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千金姬 > 第一卷 二八零 皇帝莫非疯了?

千金姬 第一卷 二八零 皇帝莫非疯了?

作者 : 杏雨黄裳
    收费章节(12点)

    宫门外咆哮的声音传入泠然耳中异常熟悉,她怔了怔,忙侧身探头去看,见一堆宫灯簇拥下,一个身着长斗篷的宫装女子正在呵斥着守门的禁卫军,呵斥的内容暂且不提,当她的手愤怒地指着前头的人时,清楚地露出了斗篷遮盖下的大腹便便,而这个人,却是泠然时常挂念的结拜姐妹之一汪碧晴。

    只是此时的汪碧晴气势与两年前完全不可相提并论,昔日的小丫头即使是深夜里出来,也是满头珠翠,该戴的一件没少戴,虽然隔得并不近,但是明显能让人感受到她的盛气凌人,与泠然记忆中那个可爱的女孩子完全不像是一个人。

    在泠然一愣神间,碧晴已经推开守门卫士,打开了朱漆红门,挺有女王或者说傲娇贵妃的气势,另一波女子紧随其后大步自宫墙甬道中也闯进了战场。

    楚玉气势如虹,大约已经杀红了眼睛,并不与任何人交流,手中的刀光卷处,就是血肉横飞的场面,明明杀人很不好,但是他那种要杀就杀,绝不跟人废话的气度委实man,看得泠然眼冒红心。

    红绡公子突然不轻不重地一巴掌拍在她的后脑勺上,害得泠然的嘴唇差点和屋顶的琉璃瓦来了个亲密接触,那点不合适宜的花痴心思才飞到了九霄云外,见碧晴傻兮兮地叫着“皇上”,不管不顾地冲过去,实在担心她转眼就被打成肉饼,于是再次想跳下去。

    “再等等。”红绡还是拉住了她。

    虽然没有解释为什么,但是对师兄的信任让她硬生生按捺下了躁动的心思,继续观望。

    还幸得几个老和尚和道士勉强纠缠住他,刘永诚和彭伦也加入了战圈,他们拼斗的半径十几米范围,所有的人都散开,若是毫无内功根基的女人们闯入这杀戮的世界,只怕转眼就要被挫骨扬灰。

    这时她也不及细看后头来的女人是谁,碧晴好歹挺着个大肚子,而如今与楚玉战在一处的应该都是江湖上有限的几位高手。

    红绡公子在她耳边一一点拨:“领头的和尚就是少林的绝一法师,那个须发皆黑的道人是淮阳真人,据说除了天枢高手,他们两个一直占据着武林中的巅峰位置。”

    以前没有什么修为倒还罢了,现在的泠然眼光也毒得很,本来用肉眼凡胎绝对看不清的一些画面,在她眼中如同在播放着慢动作,除却绝一禅师和淮阳真人,围攻楚玉的还有刘永诚和另外一个锦衣客,虽然和尚和道士的技艺已臻炉火纯青的状态,但他们总是束手束脚,楚玉每次后发先至,好像总是算准了他们所要用的招式,对这两位,他明显也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火力大部分落在刘永诚和那个锦衣客身上。

    又是数道寒光闪过,刘永诚手忙脚乱跃出一丈,不觉伸手抚向面额,一摸之下才发现两道威风的眉毛已不翼而飞,楚玉在几大绝顶高手的围攻之下还能把力道控制得如此恰到好处,如果要杀他的话,恐怕他也早已躺下。

    虽然为了保皇权一个臣子可以不折手段,但刘永诚毕竟不是一个卑鄙无耻的人,心潮大起大落,呆立在场中,究竟是不好意思再上前围攻了。

    见楚玉并没有真的杀人杀到没有理智,泠然不知不觉嘘了口气,这才想起在清衡子入相府为教授之前,楚留香曾经强抓了武林大会上魁首、榜眼等各派掌门去教儿子武功,手段与《倚天屠龙记》中的赵敏差不离,难怪他会对绝一禅师和淮阳真人手下留情。

    不过这么多人围剿一个年轻后辈,而且形势还是一面倒的状态,各位武林望宿心中,想必除了门人折损的伤痛外,都极不是滋味。

    “皇上”

    “皇上……”

    两声清脆却带着不同语调的年轻女子声音突兀地回荡在夜空中。

    朱见济本全心全意关注着场心那个如神如魔的男子,崇拜、嫉妒、羡慕、恨之入骨等等复杂的情绪交织在心头,突然听到女人的呼唤,一时失神,一前一后就有两团软玉温香撞入了他的怀中。

    低头一看,左边是一脸惊惧的贵妃汪碧晴,右边是梨花带雨的皇后楚天娇,一时啼笑皆非。

    一道轻蔑鄙夷的目光如电一般刮了他一记。

    朱见济猛抬头,见楚玉眨眼间已经制服了三大绝世高手,绝一禅师捂着心口盘膝坐在地上,淮阳真人微微摇头,一脸无奈地向自己施礼,显然不想再战,那个锦衣客口鼻中鲜血长流,有门人急怒仗剑想要冲上前为他报仇,却被他急切挡住,没有多说一句话,拉了两个貌似师弟或者是徒弟的人转身就走。

    朱见济用力推开两名女子,向护在身前的彭伦丢了个眼色。

    彭伦面色一变,楚玉已到跟前,按理说他不该在这时候丢下皇帝去执行别的命令,可是这个已经不能用凡俗来看待的人若真的要杀皇帝,小小一个他,根本就挡不住,故此他向皇帝一拱手,带了一群锦衣卫追踪着刚才离开的锦衣客三人去了。

    朱见济朝楚玉淡淡一笑,虽然笑容中有一丝勉强,不过确实算得上十分镇定:“王兄想要弑君?”

    楚玉妖异狭长的星眸眯了眯,那柄绣春刀被他屈指一弹,“铮”地射上了半空,他扬起手,似乎在夜色中描了朵花,指尖轻柔地带起一种梦幻的美,那柄刀在落地之前就碎成了段段:“王兄二字,再也休提,你我兄弟情分,有如此刀。”

    他一只手还负在背后,高挑的身姿包裹在裁剪精致的黑衣中,不知是夜风吹乱了他的发丝还是他的劲气鼓荡着周身衣袂轻轻拂动,衬得他如玉的容色绝美而凄厉,似自远古的深渊中走出来的神魔,让人不敢逼视。

    红绡公子也一霎不霎地盯着他,微微叹了口气,心底里忽地也为他觉得骄傲,不平之气在这个画面后悄然流逝。

    “王兄不要伤害皇上”楚天娇后知后觉地张开双臂,一下子蹿到朱见济面前,一副美救英雄的动作。

    泠然忍俊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楚玉目光灼灼地扫了一眼他们藏身的地方,并不点破。

    其他人虽然也听到刚才女子的笑声,不过不是遭遇同伴身死就是受伤(此时场上约莫死了一半的武林人士,锦衣卫和禁军在外围坐山观虎斗,伤亡倒是不大),楚天娇的动作虽然有点滑稽,他们倒也笑不出来,更何况亲眼看到彭伦率领锦衣卫去追击离场的锦衣客,人们尚不知自己今夜的下场会如何,没有人去追究躲在屋脊上的是何人,反倒是把复杂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被一个女子挡在身后的皇帝脸上。

    楚玉刚才碎刀表示与皇帝恩断情绝,其实就表示他并不会去杀成绶帝,问题已变作成绶帝会不会放过这么多武林人士楚天娇此举委实十分多余,害得皇帝最后一点面子和尊严也被她破坏殆尽。

    碧晴惊惧地偷窥了一眼楚玉的面色,轻轻蹇到皇帝的侧后方立定。

    仅仅从这个小动作,泠然就看出昔日的三姐已经修炼得比皇后厉害多了。

    果然,朱见济有些恼羞成怒,毫不留情地一把将楚天娇推开,斥道:“朕命皇后禁足,在坤宁宫待罪,莫非都当成耳旁风了?”

    楚天娇差点摔倒,总算被一众太监宫女接住,泫然欲泣又拼命压抑住的模样有些可怜:“臣妾,是担心皇上的安危……”

    说着,她扫了一眼楚玉,为刚才脱口叫出“王兄”后悔不迭,火光下,连嘴唇都变作了纸色。

    即使她再笨,也可以看出这阵仗必定是皇帝夫君摆下来的,对付的人正是她名义上的兄长,直到这时候,她才肯去想一夜毁于大火的那个家是曾经温柔似水的帝君一手操持下做的好事,联想到自己的地位和黑暗的将来,瞥到汪碧晴幸灾乐祸的表情,她全身都止不住地抖了起来。

    朱见济却连看也不看她一眼,倒是也抬头望了望红绡和泠然藏身的地方,那一声虽然短促,但似那个令他魂牵梦萦的声音,回荡在他心尖上,久久不去。

    “朕虽不擅搏击,不过襄王殿下如此咄咄逼人,无人敢斫其锋芒,也只有一试了”

    皇帝摊开手,护在左右的陈准和怀恩俱都莫名其妙,显然这出戏并不在剧本中,陈准犹豫着,将腰带上插着的两支判官笔拔出来交上。

    楚玉还是面沉如水地盯着他,似乎他的举止十分可笑。

    泠然奇怪地问:“难道皇上的武功很高?”

    红绡道:“应该在少林武当两位长者之下。”

    泠然搔搔头,不解。

    楚玉待朱见济展开两支判官笔摆出迎战的动作,却丢下一个无比轻蔑的笑容,像在看一个在摆家家酒的孩子,转身想离开。

    “你以为天下没人能奈何得了你么?楚玉”

    “只要你不来打搅我们的生活,一切都会如你所愿。”楚玉一步步向泠然藏身的方向走过来。

    “太傅太傅你出来不是说我们各取所需么?朕要你出来带走这个人”朱见济突然暴走发狂,仰天大叫。

    这情形十分诡异,皇帝分明在叫着已经被宣布死亡的楚留香来带走他的儿子,即使楚留香死后有灵,能听他的么?

    不仅泠然和红绡觉得惊异,场上数目众多的人也都露出了震惊之色——皇帝莫非疯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千金姬最新章节 | 千金姬全文阅读 | 千金姬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