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千金姬 > 第一卷 二八 热脸贴上冷屁屁

千金姬 第一卷 二八 热脸贴上冷屁屁

作者 : 杏雨黄裳
    此人肌肤光洁如玉,几乎与月光溶成了一色,正是夜宴上凌空出现的那个男子。现在近距离看,大概二十上下年纪,眉目间满是风清月冷之色,菱唇微抿,性感到极致,鼻梁高挺,优雅迷人已极,泠然神魂颠倒,眼里几乎要冒出红心来。

    他应是月下的精灵,哪里是凡间该有的生物!妖孽横空出世,天下将不平静啊!

    “你、你、你……想干什么?”泠然看他站的方位,那石头是人工构筑成飞翘的模样,他立在最前端,脚尖似乎虚虚沾着边缘的一点方位,风一吹,似乎就要落下去。她慌乱地指着他,轻喊道:“就算,就算你有什么烦恼,也不用轻生吧?你还是大好年华!又长得这么……这么惊天地泣鬼神的,死了太可惜了!”

    泠然心头一片火热,谁晓得那个白衣男子冷冷地盯着她,只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看模样竟好像想生吞活剥了她!只是他的声音极富磁性,好听得要死,真是天降“尤物”啊!

    对了,这家伙轻功那么好,哪里摔得死他?真是瞎操心了!泠然心想,没准他也是受什么人指派前来卧底的,或者与老贼有什么深仇大恨!未必真心想做男宠,同是天涯沦落人啊!瞧他孤清落寞的神情,就该安慰一番。

    于是,她露出八颗齐刷刷的牙齿,绽开一个最灿烂的笑容走了过去,道:“老兄,别想不开啦!不管为了什么,也不值得上楚留香的床,如今他只迷恋红绡公子,那才是你的福气,你还有大好的人生,天高海阔哪里不能去呢?我想跑还跑不了,你却要自困愁城,天下哪有你这样傻的人?”

    白衣男子眼中似射出了寒光,半晌却没有说一个字。

    泠然想:肯定是被我说中心事了!于是她继续鼓动:“你轻功这么好,不妨带着我逃离这相府,我保证带你吃香的喝辣的,不要太纠结得失啦,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啊,要是你纠结在其中,人生就毁了……”

    话还没说完,一只冰凉有力的手就掐住了她的脖子,瞬间将她从地上提了起来,泠然两腿乱踢,心里大惊:这家伙是个疯子,完了!重生过来还没来得及享受人生又要被疯子弄死了!

    突然脖子一松,双脚着地,白衣男子已将她放了下来,双眼中射出的寒光几乎能叫人结冰。

    “我还没死!”泠然忽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摸了摸脖子,露出她青春无敌的笑容,“要是你掐了我一把就消气了,我也不跟你计较了,不过话说这样子挺危险的,要是我真的死了,你就背了一条命案了!毕竟是在相府,说不定你吃不了兜着走!”看来这家伙还没疯,赶紧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再说。

    “你是谁?”那人眸光微微闪烁,一边嘴唇微微勾起,似疑惑,又似讥讽,那模样简直迷死人了!

    “我叫泠然,你叫什么?”泠然拼命提醒自己别再犯花痴了,就当是电脑制作出来的完美动画来看吧!心情却仍是久久平复不下来。

    她心里想着:这人也帅得太妖孽了吧,什么明星大腕帅哥偶像,跟这人简直比都没法比啊!

    那人冷冷地睥睨着她,半晌,忽然哼了一声,也不见他借力,竟然就御风飞去了。

    “喂!喂!带我一起走啊!”泠然急了,压着嗓子低喊,扑上去想抓他的衣袍。

    那人去势极快,眨眼就消失在浓密的树海里,泠然只顾着想抓住他,没提防脚下一块石头,绊了一跤,跌了个狗吃屎。

    她爬起来怔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心想自己遇到这个男子怎么就没有廉耻之心了?人家冷冰冰的爱理不理,何必拿热脸去贴人家冷屁屁?真没骨气。

    哼!

    她的耳畔好像还回荡着那男子浓重的鼻音,却叉着腰站了起来,握拳道:“以后再看见你我就绕路走!得意什么呀?长得帅有什么了不起!”

    嘀嘀咕咕了一阵,她才想起自己爬上山是干什么的,连忙四处眺望,见这小山上有一块小小平台,里侧居然还建了一座精舍,黑黢黢的,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她也不敢多事,往山下望去,顺着在黑夜里也散发着金光的镜园大殿顶,终于辨明了方位,呼哧呼哧地跑了下去。

    找到跨院的时候,天色已将明,院子里静悄悄的,连守夜的都睡着了。泠然也算识相,心想这时候把睡梦中的胖女人吵出来的话,肯定没啥好果子吃,不如等到天亮。于是抱着膝窝在回廊外沿底下,乘机打了个盹。

    “啧啧啧!真是丢人,睡觉还会流哈喇子!”

    泠然迷迷糊糊中,耳朵剧痛,条件反射地伸手捂住了,却还是被人扯了起来。

    一个破锣般的嗓子在她耳边大吼一声:“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老娘的地头睡觉?是不是想偷跑?”

    “哎呦哎呦!”泠然猛搓着快被扯成兔子耳朵的右耳,完全清醒了过来,这才看清面前的就是于总管说的那个李嫂子。这女人膀大腰圆,手臂比她的大腿还粗,没把她的耳朵扯掉下来算是万幸。背后站着另外两个婆子,正好奇地盯着她。

    泠然瞪大眼睛:“这是哪里啊!相府啊!谁活得不耐烦了敢偷跑?”她抱住李嫂子的手臂,故做欣喜之状,“咦!这不是李嫂子吗?我可找到你了,是于总管让我来找你的。”

    “于总管?”李嫂抱臂打量着她,似乎在怀疑她这话的真实性。

    “是啊,于总管说让我来找管事的李嫂子,安排个偏僻的园子做个丫头,不信您打发人过去问啊,我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一大早来找你消遣是不是啊?”她谄媚地笑着,发现在古代生活了几个月,倒把这里的话说得顺溜了。

    李嫂子肥脸上的肉一哆嗦,大笑了起来,“哈哈!你不是说打扮打扮就是美女吗?怎么被赶出来做丫头了?”她朝着身后两个婆子一拍手,道:“我就说嘛,咱们相府里可是美女如云,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进来都可以混个头面的,你们说,哪里才算是偏僻的园子?”

    其中一个婆子正在用鸡毛掸子拍打着衣服,想了一想,神色忽然变得诡异,道:“论偏僻,就数兰泽山房和雪香庐了。”

    泠然听这两个名字都很文雅,心想也不见得是什么坏去处,就盯着李嫂子看她愿不愿意。

    李嫂子冲着那婆子会意地一笑,道:“雪香庐是襄王府的地界,没有孙夫人的首肯,我哪敢插手那边的事?好了,算你走运,就去兰泽山房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千金姬最新章节 | 千金姬全文阅读 | 千金姬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