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千金姬 > 第一卷 二六五 联袂

千金姬 第一卷 二六五 联袂

作者 : 杏雨黄裳
    收费章节(12点)

    空中随即响起了一声鹤鸣,似与他的哨声互相应和,那日花瑶簪所骑的黑羽大鹤以优美的姿态盘旋而下,乖顺地依到红绡公子身前,还拿脑袋蹭了蹭他的袍子。

    之前红绡因为泠然一句戏言,红绡便想给她弄一只鹤,故此在与花瑶簪寻找楚玉的七日当中刻意与鹤亲近,也学会了驾驭之法。

    不过现在有楚玉虎视眈眈立着,他自然不会多说什么,身形一提,坐了上去。

    杭莫儿不由急了,冲上前叫道:“霖哥哥,你昨夜……昨夜应承我,也容我在你身边……”

    楚玉见红绡好说歹说都要跟着他们,心头窝了一股火,碍着泠然在旁,也不好发作,招了鹤下来,将她揽得死紧,各种念头一一过滤,脑中几乎把三十六计都翻了个遍,终于得了一计,也不伸张,御风而行,唇边却露出了一抹坏坏的笑容。

    泠然坐在他身前,自然看不到,她只觉师兄那只鹤比他们这一只来得大,载了他和杭莫儿二人似乎也不见太过拥挤,而自己都快被楚玉给勒到肚子里去了,若不是迎面急劲的风让她张不开嘴,加上飞得这么高确实也叫她有点害怕,她肯定是要掰开他的手的。

    楚玉软玉温香在抱,再加上已有计划在胸,待飞到房县上空时,火气早已没了。

    时将正午,天色阴沉,四人还未落地,就已察觉整个县城鬼哭狼嚎,一片悲惨之状。

    有三五成群、衣衫褴褛的壮汉满大街追着姑娘跑。

    女子们的尖叫和孩子的啼哭声此起彼伏,大明朝的女子基本上都是细脚伶仃,自然很难逃脱魔掌,泠然觉得像是日本鬼子进村,愤怒值开始飙升,不觉死死抓住了楚玉的手。

    两只鹤低空飞过,恰见一所屋门洞开的民居里有个披头散发、衣不蔽体的女子失魂落魄地朝着一口井台走去。

    旁边有四个汉子坦胸露背,指着那女子嘻嘻哈哈,看他们面上的表情,自然是在说一些yin词秽语。

    女子蹒跚步上井台,抬头闭目,面上淌下两行泪水,随即俑身就待纵入井中。

    那几个汉子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反而笑得更加响亮了。

    泠然义愤填膺,回头道:“子墨,你快去阻止那女子,我好好修理修理这群恶贼”

    “哪用你动手?”

    底下的人发觉动静,一个个汉子俱都抬起头来。

    楚玉未动,红绡公子身形已离开鹤背,在那个女子纵身跳下井口之际,一条白绫缠住了她的腰身,瞬间带得人拔地而起,轻飘飘地将她放在地上。

    那女子一片悲愤惊惧之色,一落地就紧紧抱臂在胸蹲在了地上,两瓣沾了血迹的唇直打哆嗦,抬头盯着红绡公子,不住地摇头,也不知要表达什么。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怎能随意轻生”红绡公子已收了白绫,负手立在凌乱小院中所植的一树春梅前,如墨的青丝随风轻轻扬起,剑眉星目,容光倒比一树盛开的红梅更要明媚上几分,叫那名女子看得失了神,一时似乎忘记了自身的伤痛愁苦。

    那群汉子显然也从未见过如此神仙般的人品,跟女子一样也看直了眼睛。

    女子瞧着瞧着,鼻翼开始翕动,且越来越急,突地跪下大哭磕头,嘴里不停地叫着:“仙君渡我”

    虽然是一副悲惨的场面,但是这画面看起来还是有几分可笑的。

    适才红绡公子的声音如同暖风中送来的低沉琴音,中人如醉,而这个女子一哭,倒是个破锣嗓子,几名汉子她的嚎哭声惊回了神智,他们当然也看见了头顶上盘旋的鹤身上还坐着人,且见红绡公子刚才那一出手绝对是出神入化,连忙争先恐后地拔出兵器,形成个半包围指着红绡。

    其中一个缠着襆头,留着两撇黑色的王八胡子显然是几个人当中的头目,壮着胆子跳脚喊道:“你是什么人?我……我们太平王的大军已经占据了房县,识相……识相的赶紧走,别多管闲事”

    红绡公子满带不屑地斜了他们一眼,这女子自然是受了侮辱才要寻死,而他们不思悔过,反倒看杂耍玩乐似地看着她去死,实在可恶,便待动手取他们的性命。

    谁知另几个匪徒拔刀的动作本来就是条件反射,被他冷冷的目光一扫,竟然都两腿发软,接二连三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有人哭喊道:“上仙饶命上仙饶命啊都是大王有令,攻下县城就可以享受数不尽的美女和财富……”

    另一个接道:“是啊,是啊上仙容禀我等祖辈都是前元大饥荒时逃荒入山的良民后代,生活困顿,经常采掘草根而食,久居深山,山里女子本就稀少,近年又都被大王、一条蛇、坐山虎等头目占了,兄弟们一个个都过了娶妻的年纪,得了命令,一时控制不住**也是有的,还请上仙宽宥……呜呜呜……”

    他前头一段说得极是顺溜,末了哭得比那女子还响亮,倒像受侮辱的是他一般。

    红绡公子有些啼笑皆非,泠然已脱了楚玉的钳制,一跃跳下地来。

    楚玉随即跟着落在她身边。

    杭莫儿不懂驾鹤,此时也不好意思出声召唤红绡公子,那鹤飞得高了,她也无法跃下,只得全力平衡好身体,以免跌落尘埃。

    几个土匪适才已被红绡的天人之姿震撼,如今再看见妖异无比的楚玉和灵动多姿的泠然,更加肯定他们就是神仙,连那个小头目也忙弃了兵器伏在地上告罪。

    红绡侧头向泠然道:“师妹,你想如何处置他们?”

    泠然偏头打量那个女子,见不过十五六岁光景,脸上稚气未脱,一双杏仁眼瞪得有如铜铃,虽是满面污痕,倒也不丑,便问:“***,你想怎么处置他们?”

    见一个神仙般的姐姐温柔地跟她说话,那女子也忘记了哭,愣愣地张大嘴巴,随即又扁了嘴像要哭出来,毫不犹豫地道:“阉了他们”

    “好够绝,比杀了他们有创意”泠然觉得这丫头的提议倒挺合自己的脾胃,一拍掌,红绡和楚玉自然不会反对,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只是楚玉素有洁癖,这种事绝对不会做的,泠然是个女人,楚玉当然也不会让她去动手。

    倒霉的唯有红绡公子了,楚玉不怀好意地看着他。

    那几个人听说要阉了他们,杀猪般地叫着从地上跳起来,夺路就想冲出小院。

    不过可惜他们遇到的人过于强悍,刚站了起来,脚步还未迈出,红绡公子屈指连弹,那四个人便如中了定身法一般保持着不同的姿态僵在了原地。

    那小丫头看他们神态滑稽,全不似之前的凶神恶煞,竟然破泣为笑,只是这一笑当真笑出了鼻涕,她又忙不迭地举起撕成了破布条的袖子横臂擦鼻涕,显见还是个心态未成熟的傻丫头。

    四名汉子嘴上不停告饶,也有人鸡猫子鬼叫着。

    那丫头却像想起了什么,忽然从地上爬起来冲进房中。

    泠然见她神态有异,怕她出又寻短见,便跟随入屋。

    楚玉早就打定主意不让她离开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正要跟上,小院外头突地冲过来许多人,叫嚷着:“出了什么事?”

    这里是接踵连绵的民居,这院中虽然只有四个人,他们的同伴却都在左近,听见呼救声,都跑了过来。

    红绡公子向楚玉一偏头,对刚奔进院子的人视而不见,散出白绫,一条捆了两个,带着哭爹娇娘的四名汉子去厨房执行阉刑。

    楚玉当然看出红绡是故意的,这些刁匪,就算再来百十个,他一个人也足足收拾得了,何必劳动自己的大驾?

    不过人既然已经冲进来了,他也不好放他们进屋,负着手,身形已经拔地而起,一脚一个,冲进院中的几个跟蹴鞠似地被他踢出老远,飘飘荡荡跌下去至于是咽气还是骨折那就全凭自身的造化了。反正被他踢到过一脚的再也没人能够爬起来,外面虽然聚了越来越多的人,但是再也无人敢上来送死。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用弓箭”

    院门外就里三排外三排地围上了张弓搭箭的射手,一时百箭齐发。

    紧接着,半开半闭的厨房里传出了响彻云霄的嘹亮杀猪叫。

    泠然听在耳中,抖了一抖,见那女子进房扑在一个老妇人身上,哭得极是伤心。

    老妇人被砍了一刀,倒在血泊中,泠然上前探了下鼻息,已经断气,也无法可想,只能立在一边听那女子喊着:“祖母,祖母您醒醒……”,哭得声断气噎,心下对刘通属下这干作乱的匪贼仅存的一丝同情也飞到了九霄云外。

    她返身走到门首,见楚玉正千手观音一般招手接下外头射过来的箭,姿态优雅犹如战神漫步云端,那些箭被他一捆捆地丢在地上,性起时还倒射出一波,外头就连锁响起惨叫和闷哼,匪徒们折腾了半天,连一支箭也未突破他的防线,倒把弓箭手也折损了大半,不由都吓得胆战心寒,有人领头跑了,其余的人就一哄而散,再也顾不得小院厨房中接二连三响起的嚎叫声。

    ++++++++++++++++++++++++++++

    谢谢几位亲的打赏和粉红哦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千金姬最新章节 | 千金姬全文阅读 | 千金姬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