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千金姬 > 第一卷 二七四 不同的情

千金姬 第一卷 二七四 不同的情

作者 : 杏雨黄裳
    收费章节(12点)

    不等张宁等人出来迎接,三人就大踏步入府,其实今日张嘉秀高中状元打马游街,这抚远伯府的大门本就是大开着的。

    泠然见冯棋根本没认出自己来,也不知该如何对待张家人,干脆便装成是不相干的人,和红绡公子并肩随在楚玉身后一步之遥,倒装得像下属。

    楚玉约略猜到她的心思,便也不点破。

    一路上,泠然观这伯爵府的建筑好似至少有几十年光景的老房子,虽然许多地方是重新上的漆,但庭中那些大树和屋顶楹梁等处还是可以看出很明显的痕迹,心想只怕是皇帝夺了别个的爵,连家产也抄没了,用来做个顺水人情。由此可见,小小年纪的成绶帝竟还是个抠门的主。

    之前她总想着是否要撺掇楚玉洪晓鸥大干一场,把朱见济逼下皇位还给历史上的明君明孝宗朱祐樘,也就是李唐妹的那个小儿子,她甚至想过让李唐妹垂帘听政什么的,因为她毕竟比较精通文史。这么干的意图,当然是为了将历史推回到它原来的轨迹。

    可是现在端坐皇位上的朱见济既让她看到了杀伐决断,又让她看到了会做人的一面,突然觉得历史是否要回到原位不一定那么重要。比方说,我国清代以后的历史多半是屈辱的,国人活得很没有尊严,假如历史一直改变下去,也许朱见济会灭了辽东之外的女真后裔,或者吞并,那么鞭子国也就不存在了……

    谁也想不到不过走了一进庭院,她脑子里就YY了这么多家国大事,直到被一波人迎头跪倒大礼逢迎,才转过神来。

    当先一个面貌清癯,四十开外的中年男子身着绯红色锦袍,眉目间让泠然有几分熟悉感,真的跟她之前的模样很相似,而今天意气风华的张嘉秀也已回府,抬头冷冷盯了楚玉一眼,导致他行的礼就显得不太恭敬。

    楚玉本身的气场是很强大的,再加上有她和红绡这一对俊男美女随在身后,小小四等伯爵府中的下人们撞见了,都是一副反应不过来的傻样儿,待他们回过神的时候,人家早就过去了,这张嘉秀倒真是勇气可嘉,酸得耿直,说不定是个栋梁名臣。

    张宁身后还跟着冯箫和另一个年近五十的长者和几名清客之类的人物,女眷大约是避嫌,倒未出迎。

    双方说了几句客套的门面话,张宁显然有话想问,不过他与楚玉素昧平生,面上神情几转,迎了他们进正殿上座奉茶之后,才徐徐道:“不知襄王爷纡尊降临微臣府上,有何见教?”

    楚玉的目光轻轻从左厢坐着一声不吭的泠然脸上掠过,道:“之前本王曾求娶令爱,皇上和家父也都同意了,只是未曾正式向老大人提亲,如今她虽无处可觅,不过在本王心中,永远是爱妻。”顿了一顿,见红绡一派悠闲自得之色,已不受他这番话干扰,倒是立在张宁身后的张嘉秀,想说又不得说的模样,气得脸色铁青,心中微微好笑。

    想不到张宁倒是非常感激,再次跪了下来,磕头道:“微臣蒙王爷多番关照,还未当面致谢,今日给王爷磕头,求王爷务必寻回小女……”说着已是哽咽,想来他一生只得一个女儿,毕竟也是心疼的。

    泠然望着似曾相识的“父亲”,心中也是酸楚,倒把正事给忘了。

    红绡在一旁感受到她的情绪波动,端茶时不着痕迹地拍了拍她的手以示安慰。

    楚玉别过眼,当是没看到,但觉红绡举止没半点轻浮的意思,也不太着恼,目光逡巡了一圈堂上的摆设,发觉虽有些还扎着红绸,约莫是一些官员们送的礼物,却没一件高级玩意,自己想携了泠然永离京都,襄王府中的物件倒搬不走,用来谢张宁的养育之恩倒是颇为不错,心中便有了计较。

    “张老大人,放心吧,襄王爷已有了令爱的消息,她好得很,不久便可寻得的。”红绡知道泠然不便开口,安慰了一句。

    张宁这才收了泪,屏退了所有人,诚恳询问王爷是否还有其他事。

    楚玉便把要见两位姨夫人的话说了。

    张宁也知道她们颇有些来历,也不多问,急忙请他们宽座,亲自去请了。

    楚玉便把刚才心中偶然想到的说了。

    泠然本来泫然欲泣,这时立马高兴起来,她这人受了现代社会物欲横流的影响,还真的挺可惜襄王府中那些数不清的宝贝,听说这么处置,倒也满意,不禁笑颜如花:“那个,咱们自己也带点当本钱哦要做生意的呢,还得留点给陶嫂子,一会我们回府取了,我去下陶嫂子家中可以么?”

    其实她倒真想揣点珠宝给家境困难的陶嫂子,然后……就设法遁入皇宫,找到朱见济消弭他一些盘算。看了楚相府被炮火洗礼之后的惨状,她不可能猜不到皇帝还有后招,所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楚玉的能耐皇帝应该也知道,他敢这么做,自然也有别的对策,到底是什么呢?她很好奇。

    楚玉的盘算跟她不谋而合,他对那位少年天子的感情比泠然更加错综复杂得多,于是他点头对红绡道:“她去的时候,小心护着,我不在身边,你可不能离了一步。”

    “我就这功用?”红绡反诘了一句,正当他们认为他是拒绝的意思,他却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求之不得”

    楚玉狠狠盯了他一眼,不再说话。

    不一会儿,高寒香和李晚翠相携着前来。

    她们对楚玉有很深的感情,不知是移情于当年的兰泽公主亦或是具有神仙之姿的玄泉子了,总之一见了他就眸中含泪,一霎不霎地盯着,简直比见到泠然本尊时还要激动。

    楚玉望了一眼红绡,他微微一哂,拎起泠然道:“师妹,难得来趟伯爵府,咱们这些乡下来的孩子也去溜一溜园子,让王爷与他的乳母们好生说话。”

    实际上高、李二人倒不是楚玉的乳母,不过任何一个人想要问自己父母不堪回首的那点破事,有个情敌在边上全程听着倒真是不舒服,他本想留蟣uo鋈唬裁挥幸嗳系囊馑迹阋膊蛔柚顾浅鋈ァ

    张宁见红绡与楚玉说话虽然口称王爷,不过骨子里却并不尊敬,见他风华绝代,一样不是凡尘能见的神仙人物,当下便也回避了,陪着他们一同到花园里游玩。

    小小四等侯府的花园实在没大的看头,尤其在这北京城中,不比江南,要营造多彩的园林环境,非得有大量的财力支援才行。好在正是早春时节,枝头透出了点点新绿,庭院中有暗香浮动,泠然见楚玉真正对红绡释然,又许久未曾跟师兄这般携手而行,张宁又是个文采斐然的雅士,为人谨慎,并不问他们的身份来历,只在一旁随意点评也是出口成章,感觉倒也不错。

    行了一段,张宁问起他们是否用饭,红绡与她相视一笑,还确实忘记了这一层。他们内功都不弱,尤其是红绡,比常人要长得多的时间才会感觉饥饿,为免除张府的麻烦,不约而同说:“已用。”

    大约逛了有两三柱香的时间,还没个下人前来寻找他们,泠然心里牵挂着楚玉是否沉浸到过去的伤痛中了,隐隐有些不安。

    红绡忽在她耳边轻飘飘地道:“放心吧,他铜皮铁骨,似乎除了你的事,别的都能冷静接受,你才是他的罩门,无须替他担心。”

    泠然扬起小脸,看到他不一样的笑容,很是奇怪:“师兄怎么比我还了解他呢?”

    “因为我也是男人。”红绡心底想说的本不是这一句,不过发现楚玉待自己的情形也不同了,也就说得婉转。君子就是这般,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他也想做小人,不过知道到底是迟了,如果那时候就不告诉她楚玉的消息,带着她离开相思谷游历天下去,也许真的能成为神仙眷侣。

    可那么做的前提就是完全忽视她心里对压抑着的对楚玉的感情,真的是自己想要的么?

    跟他们两个在一起已有一个多月了,他发现并不是,他对她的爱,需要她发自心底,灿烂得不带一丝阴霾的笑容来回报,只要这样能在她身边守着,在流逝的岁月中看着她为**为人母,终其一生,一切便都花好月圆。

    为什么很少渴望有男女之间的亲昵?除了搂搂她抱抱她……

    在这京城之中,他想起了和楚留香不堪的过往,发现那段时日到底是在自己的心里留下了阴影,对她爱若至宝,反倒不愿意用这具曾经有瑕的身子去玷污她了。

    他忽地释然,望着深蓝色天幕上一眨一眨的星星,幸福地微笑起来。

    泠然转头傻傻地看着他,觉得这一刻,他分外地美,似要成神化去,不由怔愣。

    他却低下头来,轻轻拢着她的肩:“好了,走吧,去襄王府,王爷来寻了。”

    暗夜里几点红灯旖旎,有美男一人,分花拂柳而来。

    泠然眼前恍然浮起曾经的画面,那是她初次作为他的贴身丫鬟清晨起来送王爷上朝。

    花叶扶苏之中,点点红灯围绕着忽然回头的他,挺拔俊逸,蟒袍玉带、容色如玉,子都美目、兰陵秀色,真个是公子王孙芳树下,韶华沉沉足风流。

    那一眼,前世既定的姻缘……

    +++++++++++++++++++++++++++++++++

    谢谢星际菜鸟等朋友的粉红咯,不日就要落幕了,不足之处,还请各位亲多多见谅。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千金姬最新章节 | 千金姬全文阅读 | 千金姬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