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千金姬 > 第一卷 二八二 “恋子癖”

千金姬 第一卷 二八二 “恋子癖”

作者 : 杏雨黄裳
    收费章节(12点)

    泠然还不及细看楚玉和红绡联手的功效,朱见济已飞身冲上了屋顶。

    好吧不敢拿别人试,就拿皇帝试试好了,他看起来也不是很菜的样子。

    泠然抖开了她特有的兵器,一条长长的银色练索,斜着眼打量这个显得有些陌生的皇帝。

    朱见济虽然还是水仙花般清雅的姿容,但是其中好像沾染了太多凡尘的东西——诸如权势、仇恨、嫉妒等等,使得这朵水仙似笼在云里雾里,人家都说莲花出淤泥而不染,他却是从清水里养成,却染上了俗气。

    “何方妖女?”朱见济提着那一对判官笔,还未动手,先喝了一声,随即转头四下里寻找“泠然”的踪影,心下奇怪。

    适才他明明听到她的声音,怎么站在此处的却是一个陌生女子?

    “恩将仇报的狗皇帝”泠然怒骂一句,也不再废话,“羲和之练”展开,一个照面就卷走了朱见济手上一支判官笔。

    没有多少战斗经验的丫头不免愣了,她从来不质疑红绡的话,刚才他说皇帝的境界与少林武当的大家们差不离,应该不至于这么菜才是……或者说,是自己已经这么强了?

    陈准、怀恩和刘永诚见皇帝孤身跃上屋脊的时候担心有危险,先先后后都跟了上来,刘永诚见这女子一出手就夺走了皇上的兵器,而且主子似乎还没有反击的意思,不免大骇,惊叫了一声:“皇上小心”手中双锏已泰山压顶之势砸向泠然。

    饶是泠然躲得快,还是堪堪避过了老太监双锏的主要锋芒,宫殿的屋顶被砸出了一个大洞,琉璃瓦片和木铛之类的纷飞刺耳,她身上的骨肉都被死太监激起的劲风刮得生疼。

    对场上楚玉和红绡的联手,泠然是很放心的,就算曾经的花落痕再厉害,他现在也非本尊,而是被占据成功的新皮囊,虽然好像又修到了返老还童的境界,但是楚玉红绡二人都已达到了天人合一的至高境界。

    虽然修道之人常谈天人合一四字,也许江湖人物梦寐以求的也是这种至高无上的境界,但是至少迄今为止,还没有听说过谁达到了这种境界,在岐黄宫的记载里,也没有说花落痕修炼冲过了最后的大关——因为没有人心甘情愿地为他而死,刑天之逆自然也无法修成。

    她相信楚玉之前的落败是因为独斗群雄消耗了太多的力量,加上红绡,应该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但是在她被刘永诚几人团团围住时,场上两个一切以她为中心的男子难免乱了方寸,楚玉甚至虚晃一招,就想脱出披着“父亲”之皮与他纠缠的某人钳制,上来救场。

    孰知花落痕的执念深得有些出人意料,竟拼着受了红绡一掌,依旧如跗骨之蛆贴着楚玉,也不知他用了什么法子,倒借着红绡的掌力迅速追上楚玉,手脚跟柔韧的柳丝一样异于常人地扭动,紧紧缠住了他的身体,将脸也贴上了他的后背,喃喃道:“泉,别走不要再离开我”

    这种口气跟语气,惊得红绡头皮发麻,他刚才那一掌虽说尚有保留,但一具血肉之躯,就算修成了金刚不坏之体,也必定五脏受损,根本不可能不受重伤。

    然而这个诡异的“楚留香”,连眉头也没皱一下,那一掌好像打进了一团无比巨大的棉花堆,一去无踪。

    这是什么武功?

    楚玉却顾不得研究此人的武功,被一个大男人如此抱住,而且这人还是父亲的相貌,说着情人间的话,任是谁都会濒临发狂。

    他探手拔下挽发的墨玉簪子,一时长发如瀑布般流泻,无与伦比震撼人心的美,令得一众男子都心有戚戚焉,觉得这个诡异的“太傅”竟然会恋慕上自己的儿子,委实也怪儿子生得太过美好。

    殊不知此时楚玉胸口气闷,恶心得想杀他一千次都不够,手中簪子毫不留情地深深刺入胶着在腰上的手,然后一划拉。

    一股乌黑的血自“楚留香”苍白的手臂上冒了出来,黑白相映,是一种接近死亡的炫目。

    血怎么会是黑的?

    不仅近在咫尺的楚玉惊诧,追上来的红绡也呆了一呆,心中千回百转,忽地向那人一抱拳道:“我乃岐黄宫渡梦座下开山大弟子,若是祖师爷,还请明示,以免弟子做下欺师灭祖之事”

    场上群雄一时议论纷纷。

    岐黄宫本就神秘,再加上有人说什么祖师爷,那岂不就是传说中死去多年的“药神”花落痕?

    不过江湖人物基本上是不认得红绡公子的,不过得赖于吴伟的画像十分传神,大家也能猜到个八九不离十,禁卫军和锦衣卫中更有不少头领本来就认得他,对眼前的事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以前谁都知道红绡公子是楚留香的男宠,楚相至为宠爱之人,为了他,楚相一改昔日的行事方式,闭门谢客,独自消沉,一面却又昭告天下只要他能回来就甘愿答应一切条件。

    而今红绡公子就在眼前,年轻的“楚留香”却死死纠缠着儿子不放,甚至有恋子癖的倾向,委实叫人难以接受,觉得此人实在也太离经叛道,不少人纷纷在地上啐了唾沫表示不屑。

    “楚留香”轻轻自楚玉身后探出头来,似乎完全察觉不到手臂上的痛楚,目光在红绡身上一转,熠熠生辉,竟自笑道:“对,我识得你,薛霖是么?是个好孩子”

    说话间,楚玉又在他手臂上连扎了几刺,伤口个个深可见骨。

    用的虽不过是一支寻常的墨玉簪子,但楚玉现今是何等功力?就算是消耗了许多内力,如此带着羞愤扎下去当真不是好玩的,若是个正常人,这两只手早就废了,那花落痕(到此为止应该明确叫他花落痕了)却似好无所觉,这双手就好像不是他自己的一般,还嘻嘻笑道:“刺吧刺吧只要你高兴这身臭皮囊不论我如何闭门修炼,也就是如此丑陋的样子我知道泉肯定不习惯,幸亏我还保留着元身……有法子,我有法子回去,你见到我本来的样子一定会喜欢”

    他那里一厢情愿,却听得人毛骨悚然。

    就算他语气有些颠倒,也能从中听出他应该清楚知道楚玉并不是当年的玄泉子,但是他就认定了此即彼,而且他似乎还掌握了一些超乎了武学的异端本领,要不是看见他的伤口流了一些黑血之后神奇地复合,也许没有人会相信他“回到本身”的说法,不过亲眼见证这么古怪的事,却不由得人不信了。

    楚玉这才真正感觉到了花落痕的可怕,他使用了缩骨术也未能脱出钳制,要是对方想要他死,在抱他的时间里实在有太多的机会。

    不过他也不是吃素的,乘着花落痕和红绡说话微微分神,展开梦魅靑冥身法,整个人化作一缕轻烟,倏忽飘出了一丈开外,反手就又夺了一个锦衣卫的绣春刀,望了一眼屋顶,见泠然好像无事,才把注意力放回花落痕身上。

    屋顶上的朱见济好像根本无暇关注隆禧宫广场上的惊心动魄,眼前的少女一开口,他就忘了置身何地,只是惊异地瞪着她阻止刘永诚再出手,自己却呐呐地说不出话来。

    泠然对他的行为相当不齿,不由冷笑道:“皇上贵人多忘事,恐怕已经想不起张泠然了,何况我还改变了样子一个君王心中带着对臣下的疑虑并无太大的不妥,不过楚大哥自少年起就驰骋疆场,将大明朝的疆域往北推到了前人没有到达过的地方,又阻止楚留香谋朝篡位,对皇上多有保护之力,你不能念在结拜之义相信他,也该给他一个说明的机会,怎么就动用了天下武林高手在此围剿?要赶尽杀绝呢?”

    她认为皇帝对处处保护他的楚玉都能下杀手,当然更不可能记得她的帮助,所以只字不提,眼中满是怒火,向刘永诚道:“来吧我自被刘公公选中做千金姬送入相府,前世因,今日果就一并偿还,你们尽避一起上”

    朱见济这才有空看了场上一眼,见楚玉和红绡都被花落痕纠缠住,而且彭伦已经杀了回来,指挥御林军和锦衣卫退开,心中有数。

    许多武林人士见有机可乘,为报同门之仇,竟在此时又加入了战圈,混乱成一团,谁也没注意到宫墙四周有许多黑黝黝的炮口对准了中间。

    泠然也不能看到远处黑暗中的动静,不过却从朱见济唇边露出的一抹笑容中觉察出了危险,心道擒贼先擒王,手中白练化作银虹,直取朱见济颈项。

    怀恩等人自然不是吃素的,不过他们刚欲动作,便被皇帝阻止:“休要伤她”

    朱见济以剩余的一支判官笔作为脖子的替代品,让那条凶狠的银链子缠住,温柔笑道:“泠儿果然不是一般女子,竟然也学到了高深武学,而且,脾性一点未变,模样却更胜从前朕……很喜欢”

    这句话朱见济说得诚恳,落在泠然耳中,自然成了调戏,简直怒不可遏。

    不过关键之时,她不想给楚玉和红绡添乱,不敢鲁莽乱来,见朱见济出手,真功夫恐怕还在自己之上,旁边还有虎视眈眈的三大太监,力敌不是明智的选择,既然皇帝调戏,她就将计就计,忽地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道:“真的么?我还以为样子变了,皇上认不出来了呢”

    ++++++++++++++++++++++++++++++++++++

    那个,谢谢不离不弃的几位亲,尤其感谢未未蔚墨的长评,其实比起打赏和粉红,更爱评论啊,每次读者给的评论都会鼓动我敲键盘的心(呵呵,真心话)要是看到这一章您还在看,证明你至少还是看得下去的,请不要吝啬,给杏雨留下一点看法分享下吧每看到一条仔细的评论,我都会多写点的也会送上番外,谢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千金姬最新章节 | 千金姬全文阅读 | 千金姬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