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千金姬 > 第一卷 二三八 红绡未老头先白

千金姬 第一卷 二三八 红绡未老头先白

作者 : 杏雨黄裳
    危桓子正要答话,渡梦仙子又将他打断,“如果是找别人的媳妇,道长大可不必费心了,刚才那个是我养大的小徒弟,与我的大弟子早就结成了夫妻。”

    “刚才我分明听见是张姑娘的声音你也说了找楚玉的话,不是她还有谁?”高南剑并不认得渡梦仙子,说话间口气不佳。

    他急着骑鹤去追泠然,刚一转身,渡梦仙子灵杵已经在手,说一声:“得罪了”

    灵杵顶上一朵红莲乍闪,红光过处,不仅两只仙鹤口吐白沫倒在地上,就连危桓子也急忙屏住呼吸,一把将高南剑扯到地上,低喝一声:“闭气,调息”

    师祖孙两个都跌坐在地上运功抵抗身上所中的毒瘴。

    “岐黄宫不是天枢弟子该来的地方,你清修了大半辈子,若还要来为后辈弟子生事,莫怪我不守当日誓言”渡梦仙子将一包药粉不偏不倚地丢在危桓子的道袍上,转身就走。

    危桓子眼睛睁开一线,望着黑夜里模糊的背影远去,微微叹了口气,遂闭目不语。

    高南剑已经中招,连舌头都大了,想说却说不出来,心中苦不堪言。

    却说泠然一路狂奔,不久已将杭莫儿远远抛在后头。

    山路崎岖,她跌跌撞撞,一会儿被藤缠住,一会儿踏断了枯枝,也不晓得布裙勾破了几处,发髻是否散开,几乎是凭着一股本能,她准确无误地朝着岐黄宫方向,一口气狂跑了几个时辰,等到了相思谷口那条遮挡住进谷通道的石梁前,她已筋疲力尽,汗水涔涔而下,两条腿像灌了铅一样,真想就此倒下。

    但现在要见到红绡的渴望战胜了她身体的所有不适,泠然咬了咬牙关,从兜里摸出一颗药丸吞进腹,再提一口气,勉强跃上石梁,自一线天中钻进了相思谷的通道。

    谷中花林尽头,虽隐隐亮着灯火,但死寂一片。

    这花阵她早已走了百十遍,今夜却还是免不了行差踏错,不消几步,就惊动了机关。

    泠然经过脱胎换骨之后内力虽然大增,但这么一口气跑了几十里山路还是超过了她的能力范围,此时只觉得花影重重漫天而来,压得她喘不过气,勉强腾挪了几步,阵中喷出的毒雾奈何她不得,枝条间撒出的柔韧钢丝却几次差点要了她的小命。

    里头人大概是听到了动静,霎那间灯火四起,随即有人寻了过来。

    泠然正与花阵搏斗,寻过来的仆妇们已看见是她,为首的梁妈妈发出一声尖啸,无穷无尽袭来的花树忽然都归了原位,她身上压力一松,刚喘了口气,渡梦仙子已经提着灯出现在她的前方。

    “师父……”她叫了一声,再次见到师父总算有了丝神智,像是突然看到了希望,冲过去抓住渡梦仙子的手道:“您是神医啊说什么见师兄最后一面的话是吓唬我的吧?有什么病能难住您的?”

    “你的脸我就治不好,你们要逆天而行,种下了恶果,只有自己承担。”渡梦仙子面无表情,声音冰冷。

    泠然摇着头兀自难以相信,转头看岐黄宫人,一个个撞到她的眼神之后都低下了头,面露怨怒之气的也有,不忍之色的也有,一切都彰示着不寻常。

    她抬步就想往宫里去寻红绡公子。

    “他不想让别人见到最后的样子,已经进了地宫。”

    渡梦仙子冰凉的话再次如重锤敲击在她心头,蚀骨地疼。丢下这句话,她没有回头招呼,足下一点,已率先向地宫方向而去。

    泠然脚步虚浮,也不知怎样跟上了师父,来到地宫前的大松树前。

    此处被山崖挡住了星月的光辉,四周黑漆漆伸手不见五指,全赖渡梦仙子提着的那盏风灯散发出的晕黄亮光照明。

    仙子将灯挂在松树的枝桠上,泠然就呆若木鸡地看着她起舞。

    曾经觉得仙子这开门舞跳得极好看,可今夜看了,泠然觉得双眼酸涩,只想哭。

    如果能救红绡公子的话,相信师父不用她请求,用尽全力也会救的,他一个人默默走进森冷的地宫等死,不知是怎样的心情?

    他死了,自己还有心情独自活下去么?

    什么情情爱爱,青春美貌,相比起他的生命来,都变成了那么微不足道的东西,其实这一路上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他要是活着,她会用一生去还,他要是死了……想起他曾说上穷碧落下黄泉,绝对不会放走她的灵魂,她的胸口就涌动着一股莫名的情绪,同样的,她也绝对不会让他一个人孤伶伶地上路

    抱着这个信念,她心里略微冷静,地宫大门轰轰打开之际,便提了松枝上的灯一脚踏了下去。

    漫长的甬道上依次燃起了火焰,照亮了前路,但最前方却总是黑漆漆的让人害怕。

    静谧的夜使得她们的脚步声分外清晰,每一步都显得格外沉重。

    黑暗的通道层层深入地底,阵阵阴凉的风不知从何处吹来,使得墙上的火盆跳动的火苗时明时暗,有如置身冥界。

    到达那道厚重高大的汉白玉门前,渡梦仙子冰冷着脸,不仅接过了泠然手上的灯,甚至将她身上的褡裢也摘走了。

    包袱早在听到红绡公子的消息时就不知落在了何处,泠然见渡梦仙子没有进去的意思,就在门前跪下,向她郑重地磕了三个响头。她想,这一次,师徒恐怕真的是要永诀了。

    幽暗巨大的地下宝殿阴森可怖,她一走进去,门就自动合拢,室内的光源只剩下两处。

    正前方有一处是许多夜光珠发出的冰冷宝光,远远地就可以看见花落痕保持着她初见时的姿势斜靠在高大的宝座上,膝下依旧倚着两名女子。

    上次泠然造成的破坏好像镜花水月,根本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在花落痕宝座的右边另一个台基上,石床上似乎躺了一人,床前点了盏长明灯,在高大的殿宇内,一灯如豆,四周的情况模糊而诡异。

    还未看清他,她的眼泪已经喷薄涌出。

    只恐自己回来得太晚了,他已经弃她而去……

    她忘记了害怕,三步并作两步跑到那石床前,可眼前所见到的景象令她完全呆怔。

    石床上躺着的并不是那个她所熟悉的师兄,貌若天神的红绡公子。

    此时落在她眼里的分明是一个耄耋老朽,满头银丝,**在外头的面颈部和手上皆是褶皱遍布。

    泠然以为找错了位置,茫然四顾,可除了这里亮着灯,别处都是黑漆漆一片。

    石床上的人被惊动,勉力睁开眼睛,看见床前站的人,惊讶地用力想转身,却力有不逮,差点跌落下去。

    泠然正巧回过头,撞上了“老人”的视线。

    这是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眼神,本似九天上的流云,悠闲自在,可现在,他的眼神里充满了痛苦、自卑和抗拒。

    “师兄……”她小心翼翼地唤着,好像怕声音大了,他就会消失不见。伸出手去,她想触摸那干枯的皮肤,心底却无数个自责的声音在狂吼在咆哮。

    红绡极其艰难地抬起袖子,想挡住那张苍老的脸。

    “啊……师兄到底为什么要这样”望着他的模样,泠然再也控制不住,放声大哭,扑了上去将他紧紧抱住。

    他默默抬手抚摸着她的秀发,最后贪婪了一下她的气息,缓缓道:“不要难过,我命中注定如此。”

    “什么命中注定?”泠然哭道:“你什么事都不说出来跟我商量,早知道会有这样的结局,我宁愿顶着你送的面具过一辈子……你也不会嫌弃我的是不是?是不是?”

    “谁说……不嫌弃……其实我嫌弃得要死……才……想看看你漂亮的样子。”

    泠然的眼泪止不住成窜滚落,她本想责怪他几句,可是看见他这幅样子,哪里还能忍心,闻言抬起脸,目不转睛看着他此时苍老的容颜,片刻,忽道:“那好吧,黄泉路上,我漂亮点,你老一点,记得不许喝孟婆汤……我才不要你忘了我”

    红绡公子身躯一阵战栗,他眼中明明闪过一抹温柔的光,却忽然厉声说:“你走我耗尽心血换来……你怎能不珍惜,给我好好活下去”

    他从没有用这样的口气跟她说过话,即使是初见时,她的印象当中,他也总是个儒雅的公子。泠然一怔,随即明白了他的用意,“师兄,我只问你一句话,你还有办法活下去么?”

    红绡一凛,失去她,他确实了无生趣,可是她又回到了身边,他又何尝想死在她面前?可是现在,却只余叹息:“我已油尽灯枯,除非大罗金仙到此……别说没有法子,就算有……这幅模样,也已走到了人生尽头。”

    他本是红尘中最美的郎君,可如今鸡皮鹤发之态比她毁容时好不了多少,至少那时候她的身体还是年轻的,所以她完全能够体会他并不想再活下去的心意。

    她执拗地抓着他的手,他却想甩开。

    一种细微的金属摩擦感让她低下头,看到彼此手上的戒指碰在一起,在微弱的灯光下映出淡淡的柔光。

    泠然心中升起一丝希望,就算他这个模样,只要能活下去,她一定永远陪在他身边,好好侍奉他……

    ++++++++++++++++++++++++++++++++

    额额额,发了这掌心惊肉跳,要被拍砖了,赶紧遁走……(不管怎么说,先谢谢排钟和飘渺云静的粉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千金姬最新章节 | 千金姬全文阅读 | 千金姬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