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千金姬 > 第一卷 二五三 不若相忘于江湖

千金姬 第一卷 二五三 不若相忘于江湖

作者 : 杏雨黄裳
    这样的父子之情,如今师父竟说他不是自己的亲身父亲,任谁也无法接收。

    过去的两年楚玉每日每夜里只想寻到泠然,只要她喜欢,他可以抛弃王位跟她一起遨游江湖,这已算对父亲最大的惩罚,可是他终于寻到了她之后,伊人却投入了另一个男人的怀抱……

    对身世,他从不怀疑,现在师父却跟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楚玉明明伤心至极,却忽然很想笑。望着一地的木屑,他的眼神有些凝滞,不知道什么才是他能够控制和把握的,心中突生出世事无常,万物皆空的念头。

    危桓子一直想引楚玉遁入空门,看见他落寞至极的模样,觉得机会来了,宣一声道号,念了几句似是而非的话:“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天地一指,万物一马,谁是谁的子女,又有什么要紧?不若翱翔六合之外,享天地之精髓,尚有望达到忘人忘己的境界”

    楚玉挺立着,闭目不语,也不知他究竟作何感想。

    不料清衡子被师兄说得道心大起,反复念着:“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这句话他从小就读过多次,却总不能参透。人与鱼是不一样的,可只要对方快乐,相忘于江湖又有何不可呢?以往只要牵涉到兰泽公主,他总埋怨自己是天枢弟子,这才害她莫名其妙死了,如今心中知道兰泽爱的竟不是自己,也许她知道玄泉子死了,追随而去,他既然爱她,又何必怨恨?

    也许,兰泽在另一个世界很高兴

    清衡子痴痴地想了一会,生平道心从未像现在这般纯净,似乎一切都想明白了,点点头,满脸释然,“是啊谁是谁的儿子,又有什么干系?我是个孤儿,多蒙师父收养,活了五十有六,何尝知道父母姓甚名谁了?多谢师兄点醒”

    危桓子关切地望着他,发现师弟虽然伤心,但神智清明,竟似完全想通了一般,实在是意外的收获,不由露出一个慈和通透的笑容,唤了声:“玉儿”

    他想来一声当头棒喝,可惜楚玉总是叫他失望,刚才他分明还不愿意听母亲的隐私和自己的身世,此际睁开狭长迷人的星眸,望着清衡子,平静地道:“师父把要说的话说完吧,弟子自能分辨是非曲直。”

    清衡子摇摇头,走到师兄身边,也向渡梦仙子稽首道:“打搅岐黄宫上下的清修,是我们的不是,但望从今以后,天枢与岐黄两派相忘于江湖即可,委实没有必要互相敌视。”

    “适才道长所说的事牵扯到本派师尊,就算你突然悟了道,也请说完。”渡梦仙子唇角微微牵起,露出一个讥讽的表情,“至于是不是继续敌视,那是我说了算”

    既然徒弟跟渡梦仙子都叫他说,而且红绡公子和泠然也盯着他,清衡子又憋不住了,组织了一下思绪,便道:“那日我看着贵派祖师的玉像,突然就在想,诅咒真的能灵验么?花前辈下这个诅咒的目的是什么呢?”清衡子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显盯着红绡公子。

    红绡是个悟性极高的人,经他一点,心中已有答案,但花落痕毕竟是他的师祖,他不过微微转了转乌黑的眸子,未置一辞。

    “花前辈心性极高,他恐怕希望岐黄宫最终不仅在医道上,更在武功上强于天枢,公子今日修得什么刑天之逆的术法,也算他目的达到一个。但是他心理扭曲,见不得人们相亲相爱,尤其是天枢与岐黄两派,于是就设了老大一个局,这功夫也是,非要一个爱惨了对方的人,为爱人牺牲”清衡子越说越怒,“可是,就算牺牲了一个换来武功天下无敌,对真正相爱的人来说,那还有什么意思?活着不过是行尸走肉罢了”

    他这番话说得十分动情,像一记记重锤敲打在每个人的心上。

    渡梦仙子不免又看了危桓子一眼。

    泠然想起师兄在自己眼前死去的情景,眼睛却不由自主望向楚玉——现在他看起来更有问题,更令人担心,刚才师兄为什么会说自己爱的是他?师兄失踪了七日,花瑶簪不见回来,却带回了楚玉和清衡子他们……

    难道发生过什么她不知道的事?她突然觉得疑惑,目光焦灼在他身上不能移开。

    一寸眸光,千斛珍珠不换。

    楚玉对上她的剪水双瞳,眼底泛起一丝柔情,回想起发现泠然已经断气的那一瞬,心底的隐痛犹在,这时能看见她俏生生地站在面前,忽觉好受了许多,深深看了她一眼。

    红绡站在一边,看着他们之间的眼神互动,明明早有了成全之意,却是百般滋味在心头,垂下眼睑,不经意看见自己和泠然地上的影子交叠在一起,被灯影拉得好长……

    他和她之间,从相识到现在能并肩而立,以五百年的擦肩而过才换取今生的一个回眸来计算,岂不是也有几千年的缘分了?是否不该再怨艾,而该珍惜和祝福呢?这个念头升起,他忽然想起了小时候听父亲讲的一个故事:

    说从前有个书生,和未婚妻约好在某年某月某日结婚。到了那一天,未婚妻却嫁给了别人。

    书生受此打击,一病不起。家人用尽镑种办法都无能为力,眼看奄奄一息。

    这时,路过一游方僧人,得知情况,决定点化一下他。僧人到他床前,从怀里摸出一面镜子叫书生看。

    书生看到茫茫大海,一名遇害的女子一丝不挂地躺在海滩上。路过一人,看一眼,摇摇头,走了……又路过一人,将衣服脱下,给女尸盖上,走了……再路过一人,过去,挖个坑,小心翼翼把尸体掩埋了………疑惑间,画面切换.书生看到自己的未婚妻.洞房花烛,被她丈夫掀起盖头的瞬间……?书生不明所以。

    僧人解释道:看到那具海滩上的女尸吗?就是你未婚妻的前世。你是第二个路过的人,曾给过他一件衣服。她今生和你相恋,只为还你一个情。但是她最终要报答一生一世的人,是最后那个把她掩埋的人,那人就是他现在的丈夫。

    书生大悟,唰地从床上坐起,病愈。

    听这个故事的时候,红绡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孩子,根本不明白男女情爱,所以也没多少放在心上,而今想起来,却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也许前世他不过为泠然做了一件举手之劳的小事,而楚玉与她,才有月老牵下的红线,世事在冥冥中自有定数,当初他若不是在报恩与报仇中迷失,若是能早一点明白这丫头在自己心目当中的分量,可能都没楚玉什么事。

    然而,顾虑重重,最终他坐失了机会,任由她爱上了楚玉……

    红绡公子神游物外的时候,清衡子越说越激动:“我想除了苍天,世间事谁说了都不算数,难道他花落痕说刑天之逆不可逆转,就真的不可逆转了?他说假死七日,就真的无法可救了?那日醒来,身边唯有两个侄孙,我想就算再回到相思谷中,玉娃也无法救得心中疑窦既生,就直接去了京师……”

    此后在场的人都知道他在兰泽山房翘起了木地板,发现了兰泽公主记录的一些话,却不知究竟说些什么。

    渡梦仙子被他的话吸引,竟也忘记了责备他对师父不尊,问道:“难道还有另外的法子可以救修刑天之逆而假死的人?”

    清衡子哼了一声,道:“公主不懂武功,就算花落痕或玄泉师叔曾提起什么法子,她恐怕也不会记述下来,不过,上面却记录了更惊人的事。我想,花落痕也是人,他设下的法子,别人就未必解不开,此前我只知道那婆子的武功极是出神入化,又精通医理,内功与天枢同出一脉,早就怀疑她的身份,不想真的是花落痕的妹妹,我自然就寻她来对付了”

    泠然本就觉得花瑶簪来得奇怪消失得也奇怪,这时再看楚玉,虽然没修饰胡子,但玉面上隐隐流转着和红绡公子一样的光华,他本也是个美到极致的人,初时看不出太大的变化,而她见到他的意外和震惊完全占了上风,才一直没有发现他好像也修过了脱胎换骨之术。

    楚玉为什么又要修这个术法?花婆婆怎么没有回来?清衡子为啥一直一直提起对花落痕留下的刑天之逆的愤恨?

    他话中的意思,在今天之前,他们已经来过相思谷,他还说什么再回相思谷,玉娃也无法救得的话……

    一切让她无法融会贯通,却又呼之欲出。

    她吃惊地望着楚玉身上点点泥土的痕迹,瞪大了眼睛,突然无法思想。

    心底一个轻轻的声音似乎在告诉她,莫名其妙的复生并非师父的安排……

    然而她只有一条命,一个人

    曾经以为再也无人会做红绡公子那样的傻事,她只能用命去换,用一辈子来偿还,可是,傻傻笨笨的她,到底是幸福还是不幸?才被天底下最优秀最深情的两个男子同时爱护?

    ++++++++++++++++++++++++++++++++++

    谢谢柳望芦苇的粉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千金姬最新章节 | 千金姬全文阅读 | 千金姬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