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千金姬 > 第一卷 二零五 仙家败笔

千金姬 第一卷 二零五 仙家败笔

作者 : 杏雨黄裳
    “好美啊”泠然由衷赞叹。

    “都是俗世凡花。”红绡公子爱怜的目光紧紧追随着她的身影,在池子边摆设的一张长方形餐桌边坐了下来,心中却道:“在我眼中,全加在一起也不及你十分之一的美丽。”

    泠然这才注意到上头已经准备了许多食物,一时食指大动,一边走过去坐下,一边道:“凡花营造出的仙境,竟比我想象的还要美”

    杭莫儿替他们的杯中都倒上了果汁,坐在中间,笑道:“霖哥哥特别照顾泠然妹妹,我来了这么久,从没能在落花池边用早膳,妹妹多吃点。”

    “杭姐姐来的时候,公子不是没回来吗?”。泠然一语化解,抬头看那个高耸在水池中心的白玉神像,沐浴着阳光和粼粼湖水的洗礼,披垂长发,手执着一根类似于神杖的东西,好像是个她从没见识过的神,觉得有些奇怪。

    红绡公子解释道:“祖师爷喜欢西方一些古国的神话,就把自己雕成了这个样子”

    泠然恍然大悟,心想花落痕还真是个奇人。

    杭莫儿望着红绡公子笑了,这笑容带着少女的羞涩和渴望,泠然见过她许多面,一直觉得她是冷静的,聪慧的,却不知还有这一面。

    处于绝妙的风景中,这一顿早餐三人总算吃得还愉快。

    既然在岐黄宫的时间不会短,泠然就有心学些医理,红绡公子也说宫中除了最高深的部分,普通中外医药书籍也十分丰富,并不禁止正式弟子意外的人研习。

    饭后,他带泠然去藏书楼,杭莫儿就一直跟随着。

    西方神殿式建筑的特点就是高大,虽然泠然也曾在南内的藏书楼待过一段时间,但走进天帝的嫏嬛玉洞一般高阔的地方,还是咋舌难下。

    这里的陈列柜之间间距也很大,墙上到处是壁画,画的好像是希腊诸神的故事。仆妇们将里头打扫得一尘不染,书架都亮得可以照出人的影子,人在其中学习,心情十分舒畅。

    红绡公子替她找到了两本有关人体穴道和经络的书,又命人取了一盒金针说先从最基础的望闻问切教起。

    泠然奇道:“公子不是没有学过医术吗?”。

    “作为岐黄宫的衣钵弟子,怎么可能从来没学过医术呢?基础的我还是懂的,只是当年醉心武学,以至于没有学到师父的皮毛。”他拉着她的手来到沐浴在阳光下的落地大窗前,那里设着一张坚硬的桦木所造的长桌子。

    他像一个最细心的老师,从学医的道理跟她讲起。

    杭莫儿见红绡公子眼中只有泠然,未免有些失落,但她对他的向往令她放下了矜持,也寻了纸笔虚心听讲。

    红绡公子诧异道:“杭姑娘,你武功不低,这些粗浅的医理必定是学过的,怎么还能听得进去么?”

    杭莫儿脸上一红,呐呐道:“我的师父很严厉,弄得我小时候跟霖哥哥一样,不知医术对学武的人很重要,只知道要练功报效皇家,适才听霖哥哥说得好,就又动了心思。你不会只愿意教张家妹妹一人罢?”

    红绡公子也被她直白的话说得有些挂不住面子,咳嗽了一声,道:“也坐下吧”

    从此以后,他就多了两个女学生,一个比一个用功,而他为了医治泠然,也有心继承岐黄宫的衣钵,除了教授她们以外,每日回到房里都会研习到天色微明。

    泠然用功一半是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免得自己太过思念楚玉,心情烦躁,而她观杭莫儿则纯粹是为了接近红绡公子。她有时候看着他动人的面容,听着他娓娓的嗓音,心中也不免感叹,如此人儿,杭莫儿迷恋也是有道理的,若非跟楚玉已海誓山盟,她说不定也要花痴迷惑。

    日子就在他们的陪伴下缓慢地渡过,间中泠然还会跟随红绡公子修习内功,以增强自己的抵御力,但是每晚照镜子,她却发现一直使用的各种药膏对恢复死亡的皮肤没什么显著的疗效。她一样还是怪物,一样不敢把自己的脸暴露在人前。

    渡梦仙子出现在她面前的时间越来越少,每次问红绡公子,他都会说师父采药去了或者是在丹房炼制新药,这让她等得心焦而烦躁,脾气未免越来越差,常常不自觉就生气。

    陪在她身边最多的他就成了出气筒,而他也总是宽颜以对,令她气消了之后既愧疚,又无奈。

    终于有那么几日,他的身影难得地消失了,泠然未免又不习惯,不过之前听他提起要闭关练功,她也不去寻他。

    这一日午后,杭莫儿在一旁弹琴,泠然也无心看书,站在书楼的落地窗前等着云梦仙子,幸喜她早早就背着药篓从谷外回来,她急忙就丢下笔想去丹房前拦住她。

    琴声戛然而止,杭莫儿一闪身已拦在她的前面,问道:“妹妹要去哪里?我陪着你。”

    泠然觉得她今日的举止比较奇怪,往日要是红绡公子在,她紧紧跟随还有些道理,可现在她给人的感觉是监视不是关心,疑惑地道:“我去寻宫主,姐姐也要跟着吗?”。

    杭莫儿脸上并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是淡淡笑着说道:“既是找宫主,我就不去了。”

    泠然总觉得她有什么瞒着自己,一时又想不出,便也不放在心上,今日好容易红绡公子不在,她急急提着裙子跑到丹房外面迎上了渡梦仙子。

    “宫主”她恭谨地施礼,渡梦仙子却看也不看一眼,冰寒着脸径直推门走进了丹房。

    这个丹房除了专职打扫的仆人和红绡,其余人是不让轻易进入的,泠然顾不得那么多,跟了进去。

    渡梦仙子摘下背篓,倒也没说什么,只是对她爱理不理的,自顾自忙碌着。

    泠然认为医者父母心,尽避见谷妈妈等人都十分畏惧宫主,她心里却不甚害怕,更何况曾听红绡公子说起,当初连高寒香和李晚翠被关在楚留香的密室都是仙子动手救出来的,可见她不是个硬心肠的人,只不过对她特别不待见。她心思剔透,当然也能猜到仙子不待见自己的原因,无非是心疼徒弟罢了,所以除了感激,并无半怨怼的意思。

    见渡梦仙子不想跟她搭腔,她游目四顾,见仙子在调弄着几个玻璃瓶里的药水,便自顾自跟她说起了化学的一些原理,比如气**体固体,有些不同的物质混合能成为新的物质,有些可以施以加温等外力……

    泠然一边说,一边察言观色,见渡梦仙子尽避眼珠子没有往她身上转,但分明集中精神竖起耳朵在听,便把话锋一转,道:“宫主是医中圣手,日前晚辈所说的养皮植皮之术您觉得不可取么?”

    “确实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法子,敢想人所不敢想不过未经试验的法子我从来不用在人身上,除非那个人立刻有性命之忧”渡梦仙子转头恨恨地盯了她一眼。

    泠然她的恨意有些莫名其妙,道:“求宫主拿我的手先做实验即使手烂了,也不会让我丢了性命,您说是吗?”。

    渡梦仙子忽然拉下了脸,哑声说道:“出去该怎么治疗,不用你指手画脚”

    泠然被她喝得一愣,如今毁了容性子到底没有以前那么乐观,噙着两眶眼泪默默退了出来。

    自从离开京城,路上走了一个多月,在谷中不知不觉又过去了一个多月,已到了清明时分。岐黄宫就算再雄奇,相思谷的花就算开得再好,也难掩她心中烦闷。平日红绡公子在身旁嘘寒问暖有时会惹得她烦躁,今日没了他的督促,她便连晚饭也懒得吃,一个人走出宫门,缓缓步进了桃花林中。

    相思谷四季如春,时间的流逝很难从谷中的植物上看出来,桃花林中落英缤纷,花蕊也不知铺了几层,走在上面,软绵绵的,也不知那渡梦仙子用什么法子侍弄,可以叫花长盛不衰,落了又生。想仙子自身年事已高,却也是花容貌、玉精神,红绡公子和杭莫儿更是男的俊女的俏,谷中仆人们就算老了,也是精神矍铄,带着仙风道骨,唯有她,在这美丽的地方,是一个大大的败笔

    泠然不觉拂了一身的花瓣,越想越是灰心,明月渐渐上了东天,是一弯极细极细的月牙儿,弯弯地往上翘着,挂在一个高高的山崖上,显得特别清晰漂亮。换作前世,在城市中也许这么单薄的月牙就看不见了,如果能死在这样美的环境中,也不失为一种福气吧?

    她知道不该想到死,叹了口气,发觉自己已经走了许久,有些累了,便缓缓在林中的一颗树下坐下来,望着天上渐次出现的星星,不由自主地开始思念楚玉。她曾觉得他的目光像星子,对着她的时候那么柔和,带着异样的光彩,此时望着星星,她觉得与他靠近了许多。

    坐着坐着,泠然腹中有些饥饿,心中起了一股莫名的酸意,想着:“这里到底不是我的地方,就算红绡公子对我再好,可是我看只有默涵那样的才貌堪堪能配得起他。如今我在这里,默涵忌讳着公子不敢将我怎样,可公子一但不在,就再也没有一个人关心我,走出来许久,也没个人前来寻找。”

    她却不知道因为容貌的毁损,自己对别人跟以往不同了,心思也敏感了许多,竟有几分黛玉的性子了。

    +++++++++++++++++++++++++++++++++

    刚从外地赶回家,好累好累,来不及校对,这章若有什么错误请指正。再还有感谢月底月初这两天给我投粉红和打赏的亲,我都一一看了,很感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千金姬最新章节 | 千金姬全文阅读 | 千金姬全集阅读