了,就等着六夫人、七夫人回来向她们回禀了。”艳艳看着泠然,眼神怪怪的。

    “这没什么问题吧?连王爷都知道了。”泠然心想乘早要说清楚,别一会让梁氏姐妹找茬。

    “王爷都知道了?”艳艳很是不解,道:“王爷不是非常讨厌红绡公子吗?人人都知道,他知道了之后就没责罚你?”

    想让我做十三小妾算不算罚呢?泠然在心里暗暗回了一句,却上去拉着艳艳道:“好姐姐,不如你陪我走一趟相府,早上出门的时候太匆忙,衣服都忘在那边了。

    艳艳正要答应,一个丫头在窗外高声应道:“就快攀上高枝了,还找丫头的衣服做什么?只是啊!被红绡公子看上可说不得是什么好事情,恐怕也不能有名分。”

    泠然虎地就站了起来,本想解释一番,但是话到嘴边,真还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干脆向艳艳道:“你陪不陪我去?”

    艳艳连忙摇摇头跑了出去,好像再跟她亲近就会沾惹上什么事一般。

    泠然气结,寻了一盏灯笼,准备乘着梁氏姐妹还没回来去相府看一看。

    刚踏出了门,早上分配任务的那个二等丫鬟银瓶就带着曲妹和彩儿上来了,气势汹汹拦住她的去路,问道:“你要去哪?”

    泠然见她们的架势倒像小太妹想打架一般,也不动怒,镇定地说道:“我的衣服还留在相府那边,跑了一天了,需要沐浴包衣,我去取一下,有什么问题吗?。”

    银瓶火了,大声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春泽坞就没有规矩了么?一个小丫头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不然要怎样?我就穿着这身衣服?”

    那丫头噎住,不管是谁让她穿上这身衣服的,总之肯定是她们得罪不起,想起早上本来是自己给红绡公子送菜,结果只见到他房里几个丫头,不知这新来的怎么就寻到了他,还一同出门,没准该着是自己的份儿却叫她给抢了,真是越想越恨,几乎想上去扒了她那身行头。

    泠然见她们虽然都是愤愤之色,倒也不敢怎样,就寒着脸从中间挤了过去。

    背后传来那几个丫头的指桑骂槐,骂得倒还挺有意思的。

    “以为自己巴上了红绡公子,鹅在水中寻食——尾巴翘上天了!”

    “我看是三伏天卖不了的鱼——臭货罢了!”

    “红绡公子真的会看上她?别是吊死鬼打粉插花——死不要脸吧!”

    泠然摇头惊叹着中华民族的语言文化实在丰富,也佩服这些没有文化的丫鬟讲起歇后语来一个一个的,倒也不太生气,径自出了春泽坞向相府的方向寻去。她想着那时候红绡公子说带那个孩子回来,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带回来了,今日那孩子敢于出面为他们说明情况,要是回了伯爵府准是吃不了兜着走,见一见也好叫自己放心。

    谁知她到了园子门口就被看守给挡住了。

    泠然忙说明了情况,心里正纳罕平日都不问的,怎么今日又不同了。

    其中一个看守道:“哦,原来你就是七夫人房里的丫头!罢才王爷屋里打发人来交代了,从今儿起,再不许你往相府那边去,让我们都好生认准了人。”

    简直岂有此理,泠然没想到楚玉竟会做这样的小动作,又生气又无可奈何,跟看守磨了一会,他们丝毫不为所动,无奈正想回去,却见相府那边匆匆跑来一个丫头,正是早上在红绡公子的房里见过的。

    那丫头手上提了一个包袱,泠然瞧着眼熟,分明是自己的东西,心里感叹红绡真是细心。

    来人照例被看守拦住了,听说是红绡公子派的,那看守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你也不能过去,我们王爷吩咐了,红绡公子和他派的人都不许到王府里头来。”

    那丫头也有几分气性,既然见到了泠然,就把包袱丢了过来,道:“我还不耐烦过去呢!若不是我家公子差遣我交还包袱给她,我何必跑一趟!”说完也不等泠然道谢,扭头就走了。

    不能去相府对泠然来说是一件大事,如此一来陶嫂子那里也去不得了,却还怎么跟她出去呢?真是头疼,可恶的楚玉真是个小人啊!

    泠然提着包袱怏怏地回了春泽居。

    梁氏姐妹刚巧领着一大群丫鬟回来,本来还有说有笑的,见了她这身装扮很是怪异,梁倾城立即住了步子,沉下脸问道:“怎么回事?哪来的衣服?谁叫你这么穿的?”

    泠然忙说明了情况。

    梁倾城有些惊异,向梁横波道:“倒是稀罕。”

    “既是红绡公子送的,那也没什么,不过在园子里还是快快换了!王爷素来不待见红绡公子,千万别叫他知道了!”梁横波交代了一句,想是出门一天,也累了,再没多说什么,与梁倾城商量着是先回房休息还是把求来的东西拿去给王爷看了,两人便向主屋走去。

    泠然松了口气,却见几个跟随着梁氏姐妹的大丫头都跟同房的那几个二等丫头一般,纷纷丢过来不屑或者是猜疑的眼神。她拦住一个婆子问该到哪里洗澡。

    那婆子不耐烦地答道:“你以为是主子呢?还到哪里去洗澡?自己拿个小盆儿到房里去擦洗不就是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千金姬最新章节 | 千金姬全文阅读 | 千金姬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