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千金姬 > 第一卷 十七 太监像名人

千金姬 第一卷 十七 太监像名人

作者 : 杏雨黄裳
    泠然说她那个带色的笑话的时候,彭伦正走到院门前,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跟着几个姑娘悄悄走过来,不过他在心里解释是为了大事,为了皇上,该多观察观察他选定的人,不能出纰漏。

    可是这个女子居然毫不矜持地说着女孩子不应该出口的荤段子!

    实在太可气了!

    彭伦看着泠然笑得毫无仪态可言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呆了半晌,猛然转身就走。

    两个月的“培训”之后,泠然总结出以下事情:

    舞跳得最好的当数李唐妹与沈烛,最后由于沈烛更强势,李唐妹不敢与之争锋,几支群舞都由她来领舞;

    字画最出色的是默涵,徐善全和沈烛次之;

    论经辩史最出色的居然也是李唐妹,这丫头可谓真人不露相;

    琴艺和棋艺最好的是徐善全;

    厨艺最好的是沅儿和罗湘红,沅儿川菜做得十分出色,罗湘红则是大江南北许多菜色都比较拿手,而且她们两个其他的活计,比如织布、绣花、裁制衣服等等家中的活计也相当出色;

    吟诗作对则是默涵、沈烛、徐善全、李唐妹几个的强项,明代以后的诗词泠然能记全的很少,不到关键时刻她是不会拿出来炫的。

    于是留下最没用的就是碧晴、莫素仙、吴允娴和泠然了。

    两个月来,除了观察每个身边的人,泠然还小心地踩踏了寻云别院的地形,问清楚了所在的方位和外间的情况。

    这地方离京城不过二十几里地,不远处就有京畿卫所,当然还有些农户,地形很平坦,不利于逃跑和躲藏,如果有心要逃走,必得弄一匹马来,否则被抓到的概率就十分高了。而且在这社会,一个孤身的女孩子骑马出去,也实在太惹眼,身无分文也不行。

    准备工作不太好做啊,何况相处久了,她和碧晴、沅儿、李唐妹几个有了感情,要独自离开未免有些舍不得她们,想想孤身一人逃走后的生活,心里也不免有些惴惴,但想起当了卧底的凶险,到底还是逃走的意念占了上风。

    她借口想学骑马,一有空就往马场跑,只可惜有个冤家对头莫素仙,也中了邪似地一个劲儿往那儿走,害得她总是没有机会在马棚做手脚。

    这丫真可恶!

    这一日晚间,众姬正坐在屋内,沈烛和徐善全在说着悄悄话,泠然闲不住,画了一堆纸牌和碧晴等人玩起简单的三国杀来。

    教会她们玩这个可是足足花了泠然几个晚上,以前她在病房闲得慌,刚巧一个房间是三个病友,就玩一主一反一内的,也会杀得不亦乐乎。

    碧晴和李唐妹等人很快被她“发明”的游戏给吸引上了,只要一有空闲,就抓着泠然玩,使得她更加难以单独行动。

    正玩得高兴,沈烛厌恶地盯了她们一眼,道:“姓莫的最近倒知道收敛,要讨人厌也一个人躲到外头去,你们几个还让不让人歇着了?”

    沅儿和李唐妹连忙道歉,碧晴则道:“沈姐姐,这不是还早吗?再说我们也没有大呼小叫啊。”

    沈烛蛾眉一掀,就想发作。

    这时徐妈妈突然打着灯笼跨进门来,一进屋就笑道:“彭将军让我来传话,说后日就是楚相爷的五十大寿,姑娘们这两日好好休息,明日好生打扮一番,刘督主会亲自过来考校你们。”

    最近徐妈妈比姑娘们刚来的时候客气了不少,泠然估摸着她是因为知道千金姬要被送往相府的缘故,明显是个攀高踩低的人,怕哪位姑娘将来得势了,寻她的麻烦。

    除了泠然外,其余人都起来向徐妈妈行礼说“知道了”,“多谢妈妈教诲”之类的,听说要被送去相府,沈烛等人脸上居然露出狂喜之色,令泠然十分不解。

    徐妈妈满脸堆笑向每个人一一颔首,及至目光扫到了泠然,才道:“张姑娘,你爹让人带了东西过来,且随我去。”

    泠然一怔,没想到张宁还能认她这个已经被卖作歌姬的女儿,便起来跟她走了。

    出了大屋,走了一会她才发现徐妈妈并没有带她往自己的住处走,而是出了这个大院,不免奇怪,问道:“妈妈带我去哪里?”

    徐妈妈住了步子,道:“是将军交代的,传你过去说话,你认得将军的住处,自己过去吧。”然后不由分说地把灯笼塞进泠然的手中,径自走了。

    四周一片安静,除了灯笼周围散发的一圈晕黄光亮,黑得什么也看不见。泠然转头看了看四周,突然想到这是最好的逃跑机会,心不由得咚咚跳了起来,紧张得连呼吸也紊乱了。

    她刚起了这层意思,想丢下灯笼往墙角缩去,突然“喵呜”一声,似乎有一只野猫窜过脚边,上了附近的屋顶,着实吓了泠然一大跳。

    自从穿越以来,泠然就开始有些迷信了,呆了好一会,总觉得遇到猫不太吉祥,万一徐妈妈是受指派故意来试探她的就麻烦了,于是暂时打消偷跑的念头,举步往前院走去。

    还没到彭伦的住所前,泠然就发现有许多身穿着大明公服,照她的形容,就是有些像锦衣卫服饰的人笔挺地守在小院门外,院内灯火通明,架势很不一般,好像来了什么大人物。

    “什么人?!”她还没走近,就有一个侍卫打扮的人朝着她来的方向大喝一声。

    泠然定了定心神,答道:“是彭将军叫我来的。”大大方方从花径间走了过去。

    走近了,她才发现这些人打扮得虽然很英挺威武,装束高贵,不过都是面白无须,虽然不像港产片里头满脸涂着白面的厂卫们那么夸张,但打扮真的差不多,估计都是太监。

    “可惜啊。”她在心里暗暗嘀咕,这些人长得都还不错的,怎么都成了太监了呢,诺,这个长得还挺像陈坤,多帅啊,可惜做了太监啊!真是可惜啊!

    正摇头叹息间,就听屋里头叫道:“张姑娘,请进来吧。”语气中透露着一丝客气,居然用了个“请”字。

    泠然心想,都说寻云别院是先帝赐给刘永诚的物业,看架势,里面说不定来的就是那个什么西厂厂公。彭伦已经表明要自己去相府做卧底,那日宋校尉还说要她做什么虫灵的母体,今日找了她过来,别是派出去之前要喂她吃毒药之类的东西方便控制吧?

    怕归怕,但泠然还是装得一脸镇静地进了小院的正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千金姬最新章节 | 千金姬全文阅读 | 千金姬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